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啊!

周世文琢磨着,回頭先買套房子把女兒名字寫好更保險。

而且,這麼大的店,粥和牛肉麪一點都不配,只賣這兩種的餐館是沒有靈魂的!

……………………………………

只是……

周爸從廚房櫃子裏掏出小陶罐,仔細數了數,總覺得數好像不太對——

沒錯,少了兩粒!

因爲這米是祕密武器,周爸怕放在樓下人多手雜,因此都存在樓上,只用裝配料的小陶罐裝了三十粒,每天裝模作樣的拿一粒,偷偷摸摸放在粥桶裏……

可問題是,這才一月二號啊,怎麼就只剩這麼點了?

少的那兩粒呢?

被偷了?

他瞬間警惕起來。

…………………………………

不過,就算心中有再多懷疑,可是想起樓上那盆到現在依舊綻放着累累花朵的梅花,還有枝幹上那熟悉的“周”字,周世文仍然按耐下心中的疑惑,故作不知的上樓去了。

——孩子大啦,祕密也多了。

他這當爸爸的,不能提供好環境,能做的,就只有儘可能的不惹麻煩了。

搶個總裁當爹地 周爸心中隱隱有着失落,但很快,他又蹬蹬下樓,小心的將一個夜視攝像頭貼在了櫃子角落。

………………………………

“曬月亮,曬月亮……”

夜深人靜,一坨胖乎乎的白色突然擠進了黑漆漆的廚房,它熟悉的用小爪子勾開櫃門,將粉紅的鼻頭伸進去探了探。

接着,寶貝似得在那小罐子上摸索兩下,心知現在還不是再吃它的時候,於是心滿意足的又退了出去,直接回到了後院它藏身的地方。

在月亮升起時,它躺在雪地中,愜意的翻着滾。

——這種日子,真是享不盡的福啊!就除了伙食有點單調,除了靈米,就沒別的了。

想當初在實驗室裏,那些人給自己供養的時候,還會加一塊調口味兒的,松子餅乾呢!

小白鼠隱約有些悵然。

不過,好歹它如今也是個有故事的小白鼠了,做鼠麼,最重要的是不能太貪心。

自己先吃着靈米,把身體養得漂漂亮亮油光水滑還軟綿綿的,到時候隨便一露面,肯定有許多人都拜倒在它的毛絨絨下!

到時候,什麼東西不可着他吃呢?

想想自己以後會擁有許多分工明確的鏟屎官,小白鼠心中就格外美滋滋。

…………………………………

姜寒站在收銀臺前熟練的給顧客找零,動作十分麻溜,更是半點差錯都沒有。

不過,之前早起的大多是上了年紀的人,喜歡用零錢。而如今早起的卻是附近的許多上班族,自然也很少有現金。

這些上班族們毫無形象。

他們頭髮凌亂,有些不修邊幅的,還裹着厚厚的珊瑚絨睡衣,一個個睡眼惺忪的,只記得拿手機掃碼付款,買個飯都迷迷糊糊的,倒是無形中給他減少了不少負擔。

………………………………

“還是老樣子?”

穿着墨藍色星空珊瑚絨睡衣的男孩又過來了。

姜寒習慣性問了一句。

“嗯。”

對方蔫蔫的打了個哈欠。

“你們店裏什麼時候上新品啊?”

“怎麼啦?吃膩了?”

姜寒問道——沒辦法,他可是瞅着這傢伙連着一天四頓吃了好幾天了,還都吃同一種——

牛肉麪和米粥。

………………………………

男孩因爲長期睡眠不足而神思不屬,此刻也不想多說話,只是嘟噥着:

“每天就牛肉麪和粥最好吃,也沒有新品,大家就靠着這兩個過日子……我爲什麼一大早起來排隊,就是爲了這個呀!”

“有了新品,到時候競爭多了,這裏排隊的人就不會那麼多了吧……”

他說着,又滿腦袋暢想了。

……………………………

呵呵。

姜寒沒有回答。

他心中卻道:可拉倒吧,瞎做夢呢!

