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子淵看了眼柳青玄,說道「我需要的可以選擇的屬性有很多,還是讓青玄上吧,他第四環需要的正好是火屬性的魂環。」

「好,那就青玄來。」馬紅俊點了點頭,取出陵光劍遞給柳青玄后,便退到了一邊。

弗蘭德眼中閃過一抹遺憾,說道「可惜這隻魂獸只是五千多年的魂獸,要是數萬年份的魂獸就好了。」

眾人極為認同的點了點頭,眼前的這隻烈火蒼狼和秦明的武魂同類,可以說是最適合他武魂的魂獸了,可惜就是年份太低了。

一下去時間很快過去,柳青玄也如願以償的吸收了烈火蒼狼的魂環,獲得魂技,火之金鐘罩,徵。

這是一個如火般非常爆裂的技能,噬魂金鐘的防禦力進一步提升就不必說了。

關鍵是催動這個魂技的時候,隨着嗦嗦的鐘聲蕩漾,竟然能引動人內心的心火,讓敵人煩躁、易怒,甚至失控,同時還會加速對方精神力的消耗。

而且柳青玄在吸收這個魂環后,服食仙草地龍金瓜的效果也終於體現了出來,他的魂力竟然一舉達到了四十五級。

不過只要想一想他服食的乃是仙草,也就不能不理解了。

原先他的魂力就已經達到了三十八級,吸收魂環時,魂環攜帶的海量魂力,雖然在他貫通和拓展經脈的過程中消耗了一部分。

但他的消耗絕對沒有馬紅俊那麼變態,所以還是讓他的魂力等級跟着提升了一級。

這樣一算下來,仙草地龍金瓜也就只是將他的魂力提升了六級,實際上並不是很多。

至於京靈和黃遠,他們吸收幽靈狼和嗜血魔狼王的魂環后,也已經達到了四十多級。

不過他們原先的魂力等級只有三十五級,所以這次吸收魂環后,他們的魂力等級提升的幅度並不是多麼明顯,但也達到了四十一級。

烈火蒼狼消亡,它所佔領的這片區域,也就暫時成了一塊無主之地。

而且現在天色也不早了,眾人便再次選擇了安營紮寨,並沒有什麼伴着夜色尋找魂獸的衝動。

至於三匹巨狼的屍體,則都被馬紅俊剝皮剔臟,清洗之後收了起來。

雖然其他人都不感興趣,但這卻是很難得的食材,馬紅俊還是給眾人分了一些肉塊。

眾人之中,也就只有泰隆、京靈、黃遠和絳珠四人沒有儲物魂導器,其他人都有,隨身攜帶一些魂獸肉還是很方便的。

三匹巨狼,僅僅其中一隻,就夠他們史萊克一行十九人,這段時間在落日森林的吃喝。

不過馬紅俊的炎戒如今空間足夠大,而且還保鮮,他也不怕放時間長不新鮮了。

又是一個寧靜的夜晚,眾人難得的又在這危機四伏的魂獸森林中睡了個好覺。

次日,眾人再次踏上尋找魂獸的旅程。

沿途馬紅俊他們雖然碰到了一些不開眼的傢伙,但面對擁有龐大實力的史萊克超強團隊,那些不開眼的傢伙也只能灰溜溜的退卻。

不過都是一些要麼年份不合適,要麼品種和質量不太好,或者屬性不匹配的魂獸。

馬紅俊他們也沒有濫殺,只是將那些不開眼的魂獸打跑了。

轉眼又是大半日的時間過去,危機四伏的魂獸森林之中,轟的一聲,眾人再次捕獲一隻魂獸。

看着最終被墨子淵一劍削首的龐大軀體,奧斯卡忍不住怪叫出聲,「我去,我們這是捅狼窩了?」

——月底了,書友們有票的都支持一下,求打賞眾籌月票,謝謝大家了。 地獄廚房,受傷更多的盧克被馬特攙著回到他的住處。

進門讓盧克坐下后,馬特手掌扶上柜子的瞬間立刻臉色再變。

「不對!」

他一出生,盧克立馬回頭:「怎麼了?」

「有人進過我的房間。」馬特拿起桌上的相框道:「這個相框一直面對門口,但剛才我發現它是背對的。」

盧克望着牆上滿滿的照片和桌上一堆相框滿臉莫名其妙。相框位置怎麼的姑且不說,但是你能不能先告訴你把那麼多相片和相框擺出來幹嘛?

「那……有沒有可能是你忘了?」

「不會,房間里的所有擺設我都記得一清二楚,這種錯誤不可能出現,除非有人來過。」接着,他放下盲杖,自如地在房間內信步而走,根本看不出任何目盲的跡象。

很快,他逐一道:「杯子、牛奶、書籍,位置都不對,肯定有人進來過。」

「你有室友嗎?」盧克問道。

馬特搖頭。

忽地,盧克腦中靈光一閃:「你說,會不會是那個人?」

聞言馬特一怔,鼻尖開始輕嗅着一件件被移動過的物體。

少頃,他嘆聲道:「是他。」

盧克麵皮抽動,不大明白馬特是怎麼做到的。

馬特正了正身子,直面盧克。

「盧克,也許,我們可以互相坦白一些自己的秘密了。」

許久之後,兩人彼此吐露了自己隱藏的秘密,疑惑也緊隨而來。

馬特直言:「問題很簡單,你隱藏身份在紐約生活了好一段時間,那麼他是怎麼知道你的?」

盧克也道:「你不是說你一直都很注意隱藏自己的能力嗎,那他又是怎麼知道你的?」

聞言,馬特微微低下頭去,「可能,是因為我最近開始在地獄廚房有些活動吧。」

盧克頓時挑眉。

馬特接着說道:「盧克,你知道的,地獄廚房的治安一直以來都非常混亂,小時候我想成為警察,可惜我的眼睛幫我斷絕了這條路,所以我成為律師,想要利用法律給懲處那些惡人,幫助那些善良的人,從而逐漸給這裏帶來一些變化。但結果證明,是我自己太想當然了。」

