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約兩個呼吸的時間后,一道冷漠的聲音傳出,於虛無中響起。

這片空間中突兀多出了數十股強橫的氣息,數十雙冷冽的眸子出現,皆呈現著一種淡淡的血色,無情的望著姜小凡等人。

閃電鳥頓時被驚住了,遍體生寒。

它感覺自己彷彿是大海中的一葉浮塵,隨時有可能被驚濤駭浪所淹沒。這片虛空中突然多出了三十五雙眸子,三十五股強大的威壓,三十五尊三清古王。

「修羅族的領主們,全……全部出動了,有三人是三清九重天強者。」

它顫聲傳音姜小凡。

青衣少女低著腦袋,朝著姜小凡靠近了幾步。只不過,她的眼中並沒有恐懼之色,而是一種其它的光,是一種對陌生人的抗拒。

姜小凡顯得很安靜,腳底有一縷銀芒浮現,在沒有任何人察覺到的情況下注入到了閃電鳥體內,令對方顫抖的妖軀微微一顫,而後瞬間安靜了下來。

「這……」

閃電鳥驚駭。


它體內突然多出了一股神聖的氣息,如同溫和的泉水般流過渾身每一處經脈,又如同是一股炙熱的火炎,頃刻間驅散了所有的寒意。它知道這是姜小凡在相助,這股力量讓它震動。

「交出羅遁符,自殺謝罪,或則,我們動手殺你,再取神符。」

漠然的聲音響起。

三十五道身影各自立在一方,個個眸子淡漠。他們立身的位置看似隨意,但是卻隱隱間與這片天地契合,封困了四周的一切。

「想死的,留下,不想死的,立刻消失。」

姜小凡面無表情。

修者的世界以強為尊,殺戮是很正常的事,但是儘管如此,他卻並不想隨意造殺孽,那並沒有什麼意義。所以,他開口警示,給這些修羅修者機會,至於它們是否願意把握這個機會,那不在他的考慮範圍中。

他只知道,如果他們不願意,那麼,他們會死。

「哼!」

陰冷的哼聲響起。

四周,三十五雙眸子皆變得更加森然起來。

他們給了姜小凡兩個選擇,但是姜小凡卻沒有選擇,他給了他們兩個選擇。

太囂張了!

「啟陣。」

之前開口的修羅領主冷喝。

他是一尊三清九重天強者,實力強大,在眾多領主中實力排在最前列。這一刻,他的話語落下,這片空間頓時多出了無數道刺目的血紋,自數十領主腳底蔓延,頃刻間封困住了方圓百丈內的所有虛空。

「我們的時間不多,沒有閑心與爾等妖孽浪費。」

他冷冷的道。

修羅帝宮傳出了消息,那個地方生變,作為族中最強大的幾個古王之一,他也會前往修補。只不過在這之前,他要先奪回被異族奪去的羅遁符,那很重要。

「轟!」

三十五道神光沖霄而起,貫穿進了星空。這片暗黑的空間瞬間被照亮了,百里內的所有生靈皆戰戰兢兢,朝著這個方向投來恐懼的目光。

這是伏魔,為修羅祖星的一種合擊陣法。

之前,姜小凡曾出手斬殺了一尊修羅族的領主,這個消息自然被其它古王們知道了。所以,他們並沒有大意,一出手就是絕殺手段,這種合擊陣法一出,再加上血月當空,他們合力的力量可怕到極點,以此力量催動伏魔,縱然是半步羅天也沒有絲毫抵擋的能力,只能伏誅。

「這一點,我們的想法很一致,我也沒時間和你們浪費。」

姜小凡神色不變。

他緩緩手指了右手,點點灰芒在手中凝聚,頃刻間斬向蒼穹。

「轟!」

妖光裂空,斬天碎地。

「噗!」

「噗!」

「噗!」

伏魔第一時間破碎,三道血霧炸開,消散天地間。

閃電鳥瞪大了雙眼,如足球般大小的眼珠子差點就給瞪了出來。

「這……這……」

眨眼間而已,三尊強大的修羅領主消逝,形神俱滅。

那一絲絲的血霧太過刺眼了。

要知道,血月當空,修羅族的那些領主們可都是要比平日間強大很多倍,其中那三個三清九重天的強者絕對能堪比半步羅天。然而,他們在這等境況下催動合擊陣法伏魔,卻連姜小凡隨意的一招都擋不住。

何等的恐怖?!

