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山拍了拍楊彪的肩膀,安慰道:“是對手太強了,你輸得不冤。走吧走吧,喝一杯去。”

另一邊,坐在前排的古董兒默默起身,獨自離去。

“恭喜啊。”古董兒小聲的說道,沒有看着葉文昊,也沒有人聽見她的話。

……

才藝大賽結束了,葉文昊無疑是最大的贏家。

不僅僅是因爲得獎了,微信好友都增加了不少。

這都是礦啊!

不過挖礦只是怡情,主要的還是創業。

這一天,葉文昊聯繫上了王哥介紹過來的三個中間商。

兩男一女,其中這個名叫楊美蓮的女子是這三人之中能量最大的,她掌握了市中心的許多資源。按照王哥的說法是,這個楊美蓮在南江市的所有中間商之中,都排的上號。

所以葉文昊首先就找了楊美蓮。

只是好幾條信息發過去之後都得不到迴應,直到中午的時候,人家才輕飄飄的回了一句:“我們暫時對學生的節目沒有興趣。”

葉文昊看着這條消息,不由呲了呲牙,果然是掌握最多資源的人,這絕人於千里之外的語氣,根本不給葉文昊絲毫的機會。

不過葉文昊也沒有什麼情緒,畢竟人家卻是有本事。

況且,談業務嘛,總會碰壁的。

就這樣,葉文昊又找了另外兩個男的。

其中名爲劉子豪的中間商很快就回復了:“小葉是吧?王哥都跟我說過了,他說你狸貓換太子,給了他一盒的椰樹,氣的他半死,哈哈哈……”

一看劉子豪這樣回覆,葉文昊就心生好感。

臭味相投啊。

“沒有沒有,當天手誤,不小心給錯了。”葉文昊回覆道。

“這話你得自己去和王哥說,就看王哥信不信你了。”

和劉子豪扯了半天的皮之後,葉文昊才進入正題:“劉哥,王哥應該跟你說了,我找你是想跟你談談業務的,你看你什麼有時候有空?”

“下午吧,你直接來時尚廣場,到了告訴我就行。”

“好嘞。”

……

下午葉文昊直接翹課來到了時尚廣場,與劉子豪碰了面。

劉子豪年不過四十,樣貌平平,總是掛着笑臉,沒有王哥那樣的將軍肚,中等身材。怎麼看,都是普通的人。

但是葉文昊見着了劉子豪之後,上去就一頓亂誇。

“劉哥帥氣非凡啊,隔老遠小弟就看到你了,走前一看更不得了。帥,真帥。”葉文昊面不改色的誇着。

但是劉子豪卻有些不好意思了,畢竟自己長啥樣心裏有數。

“小葉你就別話說八道了,咱這樣貌,也就運氣好才能找上你嫂子,不然鐵定光棍一輩子。”劉子豪笑道。

“劉哥謙虛了,小弟實話實說啊。”反正又不用錢,葉文昊就一個勁的捧就行了。

“哈哈哈……你小子果然夠賊的,看來王哥沒有罵錯你。”

劉子豪直接搭着葉文昊的肩膀,說道:“走,去我店裏坐着聊。”

不得不說,葉文昊這一通亂舔還是奏效了的,兩個第一次見面的人就這麼沒了距離感。

雖說有王哥牽線,也因爲兩人都是自來熟,但客氣的那種熟悉和真正的對上脾氣,是兩回事。

劉子豪在時代廣場這裏開了一家不小的服裝店,有其他店的三個店面大,裏面掛着當季的男裝和女裝,雖然不是什麼牌子,但是價格卻不低。

今天不是週末,也沒到晚上,所以店裏冷清一些。

幾個導購小姐姐正無聊的玩手機,只是在看到葉文昊走進來的時候,都不由雙眸一亮。


好帥……

“他是誰啊?是咱們老闆的弟弟嗎?”導購一小聲道。

“你瞎啦?咱們老闆的弟弟真要是長這樣,那到底誰是撿回來的?”導購二雙眸放光,目光就沒法從葉文昊身上挪開。

“那是誰?看起來好年輕啊,不會還沒畢業吧?”

“哇,小狼狗!”導購四腦子裏不知在想什麼了。

對於導購小姐姐的眼神和反應,葉文昊兩人都看在眼裏。


劉子豪就是心裏酸酸的,這幾個人平日裏沒嫌棄自己就不錯了,自己可不敢奢求她們看着自己的時候是雙眸放光。

哎,到底是看臉的世界。

葉文昊倒沒什麼,只是想着能否挖一挖礦。

劉子豪帶着葉文昊走到了裏面的小隔間,隔間雖然不大,但是有一扇落地窗,光線很好,也很通風。

擺着一張茶几四張椅子,也算是小有格調。

“劉哥生意做的很大啊,我還以爲劉哥就只是跑跑市場而已。”葉文昊給劉子豪遞了一根華子。

劉子豪特地看了一下,確定是華子之後才叼着,笑道:“這都是小打小鬧,平日裏就我老婆在這看着,我還是主要跑市場。”

葉文昊眉頭不由一挑,“劉哥,你跑市場能比這家店賺得多?”

