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壞人滾開!”白焰一腦袋撞在了靈北風的肚子上,那速度飛快,靈北風沒有躲開,連身形都被白焰撞得渙散了起來。

白焰趁機又是一團火焰砸過去,靈北風揮出一道變異混沌之力熄滅了那火焰,順勢掀翻了白焰。

他的身形瞬移到我身邊,笑的溫婉,卻讓我噁心:“純陰靈體,正好可以助我重練實體。”

“你做夢!”一聲怒斥,一道凌厲的劍勢揮開靈北風那即將伸到我臉上的手,墨寒一劍擊退了靈北風。

“爸爸!”白焰歡喜的從地上爬起來,跑回到我身邊。

墨寒的眉頭緊緊皺起,他轉身蹲下來,一手抱緊我,另一隻手丟開劍,將手伸出流沙之中,將他的鬼氣全部注入其中,愣是強硬的把那些將我淹沒的流沙全部用鬼氣彈開了。

他將我從裏面爆出來,渡了些鬼氣給我恢復身子,又看向白焰,細細檢查了下他的身子。

“照顧媽媽。”等我恢復了大概,墨寒囑咐了白焰一句,站起身來。

他往前走了兩步,擡手,長劍飛回到他手中。

靈北風一笑:“冷墨寒,好久不——”

沒等他說完,墨寒便已經提劍衝了上去:“你找死!”

靈北風閃身後退,他的體內的確有靈力,但是更多的則是變異的混沌氣息。

我不由得想起了弱水之前拼死阻擋我們進來的場面,她當時是想幫我們的吧……

九州,究竟發生了什麼事?竟然讓一處上古神的居所,成爲了魔物的天堂。

白焰扶着我站起來,靈北風的實力不敵墨寒。瞥見我,嘴角揚起一抹笑意:“冷墨寒,沒想到你除了漠然,也有捏的情緒。現在這是急着殺人滅口麼?”

墨寒在氣頭上,完全不想跟他說話,只想殺了他。

靈北風又道:“你與櫻玦的曾經,很怕那女人知道麼?”

“本座的曾經只有慕兒。”墨寒冷聲道。

“可你不止一個曾經。”靈北風說的淡然,語氣卻帶着幾分歡喜,又幽幽道:“靈界天峽谷,蝴蝶泉,冷墨寒,你還記得你對櫻玦說過什麼嗎?”

“你閉嘴!”墨寒驟然大怒。

(本章完) 靈北風卻笑得更明媚了,眼神瞥向我,道:“你不敢說了?冷墨寒,那我替你說——”

話音未落,墨寒的長劍便刺穿了他的身子。

靈北風的護體靈氣散開,他體內的變異混沌氣息涌出,竟然有意識一般攻向墨寒,被墨寒惱怒的揮劍驅散了。

靈北風卻趁勢逃脫了,往後退出很長一段距離。他自知不是墨寒的對手,丟下一大團渾濁的混沌氣息就要往後逃去,卻不料身後猛然攻來一股靈力波,愣是將他重新打了回來。

“喲,靈北風,逃什麼呀?”齊天痞痞的笑着,和牽着小小的二二一起從靈北風背後走出來。

“麻麻……”小小飛奔向我,擔憂道:“麻麻怎麼受傷了?”

“是壞人打傷的!”白焰怒道,“小小姐姐,你扶着媽媽,我去教訓壞人!”

“嗯嗯!”小小點了點頭腦袋,扒住了我的手臂:“弟弟快去!”

白焰飛過去,路過墨寒身邊,被他爹一把揪住了領子。

“爸爸……”

“回去照顧媽媽。”墨寒道,回頭望了我一眼,遞給白焰一個眼神,白焰不甘心的衝靈北風丟了團鬼火,又飛回來了。

靈北風趁機又想逃,二二一團火焰攔住他。他身上的變異氣息涌現出來,與二二的太陽神火相撞,發出爆裂的“呲呲”聲來。

齊天詫異了一下:“靈北風你的靈氣怎麼回事!”

