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紅說著,又是用古鼎對準三禿子的後腦勺砸了過去,道:「還有我告訴你,以後不要用那些什麼廢物跟老大比較,老大將來絕對會是東荒最強的修士,什麼大族的古祖,巨族的真祖看到都要繞道的存在!」

「嗯。」三禿子趕忙點頭,生怕又被砸。

接著,大紅目光不善,陰陽怪氣,道:「三禿子,聽說你騎我身上暴打,而後很是威風啊。」

三禿子當場不鎮定了,渾身直冒冷汗。

他一臉委屈,都快落淚,道:「這是無稽之談,絕對的污衊,就算借我一百個膽子也不敢冒犯您啊。」

「我親眼看見的,你不要狡辯了!」遠處,一個銀髮小姑娘,嘟囔著嘴,懷裡抱著一株雪白大靈參,斜睨了他一眼。


「看到了嗎,這個消息,是我用六千年多年的雪天參換來的!」大紅點指那枚雪白的大靈參,面露痛苦之色,顯然他也是一陣肉疼,不過為了聽消息,他也是忍了。


「大哥,你聽我說,這兔子的話當不得真,我跟她有過節,他這是污衊,挑撥我們的關係!」三禿子趕忙狡辯,身形逐漸後退,打算跑路。

大紅通體散發赤色霞光,周身燃燒赤炎,根根翎羽炸立,俯視著三禿子,輕蔑道:「你認為我會信嗎?」

「就是我打的,有種你……」話還沒說完,三禿子就慘叫出聲,頭腦發暈,當即倒地。

原本他是想要說有種你就追上我,可是大紅哪裡會給他時間,掄起古鼎就是開始狂砸,當場打了個踉蹌,直接擊暈。

「老大,這傢伙該不是被我砸死看把?」大紅有些吃驚自己的巨大,略微有些不安的望向童毅。

「放心打,我跟兔子不知道暴打多少次,比你打的也不知狠了多少倍,他還是活的好好的,要不了多久又活奔亂跳了。」童毅給了他一顆定心丸,暗示他下手哪怕在重,也不會出什麼事。

聞言,三禿子掄起古鼎就是毫不留情的一頓狂砸,半響后,他向著童毅邀功道:「老大,你看我這手法有沒有進步?」

「還可以,不過力度不夠,碰見大敵,這種力氣還是沒有遠遠不夠的。」童毅如同導師一般,認真評價。

接著,大紅又是來了數記重的,再次問道:「老大,現在如何?」

「笨!」

童毅毫不客氣的大罵,一把搶過古鼎,對著三禿子也是猛然掄動,展示了幾下,道:「我這個力度都是比較輕的,因為你手法熟練,所以需要更重,要不然一擊根本不可能拍暈。」

「老大,你這麼打,真不會出問題嗎?」大紅詫異,震驚童毅的力度,因為剛剛童毅那幾下,砸的發出骨骼破裂聲音,血花更是飛濺。

「放心練習,這都馬上恢復了。」童毅點指剛剛自己砸擊三禿子的地方,哪裡血液極速收斂,骨骼重生,傷口迅速癒合,一切都肉眼可見。

「這三禿子到底來自何族,恢復能力太恐怖了,肉身甚至比我都要強上一籌!」大紅動容了,三禿子恢復的速度令他顫抖,甚至有些不安。

因為這等恢復能力,肉身強大,比起金翅大鵬都要強上一些,這讓他不由的想起從古籍看到的那個只存於傳說中的種族。 古籍記載,遙遠的神古時期,那是諸神爭霸的年代,更是修鍊史最巔峰時期,那個時代禽類曾經出現過一個恐怖種族,數量之稀,屈指可數。

