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啊,怪不得王這麼久都不動彈,原來它只剩了一隻後腿!

怪不得它要逃跑,根本不做戰,這樣的王甭說這個勇士了,普通的同類都能讓它打敗!

若知道,它們蟾蜍的跳躍能力,全憑後面兩隻腿的力道,一隻腿的王怎麼都鬥不過兩隻腿的同類的!

真是可惡,竟然斷了腿就說出來,還霸佔著王的位置不放!

它們從來沒見過如此貪婪的王!

(PS:所有獸類習性什麼的都是虛構的,那些動物考究黨不要追究哦,只當童話故事看看好了。) 靜謐的山林中一道身影嗖嗖的穿梭著,這道身影異常矯捷,只見他雙腳輕點,身子一躍三米遠,腳步落地間沒有發出一絲聲息,除了偶爾被雙腳踩倒的野草,身影飛奔之間居然沒有留下一絲痕迹,這道身影自然是與眾人分別的張玄。

張玄在與眾人分別後朝深山飛奔而去,這次張玄並不急著趕路,所以張玄並沒有運轉爆火閃靈步,而是靈力運到足底腳步輕點飛奔著。

「身子左偏。」「腳尖著地。」「對,不要踩斷那顆野草。」

在張玄精神空間之中不時傳來狼小月急促的喊聲。


原來狼小月在指點張玄趕路的技巧,小半天的時間裡張玄已經飛奔出五十多里地了,張玄的技巧也有了極大的提高,雙腳落地間幾乎不會留下一絲痕迹,如果現在再由當初在青石城將張玄逼得走投無路的王橫來追蹤張玄的話,誰勝誰負還真不一定。

小半天的時間張玄的靈力僅僅消耗了一小半,張玄現在是七星靈者了,不僅體內靈力雄渾無比而且丹田內的靈力漩渦也變大了不少,靈力漩渦不知疲憊的轉動著,一股股精純的天地靈力被吸入張玄眉心,然後在經脈中運行一個周天注入丹田。

丹田靈力漩渦的中心,一絲精純的火靈力血紅欲滴,居然是已經呈現半液化的狀態,待得張玄丹田中的火靈力全部液化的時候,就是突破靈士的時候。

靈士體內的靈力已經完全液化了,液化的靈力自然比氣態的靈力渾厚的多,難怪只有到達靈士之後才可以靈力外放,也只有靈士那雄渾無比的靈力才能支持靈力外放,那可是真正能用來攻擊的靈力,比張玄學會的火球術可是強了不止一星半點。

到達這裡之後,張玄行進的速度陡然下降了許多,張玄從懷中摸出一粒補靈丹填入口中然後緩緩的行進。這裡已經處在二階中期與後期的交界處了,能在這裡居住的靈獸都強悍無比,而且還有群居靈獸,張玄也不敢大意。

在張玄小心翼翼的行進的時候,狼谷深處的焰尾獴也是小心的匍匐前進。

這頭焰尾獴在繞過一頭又一頭巡視的土靈狼之後也是終於到達狼谷深處了。

焰尾獴小眼睛偷偷的朝不遠處的斷崖上望去,在斷崖中間,一簇火紅傲然挺立。

「火靈芝。」

焰尾獴小眼睛上閃爍著一陣陣火熱,不知是不是錯覺,焰尾獴的呼吸都好像急促了許多。

斷崖底下,八頭強壯的土靈狼無聊的卧在地上,真是難為這幫土靈狼了,土靈狼是土系靈獸,而火靈芝則是火系靈藥。靈狼谷中長出了一株火系靈草,毀又捨不得,吃又吃不了,還要時刻提防著其他靈獸來搶劫。

二階靈獸靈智已經極高了,大約等同於六七歲左右小孩的靈智,已經知道相互交流了。這頭焰尾獴之所以知道土狼谷深處的這株靈草,就是因為土狼王去找過它,土狼王準備用這株火靈芝跟其換千年的一株土屬性的靈草。

這頭焰尾獴一時半會也找不到千年的土屬性靈草,但它先交付了一株幾百年的土屬性靈草,算是定下了這株靈草,土狼王也很講信用,在吞吃了這株幾百年靈草之後也沒有再去找其它的靈獸。

