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冰依對上他淡定無比的瀲灧妖魅紫眸,只覺得渾身籠罩著一股懼意。

男子的薄唇微抿,神情高能倨傲,即便是他的心口插著一把劍,他也能面不改色。

夜冰依睜大眼睛看著他,他真狠,對自己更狠!

她忽然覺得,這樣的帝玄胤,讓人害怕。

好半天才找回自己的聲音,輕顫道,「你……你快鬆手!鬆手!」

夜冰依低頭一看,瞬間嚇得不輕,他的心口彼時正在洶湧不斷的往外冒血液,即便是身上穿的黑色衣服也很,輕易的就能辨別出來……

身下鋪的是潔白的羽毛毯子,如今全部沾染了一大片血液,宛若盛開的一片片妖紅的彼岸花一般,詭異妖孽。

可是帝玄胤卻無動於衷,眼眸直勾勾的打量著她,好像身上被插了一把刀的人不是他自己一樣。

他依然淺笑淡然的看著她,「依依,原諒我,可以嗎?」

一雙瀲灧的紫眸充滿希冀的看著夜冰依,眼底閃爍著脆弱的光芒,渴望祈求的看著她,甚至有些卑微……

他此刻就好像,只是一個祈求母親溫暖懷抱的孩子。

夜冰依搖了搖頭……她一定是被他給嚇到了,他這樣清貴絕塵,高冷霸氣,冷傲無雙的一個人,怎麼會有這麼脆弱的一面呢……

可是看到這樣的帝玄胤,望著他和兒子長得如此相像的一張臉,夜冰依便忽然心頭一軟,母性大發……

心中竟然有些難受,喉嚨微哽道:「我,我早就說過,這件事情,已經不是誰對誰錯的原因了,只是我……我……」

「閉嘴!」帝玄胤猛然打斷她,凌厲的眸子夾雜著濃濃的嘲弄向她看了過來,凄然一笑,「呵呵……你就這麼討厭我?」

夜冰依……

嘴角突然勾起一抹冰冷邪魅的弧度,帝玄胤閉了閉眼,隨即狠狠甩開了她的手……

冷冷的撇過臉去,聲音充滿了落寞,「你,走吧……」

夜冰依看著渾身充滿冰冷氣息將臉轉到一邊的男子,揉了揉被他打痛的手腕,心低突然升起一股委屈。

猛然轉身,跳下了馬車。

走就走!

哼!你以為你他媽是誰,老子願意管你?!

「……」

幾乎是在她跳下馬車的一瞬間,帝玄胤便睜開了一雙瀲灧的紫眸。

眼底一片孤寂落寞,大手狠狠握緊,猛然噴出一口鮮血……

隨後頹廢無力的靠在了車上,嘴角掛著一抹嘲弄的弧度,輕輕的閉上了眼睛,長長的睫羽宛若蝴蝶的翅膀輕輕扇動,身下的雪色毯子被血液染的妖異無比。 廖王峯越看越是喜歡,忙拿起吹風機小心的將墨跡吹乾:“我去裝裱!”

他的妻子嗔怪的道:“看見好字,連飯都不吃了啊?”

“不吃了,我要送去裝裱。”廖王峯等墨跡一干,捲起兩幅字就走出了家門。

下班回來,廖漢看見客廳的東西已經迴歸了原位,不由得一慌:“爸,媽媽,我的傳家寶呢?”

廖王峯道:“叫什麼,我送去裝裱了,還沒拿回來呢!你之前說的不錯,你的同事的字寫的真好,不啻於書法大家,我不信他很年輕。”

聽見陳哥的字是被送去裝裱,廖漢抓了抓腦袋:“嚇我一跳,我陳哥給別人寫了尜尜一點點,就賣了幾千萬,這中堂和座右銘都是他給我的,我要做傳家寶,可不能有事。”

“你的這個同事,我就算是沒見到,我也能看出來他是個好警察!”廖王峯說道:“這字裏有人的風骨,可見那個人一身正氣!傲骨錚錚啊!”

