奎凡使勁晃晃頭,心想:算了,我想這麼多幹什麼,直接幹翻他,在奎爺面前,拳頭大才是道理!

奎凡大踏步上前,直接又是一招奔雷拳!

“葉大哥小心!”

“葉蕭!”

許清竹和楊銳等人驚呼提醒到,葉蕭看到對方的拳頭轟來,毫無懼意,不退反進,同樣一拳轟了回去!只是更快更狠!

“彭!”

沉悶的聲音在大廳中響起,兩道人影后退着分開,奎凡退了三步,葉蕭足足退了十步才停下。擋下來了!

奎凡一臉震驚的看着葉蕭,不可能!這個才五品的小傢伙怎麼可以擋住自己這一拳,我不信!怒吼着又是一拳,

“彭”

這次葉蕭還是以拳相轟,又接下來了!大廳一陣喧譁,還有不少人發現葉蕭第二次擋住奎凡由原來的退九步變成退七步,難道他先前並沒盡全力麼,好可怕的少年!

葉蕭看着奎凡氣急敗壞的臉,微諷道“怎麼,累了?怎麼拳頭力氣越來越小了?”

周圍的人也開始小聲議論着:

“真是丟人啊,以大欺小。”

“就是啊,還自稱什麼奔雷手,也不害臊,連五品的對手都搞不定,乾脆改叫淚奔手吧”

“哈哈哈。。。”

奎凡聽着周圍的嘀咕聲,不由怒火中生,脖子青筋凸起殺氣畢露,狂吼一聲,

“我今天要廢了你!”

“你要廢誰!!!”

一聲雷鳴般的暴喝在奎凡身後響起,震的衆人頭痛欲裂,雙耳嗡嗡直響,作爲被吼的主要對象,奎凡嚇的差點跳起來!吞了吞口水強行扭頭望去,就看到了身後站着一個小山一般壯實人,帶着八個,八人穿着一模一樣,清一色的黑色軍服,每個人身上都帶着一股攝人心魄的殺氣,目露兇光的盯着自己,個個眼神不善,是血騎!葉蕭聞聲望去,不由咧嘴一笑,原來是白夜。

奎凡第一個念頭就是跑路,望龍城誰都可以惹,就是不能惹血騎,這些傢伙可是真正屍山血海裏走出來的,掌控者望龍城的安全巡邏,若有人不長眼挑釁,可以直接當場格殺!

“幾位軍爺,你。。你們。。聽。。聽我解釋,這都是誤會。。。”

奎凡臉色蒼白,說話都磕磕絆絆了。白夜現在心情很不好,剛剛從亂獸山回來,回到軍營還沒來得及喝口茶好好休息,就聽到了屬下來報,說有人在星月閣鬧事。白夜初始也沒當回事,那地方天天打架,隨他去吧。可隨之而來的一句話卻讓他從椅子上跳了起來。

“統領,據在場弟兄說,好像葉少也在!”

上次沒保護好葉蕭一直是白夜心裏的痛,今天一聽到了有人可能會威脅到葉少,果斷帶人怒氣衝衝的殺了過去。一路狂飆來到星月閣,剛登上樓梯口,就看到奎凡對着葉蕭轟出了最後的兩拳,再看到葉蕭嘴角殘留的血跡,白夜暴怒不已,看向奎凡的眼神已經如同在看一個死人。

奎凡現在真是鬱悶不已,不就調戲個小姑娘嗎,怎麼跑出來這麼多管閒事的,最後還出現了這幾尊殺神,

“幾位軍爺,咳咳。。我和這位小兄弟在切磋鬧着玩呢,你們別當真”

白夜直接一巴掌扇了過去,掌風呼嘯而至,在八品巔峯的白夜面前,奎凡連躲的機會都沒有直接被扇飛出去,在地上滾葫蘆般滾了十幾圈才晃晃悠悠的站起來,這一巴掌扇的結結實實,奎凡慘嚎着從嘴裏吐出了幾顆牙齒。

白夜吐了口唾沫,陰笑道:“鬧着玩?好啊,那我們來玩會。”

奎凡已經急的快哭了,大哥,你都是八品修爲了,別逗我啊!