土狼王與焰尾獴定下再有三株幾百年的土屬性靈草或者一株千年靈草就可以將火靈芝給焰尾獴。

焰尾獴本來也沒打算賴賬,可是現在土狼王死了,土狼谷的實力急劇下降,於是焰尾獴漸漸動了別的心思。

土狼王之所以敢去找焰尾獴交換是因為土狼谷的實力強於焰尾獴。焰尾獴雖然是二階巔峰的靈獸,可土狼谷擁有一百多頭成年土狼,除了二階八星的土狼王還有六隻七星的土靈狼,再加上一百多頭成年的二階土狼,土狼谷的勢力比獨來獨往的焰尾獴強了一倍不止。

可是現在土狼王死了,隨之死去的還有兩頭七星的土狼和三十三頭成年土靈狼。這麼多土靈狼的死去土狼谷的勢力驟降,尤其是高端勢力七星的土靈狼只剩下四頭,可以說土狼谷的實力降低了一倍不止。

當然瘦死的駱駝比馬大,即使損失了三十六頭成年土靈狼,現在土狼谷仍然擁有七十多頭成年土狼。七十多頭土靈狼依然可以在這個地方稱王稱霸,七十多頭土靈狼依然可以傲視二階靈獸。

土狼王每次狩獵都會帶一半土靈狼出去,就是防止遇到高階靈獸全軍覆的情況,如果谷外的土靈狼全軍覆沒,谷內保存的實力仍然可以讓這方勢力傳承下去。

靈獸的紛爭殘酷無比,不止土靈狼,其它大大小小的靈獸也都在用自己的方法努力使種群存留下去。

焰尾獴盯著斷崖下的八頭土靈狼猶豫不決,土狼谷現在還有七十多頭成年靈狼,真打起來,焰尾獴依然不是土靈狼們的對手,焰尾獴之所以敢於鋌而走險,就是因為現在狼谷處於群狼無首的空窗期,四頭七星土靈狼都在忙著鳩集自己的勢力,爭奪狼王寶座,這也是為什麼焰尾獴能混入狼谷的原因。

焰尾獴猶豫不決:「是趁著現在土靈狼防禦鬆懈出手,還是等狼王之戰的時候出手?現在出手的話,狼群可能一致對外,等會再出手,萬一哪頭靈狼鳩集的勢力最強大的,到時候可就打不起來了。」

「嗷嗚」

還沒等焰尾獴下定決心,忽然一聲嘹亮的狼嚎在狼谷響起。

「嗷嗚」

「嗷嗚」

「嗷嗚」

緊接著一聲聲凄厲的狼嚎聲從狼谷向四周盪去。

焰尾獴小眼睛一亮:「狼王之戰。」

與此同時在相隔五六里的張玄下了一跳:「小月姐,哪來這麼多狼嚎啊?我們是不是被包圍了?」

「快點,快點,快去狼嚎的方向,狼王之戰啊,百年難得一遇。」精神空間之中的狼小月聽到一聲聲狼嚎之後趕緊催促張玄。

張玄一聽狼王之戰也是非常好奇,於是張玄腳步一動朝狼嚎的方向飛奔而去,不一會兒張玄就來到了狼谷的入口了。張玄在谷口躊躇著要不要進去。

「快點進去吧,現在是狼王之戰,所有的狼都聚在了一起,只要我們在狼王之戰結束之前離開,保證不會有什麼問題。」狼小月見張玄躊躇不前趕緊催促道。

張玄不再猶豫飛身進入狼谷。

不一會兒張玄就來到了狼谷的中心,張玄被眼前的景象震驚的久久說不出話來。放眼望去,黑壓壓的一片,至少有不下二百匹狼,有大狼也有小狼,這些狼無論大小,全都安靜的盤坐在地上望著狼谷的中間。在狼谷中間四匹威風稟稟的狼傲然的站在中央。

「小子,你發現了什麼沒?」就在張玄震撼不已的時候,狼小月忽然說道。

張玄回過神來仔細感應了一下,面色古怪的說道:「土靈狼?這難道是那天襲擊我們的狼群?怎麼有這麼多啊,如果他們全部出動的話。。。」張玄一陣冷汗流了下來,如果這些狼全部出動的話,張玄自己逃跑都難,更何況百戰盟的弟子了。

「瞎想什麼呢,狼群是不可能全部出擊的,狼王也很少死亡,這當然是那天那頭倒霉的狼王了,唉,孺子不可教啊,我是讓你感受下別的什麼,你往山崖那邊看看。」狼小月無奈的說到。

「山崖?」張玄帶著疑惑的目光朝山崖上望去。

光滑如壁的山崖中央一朵鮮紅傲然挺立,一陣陣濃濃的火靈力從那點鮮紅上蕩漾開來。< 一時之間,看到這個真相,所有的蟾蜍都怒了!