——最近爲啥那麼多人啊?

這些要麼趕早,要麼趕晚的年輕人都沒發現,店裏的新顧客,已經越來越多了,外賣小哥兒都排起隊了。

所以呀,他敢肯定,新品之後,這裏的只會多,決不會少。

暴少的嬌妻 姜寒腦中念頭一閃而過,收銀臺前方的男孩突然又嘆了口氣回來了:“人太多了。”

……………………………

拿着手裏的單子,顧客們嘟嘟噥噥道:“這研發新品的順序有點問題啊,先是牛肉麪,就是米粥……牛肉麪和粥搭配在一起,是沒有靈魂的呀。”

在他的身後,排隊着的同樣也是附近難得起早的學生們,聞言很有默契的點點頭。

“對的對的,我老早就想說了,牛肉麪和粥在一起沒有靈魂的。”

………………………

沒靈魂?

冷宮代孕妃:媽咪逆襲戰 姜寒就不樂意了——沒靈魂都吃這麼多,那要有了,不得把家安這裏了?!

瞅瞅把給他們饞的——

姜寒帶着一種詭異的滿足心態,想起自己工作前喝的三大碗米粥,下意識舔了舔嘴角——

別說,在店裏,什麼配方還真不少呢。熬個粥都能熬出這味道,老闆肯定偷偷處理過材料了。

…………………………

他突然在此刻對自己充滿了欣賞——姜寒啊姜寒,你果然是聰明絕頂,天道眷顧啊!

只是想找一家小企業實習,怎麼就誤打誤撞來這裏做了個收銀啊?雖然聽起來沒有前途,幹起來也確實好像沒有什麼前途……但是,他見識到了這樣精彩的配方,吃了這麼好吃的東西……

真是機智啊! 周霜霜整夜沒有回宿舍,手機裏信息電話一個接一個。

至暗人格 不過,由於最密集的那段時間她和陳伯倫在天權,所以如今再次打開手機,只需要慢慢回覆就行了。

唯一慶幸的是,元旦假期拖延到今天后,就從晚會結束的那一刻開始了。

接下來,她也要擁有難得的假期時光。

………………………

——可拉倒吧。

坐在陸鋒的車中想起這件事兒的周霜霜心道:她哪裏還有什麼假期?

如今要學的東西那麼多,只恨身子不能劈成八瓣用啊!

她和陳伯倫對視一眼,又開始了在天權和飛船上建立起的默契,不待對方說話,就一五一十的把剩下沒說的經歷全部說了出來。

當然,陸綿綿和林侖的事,不能說還是不能說。

至於陸鋒……根據這幾次他的表現,周霜霜無奈的承認,對方也應擁有知情的權利。

——畢竟,他也爲末世而來的陸鋒短暫的奉獻過肉體。

…………………………………

她的敘述平平淡淡,努力不參雜任何個人情感偏向和個人觀點。但陳伯倫到底還是陳伯倫,很快就從這看似沒什麼聯繫,卻分明又有聯繫的故事中找出了一些線索。

此刻,對方似笑非笑,聰明的對她隱瞞的那些事不發表任何評價,至於一旁已經聽傻眼的陸鋒,此刻正襟危坐,簡直大氣也不敢出。

——如果不是跟陳伯倫在一起,他無論如何不會相信周霜霜所描述的事情。

但是,今晚陳伯倫和周霜霜的異常,他又分明親眼見過,真是連反駁的底氣都沒有。

那麼……有個人附身在自己身上這種事,想想也不是沒可能啊。

………………………………

“第一個世界,末世,資源匱乏,尤其是食物。”

шшш● Tтkǎ n● ¢〇

“第二個世界,什麼都不缺,但是讓你有了學習的動力,並且造福了世界上所有的殘疾人。”

陳伯倫說到這裏,突然若有所思:“在未來,只要你想,他們也將是最強大的戰士。”

