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栩白皙的臉騰地紅了:「林先生,你敢不敢再污點?節、操碎了一地。」

林澈一副無辜的樣子:「我也沒說什麼啊。」

夏栩有點無語,輕哼了一聲:「妖孽。」

時間一點點過去,夏栩又看了下時間,已經快11點了,林澈依舊靠在沙發上看電視,看的還是一個動畫片。

夏栩跟著看了幾眼裡邊的小動物還挺可愛,主角是一隻猴子,此刻正在和幾個小夥伴扎竹筏,動畫特效不錯。

夏栩在他身上打量了一番,輪廓分明、五官清冷俊逸,怎麼看都是一朵高嶺之花,此刻正與氣質不符的目不轉睛的看著電視上的卡通小動物,彎了彎唇:「你除了愛吃甜食、愛看動畫片還有什麼是我不知道的?」

林澈勾起一個恣意的笑:「來日方長,可以慢慢了解。」

夏栩:「……」

一集結束,林澈緩緩的站起身,隨意的解了一顆扣子露出鎖骨,夏栩見狀欲言又止。

林澈驀然低低的笑出聲來,隨即傾身在夏栩唇上啄了一下:「晚安,我在隔壁訂了房間,明天一早的飛機回中都。」

夏栩緩緩的摟著林澈的腰,把頭埋在他的懷裡,悶聲說道:「嗯,一路順風。」

林澈抬手輕輕揉了揉夏栩的髮絲,然後拿起外套走了出去。

夏栩洗完澡后,站在窗前,城市的夜晚霓虹燈璀璨,天空上懸挂著如鉤般朦朧的月亮,此刻閃著銀色的清輝。

她拿起手機打開相冊,找到晚上在冰雪大世界拍的那張照片,點擊放大,想到那位幫忙拍照的阿姨說的那句:「小夥子長的真俊。」

是呀,她的林先生確實長了一張能讓人一見鍾情的臉。

翌日清晨。

一束陽光透過窗帘的縫隙,暖暖的照進房間。

夏栩醒后,打開手機看到林澈發過來的易信:我走了,給你訂了禾記的粥,半個小時後送到。

她的心裡劃過一陣暖流,回了一個:[笑臉]

餐桌上,葉昕一邊喝著粥一邊讚歎道:「林總真是太貼心了,簡直讓人難以想象,我都懷疑我是不是遇到一個假林總。」

夏栩打趣:「也有可能是你們林總雙胞胎兄弟。」

很快到了下午,簽售會正式開始,雖然會寧的天氣寒冷,但是大家的熱情依舊不減,時代廣場人山人海,場面十分火爆。

活動結束后,微博上。

奔跑的大閘蟹:媽媽問我為什麼像個二傻子似得看著手機,我答因為夏栩在對我笑[照片][照片]

作為夏栩粉絲後援會的一員,大閘蟹在微博上比較活躍,偶爾也發一些段子,吸了不少粉,目前粉絲數已經過萬,幾個小時底下已經有了近千條評論。

【麻辣火鍋】:表白女神,笑的也太好看了。

【墨卿】:同在會寧,排了幾個小時的隊,但是值。

【元氣少女芍藥】:期待快點到我大蓉城來。

【我說yes你說no】:隔著屏幕都感覺到一陣仙氣。。。

接下來的金陵、長安站也都很順利,歌迷反響很好,主打曲《晴天》備受各界好評,夏栩EP的銷量十分可觀。

時間轉瞬即逝,到了倒數第二場蓉城站。

蓉城是雲省的省會城市,和會寧恰似兩個極端,一個白雪皚皚、萬物凋零,而另一個椰風海韻,藍天白雲。

正如之前劉言在群里開玩笑說的那句「我在寒冷的北方凍得哆哆嗦嗦,你在艷陽高照的海島上曬太陽。」

每到冬季有很多北方人來到這座氣候宜人的海濱城市度假。

洛蘿拍戲所在的落霞島正位於蓉城東南方100公裡外。

這一路南下,夏栩等人再次下飛機,已經從單衣變成短袖了。

到達酒店,夏栩的房間是海景房,屋內日光充足,拉開落地窗直面大海,看著遠處有種面朝大海春暖花開的感覺。

吃過午飯,夏栩靠在柔軟的墊子上,筆記本放在腿上刷著網頁,吹著海風,呼吸著新鮮的空氣,好不愜意。

她登陸CC,看到三年一班群顯示消息已經999+。

夏栩點開的時候正好看見留言說放寒假了,冒個泡。

李瑞:懶得理你。

兩個人真有種夫唱婦隨的感覺,想到這裡夏栩不禁笑了笑。

劉言:今天的你對我愛答不理,明天的我還來找你。

李瑞:你找我幹嘛,請我吃飯嗎?