“軍爺,我承認今天我在這鬧事,我接受處罰,但他們也有份!”奎凡指着葉蕭一夥陰笑道,死也要拉你們幾個下水。

白夜看白癡一樣看着臉頰高高腫起的奎凡,指了指場中葉蕭,楊銳一干人,冷笑道

“知道他們是誰嗎,他們幾個是今年血騎的候選人員,雖說是候選,但也是血騎的候選! 世子的黑蓮花 ,就是欺負血騎,欺負血騎就是欺負我!既然你欺負了我,所以我準備打死你!”

白夜說義正言辭的說出了這樣一句話,奎凡聽完直接奔潰淚奔,草啊,今天真是倒了八輩子血黴了,隨便調戲個小姑娘居然能扯到血騎,血騎護短是出了名的,看來這次是凶多吉少了。

“拖下去,廢了他的修爲扔出城外!”

“是!”

一個血騎成員直接拎小雞一樣拎起奎凡走下樓梯,不消片刻便聽到了殺豬般的慘叫聲。處理完奎凡,白夜第一時間想走向葉蕭查看傷勢,對葉少能夠以五品的修爲硬拼六品修士全力二拳,他感到十分驕傲,葉家人就是要有這種氣魄!葉蕭對他微微搖了搖頭,示意他一切無恙,白夜只好轉向楊銳一夥人,囑咐道:


“要是還有人不長眼找你們麻煩,就報血騎的名字,要是不行也沒關係,我會親自帶兵去滅了他!”白夜霸氣側漏的留下這麼一句話,然後帶着下屬快速離開,絲毫不拖泥帶水,標準的血騎風格,快!穩!狠!

“葉。。蕭。。葉兄,今天多謝了,不管怎麼說,算我欠你一個人情,日後必當償還!。”

楊銳走到葉蕭面前,抱拳答謝道,

隨後雙眼熾熱的看着他“我知道現在你很強,但十天後,我仍會全力以赴!”

“我會期待這一天的到來。”

葉蕭微微一笑,喚上許清竹,快速走出人羣,這楊銳還是個人物,雖說性格暴烈好戰,但骨子裏充滿血性,這點他很是欣賞。一個男人,若連守護自己珍愛人的勇氣都沒有,那就不配去愛。

“葉大哥,你好厲害啊!那個兇悍的大叔居然都拿你沒辦法!”

許清竹一臉崇拜望向葉蕭,滿眼冒星星,

葉蕭苦笑着搖了搖了頭,臉色突然青白變幻,然後扶着角落的牆開始了劇烈的咳嗽,鮮血從嘴角溢出然後順着手臂不斷流下,猩紅驚心!先前雖然硬生生擋住了奎凡的全力兩拳,但五臟六腑卻受到了強烈的震盪,靈力也大亂,受了不小的內傷,其實擋下第二拳後就已經是極限了,要是奎凡再出一拳,躺下的肯定是他了!

許清竹被葉蕭嚇了一大跳,看着不斷咳血的葉蕭,心疼不已,小心用手帕將他臉上的血輕輕拭去,眼眶不知不覺就泛紅了。

“不打緊,這是體內的淤血,吐出來反而舒服多了,死不了人!”