「好厲害啊!」

連青衣少女都露出驚色。

黑夜在漸漸散去,但是對於修羅族還活著的三十二尊三清古王而言,這片夜卻是更加黑了。這一刻,他們心中升起了一股從未有過的感覺……恐懼。

沒錯,他們恐懼了。

在修羅祖星上,他們是主人,是霸主,他們從未有過恐懼的時候,因為他們沒有機會恐懼。但是現在,他們恐懼了,真真切切的恐懼。

眼前的這個年輕人看上去也就二十左右的樣子,但是卻在隨意揮手間斬殺了三尊三清古王,重創了他們每一個人,就連幾個三清九重天的強大領主也是大口咳血,感覺五臟六腑都要裂開了。

「你……你是……」

最先開口的修羅領主顫聲道,臉色變得一片慘白。

他們沒有絲毫大意,三十五尊領主全部趕到這裡,更是布下了伏魔大陣,以合擊陣法攻殺,因為他們在趕時間。但是,在這等手段下,最後等待著他們的結局卻是如此,他們的強大手段沒有絲毫作用,脆弱不堪。

這一切只能說明一個問題,不是他們的布置不夠,而是他們和眼前這個黑衣男子根本就不在同一個高度,不在同一個層次里,所有的布置都是慘白無力的。

「走!逃!」

他直接傳音,聲音在其它三十一尊三清古王心中同時響起。

「嗖!」

「嗖!」

「嗖!」


數十道血光射出,遁向各個不同的方向。

他們能夠修鍊到三清境界,自然不可能是白痴,都認識到了姜小凡的可怕,絕對不是他們可敵。這一刻,他們所想的只有一個字……逃!

可是,能夠逃的了嗎?

「我給過你們機會。」

一道平淡的聲音響起,如同亡靈葬魂曲在這片空間中飄蕩。

「轟!」

天穹震動,三十二道黑色的閃電從天而降,每一道都對準了一尊修羅領主,以摧枯拉朽之勢墜落。

「噗!」

「噗!」

「噗!」

血霧一道接著一道炸開,猶如是一朵朵血色的煙花在綻放,看的閃電鳥渾身羽毛都倒豎了起來。

「全……全都死了……」

它嘴唇哆嗦。

數十尊三清古王,數十尊傳說中的存在,竟然在剎那間被斬了個乾淨。 萬萬沒有想到,大家一腔熱血的發財夢暫時性打破,警車早已離去,血義盟的小弟們坐在東街廠房空地上抽着煙,沒有人心裏會好過。一切悲傷寫滿了臉上,原本鬥志昂揚得大家現在是滿懷悲傷。

看那地上,到處都是菸屁股,平時不怎麼抽菸的小弟們現在都是大口大口地抽,真的,大家被失落所籠罩。成哥再他們心中的地位那可沒得說,可現在成哥被抓了,大頭和幾個小弟也屬於一個情況。

“咳咳!”樑大偉望了望一旁坐在地上的趙斌“斌子,成哥剛纔是怎樣交代的,我們就怎麼做,成哥不會有事的,我們應該聽成哥的,知道嗎?”

“唉!”趙斌嘆了聲氣站了起來。

“胖子,你先帶着你的人從哪來回哪去!”趙斌說完又望了望樑大偉“大偉,你也先回血色酒吧!”

“這…這合適嗎?”陳樂摸了摸腦袋,很是糾結。

樑大偉立馬開口道:“沒問題,胖子你先回去吧!我也得回血色酒吧,要不然又得出什麼事兒。斌子,你按成哥的吩咐把大頭他們打傷的那兩個國土局的人打理好,還有,把兄弟們情緒穩定下來,兄弟的心別亂了。”

“嗯,大偉說得沒錯。”陳樂說完就準備帶人離開。

“知道了,偉哥!”趙斌也點了點頭。

“滾!別TM叫我偉哥,老子不喜歡這個稱號。”

“我去你大爺的,叫你偉哥怎麼着?還不樂意是不?”立刻,倆人就開始抱打在一起,不過雙方都知道這只是鬧着玩,緩解當前的氣氛,絕對不能讓大家就這麼一蹶不振。

華南市中心公安局。

李成在一個審訊室裏,人不少,李雲華和馬超準備審李成,一個是是刑警大隊長李雲華,一個是副隊長馬超,成哥面子不小,還得兩位隊長親自審,另外還有兩個作筆錄的女警員。

黃東則在一旁埋頭抽菸,警帽都摘了,頭髮有些亂,因爲他沒事兒就不停撓腦袋。路雪在一旁照樣一聲不吭,表情也淡然許多。

李雲華仔細打量了下李成,李成挨的那次見過一次。

不一會兒馬超就開口審問了:“姓名?”李成不出聲,馬超拍了拍桌子,一旁的黃東立馬就站起來了。眼睛怒視着馬超,一旁的陸雪立馬拉住了黃東“你安靜點!坐下!”

