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夥又有些讚歎大聲的叫好氣氛一下火爆異常寧志遠是爆好王翔是有技巧有經驗這個林逸飛就是運氣太好了因為誰站在他的位置都能接得住那個球!

只是沒有哪個注意到林逸飛看似漫不經心的幾步其中藏著一些玄機罷了。

本來政法系勢在必得的一個球被蓋了下來來勢洶洶的勢頭被短暫的遏制林逸飛卻是毫不遲疑腳下動都不動伸手一送籃球已經到了籃下的吳宇申的手上。

場上的政法系隊員正在準備鼓掌祝賀的時候場下政法系的啦啦隊也要起立叫好的時候沒有想到三秒鐘之後敵人已經兵臨城下最近的一個防守隊員還在中場的位置只能眼睜睜的看著吳宇申懶洋洋的把球送入籃筐!

「好!」付主席拍掌大叫在新聞系寂靜的啦啦隊中的顯得有些冷清不由回頭惡狠狠的瞪了周振宇一眼馬仔這才如夢方醒連連鼓掌叫好。

啦啦隊們目瞪口呆了半晌這才也跟著叫起好來只不過助威的聲音稀稀拉拉的東起西落。

政法系回過神來不甘示弱一個隊員極快的回到后場開球準備新一輪的進攻另一個隊員才得手想要運球衝上去突然手上一輕竟然沒有了蹤影。

下一刻的功夫球已經到了吳宇申的手上輕鬆的三步上籃打板入網。

本來以為籃下的吳宇申看起來像個病貓沒有想到腳步靈活的也和貓一樣就像他們搶斷小張一樣輕鬆的施展了一下武俠小說中的慕容世家的不傳之密『以彼之道還施彼身』!

付主席用力的一擊手掌大聲叫好轉身向著周振宇說道:「振宇你看我們新聞系這是老虎不貓他當我們是病危呀。」

周振宇連連稱是「對對我們貓了貓了我們當然不是病危。」陡然間愣了一下才現付主席是激動之餘滿嘴跑舌頭了自己只顧得接領導的話筒沒有注意到漏洞。

別人都是想笑又不敢笑付主席正在爽的興頭上糾正無疑是個不明智的舉動管他威貓的能贏球就是好的大夥都是忍住了笑容聲嘶力竭的叫好助陣!

政法系的隊員顯然對這種形勢沒有什麼心理準備接連的兩分鐘內竟然傳丟了三次球本來眼看到了隊友手中的籃球莫名其妙的就會跑到對方的手上一會的功夫新聞系都打了個13:o的小高氵朝轉眼以13:8領先。

士氣都是打出來的順風順水的時候政法系是怎麼投怎麼進這下子被竄了節奏陣腳大亂愣是遲遲不能再開和!

本來今天浙清有八場比賽八個賽區就是這裡的新聞系和政法系的比賽最不被看好!

浙清有個不成文的習慣『難忘杯』比賽想看籃球技術的都去文管學院工程院建築系或者計算機系想看美女的就去文管學院外語系國際金融系既然如此即想看技術又想看美女的無疑都集中到了文管學院。

所以人氣最高的無疑就是百里冰所在的文管學院只不過想看看啦啦隊如何喊破嗓子的時候無疑是要到此刻的新聞系!

兵法有雲夫將之所以戰者兵也;兵之所以戰者氣也;氣之所以盛者鼓也!

錦鯉熟能生巧 法曰:「氣實則鬥氣奪則走。」

周振宇明不明白兵法的這個道理別人不得而知只是這一會的功夫卻不知道從哪裡找來了一面大鼓咚咚的敲了起來。

浙清頗為開放對於這種有些誇張的舉動也不禁止籃球足球本來就是男人的活動如果這個時候不喊上兩嗓子飆一下一直秀秀氣氣的像個大姑娘那還叫男人嗎?

剎那間吐沫與汗水齊飛鼓聲共助威一色倒也顯得頗為壯觀!

