士兵乙:誰知道呢。

士兵甲:你知道啥啊?

士兵乙:我知道你好像有病。

士兵甲:你纔有病,擦。。。。

汽車在一路的顛簸之後,停在了一處荒野上面,龍浩宇說,“傑西卡,上前面坐着,現在咱們暫時安全了,我去將屍體處理了。”


傑西卡坐上了前面的副駕駛,龍浩宇則打開後備箱,將屍體放到了地上,蓋上衣服,“還是得說對不起啊,真是難爲你了,你看你都死了,我還得折騰你跟着我們,這會你就成逃兵了,可是我也沒有辦法啊,你的屍體要是讓別人看到的話,他們一定會連夜出來追擊我的,你下輩子一定會投個好人家的,這點我像你保證,回頭我跟我們那裏的大神說說啊,阿彌陀佛,耶穌一定會保佑你的。”

龍浩宇在車底下叨叨咕咕的墨跡了半天才回到了車上,傑西卡看着他說,“你這麼半天才上來呢,在下面幹什麼呢?”

“沒幹什麼,就是安慰一下死者,要不然他會死不瞑目的。”龍浩宇笑着說道。

“切,少來,就你還會關心個人了,真是稀奇,最稀奇的是關心一個死屍。”傑西卡也開着玩笑。

兩人有說有笑的,龍浩宇發動了汽車,慢慢的向前方駛去,沒走多遠,他將海事衛星電話拿了出來,撥了個號碼。

沒多久,電話的對面就響起了徐勝利的聲音,“浩宇吧,怎麼樣了?”

“一切安全,我現在正在前往我們的落腳點,趕緊派飛機來,我現在真是受夠這裏了,麼得,什麼都沒有,天天跟一幫沒有素質的士兵打來打去,沒有激情。”龍浩宇說道。

“呵呵,你小子,可真是的,行啊,知道你平安就好,我現在就給你派直升機,我估計最快也得明天晚上才能到,你也知道,現在利比亞不好跑啊。”徐勝利有些無奈的說道。

“嗯,抓緊時間吧,咱們到時候在聯繫啊,我這開車呢,夜路不好走。”說完,龍浩宇就掛了電話。

傑西卡有些吃驚的看着龍浩宇,龍浩宇看見她一副吃驚的表情,“你這是什麼表情,見鬼了。”

傑西卡突然的說道,“哦,原來這個東西真的能打電話啊,這麼厲害。”