廖漢一呲牙:“那您可猜錯了,他是不是有傲骨,我不知道,反正他不是一個好警察!”

廖王峯表示不信。

廖漢道:“他只是協警,還沒有轉正!”

原來如此,協警遲早還是要轉正,廖王峯卻是道:“你的臥室小的跟狗窩一樣,那副小字,放在我書房行嗎?等你結婚了,我在還你!”

原來他老爸拐彎抹角就是爲了借他的字畫,廖漢心疼的道:“那您要保存好,將來可是要傳給你孫子的。”

廖王峯的妻子韓宇忍不住給兒子的腦袋上拍了一巴掌:“你要是現在有女朋友,我現在就叫你爸爸還你!”

“嗯,對!”廖王峯贊同的點點頭算是同意妻子的話。

他們也知道兒子還從來沒有交過女朋友,要他突然找一個女朋友出來,那是不可能的。

“我去,我一個人說不過你們兩個!”廖漢拿起了手機:“陳哥,給我介紹一個女朋友唄?你知道,我就是油嘴滑舌一點,沒有惡習,而且,我爹是小官,我勉強算是個富官二代,我自己投機倒把,小有餘財!”

陳志凡拿着手機,皺眉看向在桌邊吃飯的養小小:“小小,我有個朋友。爲人義氣,我覺得人品還不錯,就是外形寒磣了一點,我想把你介紹給他!”

衆人的目光落在了養小小的身上,他們都不很不解,養小小和陳志凡的關係算是不錯的,應該和陳志凡也有關係纔對,沒想到養小小居然是要陳志凡給她介紹對象。

養小小被人注視之下,臉立刻紅了:“他沒別的女朋友,也不會有別的女朋友,沒別的惡習吧?”

陳志凡道:“都沒有。就是喜歡油嘴滑舌逗個嘴癮。”

養小小看向陳志凡:“那&……先見見,外形其實並不重要。錢我也有,他可以工作,我也可以工作。只要他能對女人專一。而且好!”

聞言,陳志凡有些尷尬:“現在就可以見面,我叫他來接你,這麼晚了,你放心嗎?”

養小小露出一絲兒狡黠:“這個時間的約會,不正好叫我看看,他是什麼人嗎?”陳志凡介紹的人應該不會錯,她知道自己的爸爸與陳志凡能有的恩怨只能仇,可陳志凡依舊是很照顧她,一個人的品姓在行爲中窺得一斑。

她信陳志凡,所以也願意去接觸陳志凡介紹的人。

朱茵不由得咋舌:“我們陳大哥這就變成媒婆了?我能認識龍飛也是陳大哥的功勞,如果不是陳大哥。我還遇不到我們家龍飛!”

陳志凡道:“我只是對身邊比較熟悉的人,敢這麼介紹,等等,我的電話還沒有掛,”陳志凡鬆開捂着的話筒:“我給你介紹個女孩子,你到我家來接,你們先接觸一下。”

“啥?”廖漢差點沒跳起來:“陳哥,你真是太給力了,我要女朋友就有女朋友……”

陳志凡道:“要是成了,纔算是你女朋友,現在還不要這麼着急,來接人!”他並沒有叮囑廖漢,掛了電話之後,陳志凡道:“我記得你有防狼噴霧,帶上好了,別管是不是我熟悉的人,你跟他見面的時候,可以全程給我通話。要是他不老實,我可以隨時救你!”

養小小抿嘴一笑,起身施施然的拿起了自己的小包,走到別墅的門外:“陳大哥,謝謝你,不管見面之後是否滿意!我都謝謝你!”

黑蓮低聲對陳志凡說道:“志凡哥,你這麼叫一個大姑娘和一個男人出去,不好吧?”

“就是啊,志凡哥哥!”水玲瓏認同的點點頭:“要不要我們去跟她做伴兒啊?”

