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雷琢磨了一下他的人工智慧計劃,可是他根本就靜不下心來。他的腦袋裡全都是寧靜的樣子,她曾經畫的那些畫,還有她說過的那些話。這樣的狀態根本沒有辦法搞科研,不過也正是這樣的狀態讓他萌生的一個想法。

「我不能事事親力親為,雷馬集團越來越大,員工越來越多,需要研究和設計的工作也越來越多,我要是把什麼事情都攬在身上的話,我就算累死也干不完。看來是時候從人才市場找高精尖人才了。」這個想法越來越強烈,沒過多久夏雷就把青彩月叫了進來。

「夏董,請問你有什麼需要我做的嗎?」青彩月的臉上帶著笑容,很是嫵媚的樣子。

在法國,她勾引她老闆的計劃差點就成功了,可是只開花不結果。從法國回來之後,她的那點小心思又慢慢地抬頭了。這一點從她的穿著上就能看出來,北方的天氣已經涼了,可她的身上卻還穿著非常清涼的夏季OL制服,裙子短到了只能遮住她的翹臀,甚至可以看到弔帶絲襪的鬆緊扣。襯衣的領口鬆開了三顆紐扣,碩大豐滿的雪白將襯衣撐得開開的,不僅露出了一雙雪白的四分之一,一條白玉雕琢的深溝也至少露出了三分之二。一個老闆面對這樣的秘書,意志力稍微弱一點的恐怕早就把她那進休息室里去嘿咻了,豈容她這個妖精在面前晃來晃去?

夏雷在這方面的控制力雖然不是很強,但他卻是紅顏知己多多,吃不過來,不然他沒準早就把這個妖精給吃掉了。

「彩月,當初你是從什麼人才公司過來的?」夏雷的視線瞄著人家的溝,嘴上卻問著正經的事情。

青彩月微微緊張的一下,「夏董,你問這個幹什麼?」

夏雷說道:「如果你熟悉那家公司,你就代表我們公司跟他們聯繫一下,我想讓他們給我們挖一些高精尖的人才過來。」

青彩月這才鬆了一口氣,臉上也露出了甜美的笑容,「原來是這個呀,那家公司叫層樓人才公司。我和他們的老總吳女士見過幾次面,我有她的電話,我可以跟她聯繫。不過,夏董,你要聘請什麼樣的人才?」

「人工智慧。」頓了一下,「主要是人工智慧領域的人才,另外,順便讓他們幫我們挖一些電氣工程師,機械師和軟體工程師。總之你熟悉我們的情況你知道我們需要一些什麼人才,你讓他們公司給我們挖到這些人。」

「現在在人才市場上就沒有我們雷馬集團挖不到的人才,夏董你也是一面吸引人才的旗幟,我就是被你這面旗幟吸引過來的。」青彩月說。

「你這張小嘴還是這麼會說話。」夏雷笑了笑,「去吧,這件事越快越好,我就交給你去辦了。」

「嗯,那我馬上去聯繫吳女士。」青彩月轉身離開,但只走了一步,手上的一隻文件夾就掉在了地上。她慌忙彎腰去撿掉在地上的文件。她這一彎腰,超短的OL制服裙便貼著她的翹臀往上移動,不僅露出了半邊豐盈的大白團,還露出了大白團之間的一條艷紅的蕾絲花邊。它顯得非常嬌小,柔弱,給人一種隨時會崩斷或者熱源融化的感覺。

夏雷的嗓子突然變得乾燥了起來,他不得不吞下一口口水去潤滑他的喉嚨,這樣才讓他舒服了一些。不過讓他鬱悶的是,青家的妖精就那麼彎著腰在地上撿呀撿呀撿,一隻文件夾里沒幾張文件,她撿了三十幾秒鐘都沒有撿完。她的那隻大白團就在他的眼皮前晃來晃去,非常調皮。更過分的是那條紅色的蕾絲花邊也輕微的動來動去,勒緊和偏移。它就像是秋名山上的車神,在崎嶇的山谷彎道上飆車,看得讓人熱血沸騰,卻又隨時都有可能翻車。