付主席滿意的一笑一張臉油汪汪的簡直比頭還要亮上三分。

能量守恆的道理絲毫不假新聞系氣勢高漲政法系氣勢自然弱了不但被新聞系打的暈頭轉向的有點找不到北就是這些鼓噪的聲音也讓他們腦袋足足有兩個大小。

如果說寧志遠的那次蓋帽還是政法系沒有準備吳宇申的搶斷可以說是後衛的大意不過隨後的接二連三的搶斷就是真正實力的差距了。

新聞系目前是是氣實則斗政法系就是氣奪想走了。 嘗試沖榜今天已經解禁一節請支持、關注本書的各位朋友們多多點擊投票謝謝!!!十分感謝很多朋友幫助此書的宣傳卻不能說什麼知名不具因為有幾個墨武雖然知道更多的卻是默默無聞的支持著本書這也是墨武一直努力認真寫下去的緣故墨武在這裡先行謝過!!

————————————————————————————————

只是上半場的功夫新聞系就已4o:12遙遙領先使比賽過早的失去了懸念中場休息的時候新聞系啦啦隊的熱情空前高漲周振宇更是鞍前馬後的團團亂轉。

幾個新聞系的妹妹姍姍來遲本來想看看別的院系的帥哥沒有想到自己的新聞系竟然如此露面而且還有幾個生面孔尤其是吳宇申高高大大的怎麼看怎麼順眼都有些詫異這種帥哥自己以前怎麼會錯過?

一問之下才恍然大悟不是自己錯過而是這位帥哥才來浙清沒有多久詫異之下還有些不解大學畢竟不同高中初中的說轉就轉這個吳宇申輕易能轉到了全國數一數二的浙清大學用後腳跟都能想出來必定有些背景的。

男生和女生的這個時候就顯現出差別來了男生只會覺得吳宇申球打的好為人有點鶴立雞群的感覺女生卻已經從吳宇申腳下穿的名牌跑鞋修建的整整齊齊的指甲經過精心打磨的型可以看出來這個吳宇申不但有背景有修養家裡還很寬綽。

既然這樣就抱著寧可錯殺三千不能放過一個的心態聚了過來熱情的不著痕迹的噓寒問暖說是愛屋及烏也好說是城門失火殃及池魚也好就算小張和王翔以及像個隔壁大男孩的寧志遠都享受了平日沒有的待遇一時間都是躊躇滿志不由得讓場下的啦啦隊有些艷羨不知道什麼時候自己也能威風一把。

不過卻沒有哪個接近林逸飛這倒不是說他長的不夠高也不是女生們認為他長的不夠帥相反的她們看林逸飛的眼神和看吳宇申沒有什麼區別。

只不過吳宇申看起來是孤傲林逸飛卻讓人覺得落寞!

孤傲的吳宇申有如一頭驕傲的鳳凰雖然彬彬有禮骨頭裡面卻是一股狂意讓人不敢輕易靠近!

落寞的林逸飛卻像一隻離群的獅子看起來難以讓人靠近只是一雙眼睛中卻有著無邊的真誠!

林逸飛一點都不差一米八幾的個頭場上鎮定自若的表現頗有大家風範將帥之風!

再加上稜角分明的臉部已經將本來臉部稚嫩的痕迹掩蓋更有著一雙滄桑憂鬱的眼神把本來不算英俊的一張臉襯托的酷意十足!

很多人尤其是女生都是認識林逸飛的。

浙清大學你可以不認識誰是校長可是你不能不知道哪個是校花浙清大學你可以不知道白馬王子黑馬王子或者是斑馬王子花花公子可是卻很少有人不知道痴情王子!

女生公寓外兩年如一日的身影已經成為很多少女心中的風景!

只是這種讓人有些緬懷的風景雖然靚麗卻是那麼脆弱的不堪一擊那個讓痴情王子守候的公主可能厭倦了沒有漏*點的平淡。

風雪君不知道珍惜卻有不少知道痴情的可貴也有很多想去接近那個落寞的林逸飛可是卻沒有人去做因為百里冰已經站在了林逸飛的身旁!

