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輕寒和蘇櫟,念飛鸞在一起討論對策。

“好了,這個方案已經敲定好了,就按照這個方案來做,十五異士一定會由水倍巫師帶領,他們要想殺進明月山莊,首先是十二煞,只要攻破了十二煞,他們就有機可乘,還有一點,就是屍蠱是月影宮的人帶來的,那麼他們只會進攻雲城,當然,庚桑瑤也會派其他的屍蠱一起來對付明月山莊,但是,問題也來了。”

夜輕寒大吼一聲,打盹的赫雲霆也被他吵醒了。

“問題又來了,你怎麼這麼多的問題呀!”

赫雲霆大吼道,“這一刻,要是陌陌在家就好了,陌陌要是在,對方在厲害,一個連環計也能把他們耍得團團轉的。”

“問題是陌陌不在家啊!要是陌陌在家,我用得着這樣煩惱嗎?”

夜輕寒抓了抓腦袋,覺得心情一點都不美好。

“天色已晚,二位公子就別在爭執了,就按照少主的辦法來吧。”

念飛鸞起身,笑看着他們兩人。

“飛鸞姑娘,不是我要和他爭執……。”

“難道是我要和你爭執嗎?”

夜輕寒快速的打斷赫雲霆的話。

念飛鸞只能掩嘴笑了笑。

晴兒也搖了搖頭,臉上的笑容也一天比一天燦爛。

“夜叔叔,赫叔叔,就這樣吧!櫟兒有把握守護好明月山莊,現在大家先回去吃晚上,赫叔叔,夜叔叔,你們陪櫟兒去佈置現場,一定不能讓他們進入明月山莊裏。”

“好!”

兩人點了點頭,跟着蘇櫟離開。 “晴兒姐姐,今晚你就安心照顧勳兒吧!可不能在在勳兒受傷了,齊兒的那幾個丹藥真的很寶貝,可不能辜負了齊兒的一番心血,想必他在給勳兒這幾顆丹藥,一定能肉痛吧!”

“嗯!”晴兒笑了笑,“他當時可是抱了好一會呢?”

“嗯!他的父母都是不平凡之人,兩個兒子也是非常的聰明,真的想見一見他們的孃親。”

念飛鸞的聲音緩緩的,聽着讓人很舒心。

拒嫁天后:帝少的緋聞嬌妻 是夜,已經入夏的夜晚,夜裏知了叫個不停,讓寂靜的夜晚也不那麼的陰森,藉着夜色的掩護,一條黑影快速的在黑夜裏掠過。

皇宮裏,鳳儀宮裏。

庚桑瑤已經換好了夜行裝,正準備出去。

猛的,庚桑瑤眼眸看向了窗外。

一抹纖細的黑影從窗戶裏掠進來。

“白傲瑩,是你。”

庚桑瑤冷冷的看了白傲瑩一眼,“這個時候你怎麼在這裏?”

“傲瑩見過族長。”

“你不去雲城,跑到這裏來幹什麼?”庚桑瑤沉聲質問。

白傲瑩沒有回答她的問題,而是問:“聽說族長今晚也有計劃?”

白傲瑩一雙露在面巾外邊的眼眸微微眯着,更多的猜疑和不解。

看着這奢華的鳳儀宮,白傲瑩眼中閃過一絲羨慕。

“你只管攻你的雲城就好!至於沐雲軒,本宮會拖住沐雲軒,本宮這是在幫你,哪會有什麼計劃。”

“哦!”白傲瑩一聲哦字,不是疑惑,而是別有深意。

“那族長爲何不通知傲瑩一聲呢?也好讓傲瑩和族長好好的配合。”

白傲瑩聲音有些冷,帶着很多的疑問。

“本宮自然會通知你,水倍巫師不是派人去通知你了嗎?這會應該在路上,看來你們錯過了。”

庚桑瑤臉不紅心不跳的解釋道。

“看來,還真是錯過了。”