「嗯嗯。」夏雷尷尬的咳了一聲。

青彩月這才撿起最後一張文件,直起了她的小蠻腰,回頭看了夏雷一眼,那眼神兒水汪汪的,似乎在傳遞什麼信號。

夏雷假裝沒有看見,低頭去翻桌上的一份西爾維婭畫的圖紙。

青彩月失望的離開了。

嘟嘟嘟,嘟嘟嘟……

夏雷跟著接聽了電話。

「老大,我現在在一家生物科技公司門口。她和那個老頭剛剛進去。」安谷密汗的聲音。

「生物科技公司?」夏雷大感意外。

「是的,我也感到很意外,可這,卻是是一家生物科技公司。這家公司的名字叫強力生物科技公司,看上去很大。」

「你能進去嗎?」

「門口有警衛,大樓內部肯定有很多監控攝像頭,我需要時間和專業的幫手。」安谷密汗說。

夏雷微微皺了一下眉頭。安谷密汗是生肖戰隊的神槍手,卻不是阿曼達那樣的黑客,可以輕易侵入強力生物科技公司的監控系統。安谷密汗要進去,且還要做到不被人發現,那還真是一件很困難的事情。

「你暫時將那家公司的所有出口監視起來,我馬上過來。」夏雷說。

「你要親自過來?」安谷密汗很驚訝的樣子,「這很危險,你和他可不一樣。」

沒人會把寧靜怎麼樣,可是夏雷一旦出現在印度,那就需要蠻對CIA、腹部家族、FA組織甚至是醫院騎士團的攻擊。這些對手,一個比一個強大,無論哪一個都不是省油的燈。

「老大,你放心吧。雖然情況有店麻煩,但我能搞定。」安谷密汗的聲音,「印度很腐敗的,我想這家公司的安保人員也不例外。我花點錢試試,如果不行,那我就等到晚上爬樓進去。」

「那你去試試吧,花多少錢都沒有問題。」夏雷暫時忍下了那股立刻飛去印度的衝動。

「好的,等我好消息吧。」安谷密汗掛斷了電話。

夏雷拿著衛星電話在辦公室里走來走去,他的大腦也飛快地運轉著,分析著他到目前所掌握到的所有信息。

寧靜顯然從來去過印度,更不可能認識印度的禿頂老頭。可她一到印度,見的第一個人居然是一個她從來沒見過甚至不認識的人,這是什麼情況?

她拿走的那一千萬美金給了誰?

她用錢買什麼?

強力生物科技公司是什麼性質的公司?

一大堆問題充塞在他的大腦里,讓他無法安靜下來。想到最後一個問題的時候,他突然想起了什麼,快步走到辦公桌前,喚醒了他的工作電腦,然後在百度搜索引擎裡面輸入了「印度強力生物科技公司」,並敲了一下回車鍵。

網頁上頓時彈出了一大堆關於「印度強力生物科技公司」的搜索內容。

這是一家集生物科研和生物製藥的公司,另外也身材醫療器械。它在印度的生物製藥領域佔有一定的市場份額,資產約五百億印度盧比,折算華幣的話也就是五十億華幣。一家市值五十億的公司雖然比不上現在的雷馬集團,可這個世界上又有幾個雷馬集團?在印度,市值五十億的公司也算是很大的公司了。

強力生物科技公司生產的藥品種類很多,但都是一些普通的藥品,都是用在醫療領域。

百度搜索引擎還提供了強力生物科技公司的總部大樓的圖片內容,那是一幢三十層高的現代化辦公樓,看上去剛建好不久。

就在看過了強力生物科技公司的圖片內容之後,一條特別的搜索內容引起了夏雷的注意。

強力生物科技公司的老總是一個名叫那哈爾的人,他早年是一個生物科學家,曾經發表過神學與生物科技之間的聯繫的論文,但內容過於荒誕怪異,成了當時的一個笑話。後來他創業成功,他本人也成了印度最富裕的人之一。有了錢之後他成立了一個實驗室,用錢收買低種姓家的女孩男孩做一些秘密實驗。後來他被調查過,但不了了之。

這條搜索內容之中還有一張照片,照片是一個禿頂的老頭,眼神怪異,看上去有點神經質。照片下還有名字——那哈爾。

夏雷突然就僵住了,這不是安谷密汗所描述的那個老頭嗎? 一天的時間就這麼過去了,這一天的時間夏雷幾乎都在焦急和等待之中渡過的。

安谷密汗收買了強力生物科技公司的保安,也進入了那幢大樓,可是他只能進入低級別的區域,高級別的區域就連保安都不能進去,就更別說是他這個收買保安的人了。

安谷密汗發回了幾張偷拍的照片。從那些照片里夏雷看到了很多監控攝像頭,還有守衛高級別區域的不穿制服的安保人員。就安谷密汗發回來的照片來看,強力生物科技公司並不只是生物製藥公司那麼簡單,它一定藏著什麼秘密。不然,它的安保級別不可能這麼高。