拖著一臉不情願的郭霞來到了場外百里冰一見到林逸飛下場就走到他的身旁「逸飛看來你們新聞系今年也算是黑馬了這個是郭霞你們應該認識的。」

她雖然沒有打過籃球不過還是有眼力的這界新聞系的水準看起來竟然不比文管院系差實在有些讓人出乎意料。

林逸飛禮貌的點點頭郭霞看著林逸飛卻是翻翻眼白一副不屑的樣子。

百里冰的目光一直落在林逸飛的身上沒有注意好友對林逸飛的不看好更沒有注意到不遠處的吳宇申雖然和美女們有一句沒一句的聊著目光卻是不經意的向這面掃來一絲悵然一閃即逝。

「我和郭霞還有點事情下午就不陪你了。」百里冰臉上滿是歉意。

林逸飛笑笑「你們忙自己的不用管我。」

「記得今天晚上的電影。」百里冰上前了一步握住了林逸飛的手掌突然環視了四周一眼看到無數道目光射了過來嫣然一笑秀臉紅了一下鬆開了手拉起郭霞轉身離去。

付主席湊了過來伸手遞過一瓶水來「逸飛累了不?如果真的累了下半場就休息會」看到林逸飛搖搖頭付守信假裝漫不經心的問道:「逸飛什麼時候認識百里冰的?」

心中卻在想著這個百里冰看樣對林逸飛有些意思雖然百里冰為人很低調從來沒有炫耀什麼不過很多人都知道她老爸百里雄飛是個億萬富翁了如果林逸飛真和百里冰好上的話要進入百里集團還不是輕而易舉的事情。

如今就業這麼困難自己煞費心機的撈取政治資本還不是為了以後找工作能有些把握可是如果林逸飛進入了百里集團隨便的提及兩句幫自己安排個好點的差事也是小事一樁了年年歲歲花相似歲歲年年人不同去年的林逸飛除了打籃球外一無是處今天可是大大的不同已經變成個香餑餑自己可要好好的把握了。

沒有考慮到付主席的花花腸子林逸飛伸手接過礦泉水擰開瓶蓋緩緩的喝了口「沒有問題不累。」卻沒有回答他後面的問話。

付守信一笑用力拍了林逸飛肩膀一下以示親熱為以後積累一下感情「好兄弟下半場也好好打晚上我請客!」

下半場的時候吳宇申又和病貓彷彿懶洋洋的提不起精神只是呆在籃板下等候別人喂球有球傳過來就投一個沒有就和場邊的美女聊聊天。

這讓政法系的隊員們看的七竅生煙無奈技不如人只能熬一會是一會只希望早早的結束比賽小張這會功夫可是如魚得水已經忘記了付主席的諄諄教誨接二連三的衝到籃下連連中的!

政法系的防守已經形同虛設進攻也不在犀利沒有哪個再盯在他身上只是因為浙清的校訓永不放棄支撐幾人還在場上為了顏面掙扎。

大學里別看籃球和足球是男人的運動可是若論找女朋友有這個一技之長無疑是佔了先機不過這個準則只適用於大一的女生。

因為大一的女生還算比較單純還知道崇拜英雄如今沒有什麼硝煙瀰漫足球場和籃球場無疑是男生們大展拳腳有機會向女生展示魅力的時候!