王真是沒一點王者風範,就算受了傷斷了腿也不該瞞著,還冠冕堂皇的霸佔王之位!


可惡!

不等它跳入湖中,已經有蟾蜍沖了過去,一個撞擊把它給撞了回來!

這一撞擊實在力道大,蟾蜍王直接撞的差點昏過去,一下子摔倒在地,砸出一個深坑!

殺了這個敗類!

要挑戰它的那個蟾蜍一個命令,群起攻擊而去,蟾蜍王根本沒有任何反抗的機會,竟是已經被踩成了肉泥!

接著,眾蟾蜍竟是圍著那挑戰者一陣高呼,有節奏的呱呱叫。

恭喜新王!

就這樣,這蟾蜍根本沒有對戰,就成功的成為了新王!

混戰場面結束,終於再次歸於平靜。

「吱吱。。。。」

嘖嘖,原先那蟾蜍王還真是狡猾啊,竟然是個沒腳的,喂,若不是我們,你們也發現不了它的貓膩,現在我們可以走了吧!

銀寶吱吱叫了幾聲,其實這場戲看的挺精彩的。

按理說,也是他們造就了這新蛤蟆王,相信這個新王不會跟舊王那麼不明理吧。

七七也走了過去。

雖然平靜了,可是若是新王執意不放過他們,他們想要通過去還是需要大戰一場。

若是能跟新王談攏就好了。

「對啊,恭喜你成為王,我們真的只是要通過,只要你們不攔著我們,我們也不會再傷害你們的同類。」

七七低下頭,十分和氣。

蛤蟆王看了看這滿地的屍體,眸中也是閃現出一絲的憂慮和苦惱。

其實對付人類對它們也沒什麼好處,它們又不吃這種龐然大物。

只是原先的王太愛挑事,總是做些它們並不樂意的事情。

這人類說的對,只要他們不再傷害同類,讓他們過去又如何?

不然的話,兩敗俱傷,今日本來就死了那麼多同類,更何況,這二人這麼厲害,它們也不一定能贏。

「呱呱。。。」

今日謝謝你們,你們可以過去,但是能否幫我們一個忙?

蛤蟆王想了想,想到對面的蠍子部落和蛇部落,突然一個頭疼。

它這個新王不好當啊。

實在是先前那位樹敵太多,讓它們蟾蜍都成了其他四毒的公敵了,想必蠍子和蛇類都等著看它們的笑話,等著看它們被人類給滅的乾淨呢。

不過這兩個人類一看就是有本事的,尤其是這邊這個,弄出的聲音真是好聽啊,讓它們忘記一切仇恨,讓它們平靜。

現在想起來都想再聽一遍。

這人類身上有友好的氣息,跟本讓獸類厭惡不起來,反而想要親近。

說不定她真的能幫它們。

所以想到這一層,這新的蛤蟆王竟是十分的友好,客氣的表示感謝,柔聲的肯求。

聽到她這麼說,七七倒是吐了一口氣。

這位新王看起來真是比先前那個順眼多了,態度這麼友好,應該是個好獸吧。

只要能講通道理就行。

七七也更加友好起來,直接蹲了下去。

「你想讓我們幫忙什麼,我們能做到的一定幫,只要讓我們順利過去就好。」 「火靈芝。」張玄一陣興奮。

「無知,靈芝百年有靈,千年生精,萬年而化形,這株靈芝至少生長千年之久,是一株千年火精芝。」狼小月不屑一笑。

「千年火精芝?火精芝與火靈芝有什麼不同嗎?有什麼作用啊?」張玄興奮的問道,好似沒有聽到狼小月的嘲笑一樣。

「火精芝是火靈芝經過千年以上的時間才長成的,火精芝內靈氣精純而溫和可以直接吞服,你如果得到這株火精芝至少可以突破到八星巔峰的實力,更重要的是火精芝內蘊藏一股龐大的魂力,是火精芝千年時間內吞吐天地靈氣吸收日月精華而形成的,這火精芝還沒有形成靈智,這股魂力算是無主的魂力,可以直接吸收,魂力才是精神力的根本,只要得到這株火精芝不止你,就連我也受益匪淺。」狼小月幽幽的說道。

