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元的眸子里驟然亮起兇狠的光!「亡我三元派?我今日先滅了你望風派!」

兩把旋動的無限之劍瞬間連續擊中王喜旺在內的十個人,當無限之劍砍破王喜旺格擋的手臂血肉,刮上骨頭的時候——

大驚失色的王喜旺恐懼的意識到,他錯了!

瞬斬帶著驟然消逝的大元出現在王喜旺面前,漆黑的法劍刺進王喜旺的心臟同時,能量爆發的白光吞沒了王喜旺驚恐的胖臉!

「啊——還我徒兒!」淚流滿面的大元瘋狂吼叫著急速旋動身體,死亡劍舞爆發的劍氣瞬間吞沒了周圍六丈範圍內的望風派弟子……

血舞,在虛空瀰漫……(未完待續。。) ……

巔峰派,掌門人殿。


兩極殿長老匆匆入門,正看見徐霸王眉頭緊皺的靠坐。

想到剛才遠遠看見徐自在和徐白潔,兩極殿長老猜到所為何事。


「你來了?」

「掌門人,百萬里級神門望風派掌門人王喜旺被殺,同行弟子死傷三十多個。」

徐霸王稍稍振作精神,甩開徐自在帶來的煩惱,困惑道「神門之間擴張內鬥的小事值得長老特意稟報?」

兩極殿長老抱拳作禮,微微躬身道「掌門人,殺死王喜旺的是大元,恆毅母派的師父。」

徐霸王思索半晌,恍然點頭道「哦……我記得,記得。前幾個月聽長老提起過,那個年過三十修為還進步神速的人嘛。幾個月前……」

兩極殿長老連忙接話道「當時他因為幸運擊殺個隨機傳送來的智慧變異體引發資質突進,進入天尊一重天境界,那是五個月前的事情。」

「對對對!我想起來了,確有其事。」徐霸王連連點頭。「那也沒什麼嘛,神門之間的爭鬥擴張從來死人……」

話說到一半,徐霸王突然意識到事情並不如此簡單。「你說,他殺了王喜旺?」

「是!掌門人記起了?王喜旺是百萬里級神門裡的佼佼者,有天尊三重天的修為,還不僅僅是三重天初入門徑的層次。」

徐霸王難以置信的深吸口氣,手指習慣性敲擊著桌面。「五個月前這個大元才天尊一重天,今日就殺了天尊三重天的王喜旺?這、一個月修為突破一層?」

「對!這說明大元的資質突進至今沒有結束,可能會持續更久。根據彙報, 豪門小妻 ,算上大元一身寶器。同等修為的情況下也辦不到,也就是說,大元如今修為已經是星尊程度!」兩極殿長老神情嚴肅的說出這番肯定的結論時,徐霸王面掛驚喜的笑容,驟然立起。

「星尊了?」徐霸王嘖嘖稱奇道「好啊!咱們巔峰星系又多了一個星尊強者!好啊!這是好事,星尊修為還居十萬里級神門掌門人,那是太委屈了!長老看該怎麼安排?」

「回掌門人,如今八神門的掌門人修為都是星尊程度,百萬里級的神門掌門人讓大元來當,還是屈才。依我看。種子星820818人口超過三十億,百萬里級神門十個,讓大元領三元派執掌此星,任星球級神門掌門人最合適不過,不知掌門人意下如何?」

徐霸王想了想。點頭道「好!就這麼辦,讓大元別在無謂殺人了。星尊修為百萬里級的神門誰擋得住。不跟切瓜斬菜一樣嘛!徒添傷亡。」

「我立即去辦!」

……


風,吹動漆黑的法袍。

大元遙望越來越近的,黑壓壓的人群。

他認得,那是八神門之一的東神門,統管巔峰星東面所有百萬里級神門的掌門人,地位等同於星球級神門的掌門人。

大元不由自主的緊了緊手中的漆黑法劍。

『事已至此。不可退縮!今日就試試挑戰這八神門掌門人!』

大元立定決心,從擊殺百萬里級掌門人王喜旺開始,他就走進了神門擴張的挑戰之路上,王喜旺跟所屬八神門的掌門人關係匪淺。對方必定盛怒,認為他大元無視八神門的威嚴,卑躬屈膝或許無事,但大元此刻卻自信心暴漲,認為自己有把握能跟八神門的掌門人一戰!