只不過一年後的女生多半有些上當受騙的感覺因為她們現足球不頂飯吃籃球也不能當作化妝品抹在臉上身邊有個肌肉男馳騁綠茵場籃球場上遠遠的不如身邊的有個年少多金的富家子弟來的風光。

眼看著身邊不如自己的姐妹們一個個花枝招展用的手提袋化妝品可以頂上自己一個月的生活費怎麼能讓她們心生不滿暗生幽怨這個時候懂得花心思轉變自己的男人還有可能挽留住女友還是永遠把女友擺在第二位的多半只能眼睜睜的望著女友和別人校園漫步了。

當年的林逸飛無疑就是個失敗的案例。

不過這個規則好像在吳宇申上不起作用看著他威風八面籃下縱橫的時候不但一年級的小女生軍訓后看熱鬧的雙目放光秋波暗送希望帥哥把目光放在自己的身上就是原先那幾個二三年級的美女也是鼓掌叫好卻又羞羞答答的注意自己的淑女形象。

周振宇本來喊的聲嘶力竭的搖旗吶喊慢慢的目光就被場邊的美女吸引了過來只是看到沒有一個看著自己卻紛紛的圍在吳宇申的身邊的時候就不由有點若有所失後悔爹媽把自己生的矮了二十公分。

終場哨音一響新聞系以領先38分的優勢獲勝自然又惹得啦啦隊和美女們歡迎英雄凱旋般的歡呼。

付守信也是興高采烈的走過來慶祝熱鬧了好一陣才現少了一個林逸飛不由向小張問道:「逸飛呢?」

小張的的目光一直落在女生的身上聽了愣了一下「沒有看到志遠看到林逸飛了嗎?」

寧志遠點點頭「他說今天還有事就不讓付主席你破費了缺少了這個大腕不知道付主席還會不會請客呢?」

付主席強笑道:「志遠見外了不是先回去沖個涼晚上我再找大夥聚聚。」——

林逸飛懶得應酬比賽完了趁付主席和別人寒暄的時候悄悄的向體育館外走去他還要給皮二的母親煎藥完了后還要陪百里冰看看不知道什麼名字的電影。

新聞系的比賽雖然結束了其他的院系還有幾個沒有完結走了一個場地驀然傳來一陣喝彩的聲音林逸飛不經意的抬頭望去看到一個男生一個爆扣落了下來上身只穿了個背心露出了手臂肩膀結實的肌肉臉上有些洋洋自得這個人他倒是認識的就是上回叫百里冰表妹的那個歐陽冠!

看來建築系倒也有兩下子林逸飛心中暗想驀然心中一凜覺得有人正在注視著自己緩緩的轉過頭去裝作不經意的看了一眼。

不遠處一雙眼睛慌忙的轉了過去裡面竟然充滿了狠毒林逸飛一怔不由自主的握緊了拳頭! 沖榜中請支持、關注本書的各位朋友們多多點擊投票謝謝!!!十分感謝很多朋友幫助此書的宣傳卻不能說什麼知名不具因為有幾個墨武雖然知道更多的卻是默默無聞的支持著本書這也是墨武一直努力認真寫下去的緣故墨武在這裡先行謝過!!

又及還請一些讀者朋友注意下言辭墨武無非是碼字混飯吃的只是埋頭碼字從來沒有得罪過哪位喜歡看的就捧捧場不喜歡看的就放到一邊就請不要換什麼馬甲過來肆意漫罵不然禁言刪帖我也覺得麻煩。

————————————————————————————————

原先的林逸飛殺沒有殺過人不得而知但是八百年前蕭別離卻絕對沒少殺人可他不是個濫殺好殺的人他不喜歡使用暴力雖然有的時候又不能不用。

他可以千軍萬馬中去取敵將的頭顱因為可以少死更多的弟兄可是他絕對不會沒有任何緣由的出手!

『萬姓厭干戈三邊尚未和。將軍誇寶劍功在殺人多』的事情他不會去做也不屑去做他可以以殺止殺但是不會為功去殺!

他覺得自己和岳元帥有一點類似那就是日暮歸來看劍血將軍卻恨殺人多!

就算他懲治那些小偷流氓和地痞也不會出手太重因為他們罪不當誅可是一見到那人的一雙眼睛不知道怎地林逸飛心中竟然有了久違的要殺人的衝動。

勉強的抑制了自己的殺意林逸飛停了下來緩緩的閉上了眼睛鬆開了緊握的雙拳心中卻有些奇怪他頭一回幾乎無法控制自己的舉動。

陡然有些醒悟不是他想殺人想殺人的是林逸飛這個人是誰竟然能夠把早已很弱的林逸飛的意識調動起來?

