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地三絕火在朱雀手裡,再加上她手裡的索魂火和寒夜暝的紫雷天火,只要找回鳳凰火,那六大神火就都集齊了。

想到很快就能煉製「六神乾坤咒」,蘇淺沫的血液開始沸騰起來,她目光灼灼,再次以幻力擊碎鳳凰火的氣泡,等待著氣泡中映射出鳳凰火的下落。

氣泡中出現一個男人,這是一張陌生的臉,眉飛入鬢,眼射寒星,稜角分明的五官如同鬼斧神工,又是一個極其英俊的男人!

「看來鳳凰火已經落在那個男人手上了,我們要儘快找到他。」蘇淺沫沉聲說完,不禁看著玖羽問,「有他的線索嗎?」

可她話音剛落,氣泡中的男人像是看到了她似得,他冷冰冰的說道:「來鳳凰淵接我。」

聽到這句話,蘇淺沫微微一愕,「什麼意……」

不等她說完,那氣泡忽然「啪」的一聲破滅。

眯緊了一雙冰眸,蘇淺沫心中暗暗重複著剛才那個男人的話,他要她去鳳凰淵接他,而且似乎是認識她,知道她在找他。

她很確定,不論前世今生,她都不認識這個男人,那他到底是誰?

餘光一瞄,寒夜暝的臉上還覆著高深的笑,一看就知道他是知道那個男人的身份,蘇淺沫莫名的想到了黑神,她愕然道:「剛才那個帥哥是鳳凰火的火靈?!」

這話自然是問寒夜暝的。

「嗯。」寒夜暝的聲音非常低沉,「帥哥」兩個字讓他很不爽,臉色明顯不如剛才好看。

哼,區區一個火靈竟然也敢進化人形,且是如此俊美的男人!

蘇淺沫大概知道寒夜暝在生什麼氣,她皺了皺眉頭,沒有理會,而是回想著剛才那個男人的模樣,俏臉上有些困惑。 索魂火的火靈是透明的火焰幻體,而幽冥鬼火的火靈在朱雀那裡,所以沒辦法知道它是什麼形態,她忽然轉向寒夜暝,「把紫雷天火的火靈給我看看。」

「……好。」

寒夜暝有些遲疑,不過還是再次召喚出紫雷天火,然後沉聲命令:「媚兒,出來。」

伴隨著「咔嚓」一聲脆響,紫雷天火中的閃電忽然從紫火中分離而出,一個身段妖嬈的透明幻體坐在了寒夜暝的肩膀上。

「主人找我什麼事?」媚兒聲音嬌柔的應道。

寒夜暝蹙了蹙濃眉,「媚兒,別調皮,下來。」

「是,我親愛的主人。」

媚兒撇撇嘴,從寒夜暝的肩膀上飄下,落在了蘇淺沫的眼前,然後盈盈一拜,嬌聲道:「媚兒參加女神。」

看到媚兒,蘇淺沫狠狠的眯了眯眼眸,這聲音酥人入骨,果然適合這「媚兒」這名字!

還有這身體,雖然是紫色透明狀,可曲線妖嬈,********,若是化為人形,這一定是個魅惑的妖精!

冷冷的看著寒夜暝,蘇淺沫涼涼的問:「媚兒?名字不錯,你起的?」

「咳咳……是媚兒自己取的。」寒夜暝咳嗽兩聲,小女人的臉色不太好看,他忽然有些後悔召喚媚兒了。

不過,能讓小女人吃醋,倒也不錯。

「沫兒吃醋了?」寒夜暝笑問。。

蘇淺沫冷哼一聲,「吃了,怎麼樣?」

有個胸大腰細聲音酥的美女就坐在你男人的肩膀上,誰能不氣?

不過在目光對準媚兒的時候,蘇淺沫很快就又冷靜下來,紫雷天火的火靈和黑神一樣,都是火焰幻體,為什麼鳳凰火的火靈卻是人形?

難道是因為進化池的緣故?