白傲瑩陰冷的看了她一眼。

語氣卻變的非常的恭敬。

“多謝族長,恭喜族長,修煉到了玄魂階巔峯。”

“哼!希望你今晚真的能滅了雲城,三千人加上三千屍蠱,加起來就是六千,比雲城的人多了一半,本宮幫你拖住沐雲軒,你可別讓本宮失望纔好。”

“請族長放心,爲了這次任務,我們已經準備了很久了,屍蠱都是玄武階以上的高手,能以一敵百,一定能完勝。”

白傲瑩自信滿滿的說道,漂亮的大眼裏,眉飛色舞的,只要滅了雲城,她在巫族的地位就會更加穩固了,就連眼前的族長,也得讓她三分。

“不要高興得太早,雲城沒有你想像中的那麼簡單,出發吧!”

庚桑瑤看都沒有看白傲瑩一眼,心裏就知道她在想什麼?

“族長,傲瑩不會輕敵的。”

“那就出發吧!”

“嗯!”

白傲瑩點了點頭,飛身離開。

庚桑瑤在白傲瑩離開以後,也快速的飛身出了鳳儀宮。

明月山莊裏,全莊處於高度戒備的狀態。

吃過晚膳以後,大家都在各自分配好的崗位上守着。

蘇櫟就和十二煞在一起守着大門口。

“櫟兒。”

青蓮一身簡單的白衣,看起來落落大方的。 ♂!

“青蓮姨!怎麼樣?”

蘇櫟低頭,看着青蓮。@樂@文@小@說|

“櫟兒,你預料得不錯,他們正朝明月山莊的方向來了。”

“嗯!青蓮姨!你在去探消息。”

“好的,櫟兒。”

“桐梓。”

蘇櫟朝着一顆大樹下喊道。

“少主。”

嶽桐梓從暗處走出來。

“你去通知少羽叔叔,天痕叔叔,鴻翔叔叔,吳江叔叔,還有青荷姨!讓他們守住靠後山的每一處機關,敵人正在靠近,不能讓屍蠱進入明月山莊,我明月山莊美如仙境,可不能讓那些噁心的屍蠱給污染了。”

“是,少主,桐梓這就去傳消息。”

嶽桐梓快速的消失在黑夜裏。

“真是有什麼樣的娘會有什麼的兒子,這個時候還想着要自己的家不擔心自己的小命。”

夜輕寒坐在大樹上,略顯風涼的說道。

“夜叔叔,這你就不懂了,在櫟兒的心裏,家永遠都是最美的地方,絕不允許被討厭的人或是東西染指。”

“家……?”

夜輕寒語氣憂傷的吐出一個家字,家,他從來沒有體會過家的感覺。

他這樣的人,從小到大都是孤孤單單的一個人,家對於他來說,當真可笑至極!

現在有了玥兒,他心裏其實挺期盼能有一個家的。

“呦呦呦!這裏風景不錯啊?”

尖酸的聲音陡然響起,是個娘娘腔,很是刺耳。

蘇櫟和十二煞和夜輕寒瞬間警惕起來。

蘇櫟遠遠的看向來人,來人一男一女,隨即,陸陸續續飛身過來十六個人,爲首的正是水倍巫師。

“各位,今晚就仰仗各位了,今晚突襲,一定要拿下明月山莊。”

水倍巫師帶着面紗,低聲說道。

“水倍巫師放心,我們從來沒有失敗過。”

穿越之安意人生 又是剛纔那個娘娘腔的聲音。

“對手不容小覷,別忘了千面娘子的教訓。”

水倍巫師提醒道,“這明月山莊可不比那些江湖門派,上次她帶來的二十個屍蠱,一柱香的時間就被他們給滅了。”

“無悔,看來有兩把刷子,一定要非常的小心。”

“舞兒,放心,爲夫的毒,天下無人能解,今晚,就大開殺戒吧!”