陳志凡看向別墅門口那道纖細的身影,想起了楊老大將她託付給他的場景:“不用了,我的朋友雖然有些油嘴滑舌,但是不會是品行不端的人。”

他和黑蓮他們的聲音並不低,養小小的眼眶微紅,此時一輛車停在了別墅的門口,廖漢有些矮胖的身材從車裏鑽出來:“陳哥,陳哥,我來了!”

養小小見過這個身材中等有些圓胖的警察,當即朝着他走過去:“廖警官,還記得我嗎?”

廖漢看見養小小,就知道她就是那個美女荷官,也知道了她的身份,當即目瞪口呆的說道:“是你!”

養小小點頭:“是我!”

廖漢驚訝的下巴都要收不回去,養小小是一個難得一見的大美人,就是和美女隊長葉詩瑜站在一起也不會遜色多少,他怎麼也沒有想到陳志凡居然會給他介紹的是這麼一個極品的大美人。

養小小看着廖漢呆滯的模樣,不由得噗嗤一聲笑出聲來:“走吧,現在出去看個電影,再擼個串串,應該夠時間了!”

廖漢啊了一聲,連聲點頭:“好,聽你的,”他有些侷促的偷偷的瞄了養小小一眼:“那,你想去哪裏?”

軒轅龍飛走到窗戶邊,看見遠去的車:“你什麼時候開始練功?”

陳志凡差點給他一個大白眼,本來他還以爲軒轅龍飛到他的身邊就是問問關於介紹對象的事情呢。

這還是陳志凡第一次給人正兒八經的介紹對象,朱茵和軒轅龍飛的意外,那是他們投緣。 空氣中,充斥著濃濃的血腥氣味……

帝玄胤閉上眼睛,妖邪魅惑人心的俊臉好似生無可戀,任由血液洶湧不斷的流淌。

夜冰依跳下了馬車之後,玉雪飛龍馬便感覺到主人在受傷,並且剩下了一個人,便主動停了下來,中發出一陣哀嚎。

夜冰依並沒有走遠,心中說不出是被他眼中剛才流露出的傷感而傷心,還是因為被他凶了一頓而難受。

暗搓搓的胡思亂想著。

突然聽到玉雪飛龍馬的哀鳴聲,那凄慘的聲音,猶如鬼哭狼嚎!頓時將夜冰依給嚇了一大跳。

唰的回過頭——

馬車還在那停的好好的。

皎潔的月色下,森林中一片孤寂,時不時的響起兩聲蟲鳴吵叫聲音……

之前馬車帘子都已經被帝玄胤給撕壞了。

夜冰依的目力很好,所以即便是隔得這麼遠,她也能清晰的看到車廂里,帝玄胤正在靠在那裡平躺著。

而他的胸膛上,還插著一把格外亮瞎眼的匕首!

帝玄胤的臉朝裡面,夜冰依看不清他的表情,但是卻能看到他一動不動……

夜冰依的眉頭皺了皺,轉過身來。

這傢伙,他是昏倒了,還是睡著了?

一時間,夜冰依不想回去,又不想離開,便就這麼站在這裡打量著。

可是她站了半天,發現還真的都沒有見到帝玄胤動彈一下。

我去!

夜冰依低咒一聲,這該死的男人,這是想血流成河?把血流幹嗎?

腳步不受控制的往回走,隨即猛然頓住。

等等!

她為什麼要回去?

她又憑什麼回去?

可是就這麼走了嗎?不管他了?

萬一他的血流幹了怎麼辦?他死了怎麼辦?

夜冰依狠狠的咬了咬牙。

算了!

光看在他是小澈兒親爹的份兒上,她也不能不管他不是?

這麼想著,夜冰依便又往回走。

腳步蹬蹬蹬的走到馬車的前,看到裡面的場景,夜冰依只覺得自己的小心肝瞬間狠狠一顫!

