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上飛行的人意識到出事了,發應極快,大聲喊道:「這邊有情況,出事了!」

然後,他伸手入懷,掏出一個魔法工具,隨手一撕,竟是一個中級火系魔法,朝地上一扔,呼地將山上的雜草枯枝點燃!

火光中,周正和他的部下全都被照耀得清清楚楚,武士提著武器嚴陣以待,魔法師已在念咒……

空中的萬字高手大喊一聲,說道:「是周正城主,是周正城主……」

周琦其實離此不遠,當兩名手下傳來第一聲「誰」的時候,他就聽到了!此後,注意力一直高度集中,觀察著這邊的動靜。

現在聽說居然是周正,非常驚訝,但他也是一個兇狠之輩,馬上低沉著聲音喊道:「對方剛剛鑽出來,對地形不熟,何況,他們從城主府大戰後撤來這裡,準備並不充分。現在,正是我等痛打落水狗的時候。」

身後,兩百來人都激動起來,握緊拳頭或者武器,眼冒精光,看著周副城主。

周副城主突然提高聲音,聲嘶力竭地吼道:「去,給我滅了他!」

兩百來人馬上分出一半,一百多名高手,從空中飛了過去。

雙方再也不答話,馬上擺開陣勢,混戰起來。

空中有人降落下去,地上有人飛到空中,大家各尋對敵,拚命地打起來!

軒轅缺他們已悄悄地摸到了附近,借著火光,將戰鬥看得一清二楚,他不屑地說道:「周副城主這是有病啊,人多出對方一倍不止,但他的手下卻偏要跟對方進行單挑!傻啊。」

調戲說道:「我也喜歡單挑!」

軒轅缺把眼睛一瞪,卻發現調戲是通過通話器在答話,並不在身邊,這一瞪,算是白瞪了,他只好恨鐵不成鋼地說道:「在戰場上,能快速消滅敵人,不能拘泥於形勢,單挑是爽,但是,可能會加大已方的犧牲,也可以讓敵人得到喘息的機會,甚至還可能放跑敵人的首腦……大家都給我記住了,戰爭,必須全力以赴,雷霆萬鈞,勢如破竹,根本不要講什麼單挑!永遠也不要!如果勢弱的時候,倒可以用這種方法給同伴爭取時間!」

是!廢物聯盟的小夥伴們齊聲回答道!

軒轅缺又看了看戰場上,不屑之色更甚,周副城主的人,除了找到對手的,正與敵人一對一,砍得天崩地裂外,其他人,居然抱著手在一旁看熱鬧,就算同伴受傷,也不上去幫忙。除非有人戰死,才會有人跳上去,參與戰鬥。

這世界上的戰爭,為什麼會這樣腦殘?

軒轅缺實在看不下去了,說道:「我估計,現在這些人,已是雙方能拿得出手的高手了,大家聽仔細了,誰佔上風,就給我打誰,現在,瞄準周副城主的人,特別是看熱鬧的人,開槍。」

是!小夥伴們齊聲回答,馬上將狙擊槍架好,瞄準……

砰砰砰……

一連串密集的槍聲傳來,在寧靜的夜裡,雖然有消音器,也擋不住聲音突兀出現,尖利的破空聲更是奪人心魄,帶著強烈的旋轉,狠狠地咬中數十名看熱鬧的高手。

這些高手因為沒有找到單挑的對手,在一旁無可事事,也沒有施展防禦性的魔法或者鬥氣!

調皮狐妃 此時,被空氣能子彈打中,輕易地就被撕碎了,成了一個個冤死鬼。

軒轅缺看到戰果不錯,馬上喊停,大聲說道:「快快,轉移!另找掩體,隱蔽!」

等大家重新找到掩體后,軒轅缺說道:「現在,勢均力敵,我們暫時不要動。」

而周副城主的人,發現站在一旁不參戰反而死得更快,剩下看熱鬧的人,馬上沖了上去。

去他娘的單挑!

這兒是戰爭! ?在死亡面前,任何事情都是小事!就算是有著高手尊嚴的一群萬字高手,此時,也放下架子和面子,突然意識到,現在是你死我活的戰爭,沒有任何僥倖,沒有任何規則,殺了敵人,活下自己。

軒轅缺不知道自己促成大家有這種思想,是不是正確的。但是,他本人只信奉這個,正是勝者為王,死了的,啥都不是。

要活著,就永遠不要給敵人機會,只有死了的敵人,才是最安全的。

周正城主和周琦副城主的人,馬上衝殺起來,再也沒有人講究單挑,就像士兵一樣,勇敢地衝殺,有人殺得性起,甚至大喊大叫起來。

魔術師站在人堆後邊,不停地放魔法,將一座小小的山頭,照得毫髮畢顯!