“我勒個去了,我都說了這是電話,你偏偏不信,真是的,有什麼可吃驚的,要不給你打一個你試試。”龍浩宇將電話遞過去。

“算了,咱們還是去中國要緊。”龍浩宇也點了點頭,汽車加大馬力,前往落腳點。

(第五更完畢,子夜沒有騙大家啊,給力的上吧。) 馬車疾馳到亂葬崗的深處,到處都是駭人的骨頭,而許落雲則不停的發出害怕的尖叫聲。

燕昊追了上去,看著用力抓著馬韁繩的許落雲,她嚇得小臉蒼白,手幾乎都已經抓不住那馬韁繩,此刻,只消她的手一鬆開,她便會葬身馬蹄下了。

「皇帝,救她!」許若風焦急的聲音在燕昊的身後傳來。


燕昊聽到之後,短暫的猶豫之後,便伸出了雙手一把扣住了許落雲的腰帶,然後用力的一扯,她便坐到了燕昊的馬上。

許落雲嚇得用力的抱住了燕昊的腰身,把頭埋在了燕昊的懷裡,低低的哭泣了起來。

燕昊眉一跳,眼底一抹冰寒突地蔓延開來,他下意識的想要把許落雲給推下馬去,卻猛地聽到許落雲大聲說道「是我哥哥差點死了給娘娘找來的解藥!「

燕昊的動作頓了頓,而只是短暫的片刻,許若風已經固定好了馬車,而驚魂未定的花琉璃和春雲從馬車出來的時候,看到的便是燕昊被許落雲抱住的曖昧場面。

「小姐!」春雲下意識的握住了花琉璃的手。

「嗯?」花琉璃的眼眸沉了沉。

許若風急忙走了過來,把許落雲接到了自己的馬上。

「落雲謝謝聖上的救命之恩!」許落雲嬌聲說道。

燕昊卻看也不看她一眼,而是直接走到了花琉璃的身邊,緊張的看著她。

「我沒事!」花琉璃淡淡的說道。

燕昊輕輕握住她的手,然後拉著她走到許若風兄妹身邊說道「謝謝你!」

許若風專註的目光落在了花琉璃的身上,而許落雲的目光則落在了燕昊的身上,那雙眼睛如含了情一般,異常明亮。

「既然答應了要治好她的隱疾,就一定會做到!」許若風認真的說道。

「連累了你,對不起!」花琉璃十分抱歉的說道。

「不用!」許若風淡淡的說道。

花琉璃深深的看了許若風一眼,然後轉頭看到了許若雲流血的脖子,便皺眉說道「她受傷了!」

「嗯!」許若風愧疚的看著許落雲。

看出許若風眼裡的愧疚,花琉璃便主動提議道「不如,我們一起坐馬車回去吧?」

「好!」許落雲想都沒想的就答應了。

而許若風卻有一瞬間的猶豫,他剛想反對,卻聽到許落雲說道「哥哥,我腿抽筋了,我想坐馬車回去!」

許若風看了她一眼,卻只見她只是皺起了眉頭,似乎那腿真的抽筋了。

「讓她跟我一起回去吧!」花琉璃淡淡的說道。

許若風沒有再堅持,而是讓許落雲上了花琉璃的馬車,而他則跟著燕昊騎馬回去。

許落雲上了馬車之後,卻見春雲一看到她之後,連忙低下頭去,似乎很是怕她。

「說吧,你想跟我說什麼?「花琉璃閑閑的靠在馬車的車壁上問她。

「娘娘果然是聰明人,知道我跟你上馬車是有話要說!」許落雲淡淡的笑道。

「你說吧!」花琉璃挑眉看著她。

「我想要你的命!」許落雲突然湊近了花琉璃,然後低聲對她說道。

「就憑你?」花琉璃短暫的疑惑之後,便突地冷笑出聲。

「花琉璃,你只是運氣比我好了一點,你信不信,如果我們公開用手段,你不會比過我的!」許落雲輕笑著說道。

「落雲,你到底是不是許若風的妹妹?」花琉璃冷聲道。

「我是不是和你有關係嗎?」許落雲輕輕揉著腳踝毫不在意的說道。

「如果你不是,我現在就會殺了你,我絕對不允許你以親情來傷害許若風!」花琉璃肅然說道。

「哈哈,花琉璃,我請問問你,身為皇帝的第一皇妃,你卻惦記著另外一個男人,你讓當今的皇帝情何以堪啊?」許落雲冷笑道。

「他與別人不同!」花琉璃冷冷的回答。

「如何不同?只以為他拼了性命的為你拿到了火蓮草,只因為他拼了性命的治好你的隱疾,你可以不愛他,但是你知道他愛你嗎?」許落雲咄咄逼人的說道。

花琉璃的眼眸沉了沉,一字一句的說道「他今生只拿我當妹妹!這是他親口和我說的!」

許落雲冷笑道「是嗎?拿你當妹妹?只是結拜的妹妹就肯為你付出生命,而我這親妹妹,他寧願讓我受到傷害,也不願意讓你受到傷害,這是一個親哥哥該做的事情嗎?」

「許落雲,你不要把你的想法強加到他的身上來,你了解許若風嗎?」花琉璃冷冷的看著她。