“你叫李成是吧!能和我們配合點麼?”李雲華笑了笑遞給李成一根菸。

李成二話沒說,接過煙就抽起來“能,我絕對配合!”。

馬超有點兒抓狂,瞪了一眼李成“姓名?”

“姓李名成,字什麼來着?不好意思,我好像給忘了!”馬超有點火,而李雲華確是一臉笑容。

“年齡?”馬超又開口問道。

“芳齡23!”馬超旁邊那個女警員突然“撲”了一聲,把剛喝的一口茶直接給噴了。

陸雪也白了李成一眼,這傢伙,都什麼時候了還死不正經。

“小吳,注意點形象,嚴肅點。”馬超瞥了眼身旁的女警員。

“知道了,馬隊!”然後那李警員就不敢出聲了。

“你現在知不知道你犯了什麼罪?”馬超拿着筆點着桌子問道。

李成愣了愣用英文回答“I don·t know .”

馬超一排桌子就站了起來“請講中文!”馬超真的快火了,因爲李成完全不配合他,這叫什麼絕對配合。

“馬超,坐下。”這時李雲華說了句,說實話李雲華挺敬佩李成的,那次義無反顧地替別人擋子彈,還有李成身上那股強有力的氣致,他也感覺到了這個年輕人不簡單,陸雪也跟他提起過李成,作爲警察居然還調查不到李成五年前的資料,從哪來?家庭情況等,這些都是空白。

“李成,請再好好配合下我們的工作好嗎?,小吳給他倒杯咖啡。”李雲華說完就看着李成。那個女警員也立馬出去倒咖啡去了。

“李隊,你這是幹嘛?”馬超滿臉迷雲。但李雲華直接無視了馬超

“呵呵,謝謝。”李成喝了口咖啡對着李雲華淡淡一笑“咳咳,我說吧!我想在東街那邊建個小型汽車維修廠,位置也不錯,國道省道也從那經過,所以,修路是必不可少的,然後就犯了你們說的那個什麼非法使用土地罪,我說大哥們,我修的路都是按照道路標準來修的,荒山野嶺的地方,我給整上一條條筆直的瀝青路有何不妥?……。”李成找了一大堆理由,有的挺在理,也有的是在鑽牛角尖。

“無論怎麼說,你們修路都是非法的,沒有經過有關部門批准就不可以擅自修路……。”


“你說咋周就咋周,坐牢啥的我都不怕。”李成說完就還翹起了二郎腿,黃東那臭小子也坐到李成身邊學着李成的樣子,翹起二郎腿。黃東這幾天心情一直不好,他的職務別他老爸下了,還把他給調到環城派出所的小地方工作,真是憋了一窩氣。

一旁的陸雪可不樂意了,走過去就給一人一腳,都踢在他倆的皮鞋上,頓時兩隻皮鞋就飛到了一邊。

“你個虎妞,你這是幹嘛呢?踢我鞋子幹嘛?”李成大聲怒吼一聲便捂住了鼻子“我靠,東子,你的**腳這味兒依舊沒變啊!”

整個審訊室的人除了馬超外都捂住了鼻子,靠,污染空氣,馬超顯然也是在死撐,看他那表情就知道。

“黃東,趕緊把鞋穿上。”李雲華忍不住說道

黃東便跑過去把鞋穿好了,路雪也打開了審訊室唯一的一處窗口,大家都送了一口氣,再看看馬超,臉都青了。李雲華站了起來“咳咳,我看也審得也差不多了,第一,違法修路的的事要交一筆罰款!並且停止該行爲。第二,襲警行爲情況較爲嚴重,除罰款外還應被拘留十五天,不過念你初犯,以前也沒案底,拘留減至三天,三天後交完罰款後你就可以有了。”

“另外,打傷人的那幾個除了賠索相關費用外,還要被依法拘留七天。”

“呵呵!”李成笑了笑“拘留是吧!沒事兒,反正我等人。”

李成說完就走進了審訊室裏的一間鐵牢裏,伸手把鎖也給扣上,在場所有人都驚呆了,見過自覺的,但沒見過這麼自覺的。

“成哥,你怎麼了?沒事東子,安,我等一個人呢!”李成說完掏出手機玩起手機來。

馬超還想奪了李成得手機,但被李雲華阻止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