如果贏了,就有可能指望徐白潔的幫忙取而代之!

當黑壓壓的人群飛的更近時,大元一言不發的發動瞬斬,一閃,出現在為首身穿八神門掌門人標誌衣袍的精瘦男人面前!

漆黑的法劍毫不留情的直刺向那人心口——

一隻手,突然出現,準確及時的一把握住大元的手腕!

那一身巔峰派長老的法袍,在風中獵獵擺動。

大元和八神門的掌門人雙雙吃了一驚。

兩極殿長老握住大元手腕的同時,心中暗暗一驚!

『星尊二重修為?』

大元連忙收劍,虛空躬身抱拳作禮。「不知巔峰派長老駕到,元大莽撞無禮,懇請長老寬恕!」

兩極殿長老抬手,輕輕擺動示意。

大老遠趕來的八神門掌門人二話不敢說,躬身抱拳作禮,虛空後退三步,這才轉身下令道「回去!」

黑壓壓的人群,越飛越遠。

兩極殿長老扶著大元胳膊道「恆毅在巔峰派是我的內門弟子,你我不是外人。」

大元這才鬆了口氣,直起身體時臉上流露出的一絲迷惑之色讓兩極殿長老恍然笑道「所謂內門弟子,就是生死榮辱當師父的都得背負,與你無異,他若開罪人,別人找不到他,就能來殺我復仇。」

大元恍然大悟,忙客氣的道「見過長老,恆毅在巔峰派勞煩長老費心了。」

兩極殿長老抱拳還禮道「客氣,坦白說我這個師父沒做什麼,如今恆毅修鍊跟隨的是許問峰的師父,我哪裡能插手!算是徒然掛了個虛名。」

「長老謙虛,恆毅性子執拗較真,不知道會惹多少麻煩,沒有長老作為依靠何來今天?」

兩極殿長老拍把大元肩膀,微笑道「你若早些如實上報修為,這兩日的爭殺都不必要了。以你如今星尊二層的修為,僅僅當十萬里級掌門人太屈才。掌門人已經決定任命你掌管種子星820818,知道是你,我便親自來了,走,先回三元派收拾準備,然後我會開啟時空之門送三元仙山和三元城一併到種子星,你門派底子薄,財力一定不足,巔峰派可先借你一筆錢和資源,將來慢慢再還。」

大元如在夢中……

但很快意識到三元派最缺的是什麼,忙道「啟稟長老,三元派弟子太少……」

「哈哈……」兩極殿長老一陣失笑。「你啊,還不知道何謂星球級神門吧?過去在湖海派接觸的資訊有限,在所難免。所謂星球級神門就是——在管轄的星球上,你的三元派就是巔峰星的巔峰派!種子星所有的神門都唯你之命是從,除巔峰派外,你就是該星球之主!該星球上所有神門招收的弟子,資質合適的全都要送到三元派,其中資質符合條件的,到一定年齡時你也要送到巔峰派。除巔峰派外,你不必遵從巔峰星系任何神門的命令,其它神門也無權對你發號施令,明白了嗎?」

「明、明白!」大元一時間驚喜的不知道如何接受,他哪裡想過還有這樣的事情?這簡直是一飛衝天!「多謝系主提拔,多謝長老說話!」

兩極殿長老曬然一笑,擺手道「不不……這不是我說話之功,也不是掌門人因為別的理由特別照顧。有出眾的實力時,就會有出眾的地位,但出眾的地位伴隨的是相應的責任。你是恆毅的師父,責任方面我就不必多說什麼了,能教出恆毅這樣的徒弟,你的品性無需質疑。星尊修為一向是八神門級別的掌門人、副掌門人,而你如今有星尊二層修為,得此任命理所當然,將來如何治理好種子星820818還看你自己,修為倘若再有進展及時回報。倘若你有幸跨入眾星之尊級別,掌門人一定會上報五領導星,調你去合適的星系擔任系主也是理所當然之事。」

「元大不敢有此妄想!」大元只覺得匪夷所思,對大神門情況不了解,對人類文明神門大事一無所知的他,仍然認為是兩極殿長老幫忙說了好話,是因為徐白潔,恆毅,許問峰,甚至徐自在的關係才讓徐霸王給予如此提拔!

