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廳內,風笑天衣衫凌亂,頭髮潦草,眼神通紅,看起來情緒非常不穩定,精神狀態猶如幾天幾夜沒睡覺一般,正裹著青色疾風,向獨孤雁衝去,狀若瘋子一般。

獨孤雁不善爭鬥,冷著臉強撐著站在兩個小姑娘前面,殿內其他人一時間都沒反應過來,畢竟風笑天進來后才說了兩句話而已,他們也想不明白怎麼就動起手來了,沒那個心理準備啊。

就在這時,一聲怒罵出現,「混蛋!」

同時有一道藍光電射而來,攔住了風笑天,逼得他停了下來,插在地面上嗡嗡顫動,正是藍銀霸王槍。

兩個小姑娘忙喊著「哥哥」,白沉香眼含欣喜地跑過去,拉著蕭炎的衣角,昂著頭充滿得意之色;林碧雲拉著獨孤雁,眼中喜色稍有不同,較為平靜,滿滿的依靠溢了出來。

獨孤雁長吁了一口氣,風笑天非常不對勁,一句話沒說好就動手,好在蕭炎趕來了,「哼,這武魂殿真沒用,什麼事情都要弟弟親自出手。」&#29233&#21435&#9733&#23567&#35828&#32593&#9733&#119&#119&#119&#46&#105&#113&#117&#120&#115&#46&#99&#79&#77

這也是沒辦法,整座天斗城武魂殿,蕭炎除了和溫漩渺關係密切,和其他人一點交道都沒有發生過,不然的話,起碼有個人時刻看著幾位姑娘,當風笑天出現后就會有所警惕。

風笑天看到蕭炎出現了,胸膛劇烈起伏,但還是冷靜了下來,沙啞著說道,「蕭炎,我們決鬥一場!」

蕭炎眼神凝重,但一絲厭煩、無奈之色浮現,他不想動手,拒絕道,「沒時間!」

「別逼我!」

「風笑天,你怎麼回事,吃錯藥啦!」獨孤雁脾氣起來了,出聲罵道。

在家族裡面,有獨孤博寵她,在天斗城,有玉天恆寵她,蕭炎這聲姐姐又給了她巨大的支持,獨孤雁脾氣可不好,只是平常因為身份原因,很少和外人打交道,沒人惹到她,所以很少被脾氣發出來而已。

額!於是罵人的話也就這麼沒力度,反正看風笑天那模樣,是一點都沒被影響到。

「我要和你決鬥!」風笑天一字一句吐出這幾個字,身上氣勢不斷拔高,魂環出現,兩黃兩紫一黑,頭左歪,旁邊幻化出一顆青色狼頭,身上青風在背後形成風之翼。

疾風雙頭狼武魂,由疾風狼皇武魂變異而來,以降低一分風屬性為代價,獲得了更加強大的力量,配合以極快的速度,正面攻擊能力,完全不遜於擁有火龍武魂的火無雙,不過在防禦上面稍差,可以憑藉速度,想要攻擊命中風笑天,遠遠難於命中火無雙。

而且,看他背後那雙風之翼,現在就能夠飛行了,這可是巨大的優勢,蕭炎多次憑此在戰鬥中獲得了勝利,現在,優勢被抹平了,這場戰鬥不容易。

「不要!」平平淡淡的話語自蕭炎口中說出來,他和獨孤雁兩人匯合,無視掉風笑天。

「姐姐,你們沒事吧!」

「沒有,來得很及時,別理那個瘋子,我們走!」

「好!」

這個字剛出口,風笑天一句話都不說,就沖了過來,目標直指蕭炎,連一句「接招」都沒有說一下。

於是,一個人攔在了他的面前,一巴掌就把風笑天抽了回去,「哪家的小子,一點規矩都不懂,你家長怎麼教的?」

如果在這裡還讓蕭炎被迫動手的話,那武魂殿就可以不用幹了,倒閉吧!

「蕭炎,做什麼縮頭烏龜,有種來決鬥。」風笑天被一巴掌抽得憋了一口氣,臉色通紅,魂力差點走錯路線了,好不容易理順,又立刻出聲。

「你到底怎麼了?」蕭炎頭很痛,這傢伙瘋了!