晚上夏雷並沒有回去,他留在了辦公室里,等著安谷密汗的行動。

「要是阿曼達還活著就好了。」在焦急的等待里,夏雷不禁又想起了阿曼達。她是生肖戰隊的黑客,窺探強力生物科技公司的內部機密只需要給她一台電腦,一根網線就夠了。她死了,生肖戰隊裡面就缺失了這種人才,以至於現在一籌莫展。

他又想到了梁思瑤和龍冰,梁思瑤和龍冰的手下都有專業的黑客,可都是101局的特工。動用101局的人支持安谷密汗的行動,這不是一個好主意。

嘟嘟嘟,嘟嘟嘟……

放在書桌上的衛星電話突然響了。

夏雷的思緒頓時被打斷,他一把抓起了放在書桌上的衛星電話,急切地道:「什麼情況?」

衛星電話里傳來了安谷密汗的聲音,「我從大樓外牆上爬上去了,我目前在三十樓。」

在他說話的聲音里還有很明顯的風吹的聲音。

夏雷被他嚇了一跳,「你徒手爬上了三十層樓?」

「如果可以選擇的話,我寧願坐電梯。」安谷密汗說,他居然也有這樣的冷幽默。

夏雷苦笑了一下,「你小心一點,這家公司不正常,安保級別很高。如果遇到危險,立刻放棄行動,我們再想辦法。」

「放心吧,老大,我打聽過。這家公司確實不正常,不過也不是你想象的那麼厲害。那些安保人員不過是從保安公司聘請的人罷了,我能搞定他們。」安谷密汗的聲音。

「只是從保安公司聘請的人嗎?」

「還有一些退伍軍人,不過也不是威脅。好了,我現在要進去了。待會兒聯繫你。」安谷密汗掛斷了電話。

接下來又是等待。

十分鐘后,安谷密汗打來了電話。

「我打暈了兩個三十層的保安,我已經進入了他們的核心區域。」安谷密汗的聲音。

「小心他們的監控。」夏雷提醒道。

「那兩個保安是我在監控室打暈的,我正在他們的監控室里,等等……」

「你發現了什麼?」夏雷很著急。

「我看到你讓我跟蹤的那個女人了,你等一下,我給你拍下來,你看看。」

夏雷的衛星電話很快就收到了幾張照片,一看之下,他驚愣當場。

那是從監控顯示器上拍下來的照片,看上去有點彆扭,可開始能看清楚照片上的內容。那是一個實驗室,有好幾個穿著防菌服的工作人員。寧靜的身上已經換上了純白色的防菌服,她木然地站在一張金屬床前,等待著什麼。

安谷密汗還拍到了那個禿頂的老頭那哈爾,在他的面前是一隻巨大的玻璃容器。容器里裝著血紅色的液體,有很多導線和輸送液體的管子進入玻璃容器。隱約可以看見玻璃容器之中有一個人,好像是女人,她浸泡在血紅色的液體之中,皮膚慘白。不過看不見她的臉。

最後兩張照片是兩具女屍的照片,一個金髮的西方女人,身材頎長勻稱,肌肉的線條很具美感,生前大概是一個熱愛運動的人。就外貌來看,她很年輕,大約在二十五歲左右。另一具屍體是一個亞洲女人,身材嬌小,五官精美。可如果僅憑這樣的特徵就覺得她是一個文弱的女孩的話那就大錯特錯了,因為她身上的肌肉線條比絕大多數男人的肌肉線條都來粗獷,且富有力感。她也很年輕,年齡不會超過二十五歲。精美秀氣的臉龐,富有爆炸性力感的肌肉,她是一個真正意義上的金剛芭比。

熱愛運動,或許是職業運動員的西方女人;肌肉發達,受過專業力量訓練甚至是格鬥訓練的東方女人,她們卻都死得如此年輕。看見她們的屍體,夏雷的心中非常好奇,同時又感到惋惜。那畢竟是兩個鮮活而美麗的年輕女人。

看過照片,一個巨大的疑問也在夏雷的腦海之中冒了出來,裝在巨大的玻璃容器之中的女人,兩具女屍,一個寧靜,她們之間究竟有什麼聯繫?