周正的人不知道對方還有多少人,心中滿是悲涼之意,人人抱著必死之心,將擊正保護在中間,反而發揮出巨大的戰力,每一次衝鋒總能放翻幾個敵人。

而他們,雖然有人死亡,但是,只要沒死,哪怕受再重的傷,也要拚命地進行攻擊。

鬥氣用完了,就用肉搏,手斷了用腿,腿也斷了,就用嘴,沒有人後退……

一時間,人少的一方,反而佔了上風。

麻煩輕輕地問道:「要不要搞城主那邊幾槍?」

軒轅缺架著狙擊槍,看著山頂,那兒,還有一堆人,大約百人左右,顯然是周琦手下的高手。他冷笑了一聲,說道:「不,不,我們可以開槍,但是,我們要打擊周琦的人,他們,還有人沒投入戰鬥呢!」

麻煩笑道:「可以,只要不讓我無聊地趴在這兒就行,打哪個都行。」

佟童也笑道:「兩邊人馬,一個跟了二王子,一個跟了宰相,對你父皇都沒安好心,全部打死也沒啥。」

軒轅缺急忙喝止,說道:「不行,不行,如果把他們都打死了,肯定還會有其他人來執掌衛東城,那時候,新來的人照樣不歸我們控制,現在,我們既要把他們打殘,又要保證雙方老大都要活著,讓他們繼續幫我們守著衛東城!」

萬大海大叫一聲:「老大,我發現你真無恥!」

軒轅缺在心中哀號了一聲,冷冷地說道:「等戰鬥結束,我要親自檢查你的進步!」

萬大海立馬哀號起來,誰也不願意跟他單挑啊,這個變態,完全可能把你的信心摧毀成渣!他馬上討好地說道:「不過,我喜歡這樣的老大。」

其他人馬上異口同聲地「切」了一聲。

果然不出所料,周琦的人在這山頭上休息了數天,蓄勢待發,狀態很好,在短暫的混亂之後,很快就穩住了陣腳,減少了自身的傷亡,還加重了對對方的傷害。

軒轅缺一看,馬上喊道:「目標,周副城主的人,準備,射擊……」

催命的槍聲再次響起,一個個在戰鬥中的武士和魔法師,被空氣能子彈擊中!不過,他們此時均做了防禦,子彈根本打不穿。但是,身上受到重擊后,他們的心神還是受到了影響,不能安全集中精力對付眼前的敵人,而是分心提防打冷槍的敵人。

這樣一來,周正城主的手下高手們,得到了喘息機會,馬上進行反擊,只一瞬間,就擴大了戰果,將數名敵人砍翻,多出來的人馬上就投入其他戰圈,以二打一或者三打一,繼續擴大著優勢。

周琦的高手人大吃一驚,有人馬上就發出長嘯,通知援軍。

周正的人一聽,不由得心中一暗,如果敵人還有援軍的話,自己這些人,已很難見到明天的太陽了。

周琦聽到暗號,猶豫了一下,卻咬牙切齒地揮了揮手,說道:「分五十人上去,給我殺,一個也不要留下!」

是!他身邊,馬上分為兩隊,一隊留下來保護周琦,一隊快速前往支援。

軒轅缺一看,吼道:「目標,天空上的援軍,給我多打幾個下來。」

是!廢物聯盟的小夥伴大聲回答,然後,抱著槍,輕鬆地瞄準敵人,將一個個沒有防禦的敵人擊中,紛紛慘呼著掉下來!

剩下的人,急忙降低高度,快速沖向戰場,二話不說,馬上就加入戰鬥。

軒轅缺看了看,大家都撐起了防禦,沒有機會下手,他眼珠一轉,說道:「目標,山頂,周琦手下,給我打。」

砰砰砰……

一陣槍聲密集地傳來,在夜空中十分刺耳,對陣雙方都大吃一驚!他們都吃了這種聲音的虧,每一次響起來,就意味著有人要倒霉,只不過,這聲音卻敵我不分,一會兒打這邊的人,一會兒打那邊的人,不知道他的攻擊標準是什麼!