身爲靈主,他身上散發出來的本應是最純淨的靈氣。但是現在……

“怎麼和那些怪物的氣息一樣?”二二皺了下眉頭。

靈北風聽見,卻笑了:“怪物?”他反問了一聲,見二二沒有反駁,笑的愈發嘲諷:“你居然說他們是怪物……”

“不是怪物難不成是你親爹?”二二嘴巴一向毒。

靈北風的注意力也不在這個上面,放肆笑道:“他們若是怪物,你又是什麼?”

“我二哥是金烏!哼唧!”小小叉着腰大聲道,“我們高貴噠金烏族,纔不是這些愚蠢噠怪物可以相比噠呢!”小表情一臉自豪。

靈北風斜睨了她一眼,又看向二二,幽幽道:“他們是神獸後裔!”

我一驚,本以爲那些怪物只是會和神獸們有所關聯,卻沒想到居然是後裔。

那些攻擊我們的大鳥,是盤鳳後裔麼?

我感覺我渾身的血脈都是因爲難受而緊緊抽搐了一下。

三大神獸種羣的後裔,竟然會變成這樣只知道殺戮的怪物……

“怎麼會這樣?”我問。

靈北風淡淡:“誰知道呢。”他的語氣中,也帶着淡淡的感慨。

墨寒眉頭微皺:“那你是怎麼知道它們是神獸後裔?”

“我爲何要告訴你?”靈北風欠揍的反問,“不過,我倒是可以跟那純陰靈體說一說你當年和櫻玦……”

“閉嘴!”墨寒再次揮劍朝前衝去與靈北風纏打在一起。

靈北風白色的身影節節敗退,白焰不解的問我:“媽媽,爸爸答應了什麼呀?”

我也想知道……

我望向墨寒,看見他的身影因爲白焰的問題微微一頓。

靈北風抓緊了墨寒這一分神,手中由變異混沌之力凝聚而成的黑槍便要衝着墨寒的心臟刺去。

墨寒急忙閃開,揮劍擋開了那黑槍。

這個時候,還是不要讓他分心的好。

“沒答應什麼,咱們不管這個,都有爸爸呢。”我對白焰道。

“可是我想知道……”白焰還是有點好奇。

“沒什麼重要的事啦,不用知道的。”我勉強笑着,心裏卻有些小小的不舒服。

我知道我該相信墨寒的,可是,他當初究竟有沒有答應靈櫻玦什麼呢?如果有,又會是什麼?

他爲什麼不讓靈北風說出來呢?

也許是不想當着這麼多人讓靈北風瞎說吧,墨寒一定會在戰鬥結束後單獨跟我解釋的!

我在心裏這麼告訴自己,白焰在我的解說下,漸漸也沒了再問下去的心思。

墨寒在收拾靈北風,我在墨玉里找了瓶恢復靈氣的丹藥,給白焰餵了一顆,自己也吃了一顆,稍稍恢復了些損耗的靈力。

小小眼饞,我又給她也吃了一顆。

剛給小黃雞喂完靈藥,墨寒那邊卻突然發出一聲強烈的爆炸聲來。

我轉頭望去,是靈北風炸了!