當這個念頭浮現腦海,蘇淺沫立刻肯定了自己的想法,既然光明神杖可以進化成人形,那麼火靈化成人形也不無這個可能。

而且,鳳凰火之前總和她背靠背戰鬥,不用她下命令也能感知危險,攻擊敵人,想來和這個也有關係。

鳳凰火化成人身對於她來說非常有利,因為那意味著它能夠憑藉自我意識戰鬥,到時候她可以放心的把身後交給他,就如同她信任金馳一樣。

看她的表情,寒夜暝便知道她一定是已經想到了進化池,不禁玩味一笑,「這就去鳳凰淵?」

「嗯。」蘇淺沫轉身離開神火之門。

不管是怎麼回事,只要到了鳳凰淵,找到那個男人問清楚,一切疑問就都解決了。

鳳凰淵在魔淵大陸之內,雖然面積不大,可在這廣袤無際的魔淵大陸尤其顯眼,只因為整片魔淵大陸到處都是密林山脈,唯獨鳳凰淵火光衝天,烈焰肆虐。

這裡是朱雀的故鄉,這些日夜然燒不盡的火焰就是它在涅磐重生時留下的,曾被人稱為「鳳凰火」。

鳳凰火吸收日月精華,經過億萬年時間,修鍊成了如今的神火。至於火靈和主火因何分離,主火又怎麼會被鑄造在離火七翎刃中就無從得知了。

蘇淺沫和寒夜暝一起到了鳳凰淵之後,沒有急著進入火海召喚火靈,而是雙雙立在高空之中,俯瞰著這片火海,臉上都露出了懷念的表情。

「沫兒還記得這裡嗎?」寒夜暝邪笑一聲,聲音中夾雜著一絲戲謔。 想起在這裡發生的事情,明明那麼清晰,可他卻覺得恍如隔世。

當然,也的確是如同隔世,因為那畢竟是發生在前世的事,他和她已經再世為人,不再是前世的光明女神和神尊。

蘇淺沫目光拉向遠處,淡淡的笑道:「當然記得,我在這裡遇到了朱雀,那應該是我十五歲的時候吧?」

她還記得,那年她和寒夜暝一起到魔淵大陸探險,聽說鳳凰淵出現了遠古神獸,所以就直奔這裡而來。

她此刻還能記得看到朱雀的第一眼有多震撼,衝天的火海之中,樹立著巨大的火焰十字架,看起來尤其猙獰,而朱雀就被綁在上面,憤怒又痛苦的掙扎著,發出一聲又聲凄厲的悲鳴。

朱雀和傳說中的鳳凰不同,它每隔萬年才會浴火重生,每一次重生都要在這火焰十字架上煎熬數天,所以每一次重生之後,它的力量都會比曾經高出至少一倍。

這些蘇淺沫之前並不知道,她看到朱雀嘶聲力竭,陷入昏迷就想救下他。可沒等她靠近,周圍的火焰就化成猛獸,攔住了她。

就像火焰地獄的火焰獸,它們利用鳳凰火不斷再生,所以一番苦戰之後,她放棄了。

最後她和寒夜暝在鳳凰淵整整守了一個月,直到火焰十字架鑽入朱雀的眉心,他也摔落火海的時候才抱起朱雀。

寒夜暝聽到她的話,頓時笑容一收,有些賭氣的說:「我說的不是這個。你在這裡把初吻給了我,你總不會忘記吧?」

「啊……記得。」原來他說的是這件事。

說起來,她會吻寒夜暝,也是因為朱雀。

因為她日夜照顧朱雀,甚至為它擦身,而那時候朱雀已經可以化為人身,他本就長著一張妖孽的臉,再加上那壯碩性感的身材,寒夜暝自然要吃醋。

所以為了安撫寒夜暝,她就蜻蜓點水的吻了他,雖然他意猶未盡,可她避開了。

那時候她不過十五歲,正是芳心初動的年紀,又是主動吻了寒夜暝,就算兩人從小青梅竹馬,已經熟悉得不能再熟悉,可她依舊燒紅了臉頰。因為尷尬,索性把心思都放在照顧朱雀上。