娘子可愛 靠!他是真不想活了?!

車廂中,趁著皎潔的月光,可以看清楚男子的俊臉,他的面色蒼白,紅唇微抿,一頭墨發披在肩上,散落下來,襯著他的俊臉妖孽異常。

而他的胸口,還在咕咕冒著鮮血,渾身都沾滿了鮮血,沒一塊好的。

夜冰依的臉黑成了鍋底,氣得火冒三丈,死死的捏著拳頭,恨不得上去掐死他!

這麼大的人了,居然還來這一招,說他幼稚,他還不高興!真是心理變態啊。

至少在夜冰依眼裡,為了達到目地而不擇手段,甚至自殘,這就他媽是變態了。

生命多可貴……

可是她萬萬想不到,竟然會有一天,有人會因為她而做出自殘這種極端的行為。

這讓她怒不可竭的同時,還覺得有些怪怪的……

還沒來得及開口,察覺到有人過來的帝玄胤便忽然睜開眼睛。

在看到眼前一張清麗卻黑到極致的小臉,紫色的眸子瞬間閃過一抹亮光。

卻還是死死的剋制自己,按捺住心中的微漾,道,「你這是不走了?」

嗯哼!

夜冰依忍住想要掐死他的衝動冷睨了他一眼,沒有搭理他。

不過也不得不承認,在看到他睜開眼睛,看到他眼中閃過的欣喜,那一刻,夜冰依的心軟了一角。 陳志凡從口袋拿出那枚指環待在手指上,他將那個小墜子帶在了脖子上,感受着這兩個物件上的陰氣,舒爽的輕吐出一口長氣:“先去陪你的小茵,我要是練功,你不是能感覺到嗎?我現在還不練功!”

他怕養小小給他打電話,他聽不見,養小小雖然是罪犯的女兒,實際上她收到父親極度溺愛和關懷,除了做過幾天荷官之外,一點犯罪的事情,都沒有沾。

說起來,養小小還是一個單純的女孩兒。

據他所知,養小小也沒有交過男朋友。 重生之都市最強神話至尊 要是他給她介紹的廖漢不合適,他就要愧疚的,所以,他很關心,這兩個人的約會!

等了幾個小時,養小小被廖漢送了回來,她站在門口等廖漢走了之後纔回到客廳,看見客廳站着的陳志凡,她笑着說道:“陳大哥,你猜,我們去哪裏了?”

陳志凡怎麼可能猜到這個答案,不過他看養小小的情緒還是蠻高的,應該這次的約會還算是不錯:“你就直說吧,他要是對你不軌,我還能收拾他!你要是隱瞞他的劣跡,我也幫不了你!”

養小小抿嘴一笑:“他使勁炫耀某個人的字堪比書法大家,非要帶我去看正在裝裱的書法,他在家耍賴皮,哄着他爸跟他媽媽一起和我們去書畫裝裱店,看某人的書法,哎呀,要不是那署名,我都不敢信呢。”

陳志凡尷尬的乾咳了一聲:“胡亂寫的,那小子就是喜歡吹牛!那你這算是見家長了嗎?”

養小小的俏臉倏地一紅,隨即點了點頭:“應該算是吧。第一次接觸還不錯,雖然他個兒是矮了一點點,然後嘴貧了點,好像沒有別的問題。不過第一次見面而已,日久見人心吧。”

這些話都是務實的,陳志凡朝着樓上走去:“那就好,我我就放心了,你快去休息吧!”

養小小這才意識到,陳志凡一直在客廳裏等着她回家,平白的有一種父親等着女兒去約會回來的感覺,她的鼻頭一酸,想起了縱身從樓上墜樓而亡的父親。

起先,養小小是真的不能接受父親自殺而死的現實,是陳志凡喝醒了她,父親自殺,就是不要她成爲罪犯的女兒。 我氣哭了百萬修鍊者 她現在走出門,最多就是被人成爲楊老大的女兒,黑老大的女兒,卻不會有人叫她是罪犯的女兒。

反應過來她約會的過程裏,陳志凡就是這麼在窗前等着她回來,她的心裏驀地就有了,她的家長還在!