葉蕭直起身子,用手胡亂擦了擦嘴角的血跡,對着許清竹嘿嘿一笑,臉上再次揚起標誌性的眯眼笑容。許清竹看着他受傷後仍沒心沒肺的樣子,真是苦笑不得,趕忙上前緊緊扶着他,心裏卻輕輕的嘆息了一聲,葉大哥骨子裏終究是個驕傲的人,驕傲的讓人心疼。 經過和奎凡一戰,葉蕭不但重新調整了自己心態,更是清楚自己現在的缺陷,就是在高速激烈的戰鬥中,他的念力消耗太快,支撐不了太多的時間,如果是持久戰,他就不能發揮念力的作用了。

總結來說在爆發力是夠了,持久性不足啊。兩人之後找了一家乾淨的酒樓,要了兩個相鄰的房間,葉蕭開始默默靜修養傷,許清竹就在他隔壁房間閉關修煉,開始爲十天後的考覈做準備。

不知不覺中時間很快過去了五天,這一天葉蕭從冥想中睜開眼來,仔細的感受着自己的身體,恩,調養的差不多了,傷勢也基本痊癒了。念力緩緩向周圍散去,看到許清竹正在房間靜心打坐,呼吸聲平穩悠長,先不打擾她了。

葉蕭微微一笑,舒服的伸了個懶腰,走出房間,找了臨近街窗的位置坐了下來,吩咐店裏夥計上了一桌酒菜,一人一桌一壺酒,獨自酌飲。

此時正是傍晚,窗外夕陽西垂,陽光斜入窗口,調皮的遊走在葉蕭手上的白玉酒杯上,街上行人來來去去,或輕聲笑語,或高談闊論,葉蕭看着遠方的天空,心緒微微波動,不知道爲什麼,他現在突然想喝酒,於是酒樓出現一個奇怪的人,先是小口酌飲,接着一口一杯酒,從不停息,速度極快,到最後甚至開始提壇狂飲。

店裏許多人好奇的看了過來,會喝酒的人這年頭見過不少,卻沒見過喝酒速度如此之快的,很快地上就多了七個空空的酒罈,不知是喝酒過多還是夕陽映襯,葉蕭的臉頰一片潤紅,人生苦短,及時行樂,當醉則醉。可惜自己貌似醉不了啊,酒喝的越多,臉也變的越紅,但眼睛也越來越清亮,葉蕭苦笑着放下酒杯,慢慢走回了房間,從懷裏摸出一本破爛不堪的本子,放在桌子上,滿臉怪異。

自從他用五百兩銀子換回這本破破爛爛後,他第一時間投入了大量精力去探究,結果卻大大出乎了他的意料,按理說這本書應該是一本奇書,因爲當初它曾引起過葉蕭的精神波動,說明必有它的不凡之處,可現實是葉蕭折騰了整整一天,就差用火烤水浸了的老辦法了,最後才無奈的得出一個尷尬的結論。

自己被坑了!這就是一本普通的書!沒有什麼深奧的武功祕籍,也沒有玄而又玄功法,靠,老天你故意玩我的吧,故事裏別人不都是應該到得一本很牛掰的武功祕籍嗎,爲什麼輪到我這就是本破書,還有我的五百兩銀子啊。。。

葉蕭一想起自己的五百兩銀子,肉痛不已,那可惡的老頭,,,等等,老頭!葉蕭雙眼突然一亮,想到了一個可能性,馬上向星月閣趕去,那天自己的精神力的確察覺到了異樣波動,如果問題不在書上,那肯定在老頭身上,弄不好對方還是個高人,更甚者念師!?葉蕭一邊推測着,懷着一顆忐忑的心情來到了星月閣交易大廳。

很可惜,轉便整個大廳也沒看到那個腰彆着小葫蘆的老頭,葉蕭趕緊向周圍的攤主打聽,結果所有人表示都是第一次見到這個奇怪的老頭,葉蕭進一步肯定了自己的推測,同時內心兩個聲音天人交戰着:

“真是可惜啊,與這樣一會高人擦身而過了,若對方是一名念師,若能得到他的指點。。。”“別做夢了,還是低調點吧,萬一對方知道你擁有念力,直接對你動手怎麼辦。。”

“但看他的面相又不像惡人”

“知人知面不知心。”

葉蕭遺憾的回到原來的酒樓,經過大廳時,隨意的一瞥,然後整個人就呆住了。大廳最裏面的一個角落,一看白髮老頭正專心撕咬着一隻烤雞,滿手油污,時不時拿出一個小黃葫蘆灌幾口酒,顯得很是愜意。

這不就是自己要找的老頭嗎,葉蕭咬咬牙,最終好奇心戰勝了恐懼,只見他走向了老頭,然後站在了他前面,畢恭畢敬的喊道:前輩好!