然而,這隻火爆的鳥獸醒了之後非但沒有感謝她,反而像個大爺似得對她呼來喝去。

現在想來,前世的自己真是有個好脾氣,如果換做現在的她,只怕當時就揍暈他了。

從那之後,朱雀就跟著她離開了鳳凰淵。不過朱雀十分高傲,雖然跟在她身邊卻一直不肯和她契約,後來也不知道為什麼,有一天他忽然改了主意,驕傲的說:「女人,契約!」

就是從那一天開始,朱雀成了她的神獸。每一次戰鬥都沖在最前面,明知道她的實力越來越強,而且有寒夜暝在,根本用不著他,可他仍舊護著她。

在和遮天的大戰之中,也是他為她擋下了遮天致命的一擊。

儘管那時候她把朱雀封印在了幻神柱,可他的力量卻耗損太多,以至於現在還在沉睡中修鍊。

想到朱雀,蘇淺沫的目光不禁一柔,有了前世的記憶之後,她對朱雀的感情比曾經更深。 一路走來,朱雀不僅僅是她的幻獸,是她的戰友,是她的朋友,更是她的親人,他像一個脾氣暴躁,嘴硬心軟,又有些傲嬌的哥哥。

想到十八歲生辰那日,朱雀竟然為了親手給她做一件披風,刺得十根手指都是傷,結果那披風丑哭了玖羽和九鳳,朱雀因為被兩人嘲諷,氣得暴跳如雷,她就忍不住「噗哧」一聲笑了。

蘇淺沫正沉浸在過去的記憶之中,腰上卻忽然一緊,她斂起思緒,任由寒夜暝把她帶進懷裡,她挑眉看著他,「怎麼了?」

「你想到了什麼,笑得那麼開心?」寒夜暝陰惻惻的笑著,他很肯定,她現在一定在想那個一身火紅長袍的妖孽。

蘇淺沫微微推開他,「沒什麼。」

聞言,黑眸眸光一閃,臂上猛的用力,讓她緊緊的貼著他,他霸氣的道:「吻我!」

「……」吻他?還在這?

他忽然臉色這麼臭,大概是也想到了在這裡和朱雀發生的種種,所以心裡醋意大發了吧?

蘇淺沫忽然覺得很解氣,之前因為媚兒,她心裡有些不舒服,現在終於平衡了。

驟然蓄力推開她,蘇淺沫笑得有些壞:「媚兒的事,算是扯平了。」

「你……」寒夜暝真是哭笑不得,她現在還在吃媚兒的醋?媚兒不過是個火靈,他和她能發生什麼事?

搖搖頭,他無奈的笑道:「去找鳳凰火吧。」

「嗯。」蘇淺沫答應一聲,飛身投入火海。

她和鳳凰火雖然沒有締結契約,但因為長時間的配合戰鬥,他們之間已經形成了一種默契,哪怕火靈是沒有靈壓,不具靈香,她也能憑藉意識感受到他。

蘇淺沫正準備閉目凝神,可那熊熊的烈焰之中卻緩緩映出一個人影,她微微眯了下冰眸,是他?!

火焰中走出一個身材挺拔修長的身影,在他穿越火焰走到蘇淺沫近前的時候,她看清楚了他的模樣,一身藍色長跑,一頭墨發用玉冠高高豎起,渾身上下透著冷冽凌厲的氣息。

他正是在神火之門遇到的那個男人,也就是鳳凰火的火靈!

「你終於來了。」男人皺眉看著蘇淺沫,聲音冰冷得猶如冬日寒冰,但非常襯他這張冷酷無比的臉。

蘇淺沫雖然在神火之門已經見過他,可如今見到本人也不禁微微抽了一口氣,這男人分明是生在火中的火靈,可身上卻充滿了冰冷的氣息,更神奇的是,她並不覺得突兀。

收回打量的目光,蘇淺沫看向寒夜暝,「開始吧。」

說著,她召喚出黑神。

鳳凰火的火靈被困在鳳凰淵周圍的結界中,這是一種特殊的火焰結界,需要媚兒和黑神合力打破結界,他才能離開這裡。

這也是為什麼在神火之門,他會讓她來接他。

寒夜暝點點頭,喚出媚兒,沉聲道:「去吧。」

黑神和媚兒一同沖向火海,在一陣震天裂地的巨響之後,鳳凰淵的火焰忽然像是被什麼狠狠的劈開,地面的裂縫裡鑽出一道火光,猛烈的射入火靈的身體,他劇烈的晃動下身體,然後就又恢復平靜。

「走吧。」

男人說著,挺直了結實的胸膛,然後負手而立。 見蘇淺沫只是挑眉看著她,絕美的臉上沒有任何錶情,他皺了皺眉頭,「還等什麼,不把我放進流雲血月環?」

蘇淺沫皺眉,好個又酷又拽的火靈。

好歹曾經是出生入死的戰友,可他的態度實在冷漠,再加上刀鑿的五官,冰刀似得語氣,這樣的鳳凰火還真是陌生啊。

他不臣服,她偏不如他的意!