但該族卻恐怖無比,在諸神並出的時代,也是依舊強大,比起神獸都要強上一些,而這個種族名為吞天族。

顧名思義,他們的神通便是吞噬,甚至比起饕餮還要強上三分,他們不僅可以吞噬萬物,更可以吞天納地,煉化蒼穹,化為己用。


相傳該族一位老祖,曾經施展無上吞噬魔功,令這個世界陷入黑夜之中,若非天龍出世將其鎮殺的話,恐怕所有生靈都會被煉化,整個世界也是就此溧滅。

該族可以說是仙獸之下,最強種族,沒有什麼種族可以與之比較,恐怖絕倫,但凡為敵的種族,統統被吞噬個乾淨,甚至饕餮族都因此險些斷了傳承。

也正因此,該族成為了禽類中的皇族,地位比起神鳥朱雀只高不低,是僅次於天凰種族,可見該族曾經究竟有多麼的輝煌。

不過正所謂沒有不老的容顏,不衰的傳承,該族雖然在神古時期強大無比,但是繁衍到仙古時期便已經落寂,後世更是已經絕跡。

偶爾可見一些形似的,那也是逼不得已,與外族通婚所誕生的新鮮種族,根本無法與真正的吞天族所想比。

三禿子亦是如此,他便是與外族通婚的後裔所誕生的子嗣,但他卻與眾不同,在娘胎中血統便出現了返祖現象。

將來他很有可能進化為純血的吞天族,可以重振祖先威名,令吞天之名,再次響徹天地,讓萬族聞言而顫抖。

「老大,三禿子可能是神古時期,最恐怖種族吞天族的後裔!」大紅深吸了口氣,將自己心中猜測的結果告訴童毅。

「什麼?」童毅震驚不已,讓大紅仔細道來。

這個種族他從古籍中也是讀到過,知曉該族有多麼的恐怖與強大,聽見三禿子很有可能是該族後裔,不免大驚。

而他也是多次逼問三禿子,可惜那傢伙避而不談,拒絕回答,他想來想去,真有些懷疑三禿子就是該族後裔。

若不然,經過他跟小兔子那等毆打都能安然無恙,不久痊癒,絕對非凡,至少鵬族都不能有那等恢復速度。

「三禿子是吞天族的後裔?」

聽著童毅他們的討論,銀髮小姑娘也是趕來湊熱鬧,當得知三禿子有可能是吞天族後裔后,眼睛瞬間睜的圓鼓鼓,有些不敢相信。

畢竟這個消息實在是太過震撼,吞天族的凶名哪怕如今,說出去都可令萬族顫動,吞天二字,太過沉重,足以窒息。

哪怕現在最強的一些種族,放眼那個時代,跟吞天族一比,也是不夠看,甚至被壓的無法直視,因為差距太過巨大,根本就不是一個層級的種族。

很快,三禿子被弄醒了,但臉色不是很好,因為他發現自己已經被包圍,最主要的是這幾個傢伙是虎視眈眈的,面色不善,盯得他渾身發毛,雞皮疙瘩泛起一層又一層。

「你們想要幹嘛?」他渾身顫抖,話語有些哆嗦,顯然被嚇的不輕。

畢竟包圍他的傢伙各各雙眼閃爍寒芒,一看就知道來者不善,再加上他還毫無還手之力,更是嚇的要死。

「老實交代,你到底出自何族,若敢隱瞞,我這古鼎可就把持不住了。」大紅一副兇狠的樣子,扛著古鼎,雙眼更是泛著凶光,瞪著三禿子,一副隨時準備掄砸的架勢。

「啊,我暈了。」三禿子選擇逃避,不想回答,雙腿一蹬,白眼一翻,就要癱倒在地。

「咚——」

大紅迅速出手,掄起古鼎毫不客氣的對著他的後腦勺就是砸了過去,當場砸了個踉蹌,而後他撇撇嘴,道:「現在還暈嗎?」

因為大紅是跟童毅學的,力度把握很好,並沒有將三禿子拍暈,而是拍的耳朵嗡嗡作響,鼓起個大包,把疼的他嗷嗷大叫,想裝暈都不能,因為眼睛根本不敢閉上,要時刻警惕那個古鼎,免得又是一下。

「不暈了,不暈了。」三禿子連連搖頭,一副受氣包的樣子,心裡非常委屈。

自從出世以來,他就一直被欺負,從未斷過,先是被童毅跟小兔子沒事欺負,現在又多一個大紅。

最終,他的目光最終在劉嘉鳴、蘇櫻哪裡停留了,有些疑惑,這兩個傢伙會不會也欺負自己。

童毅喝問,道:「老實交代,你到底是不是吞天族的後裔!」

聽見這話,三禿子身形微顫,眼睛閃過一絲驚異光芒,不過很快他便徹底恢復,不過這一切,還是被童毅察覺了。

「吞天族是什麼族?」三禿子大眼眨動,一臉茫然,好似根本沒聽說過一般。

童毅一副我看穿你的樣子,道:「行了,甭裝了,剛剛已經我發現你眼底變化,給你個機會,老實交代,坦白從寬,抗拒從嚴免,免得遭受皮肉之苦再說,這可就得不償失了!」

「我真沒聽說過什麼吞天族,讓我交代什麼啊?」三禿子大喊冤枉,非常委屈。

童毅瞬間惱火,發現這傢伙還裝,當即揮手,兇狠的說道:「大紅,給我使勁打,往死里打,直到他開口承認自己是吞天族後裔為止!」

「好嘞,就等老大這句話呢。」

大紅非常爽快,直接答應,將自己的古鼎擦得非常乾淨,燦燦亮亮后,抗到肩頭,俯視著三禿子,道:「說,你是不是吞天族後裔!」

「不是!」三禿子眼神倔強,一口咬定,自己不是吞天族後裔。

可是這樣卻更加重了童毅的懷疑,起了適得其反的效果。

「我讓你不是!」

大紅一臉兇狠,掄起古鼎就是開始對著三禿子開始掄砸,慘叫聲不斷響起,刺耳之極,聽得心神發麻,而這等情況,更是足足持續一個時辰。

最終,三禿子實在是支持不下去,被打的徹底昏死過去。

大紅也不容易,不斷掄砸巨物此時也是累的滿頭大汗,氣喘吁吁,癱坐在地,非常疲憊。

童毅前來探望,順手遞給了他數枚粉彤彤桃果,道:「怎麼樣了,三禿子承認了嗎?」

大紅一把接過,一口咽入腹中,眨眼間便感覺神清氣爽,原本的疲憊之色,一掃而光,狀態全滿。

這不過巴掌的靈桃非常不凡,乃是由數萬載壽齡的老桃樹所結下的,足以媲美五千年左右的上等靈藥,雖然不如聖桃那般,但蘊含的神效仍舊不可小覷。

若是生死大戰之時,已經靈力枯竭,精神疲憊,這等情況下,僅需一枚便可瞬間恢復巔峰狀態,哪怕扭轉戰局,都未嘗不可!