「我不了解許若風,但是我了解你,因為你這個女人就是以一種利用他的姿態存在著,你利用所有的對你好的男人,來達到你稱霸後宮的陰險目的!」許落雲咬牙說道。

「哈哈!稱霸後宮!」花琉璃突地看著許落雲冷笑了起來。

「就算本宮想要稱霸後宮又怎麼樣?」花琉璃嘲諷的看著許落雲。

「你蛇蠍心腸,不但害死了自己的親姐姐,還傷了她腹中未成形的胎兒,比起你來,我的歹毒用心倒是比你差了許多啊!」許落雲挑釁的看著她。

春雲早已嚇得哆嗦著躲到了馬車的角落裡面,看著兩個劍拔弩張的女人,嚇得渾身發抖。

「沒有調查清楚事實,就不要胡亂栽贓,你說的那些我都沒有做過!」花琉璃皺眉說道。

「你說你沒做過,誰信啊!」許洛雲嘲諷的看著花琉璃。

花琉璃冷冷的看她一眼說道「本宮帶你回宮,讓你看看,這些事情到底是不是本宮所為的!」


「好啊,有本事你帶我去宮裡看看!」許落雲說道。

花琉璃冷冷的看著她,眸光深處一片晦澀。

花琉璃要把許落雲帶回宮裡的決定讓燕昊和許若風都感到吃驚,尤其是許若風,他心裡清楚許落雲對花琉璃的仇恨,所以他當即阻止花琉璃這個決定。

「我已經決定了!」花琉璃固執的看著許若風。

「不行!」許若風俊逸的容顏上劃過了一絲為難。

「聖上說行嗎?」花琉璃抬頭徵求燕昊的意見。

燕昊看了她一眼,又看了一眼冷著臉的許若風,開口說道「朕同意!」他心裡清楚,花琉璃既然做出了決定,那麼她肯定有她自己的理由的,所以,他不阻攔她。 第二天早上,耶比亞將軍渾渾噩噩的睜開了自己的雙眼,首相映入眼簾的當然是她那個小祕書,耶比亞已經快五十歲的人了,由於常年的縱慾過度,現在的身體已經大不如前了,昨晚上的一夜征戰,他根本就吃不消。

他從牀上來到地上,走進洗手間裏衝了個澡,纔算是舒服了點,正當他披着浴巾走出洗手間的時候,門口的們響了起來。

本來他還想睡一會的,但是聽到敲門聲之後,這氣就不打一處來,身爲一個將軍,到了這種地步,早上根本就沒有起早的習慣,他也沒有理會這個敲門聲。

可是這敲門聲沒完沒了的,耶比亞將軍十分的生氣,晃着他那肥胖的身體,來到門口將門打開,他看到了哥德爾有些慌張的站在了門口。

耶比亞皺起了眉頭,雖然哥德爾是他一手提拔上來的,但是這大早上的打擾了自己的清夢,他還是很生氣的,“我需要一個解釋上校。”

“將軍,我也沒有辦法啊,但是出大事了。”哥德爾也是無奈啊,要不是龍浩宇跑了,他也不能這麼早來打擾自己的上級。

耶比亞將軍擺出了一副處事不驚的樣子,挺了挺他肥大的胸部說,“慌什麼慌,難道天塌了嗎,看看你的樣子,還是我一手帶出來的上校嗎!”

哥德爾有些慚愧,但是沒有辦法,現在不說的話,時間久了,就來不及了,“將軍,雖然不算是天塌下來,但是也差不多了,你不知道,昨晚上,龍浩宇開着你的車帶着那個跟在他身邊的小妞跑了,咱們的一個士兵和衛星電話也都下落不明。”

耶比亞聽後,明顯的一愣,反應過來之後大聲的說道,“不可能,我的車鑰匙一直在我的手裏,他不可能拿到。”說完,轉身走到自己的衣服處,上下的翻了翻,可惜他沒有找到自己的車鑰匙。

不可能,這是耶比亞在心裏喊道,“我的鑰匙呢,什麼時候讓龍浩宇拿走的?”

“將軍,你趕緊去看看吧,現在龍浩宇跑了,相當於給咱們玩了,這幾天咱們好吃好喝的供着他,現在他忘恩負義的跑了。”哥德爾說道。

“麼得,這個龍浩宇可真是。。。。。中國人沒有一個是好東西的,我馬上下去,趕緊集合部隊。”說着,將房間的門關上,馬上穿起了自己的衣服。

哥德爾不敢怠慢,趕緊下樓集合部隊,所有的士兵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情,集合之後才知道,原來是在前一天一拳打到大個子的亞洲人跑了,可惜他們不知道爲什麼。

耶比亞將軍下樓之後,看着集合完畢的部隊,大聲的說道,“士兵們,現在那個中國人玩了咱們,咱們對他可是好吃好喝的供着,可是他這個中國人竟然跑了,我需要現在馬上將他追回來,我要殺了這名中國人。”