說話的真是毒王和他的妻子舞樂。

蘇櫟快速的給夜輕寒使了一個眼色。

夜輕寒點了點頭,輕輕拉了一下手中的白線,不遠處的六月點了點頭,分別把消息傳了下去。

“行動。”

水倍巫師一身令下,十五個人的臉上都洋溢着自信的笑容。

就在幾人瞬間想躍過牆頭的時候。

一陣陣蘊含着強大力量的鋼針如雨般密密麻麻的射向十六人。

只是黑夜裏,他們沒有發現的是,所射出的鋼針次數不一樣。

其中金、木、水、火、土和魔音,百子,千卷,丹青的位置最爲密集。

在其他幾人都輕而易舉的躲過暗器時,也正當幾人覺得不會在有下一輪鋼針射出來的時候,又一輪細如牛毛的鋼針從夜輕寒的兩隻手中快如閃電般的速度射出,鋼針太細,發射速度又快又準,一點聲音都沒有。

“小心,被他們發現了,周圍全部是機關,一定要非常小心。” 水倍巫師大喊一聲,不愧是明月山莊,這麼快就發現了他們的動作。

很快,十六人又被齊齊的擊回了原地。

沐雲軒躲在暗中的一顆大樹上,雙眸冷冽的看着下邊。

“啊!”

“啊!”

這個時候,傳來了兩人的尖叫聲。

“水玉,你怎麼了?”

一個男子急急的聲音引起了大家的注意。

暗處的蘇櫟對着夜輕寒豎了豎大拇指,眼下明月山莊裏的人只有夜叔叔的修爲能發出這樣速度驚人又讓人不易察覺的鋼針。

今晚來的十五異士中,其中金、木、水、火、土和琴、棋、書、畫,這兩組的人是最難對付的,可是隻要把他們其中的一個打傷,他們沒有辦法合作,他們就有機會殺了其他的人。

“我被射中了。”

水玉快速的出聲,心裏有些後怕,她沒有感覺到任何氣息,是在不知不覺當中被射中的。

“我也被射中了。”

說話的丹青,心裏有些不可置信,她怎麼可能會鋼針射中,她剛纔可是非常小心的,看着手臂上密密麻麻的細如牛毛的鋼針插在她的手臂上,她瞪大雙眸,怎麼都不敢相信,這麼多鋼針射向她,她居然一點察覺都沒有。

其實,蘇櫟經常跟着蘇紫陌行走江湖,又善於揣測對方的心思,一般的機關,在射出三發暗器的時候,就會停止,蘇櫟他利用的就是暗器結束以後,在對方認爲安全的瞬間的心裏放鬆的狀態,這一點只要拿捏得好,在強的對手,基本都會中招。

“這些鋼針上有毒,無悔,快點過來。”

丹青感覺到全身劇痛無比,身上已經冒着冷汗。

“好痛。”

水玉忍不住呼出聲手臂在瞬間僵得如石頭一樣重得擡不起來不算,還瞬間失去了知覺。

“啊?我的手,失去知覺了。”

丹青驚恐的大喊大叫。

千無悔大步跨了過去,快速的給兩人服下了百毒丹。

暗處的蘇櫟冷冷一笑,只怕已經來不及了,這是齊兒最不想用的又最爲霸道的化石散,中毒者,沒有製毒者煉製的解藥,必死無疑。

“怎麼回事?”

庚桑瑤一到,看到他們還在明月山莊外邊,非常的生氣。

“族長,我們被暗器攻擊,水玉和丹青都被射中了。”

水倍巫師急急的說道。

“本族長已經再三警告,明月山莊的外圍全部是機關,讓人防不勝防,不是讓你們先讓屍蠱搗毀機關,然後在對付十二煞嗎?”

聞言,水倍巫師身子猛的顫了顫。

十五異士自認爲以玄武一階的修爲能抵擋得住明月山莊外圍的暗器,在她當時提及讓屍蠱在先攻擊時,他們全部都拒絕了,要自己打頭陣。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