揚起一抹清傲的笑,蘇淺沫道:「既然你已經化成人形,自然要有名字,從今以後,你叫火小刀。」

「不行!」

火小刀眉間染雪,聲音冰寒的說道:「我不答應。」

「我不是在徵求你的意見,而是在通知你。」蘇淺沫霸氣的說完,就不由分說,把火小刀放入流雲血月環。

火小刀這名字只是她臨時起的,因為他生於火中,性格卻凌厲如刀,所以叫火小刀很合適。

當然,這也是小小的報復他一下。

聽到流雲血月環里傳來火小刀的咆哮聲,蘇淺沫邪笑一記,然後對媚兒道:「謝了。」

「女神客氣了。」

寒夜暝把媚兒收回,兩人又回到流雲血月環。

火小刀一張冰冷的臉上布滿了怒氣,他衝到蘇淺沫跟前,眸底似乎結了冰,「改名字!」

「是啊殿下。」

玖羽不懷好意的笑著,聽起來是站在火小刀一邊,可誰都能聽出來,他是在幸災樂禍。

「殿下,你快給刀刀改了名字吧。你取的名字就不能稍微有點水平么?二小黑,懶懶,小刀……這都是什麼名字啊。好好一個冰山美男卻叫這麼一個名字,他的面子往哪放啊。」

「去拿九鳳留下的那本書。」蘇淺沫拎起玖羽就扔到了寶庫。

火小刀瞪了眼玖羽,然後又轉向蘇淺沫,牙縫裡擠出兩個字:「夠狠。」

「謝謝。」若是不狠,無法生存,這是她從小就學會的。

火小刀咬咬牙,忽然道:「我記住你了。」

說著,他轉身要走,但才走了兩步就又轉回來,而此時他已經恢復了冰冷的面孔,看著蘇淺沫沉聲道:「焚靈火,在柳葉手裡。」

蘇淺沫嬌軀一震,和寒夜暝對視一眼,她冷聲追問:「你怎麼知道焚靈火在柳葉手裡?」

火小刀重重了哼了一聲,放在腰后的雙手狠狠攥緊了拳頭,他語氣宛如寒冰的說道:「不久前,焚靈火闖入鳳凰淵,企圖吞噬我,我與它陷入苦戰,是柳葉捕捉了它。」

現在想來他還心有餘悸,他的主火一直在離火七翎刃之中,他又困在鳳凰火形成的特殊結界內,所以根本無法對抗焚靈火。如果不是柳葉,他極有可能已經被焚靈火吞噬,那幻神世界將不再存在鳳凰火,他也就不可能在蘇淺沫進入神火之門后,與她產生感應,讓她來這接他。

「你確定她是柳葉?」蘇淺沫有些懷疑,火小刀卻很肯定的點頭,「那個看起來有些瘋癲的老太太並不算強,可她用了特殊的陣法,焚靈火無路可退。」

聞言,蘇淺沫微微一驚,喬家的陣法真的強到這個地步么?竟連焚靈火都能捕捉?

她沒再說話,而是緊緊的抿起了紅唇。

焚靈火在邪火中排名第一,以吞食屍油和魂魄增加力量,多數時候,焚靈火都會在墓場或者亂墳崗這樣的地方。 為了謀求更加強大的力量,神火和邪火之間會相互吞噬,所以焚靈火出現在鳳凰淵這並不奇怪。可奇怪的是,柳葉並非藥師,她捕捉焚靈火做什麼?

柳葉那麼及時的出現在鳳凰淵,顯然不是偶然,不知怎麼的,她總覺得這其中似乎有什麼不同尋常。

下意識的看向了寒夜暝,蘇淺沫疑惑的問:「師母的娘親是時間幻師,她要焚靈火做什麼?」

「沫兒也覺得哪裡不對?」寒夜暝似笑非笑的問。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