「咳咳!」風笑天咳嗽兩聲,平穩一下氣息,解釋道,「和我決鬥,輸了就放過空叔。」

「不要,也做不到。」

蕭炎算明白了風笑天的目的,但是,這風長空的事情已經超出了自己的能力,他必死無疑,不論是為了平息獸族的怒火,還是因為星斗大森林動亂造成的損失,都只能要他用命去賠,而且,如果風家還不老老實實,弄不好整個家族都要搭進去。

「你知道事情有多大嗎?」蕭炎皺著眉問道,沒必要這麼自我毀滅吧!你可是風家這一代最出色的人,做任何事情都會影響到家族,為了一個人,要把整個家族陷入更大的危險,怎麼回事?

風笑天閉上眼深吸一口氣,氣勢漸漸上升,竟然還想要動手,「我不管,現在我想不到其他辦法了,來決鬥,不然今天你別想走出去。」

「哎嘿,你這小子很愣啊,敢說這樣的大話。」武魂殿有人看不下去了,畢竟一年到頭都沒有鬧事的人,今天可真是稀了奇了。

「風長空,他死定了!」蕭炎眼神逐漸嚴厲,將這個事實冰冷地重複了一遍。

「你做的越多,不但他要死,你們整個家族都要倒霉。」

「啊!!」風笑天大叫一聲,向蕭炎衝來。

這時,一個人影自殿外進來了,同樣渾身圍繞著青色的光芒,速度比風笑天更快一分,纖纖玉手狠狠扇在了他的臉上,直接就給拍飛了回去,摔倒在地上,一時間都爬不起來。

:。: 第336章偷走鎮派之寶

吳三桂吃完了蟾肝,又匝巴匝巴嘴,顯得意猶未盡。

他盯著龍兒的盤子,笑著說:「不知雪蟾的肉,味道如何……」

龍兒的眼色活泛,趕緊把盤中的另一條雪蟾前腿分給吳三桂,讓他品嘗。

這時,吳應麒吃完蟾心和蟾肺,由衷地連聲誇讚。

大廳內十分安靜,眾人觀望「裁判組」分享天山雪蟾,無不羨慕!

尤其是丐幫的長老和弟子們,不停地吞咽口水……

忽然,吳應麒問:「歐陽莊主,你之前說,飼養了冰王蛇?」

歐陽松回答:「在西域雪山,有一種全身透明如冰的奇蛇,它們的蛇膽屬於寶貴的中藥材,可以明目解毒、滋陰補腎、延年益壽!」

「而冰王蛇,是冰蛇里最粗壯、最兇猛、最珍稀的佼佼者!它的蛇膽更為寶貴,功效更為強悍!人吃了之後,不僅能滋陰補腎、延年益壽,還能增強三倍的內力!」

吳應麒點點頭:「所以,你家先祖仇人的後代,悄悄潛入白駝山莊,獵殺了冰王蛇,偷走蛇膽?」

歐陽松說:「沒錯,那條冰王蛇,我足足養了五年,花費了許多精力!仇人的後代將它殺死,並偷走蛇膽,分明故意羞辱我,激怒我!」

吳三桂咽下雪蟾的腿肉,雙目發亮:「白駝山莊,還有冰王蛇嗎?」

歐陽松說:「稟王爺,我又重新飼養了一條冰王蛇,王爺若能幫我抓到仇人的後代,我定把冰王蛇獻給王爺,可助王爺長命百歲!」

吳三桂笑呵呵地說:「你仇人的後代,如果真的參加了今晚的《奇葩燒烤》比賽,他絕對逃不出王府!你且安心比試,本王會為你做主!」

歐陽松喜形於色,忙抱拳:「多謝王爺!」

軍師提醒:「各位!開始投票!」

吳三桂、吳應麒、馮錫范、龍兒、張青峰、鮮兆飛、萬英才,齊刷刷地舉起紅色的木牌。

趙穎兒和多隆,也舉牌投票。

唯獨吳應熊,低頭喝茶,不吭聲。

吳三桂語氣嚴厲地問:「應熊!你為何又不投票?」

吳應熊說:「像天山雪蟾這種極其珍貴之物,採取乞丐叫化雞的燒烤方式,實在糟蹋了百年難遇的雪蟾!我覺得十分不妥,不值得投票。」

吳三桂說:「正因為採取叫化雞的燒烤方式,才顯得奇葩,完全符合比賽的標準要求!」

吳應熊說:「這是父王和諸位的看法,孩兒不敢苟同。」

吳三桂無奈,只得狠狠瞪了吳應熊一眼,表示不滿。

軍師宣布:「恭喜!歐陽莊主的『天山雪蟾』獲得九票!」

現場響起熱烈的掌聲,眾人紛紛叫好喝彩。

馮錫范說:「第三輪比賽的首位挑戰者,便獲得九票的高分,本輪的競爭註定激烈啊!」

林宇暗罵,激烈你娘滴頭,不管過程如何驚險,獨臂神尼必然成為最終的獲勝者!