張玄激動不已:「太好了,小月姐,我們一定要得到這株火精芝。」

「你能夠在群狼的眼皮底下摘下這株火精芝嗎?你能夠從狼群的圍攻之中衝出去嗎?」狼小月毫不客氣的打擊道。

張玄訕訕一笑:「不是還有你嗎?」

狼小月正色道:「玄弟,我一個靈魂體能做什麼?真正的強者是在一次次生死搏殺中煉成的,你一遇到困難就找我,如何成為強者?如何能夠保護你想要保護的人?又如何能夠幫我找到一具軀體?往後除非你必死無疑的情況下,我不會再出手了,這次奪取火精芝就當做一次試煉好了,你自己想辦法,如果這點困難你都解決不了,那算我狼小月看錯人了。」

「小月姐你放心,我一定不會讓你失望的,我一定會成為強者的。」張玄握緊雙拳沉聲道。

狼小月的話如同一盆涼水當頭澆下,張玄如同醍醐灌頂一般如夢方醒:「是啊,自從遇到小月姐后一切都順風順水,我也已經習慣了小月姐的幫助,往後不會了,我要依靠自己的力量,我一定可以的。」

精神空間之中狼小月欣慰一笑用僅自己可以聽到的聲音小聲說道:「玄弟,不要怪姐姐狠心,只有真正歷經無數生生死死才能修成真正的強者。」

張玄擺正自己的心態之後開始認真思索如何才能得到火精芝。硬搶肯定不行,想要在二百多頭土靈狼的眼皮底下悄悄偷走也幾乎不可能,想了很久張玄也沒想出所以然來,唯一的辦法就是渾水摸魚,可是要如何攪渾這淌水呢?

「嗷嗚」「嗷嗚」「嗷嗚」

忽然百狼齊嘯,張玄只得暫時停下思考往狼群方向望去。

二百多頭土靈狼一邊嚎叫著一邊緩緩的趴在地上。而四頭威武雄壯的土靈狼兩兩相對,按照特點稱它們為黑背,黃腿,耙耳和頹尾。

「吼」忽然黑背低吼一聲向對面的黃腿撲了過去。黃腿兩腿一彎努力抬著頭露出血盆大口,一口朝撲來的黑背咬去。

耙耳與頹尾也不甘示弱,立即加入了爭鬥之中。

土狼谷中心之處煙塵四起,在塵埃滾滾的爭鬥區域隱約可見四頭矯健的土靈狼兇猛的英姿,打鬥進行的異常激烈。

張玄雙眼掃了一圈,所有土靈狼全都注視著四頭土靈狼的爭鬥,偶爾有一兩頭調皮的小狼想要嬉鬧玩耍,也都被身邊的大狼死死的按在腳下。

「好機會。」張玄雙眼一亮慢慢朝斷崖處爬了過去。

這麼明顯的機會可不止張玄發現了,在張玄匍匐前進的時候,在離斷崖只有百米距離的地方,一道細長的身影慢慢朝斷崖逼近。

土靈狼們正全神貫注的注視著場中的爭鬥自然沒有發現這道鬼鬼祟祟的身影,可同樣朝斷崖處爬去的張玄卻看得一清二楚。

張玄看到焰尾獴之後眼睛一亮:「哈哈,不知道被幾百頭土靈狼圍攻的滋味怎麼樣?」張玄想到這裡朝四下望了望,找了一處茂密的灌木叢藏了起來。張玄從地上抓起一把石子攥在手心裡望著焰尾獴前進的方向默默的計算著距離。

這邊四頭土靈狼激烈的戰鬥著,黑背與耙耳已經敗下陣來,兩隻土靈狼像其他狼一樣緩緩的趴在了地上。

場中只剩下黃腿與頹尾在戰鬥了,雖然少了兩頭土靈狼,可是場中的戰鬥卻更加激烈了。

兩隻土靈狼相互撕咬著,爪子牙齒身體只要能用上的地方全都朝對方招呼而去。

只見頹尾狼爪一探重重的撞在黃腿的胸上,黃腿則狼口一張重重的咬在頹尾沒來得及收回的爪子上,頹尾也不甘示弱一口朝黃腿狼頭咬去。

在頹尾即將咬在黃腿頭上的時候,黃腿猛地一抬頭。

「咔咔咔」一陣牙齒碰撞的聲音響起,兩頭狼巨大的血盆大口咬合在了一起。

「嗚」

「吼」

兩頭狼低吼著各自倒退三步分了開來,然後兩頭狼緩緩的挪著步子轉圈。

忽然頹尾幽藍的眼睛中閃爍出一絲狡詐,只見頹尾猛地朝黃腿後腿上咬了過去,黃腿也不甘示弱,也是朝頹尾後面一竄朝頹尾的後退咬去。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