他白色的身影中涌出詭異的黑色氣息,氣息迅速衝向我們。墨寒和齊天反應飛快,及時閃開了。

二二對黑氣不屑一顧,自持是極陽的金烏,擡手便要驅散那陰鷙的變異氣息,卻不料手指觸及那黑氣,他居然倒抽了一口冷氣,立刻也退開了。

黑氣追着他衝過去,二二揮手招出一團火焰朝着黑氣一劃,一條火線阻攔住了那黑氣。

二二的神情又恢復的那一貫的不屑。

然而,下一秒,那不屑的神情又被驚訝替代了。

黑氣凝聚在一起,居然突破了太陽神火的封鎖,又一次衝向了二二。

“哼!”二二冷哼一聲,終於認真起來。他連步轉身往後退去,身影在原地出現疊影。疊影之處,驟然燃起金黃色的太陽火,呼嘯着朝黑氣涌去,瞬間便反殺了。

靈北風的靈氣漸漸弱了下去,墨寒揮劍朝一處揮出一道凌厲的劍勢,那飄散的靈氣略一發散,又凝聚起來,重新凝聚成了靈北風的模樣。

“別走呀,好不容易重逢,你逃什麼呀?”齊天笑眯眯的走上前去。

靈北風盯了他好一會兒,愕然:“天道?你怎麼會有天道的氣息!”

“我就是天道呀!”齊天笑的更歡了,“倒是你,不是連元神都碎成渣渣了嘛,怎麼會在這裏?體內那股黑氣又是什麼東西?”

靈北風慢慢緩過過來,反問我們:“你們來這裏幹什麼?”

“和你沒關係。”墨寒執劍上前,齊天感受的到墨寒那暗藏着的憤怒,識相的迅速閃開了。

他才走,墨寒的劍勢就迎面朝靈北風揮去。靈北風卻突然掏出來了,直接朝墨寒的劍勢丟去。

“嘎啦”一聲,我聽到什麼東西破碎的聲音,定睛一看,那被靈北風丟出來的東西,居然是白焰之前慌忙中丟出去的蛟珠。

只見藍青色的蛟珠上出現道道裂紋,一股令我覺得不舒服的氣息從裂縫中

淺淺的飄出來。

黑光透過裂縫綻出,變異的混沌之力也隨着那黑光流出,開始瘋狂的攻擊我們。

墨寒應對了幾道氣息,這氣息精純,看起來弱不經風,實際上卻比外面那些凶神惡煞的怪物不知道強多少倍。

齊天一個沒注意,手臂上被劃出一道口子,黑氣立刻鑽進了他的體內。

“糟糕!”他叫了一聲,只見附近的變異混沌之力都涌入了他的體內。

齊天的雙眼一下子變成了黑紅色,他幾次試着將黑氣逼出體外,都無疾而終。

“冷墨寒,我先撤了!”他盤腿打坐,當機立斷從那具身體裏抽出了他作爲天道的那道意識。

墨寒與二二交換了個眼神,二二上前用精純的太陽神火燒光了剩餘的黑氣,墨寒則回到我們身邊,爲我們驅散了那些圍繞着我們的黑氣。

靈北風卻趁勢逃了。

齊天的身子耷拉着腦袋坐在原地,二二公報私仇踢了他一腳,齊天的身子居然就直接倒在了地上。

他的臉色灰白,毫無生氣,裸露在外的手臂上都佈滿了一條條青黑色的屍紋,好似一具不知道死去了多久的屍體。

我記得以前他抽出意識的時候,這副身體都還是可以保持活着的模樣的。現在是怎麼了?

我擡頭望了眼天,齊天的氣息在外面頭頂,還打了幾個小霹靂表示他沒事。

只是,如果他沒有及時撤出這副身體的話,恐怕也會被波及吧。

正思索着,我的腳上忽然被什麼狠狠抓住了,嚇了我一大跳。

墨寒一把抱住我,不帶一絲遲疑的揮劍砍斷了那抓着我的腳腕的手,居然是齊天的。

那隻手落在一邊,居然還能動!

只見那手手掌撐地,跟着蜘蛛一般又朝我追來。墨寒一道劍勢揮去,那手被擊中,直接粉碎消失了。

天空又打了幾個霹靂,表示着齊天的不滿,我們集體選擇了無視。

“詐屍了。”二二這時忽然道。

我順着他的視線望去,果然,齊天的身體居然扭曲着站了起來。他那一隻斷手的傷口處,流出來也是不是鮮紅的血,而是一股股黑氣的變異混沌氣息。

那屍體飛奔向我,墨寒又想揮劍,被二二攔住了。

“我來吧,想燒他好久了。”他還是一副冰山臉,語氣裏卻透漏着一股子幸災樂禍。

騷年,都這個時候了,團結點行不行!