「甭說了,這傢伙嘴太硬,怎樣都不說,一會我得加重力度,今日務必給老大一個交代!」大紅嘆氣,有些無奈,要知道他可真的是往死里打,可惜三禿子嘴太硬,一口咬定自己不是吞天族的後裔。

「算了,還是我來吧,你奈何不了他的。」童毅嘆息,自然知曉毆打三禿子已經無濟於事,只能他親自動手了。

「老大,相信我,這一次我絕對打的他開口承認!」大紅保證道,希望童毅給他個機會,顯然他誤以為童毅是不信任他了。

「毆打已經無濟於事,我打的比你狠十倍不止,還是仍舊不能撬開他的嘴。」

童毅搖了搖頭,而後望著他,道:「顯然你還有辦法讓他開口嗎?」

「沒,奈何不了。」大紅搖頭,很實在,實話實說,除了毆打,他還真沒有什麼辦法。

「借用下你的古鼎。」童毅說道,大紅也是很配合的遞給童毅,想要看老大究竟要幹什麼。

接著,童毅倒拿古鼎,將三禿子壓蓋下面,這個行為令大紅是怎樣都猜不透,因此他帶著疑惑,詢問道:「老大,你這是要幹嘛?」

「嘿嘿,馬上你就知道了。」

童毅沖他嘿嘿一笑,接著一巴掌重重的拍在了古鼎身上,遭受巨擊的古鼎當即猛然顫動,轟隆作響。

「啊!」

一聲慘叫,自古鼎內傳出,三禿子當即被震醒,耳朵嗡嗡個不停,感覺都要被震碎了。

「明白了,老大這招高,實在是高啊!」

大紅一臉佩服的樣子,伸出巨大羽翅也是哐哐哐的一頓猛拍,至於裡面更是早已哀嚎連連。

「快放我出去,你們這是虐待兒童啊!」三禿子慘嚎,拍打鼎壁,他感覺自己的聽力都要喪失,耳膜開始流血,每一次拍擊,都會讓他心神顫抖。

可惜,外面根本聽不見,大紅拍的那叫一個不亦樂乎,各種花樣,不斷使出。

「不行,這樣還不夠,得加點猛料!」

大紅陰險一笑,張開清嘯,一片火光噴出,湧向古鼎,一瞬間,古鼎瞬間被加熱,在其四周的大地更是已經化為岩漿,一片焦黑。

「行啊,進步不少,火焰強大了不少,戰力估計都能匹敵那些純血凶獸了吧?」童毅問道。

「對付那些無敵凶獸沒什麼把握,但是其他還是可以虐著玩的。」大紅有些小得意,進入這片小世界后,他得到了一定機遇。 「砰、砰、砰……」

三禿子全力拍擊鼎壁,希望可以推開,從而脫困。但大紅已經坐立上面,宛若重山壓墜,任三禿子如何努力,也得無法撼動絲毫。

「嗚嗚嗚,你們簡直就是惡魔,快放我出去!」三禿子哇哇大叫,聲音哽咽,感覺異常委屈,這實在是太欺負鳥了。

大紅一邊拍打古鼎,一邊喝問,道:「說,你到底是不是吞天族的後裔!」

「我真不是!」三禿子語氣無奈,發表在就是不肯答應,態度非常堅決。

「你的火焰看來不能傷到他,還是我來吧!」童毅上前,一指點出,一道森白火焰瞬間脫手而出,籠蓋古鼎,熊熊燃燒。

「嗷……」

正在猛擊古洞的三禿子瞬間被骨火的高溫弄的慘叫出聲,同時一股寒流湧上心頭,讓他激靈靈的打了個寒顫。

「快放我出去,放我出去……」三禿子無力的哀嚎,無論怎樣逼問,他就是不說自己是吞天族的後裔。

「老大,他或許不說吞天族的後裔吧,若真是,也該招了啊。」大紅以羽翅,抓撓後腦勺。


「換做其他生靈,經過咱們這麼折騰也該屈打成招,可是這三禿子還不承認,非常可疑,還有就是之前我看到他眼底的變化,雖然細微,但他還是動容了,就算他不是吞天族後裔,但卻肯定有一定關聯。」童毅非常肯定自己的猜測。

就這樣,又是一個時辰,三禿子還是沒有承認自己是吞天族的後裔,這讓大紅非常不爽,因為他用盡了辦法,還是不能撬開三禿子的嘴。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