老人好像早就知道了葉蕭的存在,努努嘴示意他坐在自己對面椅子上,然後繼續埋頭撕咬着手中的烤雞,葉蕭也不着急,安靜的等了半個時辰,老頭終於吃飽喝足,滿是油污的手胡亂的在胸口蹭了蹭,揪着鬍子看着葉蕭,開口第一句話就讓葉蕭差點驚的跳起來

“葉青帝是你什麼人?”

葉蕭強自鎮靜下來,嚥了口口水

“是我爺爺!不過他老人家喜歡四處遊歷,常年在外,我已經好多年沒見到他了,現在也不知道他老人家在哪瀟灑呢”

“難怪你身上有他的少許影子,嘿嘿,小傢伙不要緊張,我沒惡意,我和你那不負責任的爺爺也算是忘年之交了。”

葉蕭依然警惕的看着他,葉青帝是他爺爺,也是第三代城主,當年爲了追求武道巔峯直接將城主之位傳給了年僅二十歲的葉炎,獨自追去尋武道極限,這麼多年來,葉蕭也只僅僅見過屈指可數的幾次,說他不負責任,還真有點道理。

“小傢伙,念力好使麼?”

葉蕭被第二個問題嚇的都想拔腿就跑了,但身體卻死死釘在原地,動彈不得

“前輩,,,你這話什麼意思?晚輩聽不懂。。”葉蕭覺得自己後背都溼了

“喲,小傢伙警惕性還挺高,別裝了,你都從老頭子我那換去了那本一級幻陣訣,你要是沒念力拿回去耍着玩啊。不過我猜現在你還沒能參悟到裏面的內容吧”

葉蕭撓撓頭,乾笑幾聲算是默認了“嘿嘿。。。前輩明鑑”

“不要老是前輩前輩的叫我,叫我酒老即可。”老人不滿的吹起了鬍子

酒老?葉蕭看着他腰間的小葫蘆,貌似還真是挺貼切的,不過嘴上卻趕緊問道

“酒老,那我爲什麼不能知曉書中的內容呢?”


酒老看着葉蕭,微微一笑,也不急着回答

“我這次路過望龍城,原本是想碰碰運氣,看看你爺爺在不在,沒想到卻意外遇到了你,也算是你我的機緣了。”

葉蕭微笑不語,酒老拿起小葫蘆喝了口酒,甚是陶醉般的抿抿嘴,繼續說道:

“你爺爺葉青帝是個人物,也是我活了大半輩子僅剩爲數不多的好友了。你小子資質不錯,將來可不要弱了你爺爺的威名!”

“是,酒老。”感受到老人言語間的真摯的情感流露,葉蕭忙答應道

“念師,以念而生,總共分九個層次,一級到九級,你手上的那本幻靈陣就是一本一級法陣,需要一級以上的念師纔可以參悟,小傢伙你現在只是剛剛擁有念力,具備了成爲念師的潛力,距一級念師還有一段距離呢,所以你參悟不了那本書的內容。”

“那爲什麼那天我可以感知到它的波動?”

“哈哈,那是我使了個小小手段,引起你注意力而已。”

葉蕭翻了個白眼,果然是這樣。。。

“酒老,那你現在已經到什麼境界了?”

“老夫傾注一生心血,也只能止步於七級念師,小傢伙,以後就看你的造化了”

“多謝酒老指點!”