周琦副城主身邊的人一下子就倒下了一半,剩下的大吃一驚,紛紛亮起防禦魔法,將副城主保護在中間,然後,快速地撤進山洞。

軒轅缺哈哈一笑,說道:「大家準備收工吧,敵人所剩無幾,不足為慮!胖子,給我過來。」

好。胖子答應一聲,馬上就沖了過來,拎著黃金糞桶,一臉興奮。

軒轅缺說道:「現在,你和我一起,去將周正和周琦兩人抓了,知道他們在哪兒吧?」

佟昊驕傲地點了點頭。然後黃金糞桶往地上一搗,就載著兩人沉入地下,悄無聲息地衝進戰場。

佟昊的定位能力非常棒,一下子就出現在重重高手保護之中的周正下方。

軒轅缺悄悄地伸出手,一把牢牢地抓他的踝關節,將他拖進黃金糞桶里,然後悄然消失。

馬上有人發現了這個詭異的情況,周正的人驚訝得張大嘴巴,心中感覺到不可難以置信:城主會拋下手下獨自逃跑嗎?他們雖是上下屬,實則是百戰兄弟,這樣的事,從來就沒有發生過。

而周琦的人很快也發現了這個詭異的情況,有聰明之人大喊道:「周正臨陣脫逃了,周正臨陣脫逃了……」

這樣的事實,對周正手下的打擊非常嚴重,而周琦的人卻彷彿吃了興奮劑一樣,士氣一下子就高漲起來。

殺……

力量本來就不對等的雙方,一下子就進入了戰鬥的尾聲。

勝者活,敗者亡!

從古到今,沒有例外。 ?夜涼如水,草濕露重。

天空中,烏雲密布,星星似乎不願意看到人間的悲劇,躲在了烏雲後邊,冷風一陣陣地吹過,樹木發出陣陣凌亂的吼聲,如同怪聲一樣,讓夜鳥驚醒,讓蟲兒住聲。

半山腰上,戰鬥仍在進行。

周琦副城主手下近百名高手,早已殺紅了雙眼,再也不講究單挑,而是一擁而上,幾個人,甚至十幾個人圍著一個人,各種武器和魔法紛紛攻擊上去。

周正城主的手下,早已精疲力盡,從早上戰鬥到晚上,能活到現在,已是奇迹,而此時,城主卻消失了,扔下兄弟們不管了!大家彷彿被抽去了主心骨一下,精神一下子就恍惚了,戰鬥力也急速下降……

殺,殺,殺……

一個個高手,身體早已體無完膚,殘肢斷骸,早已不成人形,本能使然,還在機械地抵抗著,卻根本起不到作用,無法阻擋一把把鋒利而沉重的刀劍,重重地砍在身上,將手斬斷,將腿斬斷,將頭斬飛……

失敗了!

解脫了!

這一下,終於可以長長的睡一覺了!

當最後一名敵人被亂刀砍死後,周琦副城主的人沒有允呼,而是馬上展開搜索,一個魔法師在數名武士的保護下,大聲發號施令,說道:「沒有殺掉周正,這次的任務就沒有結束,大家都給我打起精神來,就算掘地三尺,也要將他找出來,活要見人,死要見屍……」

此人的地位甚高,威望也足,在周副城主不在之下,沒有人會反對他的命令。

於是,近百人分成若干小隊,拿著照明魔法設備,一邊搜索,一邊大聲呼喊,通過這種方式保持著連絡。

搜索小隊非常仔細,沒有放過任何一個地方,將搜索的範圍拉得越來越大,卻沒有任何收穫。

軒轅缺和佟昊沉入地底,將剛剛進入黃金糞桶的周正一拳打暈,然後,又朝著周琦所在的山洞中潛了過去。

兩地相距非常近,幾隻個呼吸之間,兩人覺得腳下一空,似乎已鑽出了地面。

佟昊趕緊剎車。

軒轅缺小心翼翼地探出頭,一個巨大的山洞出現在眼前,而他倆,則在山洞半空的山壁上!