「要敢這麼想!人類文明需要儘可能多的強者,但是,天尊二重天以上的高手已經有限,星尊的強者更少。大元,你可能不知道,人類文明歷來對於出眾的強者都是如此厚待,你實在不必恐慌不安,原本是你理當所得!」兩極殿長老說罷,又語重心長告誡道「小神門之間的擴張爭鬥,歷來正常。但成為星球級神門掌門人開始,絕對不允許對別的星球發動戰爭,那是神門中決不允許的事情!一旦出現,巔峰派就會剿滅;星系出現這種事情,五領導星就會剿滅。」

「是,長老放心!」大元不知道說什麼,他就覺得如同做夢,本來他還在想,戰勝了百萬里級的掌門人,可是三元派沒錢沒弟子,又怎麼繼續擴張,戰勝了八神門能贏得聲望可能能吸引更多神門來投,還有可能指望徐白潔和徐自在的幫忙得到任命,但就是沒想過一飛衝天竟然能這麼容易……

……

黃昏的時候,恆毅睜眼醒來。

這已是次日的黃昏了。

恆毅緩緩站起,發現身體似乎已經痊癒,手腳都一如往常。

『師弟妹們……』恆毅緊咬牙關,以免讓自己哭出來。

二十個,當許問峰說出數字的時候,他根本無法接受那種突然而至的悲傷衝擊!

「你沒事可以走了。」木屋內間,紅靜靜立在門邊,寬大的袍帽遮擋下,恆毅仍然只能看見她的下巴。

「謝謝你。」恆毅走出木屋,看見一個被制住的人頭髮濕漉漉的歪倒在木屋階梯下。「你就是燕飛天的管家張強?」

張強不屑一顧的冷冷一笑。「我就是主使,你殺了我主人我就想殺你,就這麼簡單。」(未完待續。。) 交易會已經結束了。

淅淅瀝瀝的雨從天而降。

恆毅蹲在燕飛天的管家張強面前,目不轉睛的盯著他。

張強面掛冷笑,一副包攬罪責,寧死不屈的模樣。「有什麼手段儘管使出來,但從我嘴裡,只有這個答案——我,就是主使!」

這個人的資料恆毅曾經在調查徐寶的時候看過,張強的身世經歷也都一清二楚。

「你出身德萊西亞星系,你的家族因為得罪大神門被滅族滅派,是因為什麼事情開罪大神門?」恆毅的話,張強連搭理都不屑,冷冷一哼,頭扭到一邊。

「張強,當初滅你家族的大神門如果給了你輕鬆體面的生活,你會原諒他們嗎?會願意替他們死嗎?會對他們忠心耿耿嗎?」恆毅對張強的態度視若不見,自顧自般繼續說話。

張強眉頭一皺,不耐煩的恨恨道「廢話!」

「是,你不會。因為徐長老帶你離開神秘花園,擺脫客店辛苦的生活,你就願意為徐長老付出一切。忠心耿耿是讓人敬重的精神,知恩圖報更是讓人欽佩傳送的美德。」張強沉默的聽著,不知道恆毅說這些的用意,恆毅緊緊盯著張強的眼睛,話鋒突然一轉,變的凌厲逼人!


「你不會為仇人賣命,不會因為仇人的給予和照顧就忘記家仇!可是你現在在做什麼?你在為跟你仇人一樣的人賣命!就因為他們對你有恩,給了你輕鬆體面的生活!」

張強憤然反駁道「胡說八道!徐長老豈能跟那些禽獸不如的混蛋相提並論!」

「為什麼不能?」恆毅身體前探,目光緊逼張強眼前。「你族人因何被滅?不過因為無意中觸怒大神門的人!為什麼德萊西亞星系的大神門如此?因為風氣!風氣如此!視人命如草芥!強者就能隨意剝奪弱者的生命,隨意滅絕弱者全族!你視滅亡家族的大神門為仇敵,卻從沒想過仇敵是如何造就!就是徐長老這樣的人造就,他們造就。他們傳播這種風氣,讓人們覺得理所當然!於是更多神門,更多的人理所當然的隨意剝奪弱者的生命。」


張強的胸膛不由自主的劇烈起伏,他不願意承認,但是他找不到話反駁!