劉言:吃個毛線。

周盛:太賤了哈哈。

……

休息期間的洛蘿看到群信息后回復:劉言,I服了you。

劉言:艾瑪,把班長大人炸出來了,正好商討一下寒假聚會的事。

洛蘿:TAT,我只有過年的時候才放兩天假,初二就開工,你們吃好喝好玩好,到時候拍點照片發給我。

夏栩:抱抱。

李瑞:女神你好。

許春哲:女神你好。

張思奇:女神你好。

劉言:你們隊形還挺整齊啊,夏栩同學聚會你能參加嗎?

夏栩想了想接下來的行程安排:現在還確定不了,有時間就去。

……

洛蘿給夏栩發了私聊:你是不是明天到蓉城簽售,然後呢什麼安排?

夏栩:嗯,然後休息三天,回潯陽簽售再就是錄製節目。

洛蘿:蓉城離我這辣么近,親,你不來探個班嗎?作為原作者,不來看看?

夏栩:好好好,我去。

洛蘿:後天見[媚眼]。

坐在不遠處的卿衛看著笑容滿面的洛蘿,這個女孩好像就沒有什麼煩心事,每次看見她總是那麼朝氣蓬勃、熱情洋溢,就像張一陽形容的開心果一枚。

蓉城簽售會結束的第二天上午,夏栩和葉昕便動身前往落霞島。

一個多小時到達了新里碼頭,可以乘船到島上。

海水湛藍清澈、波光粼粼,遠遠的望去,海天一線,一片蔚藍上浮著一抹綠。

十幾分鐘船隻抵達岸邊,二人下了船腳下是白色的沙灘,在太陽的照耀下閃閃發亮,沿著海邊有碎石小路向島內延伸。

島上的美景讓人心曠神怡。

來到劇組拍攝的地方,夏栩和工作人員打過招呼,便坐在了旁邊,此刻正在拍攝的是洛蘿在和卿衛學做菜的戲份。

洛蘿一身藍色紗裙,雙腿筆直白皙的站在那,與之美好形象形成鮮明對比的是廚房內有些雜亂的現場,卿衛在旁邊揉了揉額角,無奈地道:「做一道菜就這樣,你要是多做幾道廚房是不是就要被你拆了,還能再笨點嗎?」

洛蘿回道:「不會做飯也沒什麼啊,因為我可以靠顏值吃飯哈哈。」

……

李國明導演的聲音響起:「咔。」然後他對著眾人說道:「先休息,下午開工。」

轉身的時候,他看見坐在不遠處穿著白襯衫,淺色牛仔褲,長發披肩的夏栩,頓時眼前一亮,想到下午的戲份,本來想找一個群演演一下就行了,但是現在突然改變主意了,他抬腿走過去:「夏栩有沒有興趣客串一下花店老闆啊,就一場戲只有幾句不長的台詞。」