陸鋒也目光銳利。

他可沒忘記,鑑於軍方特殊的要求,周霜霜提供給他們的機械肢版本,是可以直接調整的。

倘若將力量數值調大,那麼原本的殘疾人,就將擁有遠超常人的大力氣。在作戰中,這是可遇不可求的雄兵。

……………………………

陳伯倫卻在這時陷入沉思。

半響,他才低聲道:“……第四個世界,你救了我,這才讓我擁有了如今平穩的能力。”

“第五個世界,你見證了基因融合失敗後崩潰的後果。”

“第六個世界,接觸到艾米法爾這樣獨特的物種,強大的敵人。”

“第七個世界,你接觸到了靈種。”

再之後,就是天權了。

………………………………

“周霜霜。”

陳伯倫的神色變得有些奇特,他雙目泛着光彩,此刻略帶着些激動的問道:“你有沒有想過,開元通寶帶你去的這些世界,其實歸根到底,都是想告訴你一些事,或者,讓你做一些準備?”

周霜霜一愣。

陳伯倫卻沒有放鬆,此刻越發篤定起來——

“有沒有可能,那個人……”

他下意識看了眼陸鋒,對方一本正經,靜靜的沒睡着。

“那個人不着邊際的說到的危險,寧願跨過重重時空,也要給你警告——會不會未知的危險,就是你所經歷這些世界面臨困境的集合體?”

…………………………

周霜霜一聽,立刻打起精神來。

——這麼說來的話,這個可能性很高啊!

但是……

“第三個世界是什麼意思呢?”

她看向陳伯倫,對方此刻也皺着眉頭:“這是唯一我看不透的一點。”

“如果說是想提醒你冰河世紀的到來,可那個時空未免也太原始了吧!我們目前的科技實力,明明有別的更好的辦法纔對!”

他都想不通,周霜霜和陸鋒對視一眼,更是沒話說。

前者同樣想不通。

至於後者……他的故事聽的不全,此刻仍舊沉浸在剛纔精彩的故事當中呢。

…………………………………

想不通的事情,自然也不能勉力去想。

陳伯倫下意識一伸手,周霜霜就利落的從空間掏出紙筆,兩人湊近,一點一點的做最後資料整合。

這是在天權星強背對方科技成果養出來的默契。

但是對於陸鋒來說,卻總覺得一直神祕莫測,同時又高冷不接地氣的好友,如今被豬拱下了神壇。

哎喲……心裏頭酸溜溜的,怎麼這麼不得勁兒呢!

……………………………………

陳伯倫已經列出了長排的可能。

一,在未來的某一時刻,會有未知敵人,在天空/太空窺伺他們的生活。

時間不定。可能是現在,也有可能是下一刻。

二,環境將會發生劇變:冰河世紀(待定)/黃沙土地寸草不生/植被回到原始狀態,所有被馴化或者改良過的植被都會可能出現返祖。

三,藍星有可能在極端環境的刺激下開啓基因融合項目/敵人是基因融合失敗產物。

四,敵人擁有蟻羣社會結構體系,智商不高。同時很大可能是可擬態,防禦力高,吞食慾望強烈的觸手系怪物。

五,環境劇變後,靈種可能將會走上餐桌。

婚情告急:休掉國民老公 …………………………………

陳伯倫停下筆,看着這些簡單描述岀的問題,和周霜霜對視一眼,眼中盡是不可思議。

尤其是周霜霜,想起自己曾在那個年輕的截肢軍人賀之洋身上看到的畫面,不由倒抽一口氣——

那個可怕的未來,真的是藍星的未來?!

她目光復雜的看着陳伯倫——在那樣的環境下,眼前這個還正經爲國家服務的人,又爲什麼會在最後出現那麼大的情緒轉變?

還是說,她遺漏了什麼關鍵點?

……………………………

周霜霜的糾結無人可知。哪怕她又絞盡腦汁想了一天一夜,也仍舊解不開這個謎題。

而此刻,周爸趁着深夜看着監控,對櫃子裏出現的那隻白色的,模糊像只大貓的小偷,也產生了懷疑。 周霜霜和陳伯倫把所有事情都掰碎了分析,可謂是方方面面。

而陸鋒一直認真聽着,到如今,也算是懂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