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爹諷刺的說:“你不自私,你是聖人?你會後悔的,看着吧,你覺得謝染是個好女人,而她並不是一個省油燈。”

我猛的回過頭,喘着氣說:“你沒接觸她,不要這樣評價她!她剛纔還在和我說,出院了要準備好見你,說她看出來你對她有意見。”

大爹哦了一聲,很平淡的說:“她要真有你說的那麼溫和,與世無爭,那麼她怎麼會偷偷和顧琳聊天呢?你又知道,她們說了什麼?顧琳現在又爲什麼要去看她?”

我整個人都僵住了。

大爹深深的看了我一眼,說:“我和你賭你會後悔,我這輩子沒有看錯過人,如果輸了,我認可謝染做周家的媳婦,如果你輸了,那麼就跪在你爸的墳頭前面,磕頭,認錯。”

我心裏面卻亂了,大爹轉身卻回到了病房之中。

護士小心翼翼的問我,現在應該去包紮了吧?

我點了點頭,沒有說話。

包紮的時候,主治大夫還很奇怪的看着我,問我怎麼來回兩個病房跑,還被人打成了這個樣子,我苦笑,無言。

臉上只是紅腫,擦了藥以後迅速的消了腫,身上被大爹踹了的地方傷的並不重,疼過了也就好了,沒什麼內傷。

我從外科診室走出去,就往謝染的病房回去。

等我到了之後,卻看見病房裏面謝染在和我媽說笑。

我走進去之後,我媽就瞪着我,指着我鼻子,聲音很氣憤的罵我,怎麼能讓別的女人來氣她兒媳婦。

謝染眼中卻都是歉疚,拉着我媽,一直說不是那樣的,就是聊了幾句天。

我坐在病牀旁邊,看着謝染,猶豫了一下,說:“你告訴顧琳,你在這裏?”

謝染抿着嘴,她委屈的說:“是。我之前以爲你不會回來了,要和她在一起了,所以才和她聊天,想告訴她你喜歡什麼,咱媽的習慣,她好照顧你和咱媽。”

我心頭一顫。

謝染低着頭,說:“對不起,我沒別的意思的。”

我輕聲說:“沒事兒,剛纔顧琳來了,她說什麼了嗎?”

謝染擡起頭,小聲說,顧琳沒說什麼,就是祝我們幸福,又說她和你家裏面有點兒親戚關係。

我媽卻瞪大了眼睛,說:“我們家裏面纔沒有這麼個狐狸精親戚!”

我苦笑,和我媽解釋卻沒用。

謝染拉着我的手,很委屈,也很自責的說:“對不起周然,我真的沒別的意思。”

我也相信謝染了,摸了摸她的頭,輕聲說:“沒事兒的,你們能聊一聊也好,對了,過幾天出院了,我帶你回家。”

謝染愣了一下,說:“回家?”

我點了點頭,說:“這幾天我和媽都住在醫院,過幾天,咱們就回我的老家,我從小長大的地方。”

謝染臉上露出了很爛漫的笑,說:“真的嗎!”


我點了點頭,吐了口氣,說真的。

謝染笑的無比高興,卻突然心疼的看着我的臉,說:“顧琳說你和大爹鬧矛盾,被他打了,他怎麼以大欺小,你臉上都破皮了。”