鼻翼扇了兩下一股他並未聞過卻依稀有些熟悉的香氣傳了過來感覺到自己的心臟『砰砰』的劇烈跳動了兩下林逸飛緩緩的睜開了雙目眼睛的餘光已經見到了一個匆匆而過的身影婀娜多姿卻只是個背影!

緩緩的平抑了自己的心情林逸飛盯著那個女生的背影見她走到有著一雙怨毒眼睛人的身邊挽住了那人的手臂漸漸的行遠。

可能是感覺到了林逸飛的目光那人走到半途迴轉了下頭卻又飛快的轉了過去那個女生卻是從頭至尾的都沒有回頭。

突然感覺到身邊的人有些古怪林逸飛緩緩的望了過去看到眾人四下扭轉過頭一鬨而散。

林逸飛腦海中突然浮現出一副場景嘴角浮出了一絲冷笑很少見的樣子沉思了片刻終於舉步向體育館外走去留下身後一地的竊竊私語——

來到皮二呆著工地的時候天還未黑只是天邊一抹殘陽血一般的光芒。

林逸飛徑直來到皮二和母親的住的地方突然想起來劉明理答應給皮二找個事做也讓人給皮二母子安排住的地方劉明理讓皮二有空就去江源市的百里集團分部一下皮二多半不會錯過肯定早早的過去那麼他們今天會不會已經搬走了?

揭開了門帘看到皮二的母親正坐在地上的一個小凳子上縫補著一件衣服的扣子聽到門口有聲音抬起了頭來「土豆錢要回來了嗎?」

驀然老人現來的是林逸飛慌忙站了起來「逸飛是你呀土豆剛才還在念叨你了。」

看到老人家已經能夠站了起來林逸飛有些欣慰「伯母你坐不用客氣今天好些了嗎?」

「好多了好多了」老人迭聲說道放下了手中的針線「逸飛我真不敢相信喝了你那碗葯后當天晚上肚子就不怎麼痛了你看今天我就能站起來做點事情到底是大學生有能耐就和我們土豆不一樣了。」

林逸飛笑笑「伯母雖然好了些不過你這兩天最好是多休息不要操勞。」

「年級大了就是閑不下來」老人笑道:「劉先生也是好人上午還來了一回說土豆明天就可以去上班你看土豆頭一天上班好像也不用那麼辛苦就這件衣服像樣點還掉了兩個扣子我給他縫縫明天也好穿逸飛快坐。」

