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狗統領說着,拎起了手下的九環大砍刀,駕雲離去,直接奔向李默的住處。

天狗統領,金仙初期的實力。

若是不出什麼意外的話,他可以長生不死。

「李默,受死!」

天狗統領到來,一句話撂了下來。

緊接着,直接大刀砍下。

刀芒千丈,直接將李默所在之地,劈了個稀巴爛。

李默察覺到危險,率先化虹而去,躲開了攻擊。

「喂!你搞毛啊?難道不是應該先把我抓起來嗎?上來就要我的命嗎?」

李默眉頭一擰,對天狗統領說道。

「(⊙o⊙)…!好像是這麼回事,那李默,你束手就擒,隨我去行刑台,本統領要當着眾生靈的面,斬了你,為當康報仇。」天狗統領九環大砍刀指著李默。

「我不去!你讓我去我就去,那我多沒面子。」李默攤攤手。

「你耍我?」天狗統領犬牙交互,露出森森白齒,冒着寒光。

「不錯,就是耍你了,你能怎麼着?狗就是狗,智商這麼低。」李默嘿嘿一笑。

天狗統領聞言,頓時大怒,又是一刀劈了過去。

威力之大,不可硬抗。

李默面色嚴肅,實力差距有點大,他不是對手。

他直接施展金烏化虹之術!

大圓滿的金烏化虹之術,讓他的速度,比起同境界生靈,速度快了一倍不止。

躲開天狗統領一擊,不是問題。

轟然一聲,天狗統領一擊落空。

他眼珠子都快瞪了出來,看向李默,滿眼的難以置通道:「金烏化虹之術!是金烏化虹之術!怎麼可能?」

金烏化虹之術,可是帝俊、太一兩位大人的獨門神通,居然被李默的學會了?

他究竟是怎麼掌握的?

正思索之際,一股熾熱的感覺,幾乎要將他炙烤的脫水了一般。

對危機感的感應,讓他忍不住回頭。

雙目之中,有着一簇金色火焰,朝着自己沖了過來。

天狗統領見此,一刀劈出!

太陽真火直接炸開,散落四處。

不過,仍舊是有着太陽真火,落在了他的手臂之上。

他一聲慘叫,太陽真火順着手臂,往上蔓延。

天狗統領一咬牙,直接將自己的手臂,劈了去。

自斷一臂,以免火焰蔓延。

「太陽真火!你怎麼會有太陽真火?」

天狗統領滿眼的不可置信之色,根本無法相信這一切。

「這你就別管了!」

李默呲牙一笑。

「李默,今天你死路一條,傷了本統領又如何?百萬大軍,又不是只有我一個金仙!」

話落,天狗統領一聲嚎叫,如同天狼嘯月。

「嗚嗚~~~」

剎那間!

一道道的金光,從四面八方,涌了過來。

周遭,一共不下二十餘名金仙,紛紛趕了過來。

李默見此,嘀咕道:「俊哥的人呢?怎麼還不來?」 除了白四,祭祀大師已經沒有後人了。

說是閉關,實際上是支撐這一方天地,讓重明鳥一族,繼續有個棲息之地。

那場大戰,沒有牽涉重明鳥一族,全是女神庇佑,讓她們先離開,開闢出的這一方天地,也是給他們一族留下的後路。

只是,這萬年來,小世界越來越不穩。

重明鳥先輩們,為了繼續穩固,只能犧牲自己繼續支撐這一方天地。

現在羅盤的暗示,如果白四真的吃透徹了,將來的事情只多不少,但是沒關係,他們能抗住。

可能,如先輩猜測的那樣,萬風洞消失之時,就是主子歸來之日。

她們也憧憬著。

白四研究了許久,都沒看透這羅盤的規律,亦或者說,這根本沒規律,羅盤轉動,是不是贈與者,跟羅盤之間的聯繫?

若是,那這結果,是好是壞?