我搖頭,柔聲說我沒事兒。

這會兒外面天色已經晚了,我讓謝染休息,我去買吃的回來。

顧琳那邊,我不擔心,大爹會照顧好他們。

買回來飯菜以後,謝染帶着傷,也給我媽餵飯,他們和諧的模樣,讓我心裏面安寧了很多。

也約莫就這樣過了一個星期,期間我和大爹見過幾次面,我也去看了顧琳媽媽,她傷勢也差不多都好了,住在醫院,也就是等我和謝染。

顧琳沒回家,畢竟劉全家裏面勢力大,吃了這麼個啞巴虧,肯定不會善罷甘休。

至於讀書,只能以後換學校。

她似乎也並沒有在意這個。

當謝染出院的時候,我讓大爹帶着顧琳他們走。

我單獨和謝染,我媽坐一輛車,自己回家。

大爹給了我家裏面的鑰匙,只是告訴我,讓我回家安頓好了,就馬上聯繫他。

他有很多東西要交代給我。

我卻感覺,大爹就像是在託付後事似的,我一直問他,到底要做什麼事情。

他卻再也不開口了。對我的態度,也一如既往的冷漠。

分開離開,回我老家並不遠,三個多小時的車程。

到了小區門口,看着市公安局家屬院的牌匾,我心裏面說不出來的感覺。

覺得單純這樣看,我們家其實沒資格住在這裏。

回到房子裏面,屋子中保持了當年的一幕,並沒有任何的變動。

謝染很新奇,每個房間都去看,主動去打掃。

我媽則是愣愣的坐在了沙發上,不說話了。

我讓謝染不要那麼幸苦,容易讓傷口出問題。

她卻一直笑嘻嘻的說她沒事兒。

我也開始收拾家裏面的衛生,一直到了晚上,終於完全打掃乾淨了。

謝染做了一桌子飯菜,很奇怪,我媽主動坐在了以前的位置上,謝染坐在她旁邊,我則是坐在了我爸的位置上。

謝染給我媽餵飯,我媽卻自顧自的,自己用筷子。

她的模樣讓我心裏面有點兒難受,謝染對我輕輕搖頭,小聲說沒什麼。

吃完飯以後,我媽也沉默的去房間休息。

我和謝染躺在以前我的臥室裏面,一米五的小牀,旁邊的窗戶,月光灑落進來。

謝染輕吻我的脖子,我讓她別亂想亂動,她身上還都是傷。

謝染卻不依不撓,說她已經沒事兒了,都出院了。

是不是她身上有傷疤了,所以我都不想碰她了?

說話間,她的手輕輕的鑽進了我的衣服裏面。

我呼吸略有急促,而她的雙腿,則是搭在了我的腰間……

一夜無話。

第二天清早,我還沒醒來,我就接到了大爹的電話,他給我說了一個地址,讓我馬上過去。 天道現世,威壓無雙!

雖然那只是一個簡簡單單的虛影而已,但在血氣星河輝映下,卻是浩瀚至極,更是有著威絕天地之勢!這是一種亘絕了古今的威勢,天道為萬物之主宰,天地之靈,雖然如今在血巫手段的調動下,只是一個虛影垂降人世間,但依舊到了叫人跪拜的地步!

『陰』金水獸、禁蛇和老參如今已是口不能言,只是將頭緊緊的埋在地下!它們這些生物,盡皆是天地造化而生的靈物,從某種意義上而言,天道可謂是他們的本源!

本源出現,萬世臣服,不管你是誰,都要向其臣服,都要向其膜拜!

「獸爺,這隻不過是一個虛影而已,只得你如此對待嗎?難道你忘記了方丈洲中的一切,如果這天道真的有靈的話,又怎會創造出那樣的絕地,又怎麼會讓驚采絕『艷』,懷揣濟世之想的六代祖師塵封於其中,無法脫離分毫!」一言發出,見『陰』金水獸已經在驚愕中無法自拔,林白陡然發聲,沉聲叱道:「造化在我們自己的手中,你我都是血『肉』之軀,父母在上,不是這勞什子虛無縹緲的天道所化!給我振作起來,助我一臂之力!」

我就是我,我是『陰』金水獸,雖然我是天地靈物,但我卻不是這天地所生,而是父母『精』血所孕,由劉爺撫養長大!若是這天道真的有靈的話,又為何要讓養育了自己,一手調教了自己的劉爺束縛其中,不得解脫?!聽得林白此言,『陰』金水獸心中驟然一凜。。更多最新章節訪問:щw.。

「天道不公!就算我是天地靈物又如何,今日我便與你決裂!」越是想,『陰』金水獸心中便越是憤懣難平,劇烈的怒意之下,雙眸都成了血紅之『色』,陡然抬頭,死死的盯著那天道虛影,沉聲道:「今日我便助林小子一臂之力,將你鎮殺,就算是魂歸杳杳,我也無憾!」

話語出口,本已到了強弩之末的『陰』金水獸,卻也是不知道從哪裡突然生出了一種力氣,掙扎著從地上起身,而後獸口陡然大張,猛然叱道:「燃我殘軀,匯聚水元!」

驟然之間,『陰』金水獸的身軀開始猛烈顫抖起來,甚至連那些原本熠熠生輝的鱗甲,都開始變得暗淡起來,那是生機在燃燒的徵兆,如今的它,可謂是在拚死一戰!