陳志凡根本不知道養小小是把他當做了家長,他徑直走到了樓頂,沒有拿出極陰草籽,而是帶着從廖漢那裏得到的那兩個小飾品,催動體內荒古氣息濃厚的《盤古屍經》比平時更加精純,這是一種怎麼樣的體驗,陳志凡已經全身心投入到功法的運轉中,連軒轅龍飛來到身邊,他都沒有理會。

軒轅龍飛這次也是很正式的盤腿坐在了陳志凡的身邊,之前陳志凡不知道用什麼手段聚集起了陰氣,而現在,他又不知道用的都是什麼方式,將無比精純的陰氣聚集在一起,在這種環境之下練功,事半功倍!

陳志凡的功法全力運轉,金色的古拙書籍將精純的陰氣吸收進書裏,陳志凡並沒有發現盤古屍經的金光更加明亮了起來。

荒古氣息慢慢擴散開,將陳志凡的身體籠罩在其中,令陳志凡整個人有種從荒古走來的感覺,似乎陳志凡原本就是屬於荒古之人。

荒古,那是一個在歷史典籍都沒有詳細記載的年代。

留下來的全都是虛幻縹緲的傳說。

軒轅龍飛坐在陳志凡的身邊,立刻就感覺到了陳志凡身體上氣息的變換,似乎他身邊盤腿練功的人,不是陳志凡。

可明明又是陳志凡,那種時而是陳志凡,卻又時而似乎不是陳志凡的感覺,令軒轅龍飛也不禁對陳志凡修煉的功法,好奇了起來。

他活的年久,也從來不知道還有這種奇特的情況。

見陳志凡專心練功,他也沒有辦法開口問出,和陳志凡一樣將心神完全沉浸到了功法裏。

精純的陰氣用來滋養殭屍的經脈身體,丹田是最好的,陰氣不精純,則無法完全的淬鍊身體。

雖然殭屍有白僵,黑僵之類的分別,但是殭屍的體質各不相同,最後影響都是殭屍修煉的成就。

將精純的陰氣吸收到體內,一寸寸的淬鍊身體,軒轅龍飛幾乎是立刻就感受到了好處!

書畫裝裱店的人,連夜將裝裱好的字畫送到了廖家,他在送去之前,卻是拍下了照片,傳到了網上。

別人不知道這個警察陳志凡是什麼人,但是網上迅速的躥紅了一名名字叫做陳志凡的書法大師!

陳志凡還不知道,自己在連夜練功的時候,就已然成了書法大師!

但是卻是有人注意到了網上的這幅字畫,正是在z市看孫女的葉南疆,葉南疆在網上,看見了那副巨大的中堂,也喜歡的不得了,別人不知道署名的陳志凡是什麼人,他知道啊,他一查就知道這幅大中堂就在廖家。

一查廖家的兒子,他自然就知道了這個陳志凡是什麼人。

葉南疆看着網上的照片,對孫女說道:“這小子還有這一手,你怎麼沒告訴我?”

“爺爺,你可冤枉我了,那傢伙一向低調的很,除了翹班的時候很高調,其餘的時候不愛張揚,本來這次他可以順利轉正,是他吧功勞讓給了廖漢!”葉詩瑜看着網頁,鬱悶的道:“要是知道這小子有這麼好的書法,我肯定第一個先假公濟私啊,問題我根本就不知道!”

葉南疆呵呵的笑起來:“那這件事,爺爺就交給你了,我的要求不高,也給我一箇中堂就好!”

“中堂,您老的要求可真不高啊,一般的大師誰給別人寫中堂?”葉詩瑜立刻反對:“量產就不值錢了,你就到廖家流流口水就行了,我最多給您要一副小字!”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