「皮二呢?剛才什麼要錢是怎麼回事?」林逸飛問道。

「工地還差土豆三個月的工資」老人把自己的小凳子放在林逸飛的身旁非要他坐下來林逸飛也不好推辭謝了一聲坐了下來。

「土豆想明天就過去劉先生那裡上班這才和幾個工友一合計去找工頭看看能不能要點回來」老人念叨道:「你看都去了半天這才沒有回來你再坐坐土豆估計很快就要回來了。」

林逸飛笑了一下「對了上次我買的葯放在什麼地方?我今天晚上還有事給伯母你把葯熬好就回去。」

「逸飛真的謝謝你土豆遇上你可是他的福氣不但肯借錢給我們買葯還讓你破費」老人雖然年級大了卻一點不糊塗上房間的一角把上次剩下的中藥拿了過來遞給了林逸飛。

林逸飛轉身出了房門又把爐子搬了過來麻利的生上火依照上次的配方抓了些藥材只是適當的增減用藥之妙存乎一心他看到老人今天比他預期的要好上很多下藥也和上次有些區別。

盤腿坐了下來林逸飛熬藥倒也不緊不慢老人不顧外邊風大執意搬了凳子坐在了林逸飛的身旁有一搭沒一搭的聊著林逸飛只是微笑傾聽絲毫沒有不耐的表情。

天色漸漸黯淡了下來可是皮二仍然沒有回來林逸飛皺皺眉頭「皮二走了多久那個工頭住在哪裡?」

老人也有些不安起來「大約能有一個小時了吧工頭就在前面」伸手一指「大約五百米的那幾間房子。」

林逸飛抬眼望去那裡立著二層的小樓雖然比較簡陋不過比起這裡來可是一個天上一個地下的區別。

「再等一下」林逸飛看了一下藥的火候「等葯好了我過去看看。」他話音未落霍然抬起頭來看到一個人如飛般的向這面跑來。

遠遠的已經望見他不是皮二隻是看到他驚惶的表情林逸飛陡然升起股不詳的預兆。

「大娘二子和工頭吵起來了很兇你快看看去吧。」那人一跑了過來上氣不接下氣的說道。

老人幾乎癱了下來「為什麼土豆不會和人吵架的!我讓他和王頭好好說的他在哪裡快帶我去。」

「就在前面」那人伸手一指那棟二層的小樓「大娘快點讓二子回來吧不然我恐怕他會吃虧!」

老人陡然來了力氣邁步就向那個地方走去。

林逸飛站了起來攔在老人身旁「伯母你病沒有好我去看看就行了。」

「不行」老人不安說道:「土豆就是牛脾氣平時還好說要是犯倔起來別人很難勸住的。」

林逸飛搖搖頭把葯端了下來這才跟了上去老人家不放心兒子他不放心的是老人的身體。

「石頭到底怎麼回事你快先跟我說說。」老人家一邊走一邊問道。

「還不是因為工錢的事」叫做石頭的人有些著急的說道:「二子和幾個人去要錢等了好久大約個把鐘的功夫才見到王頭回來二子幾個人要工錢王頭說沒有然後說去銀行取錢。」

「那怎麼會吵起來?」老人不解問道。

石頭子搖頭道:「王頭沒有多久就回來了只扔下幾百塊誰都沒有想到王頭比周剝皮還要黑結算的時候東扣西扣的每個人平均只給一百多快錢大娘你說說這個誰干呀?」

「不是說好了一個月五百三個月的工資也有一千多快就算伙食是工地包的也不會只一百塊呀?」老人家也有些氣憤。

「誰說不是呢?**敢和老子頂嘴給我往死里打打殘了老子出醫藥費打死了老子出棺材錢。」

屋內的桌椅東倒西歪的散成一片皮二和幾個工友個個都是鼻青臉腫的狼狽不堪已經被幾個人逼到房間的一角就皮二還拿個凳子擋在前面一個人瞅個空子一腳踢在了皮二的身上皮二手一松凳子已經飛了出去人卻退後了一步重重的撞在了牆上!

另外一個打手拿著個三尺來長的鐵管子獰笑了一聲掄圓了胳膊一下子向皮二的頭上打去看他這股狠勁如果打開腦袋上能活下來也是個植物人!

皮二才想躲閃突然眼前一黑一人已經擋在了他的身前輕飄飄的一掌揮了出去那根鐵管子還沒有到近前拿著鐵管子的人已經飛了出去等到落在地上的時候鐵管子也『嗆啷』的落在了地上滾到牆角。

那人卻是捧著一張臉鬼哭狼嚎起來一張臉轉瞬腫的和豬頭彷彿! 封推下午就要結束有喜歡本書卻又忘記把本書收藏到您書架的朋友還請您收藏了謝謝!!

—————————————————

屋內本來嘈雜一片下一刻靜的針掉下來的聲音都可以聽見只是倒地那個人聲聲的慘叫捧個腮幫子滾來滾去的樣子讓人看了心驚肉跳。

叫囂買棺材的那人是個胖子臉上汗津津的一個肚子不知道搜颳了多少民工的血汗錢漲的低下頭去都看不到腳面。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