而伴隨著它身軀的顫動,一股股詭譎的道痕驟然自身軀之間逸散而出,在虛空之中『交』織不停,散發出叫人神魂都在顫抖的威勢!這是『陰』金水獸傾盡了生命『精』華,將其肆意燃燒之後,釋放出的它這一族之對水元大道的絕對領悟,是水之大道的完美呈現。

該死!眼望著這一幕,血巫心中怒罵連連,望向林白和『陰』金水獸的眼眸,更是幾乎都快要火焰噴出來!他實在是沒想到,林白竟然會『洞』悉他並無實質,只能寄託於人體存在的特質,將其冰封,然後以弱水吸收世間萬物之力,將其徹底封鎖!

千算萬算,血巫卻終究還是漏算了這一籌,而且就他如今看來,恐怕早在此前林白確定了自己的身份之後,心裏面就一直在謀划著如今的這打算。此前用控龍之術跟自己相鬥,實際上也只是想找個勢均力敵的喂招對象,來試驗一番此種術法的威力罷了。


一想到自己原以為佔盡了先機,實際上只不過是給林白當了嫁衣,便叫血巫心中的怒火蒸騰的愈發劇烈,而繚繞在他身周的那些血『色』。。圖騰,如今顏『色』也愈加『艷』紅!

但心中雖然憤怒,血巫卻也明白,如今事情已經到了無法扭轉的地步。所幸的是,自己還有充裕的時間,只要能趕在林白以照見本源之力改變水元,使其化成弱水之前,擊破林白的防禦,那一切就還要掌控在自己的手中,局勢就不會崩壞。

「照見本源,轉換!」而就在血巫心中憤懣難當之際,林白雙眼中眸光閃爍,恍若是要勘透九天十地之秘,眸光中的神輝更是熠熠閃爍,向著被『陰』金水獸燃燒生命,釋放出的那些水元大道之中沒入而去,悄無聲息的開始對其進行改換!


詭譎的符紋在水元之力中變幻不斷,每一次符紋的閃爍,都讓那水元之力發生一次巨大蛻變,使其中散發出的氣息越來越玄奧驚人!

這是一種從根源上進行著改變的蛻變,是一種徹頭徹尾的蛻變,從一種事物,轉化成另一種事物,這本是唯有天道這種造物主所能擁有的神通,但如今卻被林白施展了出來。

仿若是感觸到了林白正在搶奪原本屬於他的手段一樣,那被血巫以神奧手段在血氣星河中匯聚出的天道虛影,陡然開始變得憤怒起來,身軀震顫不絕,有無量光華升騰而出,恍若一柄柄驚世的矛戈一樣,帶著恐怖的氣息,向著四野八荒席捲而去!

砰!那氣息只是一彌散開來,『陰』金水獸那巨大的身軀,登時如遭重創一般,口中噴吐出赤金『色』的鮮血,直接朝後倒飛而起。這是生命本源之『精』血,這是天道怒火垂降之後,對其所造成的極為嚴重的侵襲,已然破壞了它的根本所在。

「林小子,獸爺我就只能幫你到這裡了,接下來的,就看你自己的了!」倒飛而出之後,雖然口吐鮮血,被天道之威損耗了生命根本,但『陰』金水獸卻是沒有分毫後悔,眼眸中熱火朝天,戰意四『射』,對著林白沉聲嘶吼出聲,話語聲中,滿是慷慨長歌的慨然之意!