夏栩微微一怔,淡淡的笑了笑:「李導,我問下經紀人,等會給您回復。」

和霍蘭通過電話后,夏栩答應了李國明客串那個角色,然後拿到了劇本看了一下,台詞確實很簡單。

由於現在取景的地方離劇組人員所住的酒店很近,洛蘿便領著夏栩、葉昕回到了她住的房間。

吃飯的時候,洛蘿看著自己碗里的蔬菜沙拉,又看了看夏栩碗里的肉,羨慕的說道:「我想吃、肉。」

夏栩笑呵呵的回道:「革命尚未成功,同志仍需努力。」

午休結束的很快,下午回到片場,便要拍夏栩客串的那場戲了。

造型師簡單的給夏栩弄了弄頭髮,各方面都一一就位后。

李國明導演拿起喇叭一聲:「action。」

洛蘿飾演的藍靈從花店路過,在眾多植物之中一眼看到了那盆白色的花,翠綠的葉片,花朵酷似鶴翹首,清新悅目。

她想著送給方凌不錯,於是抬腳走進店內,正看見一個穿白襯衫,氣質清麗脫俗的女孩在給花澆水,溫和的陽光打在她身上,畫面格外美好。

「請問那盆白色的是什麼花啊?」藍靈聲音甜美動聽。

夏栩飾演的花店老闆抬頭,視線順著藍靈手指的方向:「白鶴芋。」

「很好看。」藍靈想到在人類世界每朵花都是有花語的,不禁好奇道:「它的花語呢?」

夏栩臉上帶著一抹清淺的笑容:「白鶴芋的花語是一帆風順。」 「一帆風順。」藍靈覺得這個寓意很好,買回去送給方老闆,將功抵過,「美女,我就要這盆了,謝謝。」

走出店門口,藍靈一手捧著花盆一手朝花店老闆擺了擺,「祝你也一帆風順。」

「卡。」李導的聲音響起,「洛蘿注意表情,重來。」

洛蘿又重複著剛才的動作,調整了一下表情,這一幕順利通過,夏栩的戲份也到此結束。

夏栩從花店走出來,來到監視器旁,和站在旁邊的卿衛點頭致意后,便看起了回放。

摘下耳麥的李國明雖然還是板著一張臉,但是語氣卻很柔和,「大作家零NG,以後有機會再合作啊。」

夏栩微微一笑:「謝謝李導,合作愉快。」

接下來便是洛蘿和卿衛的戲份了,看著兩個人的互動,想到半年前在電影院巧遇卿衛那次,洛蘿最終把腦補變成了現實,夢想是要有的,說不定什麼時候就實現了,但是看著洛蘿望向卿衛的眼神,夏栩的心裡不由的有些擔心,那不是入戲太深,而是用情太深。

她看著那個承載了無數榮耀的華夏影帝,輕輕嘆了一口氣。

夜晚,月亮緩緩的從海天相接的地方升起來,朦朧的月光灑在水面上燦燦生輝。

不遠處劇組正在拍夜戲,是卿衛和蘇磊的對手戲,晚上沒有洛蘿的戲份,於是和好久未見的夏栩在海邊散步。

兩人走了段便坐在海邊的礁石上休息,聽著海浪聲,看著遠處的美景,如夢似幻,彷彿一幅流動的畫。

夏栩拿起手機登陸易信,然後對著海浪聲按下語音鍵,幾十秒后鬆開發送。

一旁的洛蘿輕輕撞了一下夏栩:「哎呦喂,發給你家那位大總裁?」

夏栩攤開手聳聳肩,嘴角彎起一抹弧度,聲音溫潤:「是呀,美好的聲音共享一下。」

洛蘿的聲音抑揚頓挫:「你讓單身狗情何以堪?」

夏栩從包里拿出一包零食遞給洛蘿:「狗糧拿去,不謝。」

洛蘿撇了撇嘴:「姐減肥。」

夏栩打開包裝袋吃了起來,在海浪聲中依然能聽到咔擦咔擦的聲音。

洛蘿見狀伸手拿了一片,一邊吃著一邊說道:「回去得跑半個小時,我媽說我太瘦了,但是鏡頭說我太胖,圓臉的苦惱。」

夏栩:「圓臉可愛。」

洛蘿:「謝謝誇獎哈,我也覺得我很可愛。」

夏栩又問道:「辛苦嗎?」

洛蘿:「自己選擇的路,跪著也要走完。」

夏栩:「那卿衛呢?」

洛蘿頓了一下:「我會努力變得更好。」

夏栩拍了拍洛蘿的肩膀。

這個時候,手機震動了一下,林澈的信息:注意安全,早點休息,少熬夜。

夏栩打了一串字:劇組在附近拍夜戲你放心吧,mua~

林澈:撩是吧?

夏栩:啊。

……

第二天上午,與洛蘿告別後,夏栩和葉昕回到蓉城坐飛機飛往簽售會的下一站潯陽市,也就是夏栩的家鄉。

兩個多小時後下了飛機,溫度比蓉城要低很多,但是也是零上十幾度,天空湛藍,陽光明媚。

夏栩沒有和葉昕及其他工作人員住酒店,而是坐車直接回了家裡,自從去中都上大學,她已經離開這四個多月了。

鑰匙插進門鎖推開門的剎那,夏栩竟有種恍如隔世的感覺,半年多以前出了那場車禍后,醒來后的第一個地方便是這間房子。

幾個月沒打掃了,屋子裡已經落了一層薄灰,夏栩放下行李,戴上手套從父母的房間開始一點點的打掃。

看著床頭柜上的相框,上邊一對中年夫婦,男人相貌堂堂,女人溫婉賢淑,夏栩的眼眶不禁有些發熱,拿起相框用紙巾輕輕擦拭著,小聲喃喃道:「我回來了。」

用了大概兩個小時,夏栩把里裡外外都收拾了一遍,然後沖了一個熱水澡。

坐在床上已經是下午4點了,夏栩拿著她的那個四不像娃娃拍了一張照片發到了微博上。

木羽羽木夏:回家啦,明天見[愛心]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