軍師叫喊:「有請下一位!」

易容成「中年書生」的獨臂神尼搖著紙扇,表情淡然,並不急於登場。

老尼姑的性格與陳近南不同,她稍微內斂一些,不喜張揚,擅長后發制人。

眼前的挑戰者,年約二十歲左右,相貌俊朗,體型修長,氣度洒脫。

林宇心頭微動,難道,他是楊過的後人?

趙穎兒問:「帥哥,你叫什麼名字,何門何派?」

挑戰者回答:「稟公主,我姓沈、名非寒,乃點蒼派的七大弟子之一!」

點蒼派,位於雲南的大理蒼山,以劍法和輕功揚名天下。

點蒼派的每一代,都有七大弟子,江湖中人稱他們為「點蒼七劍」。

林宇笑著說:「據我所知,點蒼派很少行走江湖,對功名利祿看得極淡,你怎麼來昆明城參加《奇葩燒烤》比賽?」

沈非寒:「實不相瞞,本派的七大弟子全來了!」

斜對面立刻站起六人,清一色的打扮,明顯是同門師兄弟。

林宇說:「今晚『點蒼七劍』都到齊了,參加小王爺和公主的婚禮宴會,給足了王爺面子啊。」

沈非寒說:「我七人奉師父之命,匆忙趕來,為了追查竊取『鎮派之寶』的盜賊!」

鎮派之寶?盜賊?

瞬間,現場議論紛紛。

沈非寒接著說:「前天夜裡,本派的『鎮派之寶』朱雀劍,被神秘盜賊偷走,並留下紙條,讓『點蒼七劍』務必參加藩王府的《奇葩燒烤》比賽,否則銷毀朱雀劍!」

哇!大廳內一片嘩然!

朱雀劍,相傳為戰國時的某位劍聖所鑄。

它劍芒呈紫紅色,劍身長三尺,但劍芒可伸至一尺!

只要將內力貫注於劍尖,劍芒又可伸張半尺,連劍身共達四尺半!

朱雀劍配合點蒼派的「海花劍法」,威力無比,足以傲視江湖。

誰能潛入高手如雲的點蒼派,輕鬆地盜取朱雀劍?

林宇懷疑,是吳應麒乾的好事!

這小子(孫雲磊)陰險狡詐,為了吸引江湖各路豪傑參加《奇葩燒烤》比賽,故意派出高手,偷取點蒼派的鎮牌之寶,迫使「點蒼七劍」前來昆明城。

沈非寒朗聲說:「我代表『點蒼七劍』,烤制一道奇葩的食物,完成比試之後,還望這位盜賊信守承諾,及時歸還本派的朱雀劍!」

林宇笑呵呵地說:「鎮派之寶失竊了,你竟對盜賊如此禮貌客氣,難怪被人騎到脖子上拉屎!」

沈非寒的濃眉微皺,想反駁卻忍住。

林宇知道,點蒼派地處大理蒼山,風景秀麗,四季如春,門下的弟子從小拜師,在優美的環境中生長,大多數是溫良如玉的君子。

包括點蒼派的各種劍法,雖然輕雲飄忽,詭異多變,卻少有致命的殺招。

吳三桂捋了捋鬍鬚,微笑著說:「沈少俠,你儘管認真比試,偷走貴派朱雀劍的盜賊,定在大廳之內,他根本逃不出王府!本王可為你做主!」

沈非寒抱拳說:「有王爺這句話,我和師兄弟們便放心了。」

「點蒼七劍」的另外六人,也抱拳向吳三桂行禮答謝。

趙穎兒說:「沈少俠,請呈上你的奇葩燒烤!」

沈非寒立即伸手,拿起燒烤爐上的食物,向眾人展示。

只見竹籤上,串了兩朵紅色的花!。 「真司,上班時間可不能偷懶哦。菲莉斯醬,有段時間沒來店裏了啊。嗯?這位是新人?第一次見啊。」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