「放心,這一次,我們只會勝,不會敗!」林白虎目圓睜,眸光之間,隱隱然有晶瑩如珠的光華閃爍,『陰』金水獸不惜以生命為代價,給他創造這樣的條件,他如何能『浪』費,長嘯一聲后,眸光直視血巫,森冷莫名道:「今日,你將被鎮殺此處!」

「殺!」事已至此,再沒有任何口舌之爭的意義,感觸著水元氣息在照見本源之力運轉下發生的詭譎變化,血巫眼眸凜然,直視林白,怒吼出聲!

話音落下,那血氣星河,裹挾著天道的虛影,恍若是世外飛仙一般,向著林白便鎮殺而來!其勢磅礴如雲,接天連地,浩瀚莫名,直叫人覺得,這一擊發出,即便是九天十地,都能被其輕而易舉的磨滅成白地,這是獨屬於天道的力量!

在這股力量之前,就算是強大如林白,在這力量的眼中,也只是螻蟻一樣的存在!

但就是在這股力量眼中,恍若是螻蟻般存在的林白,在這股力量轟然席捲而來之際,卻是渾若不覺,眸光璀璨,直指那水元大道之中,靜心對其進行轉換,彷彿是要以血『肉』之軀,來把迎擊向他的這驚天手段攔阻下來一樣!

「不自量力!」望著林白的手段,血巫冷笑不止,眼眸中滿是冷冽的殺機!這是什麼力量,這是天道的力量,這是抹殺世間一切的力量,就算是實力再『精』絕之人,在這力量之前,也只是猶如螻蟻一般的存在,以血『肉』之軀與其相抗,純粹是在自尋死路!

轟!只是轉瞬之間,那恐怖的血氣星河,已然裹挾著天道虛影,轟擊到了林白的近前,一擊發出,登時有驚天雷暴的轟鳴聲響徹天地!

璀璨的光華,已將林白完全淹沒,那恐怖的氣『浪』,猶如是一座用刀劍形成的牢獄,猶如是地底烈焰所組成的炎獄,只要被吞噬入其中,便沒有任何生還的可能。

甚至於在這一刻,場內的『陰』金水獸、禁蛇和老參他們,都能清晰可聞的聽到在這卓絕的力量之下,順著林白身軀發出的皮開『肉』綻之音,就像是『肉』身都要被這詭譎力量損毀!

但即便是如此,即便是處在那如海般光華的中心,林白卻是連哼都沒有哼一聲!

「不自量力,以螻蟻之力,也想與上蒼相抗衡!對於你這樣的人,除卻被抹殺於這天地間之外,再沒有第二個結果!」眼望著被光華完全吞噬的林白,血巫眼角微微顫動,雖然心中已被林白這驚世的忍耐力所震驚,但嘴上卻還是忍不住冷冷嘲諷出聲!

『陰』金水獸、禁蛇和老參此時已經完全默然,眼眸中只剩下悲憤神情,它們似乎已經看到了一切的結果,似乎已經『洞』穿了那光華之後的一幕!

「我早已篡命成功,我之命理,在我手中,而不在天道之數!」而就在此時,順著那漫天光華之間,卻是陡然有冷漠之聲傳出,淡淡道:「我命既已不在天道,這威能對我又有何用?世間萬般法『門』,沒有完美之說,只要是手段,便有破去的綻『門』!無論藉助的是什麼,都只是一種形式而已,沒有任何意義,真正強大的,唯有自身!」

那聲音空靈無比,傳入人耳中,直叫人覺得心神飄忽,仿若是觸碰到了一些什麼不可言說的奧秘,但仔細揣摩,卻又根本說不清楚自己所觸碰到的是什麼。

「血巫,你所匯聚的,不是天道虛影,而是天道法則之一!」還未等諸人明悟,林白又已恍若自語般淡然出聲,緩緩道:「今時今日,等待你的,唯有滅亡一途!」–55789+dsuaahhh+25933017–> 起牀的時候,謝染還像是條八爪魚似的纏在我的身上不肯鬆開。

我柔聲和她說,大爹找我,我要過去了。

謝染卻摟着我的脖子,聲音呢喃的說,她不想放我走,大爹不喜歡她,可能叫我走了,又不讓我回來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