「我殺了徐長老,殺了徐寶,為什麼殺他們?因為殺了他們讓你痛恨,讓燕飛天痛恨,這理所當然。但我殺了死有餘辜的人卻被燕飛天買兇滅族,你也認為這是理所當然。是對的?」恆毅根本不等張強回答,聲音驟然高揚,吼叫般喝問道「你認為是對的?你不會這麼認為!你也不能這麼認為!如果你這麼認為,就跟滅你家族的仇敵是一樣的嘴臉!一樣的心!忠心耿耿,知恩圖報的美德從來建立在對正確的人和正確事情的基礎上!你的忠心和知恩圖報成就了什麼?徐長老做過什麼。你比誰都清楚;徐寶是什麼樣的人,你比誰都清楚!他們。跟滅你家族的仇敵有什麼不同?你告訴我——」

張強渾身顫抖著。說不出的憋屈和激憤。「你別跟我說這些,別跟我說些!宇宙就是這樣,就是這麼殘酷!就是這麼殘酷!」

「你若這麼說——就等於是在說你自己的族人全都死的活該,死的理所當然,死的一文不值!而你——根本就不該有恨!因為你自己都信奉這樣的理念!」恆毅站起來,沉著臉。字字清晰的呵斥痛苦抱頭抽泣的張強。「你再告訴我,這是你信奉、認可的嗎?」

張強痛苦的嚎叫著,哭泣著,他不知道。他一團混亂,他只知道內心有恨,經久不息的恨。他的族人不該死,死的冤屈,絕對不是活該,絕對不是!

木屋門口,紅靜靜立著,看著,聽著屋外恆毅對張強的奇特審問……

巔峰城。

徐自在在徐白潔陪同下走進燕飛天居處。

宮殿般的房子里,到處都掛著白布。

燕飛天面無表情的坐在屋裡。

當徐自在進屋時,她連身子也沒動。

徐自在對著背後關上的門喊了聲「幾位長老不進來嗎?」

燕飛天臉色微變,扭頭望了眼緊閉的門。

門外,傳來前執法堂長老的聲音。「后掌門人主持吧,我們就不進來了。」

徐自在淡淡然一笑,旋即冷冷注視燕飛天道「幾位親族長老們一致指控是你買兇刺殺執法堂制裁堂的恆毅,刺殺執法劍佩帶者是何罪責你可清楚?」

燕飛天微微一怔,但想到自己左右生無可戀,只要大仇得報,就算背黑鍋也無妨,當初那麼多徐家的人出資幫忙,那份情義讓她早有以死承擔一切的決心。「后掌門人動手吧。」

徐自在搖頭長嘆,一臉無限遺憾之態。「我本想,你左右是個生不如死的人了,讓你自行了斷結束此事也就罷了。可惜,眾親族長老們的指控讓你坐實了罪名,如此一來不僅是你一條命,而是你親族舉族皆被牽連!」

燕飛天神情頓時慌張起來,她死,不可怕,如果連累她的親族,她卻絕對不願意!「后掌門人,事情是我一人所做,我再怎麼說也是嫁進徐家的人,喪夫失子,我復仇不應該嗎?你殺我也就罷了,為何還要如此無情!」

「刺殺執法劍佩帶著,猶如刺殺掌門人,罪當重論。 嫡妻貴安:為夫有禮了 ,但罪名坐實,我想輕饒也不可能。除非還有同黨,而你又願意供出。」徐自在手中法扇緩緩搖動,冷冷盯著燕飛天變化的表情。

短暫的遲疑之後,燕飛天突然笑了起來。「后掌門人真有手段,以為我會相信嗎?」

正這時,門外響起一位徐家親族長老的急切的聲音。「后掌門人快執法!殺人的就是燕飛天,滅她一族此事就結束了!不要聽這女人胡說八道!」

燕飛天認得這把聲音,她只覺得難以置信……她燕飛天早就說過,事情無論成功失敗,她感恩眾人出資相助的情義,一力承擔後果,為什麼這些長老還要站出來指控她?

儘管不可思議,但燕飛天哪裡會聽錯聲音?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