盧克聽得不由點頭。

警察存在了多久?法律存在了多久?地獄廚房又存在了多久?

只要稍微認真思考,都知道馬特的想法的確很天真。

「所以,我決定換一個方式來踐行一個『警察』的職責,最近我偶爾會蒙面到外面去,也許他是因為這個所以才找上我的。」

盧克有些驚訝,想了想才道:「馬特,你很有勇氣,而且我想那些被你幫助的人會很喜歡你。」

馬特卻是搖頭:「一個人的力量,對比這一片地區甚至一座城市來說個根本微不足道,我只能盡自己所能去幫助更多的人。」

盧克微微頷首,他很欽佩馬特這樣的想法和做法,不過他目前為止並沒有什麼想要懲奸除惡的想法,畢竟他還沒告訴馬特,他目前的身份還是一個逃犯。

「那你呢,盧克,你一直沒有暴露,他又是怎麼找到你的?」

「不知道。」

兩人一番無言,隨後馬特又給盧克找來一些葯服下,隨後各自睡去。

一陣敲門聲喚醒了兩人。

盧克從貓眼向外看去,皺了皺眉頭,開門后他眼神疑惑地盯着對方。

卻聽對方溫聲細語地道:「先生,很高興見到你。我是菲爾·科爾森,也許我可以和你,還有你那位好朋友談談?」

長島,托尼對着電話說道:「不要感謝我,你們不是想找一批超級男孩嗎,我想他們應該很合適,我說了不用謝,給錢就行,再見。」

掛掉電話,托尼繼續看着眼前逐漸成型的裝甲圖紙。

其整體外觀與之前的裝甲並沒有太多差異,只不過戰甲手中握著一柄長刀,乍一看顯得有些突兀。

思慮良久,托尼忽然道:「刀不一定要實體的對嗎,也許我們可以考慮用冷凝能量束的技術?」

「先生,你說的是星球大戰里的光劍嗎?」

「沒錯。」

「先生,那是幻想中的技能。」

托尼自信地道:「以前冷核聚變也是,反應堆小型化也是。先保留實體的刀,但是要預留能量光劍的全模塊介面。」

模型開始建立,托尼繼續陷入忙碌之中。

莊園里,洪非親自送弗蘭克與十名屬下前往紐約,就好像皇帝看着身邊武功高超的大太監領了聖旨遠行,心裏莫名有點兒不舍。

「弗蘭克,你一定要注意安全,任務目標什麼的都可以往後挪挪,只要人還在,那就永遠有機會。」

弗蘭克卻是不耐煩地甩開洪非的手:「我知道了!你今天怎麼這麼啰嗦?」

洪非笑呵呵地跟在跟他身後,「你可要趕緊回來啊,我一個住那麼大的房子不習慣的。」

「滾!」

兩輛車疾馳而去,洪非緩緩收回目光,背着雙手緩緩走向即將竣工的實驗室。

實驗室主體地上三層,地下兩層,地下的空間和洪非之前開闢的並不相連,甚至中間還隔着十幾米。

眼下,實驗室主體已經完工,裝修也即將告一段落,甚至不少儀器已經先一步到位了。

除此之外,已經完成的實驗樓里多了不少陌生的面孔,他們全都穿着白大褂,胸口別着統一的證件。

每天有安保人員專門負責守衛實驗室,他們一般不會進入大樓打擾別人的工作,也不會讓任何一個沒有證件的人出入。

洪老闆例外。

進入實驗室,除了裝修的聲音稍微顯得有些嘈雜,其他地方都很安靜。

洪非剛一進樓便聽到趙海倫的呼喚。

「洪先生,您來得正好,我剛想去找您,我有一些想法需要和您討論一下,您現在方便嗎?」

不花錢就很方便,花錢的話你先說說看?

「當然,我非常有空。」洪非笑得很燦爛。

兩人進入趙海倫的辦公室,一個多小時后,趙海倫一路鞠躬感激不已地把洪非送了出來。

離開實驗室后,洪非臉上的笑容逐漸消失。

五個單位刀樂的小目標又沒了。

揉了揉有些發僵的臉龐,他發誓以後再也不主動踏進這裏哪怕一步。內容還在處理中,請稍後重試! ,

第377章

宋三喜,還去了一趟商場。

明明和虹虹,一人買個洋娃娃,一米多高那種。

想著林洛嬌的哥哥有個男娃,就買一個擎天柱,一米高的。

這算是中海玩具界,最牛的兒童玩具了,可以遙控那種。

另外,弄了兩瓶毛台,送林副鄉總。

一套很不錯的化妝品,香奈兒的,送林家嫂子吧!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