酒老慈祥的笑了“無妨,我即將重新踏上旅途,今天特意在此地等你,小傢伙很做事風格很像葉青帝,我很欣賞,這是我遊歷途中偶爾得來的一本攻法祕籍,今日送你,算是見面禮吧,小傢伙,有緣再見嘍!”

說完只見他揮一揮手,只見四周嘈雜的聲音突然傳了進來,葉蕭轉頭望去,是結界法陣!第一次見到念師在自己面前布出一個法陣,內心激動不已。原來在兩人開始交談時,酒老就已經暗中佈下了法陣,隔絕了與外界的一切傳遞。

現在收了結界,葉蕭重新感知到了外界的一切,好神奇的力量!再次回頭,桌子邊卻已經沒了酒老的身影,只有桌子上還靜靜躺着一本書。 這是一本武功祕籍, 綠茵傳火者 “逆亂三式”,雖然看不出祕籍品階,但想必酒老也不會坑自己,回去好好琢磨琢磨。馬上回到房間,招手喚過店夥計不要讓任何人來打擾自己,同時打賞了一兩銀子,夥計滿臉嬉笑着答應,看來今天運氣不錯遇上貴人了。

葉蕭關上門窗,坐在桌子邊,迫不及待的從懷裏掏出逆亂三式,穩住心神後,然後慢慢翻開了祕籍的第一頁。只見一段潦草狂放不羈的字映入眼簾,

“老夫一生悟道,畢生追求武道極限,想脫困於天地樊籠,奈何歲月多無情,滄桑變幻幾多年,仍困於武道一途,臨終之際,終有感悟寫下這逆亂三式,名爲逆亂,意爲逆蒼穹,亂乾坤,若有緣人得之,當需繼承老夫武道意志,人之一生,苦短百年,追尋武道自我,應當隨心而行,當逆則逆,切記切記。”

葉蕭緩緩吐出一口氣,對於這個沒有留下姓名的前輩更是深深的欽佩不已,佩服他的勇氣,修煉一途,本應該遵循武道天理,生死交替,看似天經地義,但很少人去質疑這一切,這位前輩卻想跳出這世間的樊籠,逆亂自己的人生,掌控自己的宿命,雖最後敗在了無情歲月上,但這種追求自我自由的瘋狂意志讓葉蕭震撼不已。繼續將注意力投到書上,仔細的翻看後幾頁。

約盞茶時間,葉蕭從書中擡起頭來,雙眼放光。逆亂三式,並不是只有三式,而是指三種功法!一式神行太虛步,二式翻天四印,三式黃泉三指,每層招式威力都想以象不到的威力遞增。

葉蕭深深吸了口氣,以現在自己五品初級的實力,只能勉強去參悟領悟翻天四印中的無畏印及黃泉一指,至於神行太虛步則是一套神行法訣,無畏印,黃泉一指,看來自己需要儘快悟出這兩式法訣。一想到這,葉蕭靜下心來,全身心的投入到修煉上。

此刻在葉府的一間書房裏,葉炎靜靜坐在椅子上,仔細聆聽着下屬對他的報告,從葉蕭進入血騎考覈的第一天開始,每一天所有關於葉蕭的事都有一份詳細的報告擺在他的面前。當聽到葉蕭已經五品修爲時,葉炎挑了挑眉頭,這小子總算沒給葉家人丟臉,尤其是瞭解到在星月閣敢用五品的實力去硬憾六品的修士,這份魄力,嘿嘿,不愧是我葉炎的兒子。

書桌前,紅兕深思了一會,開口說道:“城主大人,還有一件事需要稟明,這幾天有一個奇怪的老頭接觸過葉少,我們探查不出他的底細。”

“哦,具體說來聽聽。”

“是一個白髮老頭,腰間別個黃色小葫蘆,看不出他的實力深淺,前幾天星月閣事件他也在場,今天下午和葉少在客棧祕聊了幾句,初步判斷貌似對葉少沒什麼惡意,但此人自此之後就消失於城中。”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