此時的耶比亞說話都已經開始哆嗦起來,這可是氣的,他沒想到第二天龍浩宇給他的答覆竟然是消失。

部隊整齊的坐上了大車,經過昨晚上的看門哨兵分析道,龍浩宇很可能向着北方跑去。

而此時咱們的主角龍浩宇,整和傑西卡在迷彩小吉普車上晃晃悠悠,他們現在身處的是龍浩宇來時的落腳點,現在這附近的村子已經安靜的不得了。

汽車在劇烈的晃動下,不多時,就停止了抖動,車門被打開,龍浩宇上身裸露着,身上縱橫無數的傷疤在太陽下十分的刺眼。

他下車之後提了提褲子,回頭看了一眼車上的傑西卡,傑西卡還在剛纔的興奮中沉寂着,身上的衣服凌亂,看上去跟龍浩宇剛剛QJ了他一樣。

龍浩宇擡頭看了看太陽,現在已經接近夕陽下山了,龍浩宇算着點,估計直升機也差不多要到了。

他和傑西卡在村子裏吃了一口飯,當然,龍浩宇也付出了很多的錢,他知道,這可能是這一次他在利比亞吃到的最後一頓飯了,不知道以後有沒有機會在回來。

吃過飯之後,太陽已經落了下去,突然,地上開始塵土飛揚,高空之上慢慢的出現了一架側面帶着五角星的直升飛機,龍浩宇用手着等着,看着飛機,臉上蕩起笑容。

飛機慢慢的下落着,風聲也越來越大,在這個時間裏,遠處也濺起了一片沙塵,龍浩宇定眼看去,原來是哥德爾的軍隊來追捕自己,他笑了笑,可惜現在已經晚了。

飛機離地面越來越近,飛機上探出一個腦袋,這人正向着自己來回的揮手,他的臉上帶着一個墨鏡,雖然是在黑天裏面,但是他依舊很酷。

“擦,原來是項傑。”龍浩宇笑着罵了一句,也揮手迴應,同時,用眼神示意了一下遠方。

項傑看見龍浩宇的眼神之後,也看相了遠方,回過頭對着他笑了笑,回身將飛機上的雲梯扔了下來。

龍浩宇抓住雲梯,“傑西卡,你先上去。”


這一次傑西卡沒有多說什麼,點了點頭,頂着強大的風速,慢慢的爬上了雲梯,一點一點的爬了上去。

龍浩宇見到傑西卡上去之後,也爬上了雲梯,他一擡頭,看見項傑不知道什麼時候端着一個火箭筒冒了出來,他衝着龍浩宇笑了笑,瞄準了遠方的部隊。

火箭筒擦出一陣火花,一枚***飛了出去,速度十分的快,由於哥德爾的部隊離自己越來越近,當他們看清楚***的時候,已經爲時已晚。

“不好,是***。”一名士兵大聲的喊道,可惜身在後車廂上士兵壓根就聽不到,他只能看着***飛到了自己的車上。

遠處,瞬間的炸開了一朵花一樣的火焰,在晚上顯得是格外的明亮,這枚***直接打在車上,汽車爆炸了,連帶着旁邊的汽車也跟着受到了氣流,有兩輛汽車竟然被掀翻了。

耶比亞此時正坐在最前面的小車上,這枚***沒有炸到他已經算是萬幸了,他馬上從車上跳了下來,指着遠處天空的飛機大聲喊道,“士兵們,給我衝,打掉那架飛機,我要讓龍浩宇一輩子都離不開咱們利比亞。”

士兵們倒是很聽話,全部都端起了自己手中的機槍,對着飛機就射了過去,可惜距離太遠,根本就打不到。

項傑坐在飛機裏面,看着遠處開火的利比亞士兵,不屑的笑了笑,再一次裝上了一枚***,對着他們又發射了一枚,瞬間,人羣中再一次的沒了數十名士兵。

龍浩宇慢慢的爬上了直升飛機,看見項傑還準備在轟上一炮,馬上制止他,“你快得了吧,怎麼說也是生命,再說了這夥人這幾天對我也不懶,放過他們吧。”

見龍浩宇不像是在開玩笑,項傑放下火箭筒,龍浩宇問道,“你怎麼來了?”

“廢話,當然是來接你,我以收到這個消息之後,馬上就派出了我們家的飛機,怎麼樣,還算是夠意思吧。”項傑指了指飛機。

“我擦,你家的飛機,你家是幹什麼的啊?”

“我家也沒啥,就是我家老爺子在中央幹活,上面的人都要給點面子的,嘿嘿。”

“這個世界真他孃的擦蛋。”

飛機慢慢的升入到了空中,飛向了遠方,耶比亞看着遠處的飛機,真是怒火攻心啊,大聲的喊道,“中國人,這就是你要給我的答覆,別讓我在利比亞看到你。”

可惜他說的話,龍浩宇已經聽不見了。

直升飛機廢了一夜,知道第二天快中午的時候,才飛回到雲嶺軍用機場,龍浩宇下飛機之後,深吸了一口氣,大聲的喊道,“雲嶺,老子我回來了。”

(今天兩更,一會還有一更) 「聖上都同意了,你還能反對嗎?」花琉璃看向了面色沉鬱的許若風。

許若風晦澀的看一眼許落雲,但是她卻低著頭,瞅著自己的腳尖,根本就看許若風。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