……

重黑帶着人,挨個的開始搜查萬風洞,地毯式,一個挨着一個。

阿大等人藏身之地,居然是一塊幕布。

說來巧,那是之前雲念隨手墊在地上做的一張布匹,讓阿四收起來,下次在就地席坐的時候,能拿出來繼續用。

只是沒想到用處倒是先成為了他們的庇護。

這幕布的花色,居然跟萬風洞中的顏色相近,幾乎可以以假亂真。

中午讓阿大拿出來的時候,自己都有些吃驚,沒想到居然有這種色澤的布匹。

而且這樣子,也不像是布匹。

像是某種紙。

不過眼下也管不了那麼多,他們遇到過幾次人,都是靠着這個躲過去的,所以將這東西護得緊緊的。

深怕弄丟了自己也死了。

有着東西的幫忙,阿五就輕鬆了很多,阿五總感覺有什麼東西在召喚他,但是眼下眼睛使用過度不說,也不想說出來嚇到阿大他們。

於是他一路沉默,可越是沉默那種呼喚聲越是清晰。

而此時,也正好撞上重黑一群人,重黑幾人見過,也知道這人實力不得窺見。

所以心底沒底,挨着一塊岩石將幾人一塊藏起來,重黑等人也很快出現在這邊。

重黑鼻子動了動,感覺附近氣息不對,掃視一圈,除了岩石,沒有哪裏有問題。

他敏銳度不如白四,所以不確定,但是又不想自己做事情沒有白四靠譜,於是沖着身後的人揮了揮手。

「四周查一查,查仔細了。」

「是。」

一群十人的隊伍散開,在周圍查看起來,這地方出了嶙峋怪石,一目了然,應當藏不了人。

查探一圈,大家回到重黑面前,搖搖頭,「沒有。」

重黑皺眉,直覺告訴他,這裏不對勁,可查看一圈,也沒發現什麼,他有些懷疑自己的直覺。

他看了看周圍,決定自己去看一看。

為此,他邁開步伐在洞內走動起來。

腳步踩在地上的聲音越來越近,阿大幾人氣息都不敢出,擔心泄露自己的行蹤,被抓住。

環顧一圈,重黑臉色不愉,轉身哼了一聲,「走。」

剛才,重黑就站在他們身邊,差一點,只要他再認真一點,幾人就被發現了。

等重黑帶着人一走,他們也等了很久,莫約過了一炷香時間,這才解開布簾,探出腦袋來。

看着安靜的四周,阿大一屁股坐在地上,呼吸有些不暢,「這特么的到底是什麼鬼地方,人長得奇奇怪怪的,地方也奇奇怪怪的,一棵樹都沒有。」

阿二搖頭,「大哥,說這些沒用,現在是要儘快找到兩位公子,跟他們匯合。

也不知道二位現在如何了。」

「還好。」阿五倏然出聲,眼睛也隨即緩緩睜開,他的重瞳已經收起來,看着前面其中一個洞口。

「總感覺,往前面走一段,就能感覺到兩位公子的具體位置了。」

「你確定?」阿大精神了,立即從地上爬起來,「既然如此,還耽誤什麼,一會兒那些人別又折返回來,走走走,趕緊走。」

幾人都沒有拒絕,當真起身繼續往前走了起來。

此時雲念這邊,雲念做了一些吃食,受不住香味吸引,予藤睜開眼睛,現在化為人形,他就能吃上東西了,再也不用像之前那樣。

眼睜睜的看着別人吃,自己卻不行。

予藤給自己撕下一條雞腿,看着還在修鍊中的軒轅執,「不管他嗎?」

「不必,他現在狀態正好。」

予藤哎了一聲,「這人似乎特別適合在這裏修鍊,為什麼?」

「個人體質?」

予藤白了雲念,「你說什麼胡話呢,若真是體質問題,我倒是在你身上察覺到了一絲不對勁的氣息。」

「什麼?」

予藤搖頭,「不知道,直接如此,我總覺得,你似乎跟這裏有千絲萬縷的關係,你當真沒來過此處?」

「沒有。」

「那就奇怪了。」拿着雞腿狠狠咬了一口,予藤感慨,「對了,我想起一件事。」

「什麼?」

予藤,「你識海里,是不是住着一縷魂魄,你正在安養它?」

想到予藤是自己的契約獸,知道這個並不難,點了點頭,予藤眼睛一亮,「我能幫她,我現在能催生,或許能讓它重新變成一顆蛋,慢慢孵化,而不是像這樣,一直躺在你識海,等你餵養。」

雲念眼睛猛然一亮,有些激動的看着予藤,「你說的當真?」

「當然,試試?」

「好。」

予藤解決了溫飽,果然動起手來,讓雲念將青鸞的神魂引導出來,放在那個變成清水的池子裏,青鸞只是一個虛影。

飄蕩在水面上。

予藤雙手撐在地上,數根蔓藤從他手心湧出,然後一點點滲入池水,將青鸞看着虛弱得不行的神魂,一點點包裹起來。

然後一圈一圈,直到變成一個蛹。

予藤小奶娃臉色蒼白無比,沒有什麼血色,雲念往他嘴裏塞丹藥。

予藤也沒拒絕,張嘴吃了,沒想到有效果,他有讓雲念餵了幾顆,他的靈力恢復許多,繼續催生。

那些綠光閃閃的蔓藤,在聚攏,縮小,

直到兩手可以托起,蔓藤才撤銷,蔓藤一圈圈的撤銷之後,雲念看到了藏在中間那顆青色的蛋。

青色的,蛋?

她游移不定的看着予藤,「青鸞是綠色的沒錯,但是是翠綠,你這個綠,會不會讓青鸞漂亮的羽毛變得十分難看啊?」

青鸞是個性格十分暴躁,又極其愛美的性子,要是知道自己變成了深綠色,會崩潰會哭的吧?

予藤很不高興,嘴角抽抽,「你胡說八道什麼?我是那麼沒有實力的人嗎?是嗎?」

「不是嗎?」

予藤氣得差點直不起腰,「你看不起誰呢,拿我跟半吊子比?

能比嗎?這外面一層是營養液,也算是靈力溫養,是我給她的好東西;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