他肯定這裡面是有聯繫的,不然寧靜是不可能從華國來到這裡的。

「老大,你看見了嗎?」安谷密汗的聲音。

夏雷這才回過神來,「我看見了,可我不知道這家公司的實驗室在做什麼實驗。你還能在那裡待多久?」

「我估計我還能在這裡待十分鐘。」安谷密汗說,「我現在也不知道該怎麼做了,我的位置距離那個實驗室並不遠,可那裡有人,我進去的話肯定會被發現。我可以撂倒實驗室里的人帶走寧靜,如果你想要我那樣做的話。」

要不要帶走她?

夏雷猶豫不決。

以安谷密汗的實力,他要對付實驗室里的幾個科研人員就如同是一隻老虎要咬死幾隻羊一樣簡單。他可以讓安谷密汗這麼干,而且只需要一個指示就行了。可是,寧靜願意嗎?她從華國到印度,又出現在了這家神秘的生物科技公司里,出現在了有屍體的實驗室里,如果沒有必然的原因,她怎麼會做這些離奇的事情?在沒有弄清楚真相之前貿然讓安谷密汗帶走她,萬一她又突然「死亡」了,這麼辦?

「老大?」安谷密汗的聲音。

夏雷結束了他的思考,「不要帶走她,讓她留在那裡。你把監控室里的關於那個實驗室里的所有監控錄像給我拷貝一份,另外,如果你能搞到一些他們在做什麼實驗的資料就更好了。」

「好吧,我試試。」安谷密汗掛斷了電話。

接下來又是讓人焦急和不安的等待,這一等就是半個小時。夏雷忍不住想給安谷密汗打過去,卻又害怕他正潛入某一間辦公室竊取機密,貿然打去電話會讓他暴露。

「我需要一個黑客,找一個黑客很容易,但要讓他進入生肖戰隊卻是不可能的事情,而且我要做的有些事情就連生肖戰隊的成員都不方便告訴……看來,我得學習怎麼做一個黑客了。」在等待的過程里,夏雷萌生出了這樣的想法。

還在德國的時候,為了竊取約瑟夫的智能機床技術,他就苦心鑽研過軟體方面的知識。後來,第二次在萊茵金屬公司期間,他也有過這方面的學習,但學的也多是電氣工程和軟體方面的知識,而怎麼成為一個黑客,這方面的知識卻是沒有涉及過。

這個念頭從衝動變成成熟的想法也就那麼幾分鐘的時間,然後他撥了龍冰的電話。

「呵欠……這麼晚了,什麼事?」手機里,龍冰的聲音很慵懶,但語氣里卻帶著親切和喜悅的意味。

夏雷說道:「你手下有黑客嗎?很厲害的那種。」

「你要黑客做什麼?」龍冰的睡意頓時沒有了。

「不是要黑客幫我做什麼,我是想學習這方面的知識,我想要是有個人教我的話,我會學得更快一些。」夏雷說。

「原來是這樣,沒問題,我手下有這樣的人,我讓他過來見你。」龍冰說,然後又打了一個呵欠。

「你明天帶他過來的時候,你讓他帶一些專業的書籍過來。」

「好的……對了,這麼晚了,你怎麼還沒睡?」

「睡不著。」夏雷沒法告訴她安谷密汗正在為他做什麼事情。

「被你吵醒之後我也睡不著了,怎麼辦?」

夏雷笑了一下,「繼續捂著屁股睡吧,我自己都睡不著,我能幫你嗎?」

「那好,你也捂著屁股睡吧,晚安。」龍冰掛斷了電話。

嘟嘟嘟,嘟嘟嘟……

剛好結束與龍冰的通話,安谷密汗就打來了電話。

「老大,我已經出來了。」安谷密汗的聲音。

「怎麼要了那麼久的時間?」

「我潛入了一個辦公室,看了牆上的照片和桌上的名牌我才知道我進入了這家公司的老總那哈爾的辦公室,我搞到了你想要的資料。」

「太好了,儘快傳給我。如果是紙質的,你拍成照片發給我。」夏雷很著急。

「很多,我得找一台電腦,然後我會發到你的郵箱里。那哈爾的辦公室里倒是有電腦,但我不敢使用,我怕追查到你的頭上。」安谷密汗的聲音。

「你處理得很好。」

「老大,你確定不帶走那個女人嗎?那個地方太奇怪了,我有些擔心她的安危。」安谷密汗說道。

「不用。你把資料傳給我,然後繼續留在外面監視那家公司。如果寧靜出來,立刻告訴我。如果那個那哈爾出來,你想辦法接近他,在他的身上放一隻竊聽器什麼的。」夏雷做了新的安排。