我還沒來得及阻止,二二一腳將齊天的身子踢飛了出去後,手中的太陽神火就朝着屍體丟了過去。

天空驟然落下一道驚雷,擊中了那團火焰,救下了那副身子。

二二不滿,擡頭對天道:“你有本事就下來自己控制住那副身體,不然就別怪我了。”

他的手上再次出現一團金黃色的火焰,氣得齊天直接把雷落在了他的頭上。

銀白色的雷光和金黃色的火焰相撞,引發的靈力波將齊天那副才跌跌撞撞站起來的身子又掀翻在地。

瞧着那天空上的一道道雷電,我覺得一定像極了此刻齊天碎成渣渣的心。

“能不能別動他身體了?”我問二二。

二二高冷的不理人,我指了指那碎在一邊的蛟珠,裏面還有黑氣冒出:“先燒那個吧。”

二二瞥了眼,沒動手。墨寒一團藍焰丟過去,那蛟珠裏面的黑氣彷彿瘋了一般亂竄,被墨寒悉數全滅了。

齊天那原本張牙舞爪要朝我撲來的身子彷彿感受到了危險一般,居然在蛟珠被毀掉後,轉身就逃。

二二一個閃身繞到他前面,對着齊天的臉就是一腳踢去,把他踢倒在地。

天上那些噼裏啪啦的雷電充分表示着齊天的憤怒。

墨寒用鬼氣牽制住那想要逃跑的身子,轉頭問我:“慕兒,想怎麼做?”

“想辦法把裏面的黑氣逼出來。”我道。

墨寒用劍在那身子的眉心挑出一道口子,將自己的鬼氣注入那副身子的經脈之中,將齊天體內入侵的黑氣一股股慢慢從眉心逼出去。

黑氣離體,二二悉數燒盡。

合力之下,終於還是將齊天的身子救了回來,他重新回到其中就想站起來罵二二一頓,卻渾身無力的倒在了地上,轉而罵起了墨寒。

“冷墨寒……經脈盡斷……算你狠!”齊天臉朝地,滿是鬱悶。

墨寒淡淡:“是你選的身體太弱。”

齊天知道爭不過他,只能求助我:“瞳瞳……”

我嘆了口氣,倒騰出來一瓶墨寒煉製的極品靈藥,就是隻剩下一口氣都能痊癒的那種,讓白焰去給齊天喂下了。

沒一會人,齊天又生龍活虎的。

“冷墨寒!”

“那藥是我的。”

他纔開口要找墨寒算賬,就被墨寒一句話堵了回去,又看向二二,二二道:“黑氣是我燒的。”

齊天那表情快哭了。

“出去了。”墨寒抱起白焰,牽過我的手,帶着我們朝一處走去,很快又回到了古戰場。

靈北風已經不知去向,我們找了個地方收拾掉那邊的怪物之後,暫時在那裏休整。

“玲瓏重傷,你受到反噬,近期不要動用身外化身。”墨寒給我探查過傷勢後道。

我點點頭:“我沒事……”

“媽媽我困了。”白焰打着哈欠來到我們身邊,小小已經在二二那邊睡着了。

“媽媽帶你去睡覺。”我抱起他進入墨玉,小傢伙躺在牀上翻了個身就睡着了。

我坐在牀邊,突然不怎麼想出去了。

從古戰場出來到現在,一路上墨寒有無數次機會跟我說清楚他當初答應了靈櫻玦什麼,他爲什麼不說呢……

算了,以前他什麼都告訴我,這件事,墨寒不想說就不說吧,誰沒個隱私。

他不想說,我不能還任性的追着他去問了。

可是……心裏就是有點不舒服……

還有蝴蝶谷……

以前墨寒答應帶我去瀏覽各界風光的時候,提起跟靈界,他對蝴蝶谷讚賞有加,還說以後有空一定要帶我去看看。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