葉文昊之所以這麼問,一是因爲對市場不瞭解,二是因爲從王哥的口中得知,南江市的市場已經飽和,按理說中間商應該沒那麼好賺錢纔對。

劉子豪一邊沏着茶,一邊笑道:“跑市場,不是你想的那樣,只是接一些演出然後找人去表演。我這,還供應各種服裝和道具的租賃以及定做服務。這些,纔是來錢的關鍵。”

葉文昊這才明瞭。

“王哥給你介紹的人不止有我吧?有沒有楊美蓮那婆娘?”劉子豪一臉壞笑的看着葉文昊問道。

葉文昊苦笑一聲,“有她。”

“怎麼樣?那婆娘態度你受得了嗎?”劉子豪笑得更歡。

“她一句話就把我堵死了,高傲的很。”葉文昊嘬了一口茶,喝不出好壞。

“楊美蓮那婆娘,是現在南江市裏面實力最強的中間商,高傲是正常的。別說是你了,王哥在她面前也是客客氣氣的。”

葉文昊不由驚愕,“這女的啥來頭啊,這麼擺譜?” “人家人脈廣,在電視臺有熟人,在***又有親戚。可以說,南江市裏面但凡有什麼大型的晚會,她肯定是第一個知道消息的。靠着關係,她想拿到項目,自然也就簡單了。”劉子豪酸溜溜的說道。

葉文昊砸吧砸吧嘴,“怪不得,我就說一個女的怎麼會在南江混這麼大,合着關係網不一般。”

“那照劉哥你這說的話,這南江市裏面大型的晚會都被她拿了,你們怎麼賺錢?”


“所以我們只能跟着人家屁股後面吃一吃殘羹冷炙啊,或者就是她看不上的,比較小的一些項目。另外啊,你哥我搞這個服裝店和服裝道具租賃啥的,還不就是爲了補貼家用?”

劉子豪喝了一口茶,接着說道:“南江市這邊的盤子也就這麼大了,所以我這段時間一直跑其他市的市場。”

說到這裏劉子豪看了葉文昊一眼,也不拐彎抹角,直接說道:“聽王哥說,你本想繞開我們中間商,直接對接出資方。你別緊張,王哥之所以跟我說,誰因爲知道我心思已經不再南江市了。”

“今天我願意見你,自然也就不在意你這個想法。反倒是想幫幫你,不爲別的,就想着說你以後能不能把楊美蓮那婆娘擠出去或者拉下來,我也算是出了口惡氣了。”

一番話讓葉文昊的心七上八落的,好在最終鬆了一口氣。

葉文昊笑了一聲:“看來我那狸貓換太子的戲碼真的不應該啊,改天得孝敬王哥一條華子才行。”

說着葉文昊端着茶杯說道:“劉哥,小弟我就先以茶代酒敬你。你放心,只要劉哥你給我領個道,以後小弟一定給你出一口氣。”

“哈哈哈……好,年輕就是好啊。有你這句話就行了,以後有什麼項目,我直接找你。”

“劉哥大恩大德,小弟磨齒難忘。怪不得我今兒出門的時候就有算命先生跟我說,說我今日會得貴人相助,還說那貴人英俊瀟灑,風流倜儻……”

“我可去你的吧,哈哈哈……”

……

第一次談業務就出奇的順利,這也讓也葉文昊走出時尚廣場的時候,忍不住叉了會腰。

路子算是走出來了一步,不過路還很長,得慢慢走。

看了一眼手機, 機器腦

不過已經不重要了,貪多嚼不爛。

回宿舍的路上,葉文昊順手買了一份麻辣小龍蝦和幾瓶啤酒回去。兄弟們昨晚爲自己喊得聲音的都啞了,總得犒勞犒勞。

只是老闆在問葉文昊要不要辣的時候,葉文昊鬼使神差的說了句要特辣特麻。

醫院恐怖故事 兒子們,爸爸回來了!”葉文昊一進宿舍就喊了起來。

在看手機的三個人瞬間擡起頭來,一個個雙眸放光,彷彿見着了大美女。

“我擦,麻辣小龍蝦?文昊你也太客氣了,來來來,趕緊擺上,我剛好餓了。”曾俊楠聲音沙啞的說道。

“來,都吃上喝上啊,千萬別客氣,不夠我繼續買。”葉文昊笑道。

幾個狗賊當然不會客氣,啤酒直接用牙開,一次性手套也不帶直接上手抓起小龍蝦就往嘴裏塞。

“文昊,你看樹洞了嗎?”宋遠航還是最斯文那個,細嚼慢嚥。

葉文昊一手一隻龍蝦,“沒有啊,咋啦?周哲翰那孫子還敢搞事?”

“不是他,他們早就被我們罵沒了。”曾俊楠嘬了一口龍蝦,突然叫道:“握曹,好辣!”

曾俊楠這麼一叫,陳建和宋遠航兩人也叫了起來,額頭瘋狂冒汗,啤酒不要錢一樣往嘴裏灌。

吃辣的就是這樣,一開始的時候味蕾似乎還沒反應過來,好一會之後才上頭。

葉文昊自己都受不了,眼裏噙着淚,往嘴裏灌着啤酒。

“他孃的,老子明明說要微辣啊!”葉文昊面不改色的罵道。

“要不你們別吃了吧?你們嗓子都這樣了,再吃辣的,失聲了就難搞。”

誰知曾俊楠三人像是見了殺父仇人一樣,紅着眼睛吼道:“別說失聲,失身也要吃!”

“就是,一點辣算什麼?”陳建吸着鼻子,辣的面部扭曲也硬氣的喊着。

“給老子吃!殼都給老子嚥下去!”剛剛還很斯文的宋遠航已經面目全非了,眼淚都流了下來,卻又不敢去擦,乾脆就破罐子破摔,一臉猙獰的喊着。

葉文昊沒想到這幫孫子這麼狠,嗓子都這樣了還敢吃這麼辣的東西。

不行,看來下次要讓老闆再加點。

“樹洞怎麼了?別說一半不說啊!”葉文昊說問道。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