「我知道了。」安谷密汗掛斷了電話。

接下來的時間還是等待,不過這會兒的他不著急了,他感覺他距離真相已經很近了。安谷密汗把文件資料傳過來之後,他或許就能解開這個迷。 半個小時后安谷密汗就將他搞到手的文件資料發了回來,夏雷這一看就起不了身了。

強力生物科技公司有一個秘密的科研項目,用漢語翻譯過來就叫「輪迴」。

輪迴是佛教的一種說法,說的是人死之後會墜入六道輪迴,即天道、人間道、修羅道、地獄道、餓鬼道、畜生道。不管那一道都是來生的事情,也就是死人的「未來」。

輪迴的說法很美,給人希望,教人向善。可事實上人就這一輩子,死了就完結了,哪裡還有什麼下輩子。這個道理很多人都明白,可那哈兒顯然不在其中。他不僅相信佛教之中的輪迴傳說,他甚至將它弄成了一個科研項目。而且這個項目並不是最近才開始的,它是從那哈兒創業成功之後就開始了,到現在已經有十五年的歷史!

既然是輪迴,那麼實驗的耗材也就是人了。在早期,那哈兒曾經用低種性人家的孩童做過實驗,被曝光之後印度警方還曾經調查過他,可後來因為腐敗的原因不了了之。從文件資料上的描述來看,那哈兒在那次事故之後就再也沒有用過活人做實驗,而是用剛死不久的新鮮的屍體來做實驗。

安谷密汗在監控顯示器上拍的那兩個女人的屍體,顯然就是輪迴科研項目的耗材之一。之前夏雷想不明白那個實驗室之中為什麼會有女人的屍體,現在明白了。他也明白了這個項目的目的,輪迴,那就是用科技手段讓死去的人復活,不過經過什麼六道而在此活在這個世界上。

從安谷密汗傳回來的文件資料里夏雷發現「輪迴」項目雖然存在了十五年,那哈兒也投入了不少資金和精力,卻從來沒有把死人復活過。

「樹木有枯榮,人有生老病死,滄海桑田,這是自然的規律,人力怎麼可能逆轉?別說是人了,就連地球甚至是宇宙也都會有徹底滅亡的一天,你能跳得出這種輪迴嗎?虧他還是一個生物科學家,居然想著利用科技將死人復活,真是異想天開。」看到最後,夏雷不禁搖頭。

卻就在翻看到最後,一張照片突然進入了夏雷的視線。也就在那一瞬間,他的心臟彷彿被一隻無形的手拽住,差點就停止跳動了。

出現在顯示器上的照片,照片上的人是古可文。

她膚如雪,閉著雙眼,神態寧靜安詳,嘴角還保留著逝世時的那一絲微笑。她好像並沒有死,只是睡著了。她的身上還穿著她最後一次出現在他面前時的雪地戰鬥服,上面還殘留著不少血跡。也是那些血跡才讓他想起,她已經死了,並不在這個世上。

看著顯示器上的古可文,夏雷隔了好幾分鐘才回過神來,他喃喃自語,「她……她怎麼會出現在強力生物科技公司的輪迴項目里?」

西省達旺一戰之後,華國並沒有立刻處理那些屍體,提出外交交涉之後,無論是美國還是印度都矢口否認那些人是他們派出的,甚至否認他們的身份。那些屍體也就在那座雪山上停放了一段時間,後來是怎麼處理的夏雷也沒有詢問。卻沒想到,古可文的屍體的照片居然出現在了印度一家生物科技公司的「輪迴」項目之中。

那哈兒的文件資料里既然有古可文的屍體的照片,那他也不用去調查她的屍體究竟是怎麼處理的,因為不管這期間發生了什麼事情,古可文的屍體都在強力生物科技公司之中!

夏雷忽然想起了那隻巨大的玻璃容器,想到了那個浸泡在血色液體之中的女人,她會不會是古可文呢?

寧靜、存在與寧靜大腦之中的能讓她突然死亡的聲音、古可文、輪迴項目、一千萬美金……

夏雷的大腦只充塞著這些事物,他隱約覺得這些事物之中有一條看不見的線串聯著,可又抓不住它。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