顯然,這座山已被悄悄地掏空了,山內非常空曠,還有無數建築,可以提供數千人生活起居。

軒轅缺和佟昊兩人,輕輕地拿出狙擊步槍,通過瞄準器,耐心地觀察著。

很快,軒轅缺就發現了周琦。他正在一間稍大一些的木屋裡邊,焦急地徘徊著,他身邊,還站著一個人,是一個魔法高手。

在洞內,還有大約五十人,每一個都是萬字高手,有魔法高手,有鬥氣高手,此時,正分散在周琦四周的小木屋中,看似在休息,實際上卻在抓緊時間冥想或者練氣,只要有一絲風吹草動,這些人都將在第一時間做出反應……

軒轅缺和佟昊對視了一眼。

佟昊與他配合默契,馬上明白了他的心意,輕鬆地點了點頭,將黃金糞桶沉入山體,快速下沉,然後,再橫移過去,不需要鑽出地面調整,他就很快來到了周琦的房間!

周琦像熱鍋上的螞蟻一樣,不停地轉啊轉,搞得軒轅缺不好下手,只好耐心地等著。

周琦似乎轉累了,坐在一條板凳上,喘著粗氣,紅著眼睛,大聲問道:「我們算計得如此精密,敵人的每一次行動,都被我們預料到了,但是,我們為什麼還是會損失這麼慘重?」

這一次,看上去,他的確贏了,但是,他手下的高手,甚至是他的兄弟朋友,大部份卻付出了生命的代價!十去七八,所余不多,真的損失嚴重。

而周正那邊,情況更差,幾乎只剩下他一個人了。

魔法師小心翼翼地說道:「沒想到他有魔晶大炮,也沒想到他會狠心將城主府炸了!就這兩次,我們損失了數千高手!」

周琦何嘗不知道這些,只不過,他心裡還是覺得有什麼不對勁,只是一時半會兒想不出來。他疲憊不堪地揮了揮手,說道:「你先出去,我需要靜靜!」

魔法師擔心地看了他一眼,卻沒有說話,沉默著出去了,還輕輕地把門帶上了。

軒轅缺等了老半天,早就不耐煩了,見機會難得,馬上從地下鑽出來,瘦長的大手,一把抓住周琦的腳,用力一拖,就將他拖進了黃金糞桶。

周琦只來得及大叫了一聲:「啊。」然後,就被軒轅缺一巴掌拍暈,倒在桶里,與親哥哥睡在一起,甚為親密。

只不過,這兩兄弟不知道有多久沒有如此抵足而眠了,想必,兩人對這種感覺都已非常陌生了吧。

手足相殘,最後卻便宜了別人,這算不算是人間悲劇?

而兩人相爭相鬥半生,到頭來,還是得共處一室,這就是解不開的血脈情緣嗎?

軒轅缺和佟昊很快就潛走了上百公里,這才冒出頭來,召集萬大海他們過來,通過飄渺峰,把這兩哥弟送進了六脈神洞,接受了系統的洗腦。

之後,軒轅缺把兩人又轉移到已成了廢墟的城主府,三人就這樣坐在戰後的灰燼之上。

軒轅缺說道:「從此,你們兄弟二人,依然是城主和副城主,表面上,依然分別效力於宰相府和二皇子,你們需要想辦法儘可能多地向他們索要物資,索要裝備!同時,你們還要時不時摩擦,打幾次戰爭!」

兩兄弟已轉換了角色,成為了軒轅缺的人,此時,無論胸中有多少抱負,都得聽令行事,都大聲地答道:「是。」

軒轅缺繼續說道:「現在,你們要收攏部下,訓練精兵,並且,周正城主,你要帶兵打擊二皇子的勢力,周琦副城主,你也要帶兵找宰相府勢力的麻煩!只有這樣,他們兩方才會加大投入!」

二人再次異口同聲地答道:「是。」

軒轅缺想了想,拿出精英特種兵的訓練大綱,遞給二人,說道:「訓練可以參照這個來,記住,你需要你們分別訓練十萬精兵,當然,對外,你依然宣稱有百萬大軍!」

兩人都不明白。

軒轅缺笑道:「吃空餉,懂嗎?」

吃窮宰相和二皇子,肥了自己,何樂而不為? ?將衛東城的城主周正和副城主周琦二人都收服之後,衛東城算是落入了軒轅缺之手。簡單地交待幾句后,軒轅缺就不再亂髮指令,他相信,這二人長年盤踞於此,一定有自己的手段,收拾殘局恢復重建等等,應該難不到他。

周正和周琦二人,多少年來,第一次坐在一起,不再勾心鬥角,反而同心協力地謀划大事,這種感覺當真奇怪得很,卻又發自內心地享受這種親情。

兄弟同心,其利斷金。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