坐在主位上的柏輕音,對嚴項的解釋不屑一顧。守衛們不遠當守衛,而選擇去做風險很高的押鏢,這就像公務員放棄自己的鐵飯碗,而選擇去工廠擰螺絲,還要承擔手被機器壓殘廢的風險,傻子才會這麼做。

接下來,魏治洵又問了嚴項幾個關於平城的問題,嚴項對答如流,回答的極為利落。

正因為回答的太快,反而更讓魏治洵懷疑。

看來嚴項在來的路上便想好了脫身之詞。

沒有從嚴項的身上找出破綻,魏治洵將其訓斥一頓之後,放其離開了。

翌日。

柏輕音正在梳妝,丫鬟青蘿稟告道:「娘娘,楚侍衛求見。」

「快讓他進來。」

楚侍衛來到柏輕音跟前,「娘娘讓屬下調查的事情,屬下調查清楚了,平城行宮的侍衛們都是自己主動請辭。」

「為什麼會請辭,你有去問清楚嗎?」

「屬下找到了曾經守衛行宮的其中一名守衛,他告訴屬下,在您和陛下離開平城之後,有一段時間平城一切如常。

可突然有一天,他們去領月銀的時候,發現月銀降低到之前的十分之一,他們去找人理論也沒有結果。最後為了養家餬口,大家紛紛選擇離開,武功比較好的便去鏢局押鏢。」

。 下午,

哈迪帶着瑪格麗特和泰勒來到賽馬場,如今賽馬場每天都會進行兩場比賽,這裏佔地面積極大,足有30萬平方米,看台可以容納8萬人。

場館各種設施齊全,飼養了兩百多匹好馬。

這裏是紅土賽場,拉斯維加斯天氣太乾燥,早晚溫差大,養草成本太高,而且在紅土賽場馬兒跑起來,那種一溜煙塵的感覺也挺棒,算是這個賽場的特色。

哈迪在馬場有自己的專有坐騎,他的幾個女人也都有,此刻哈迪騎着一匹黑色高頭大馬,泰勒則是一匹純白色的母馬。

瑪格麗特沒有專屬坐騎,挑選了一匹褐色賽馬,三人先是跑了兩圈,瑪格麗特提議進行一場比賽。

結果是,

瑪格麗特竟然贏了。

泰勒輸很正常,哈迪對自己輸掉比賽有些懊惱,他一個大男人竟然輸給了瑪格麗特。

不止如此,

這場比賽還有賭注。

哈迪輸給瑪格麗特一個承諾,賭場購物街暢快購物卡,俗稱『看上隨便拿哈迪付賬卡』。

賭注是瑪格麗特提出來的,哈迪嚴重懷疑這個妞早有預謀,憋著在這裏坑自己。

贏了比賽后,瑪格麗特公主激動的跳起來,也不騎馬了,拉着泰勒就走。

「喂,你們幹什麼去?」哈迪叫道。

「去購物,上次轉的凱撒皇宮購物街,這次去威尼斯人購物街,我要花光你的錢。」瑪格麗特大聲喊道。

靠。

這小娘皮是要放干自己血的架勢啊。

好在老子家底厚,要不然真經不住她折騰。

女人,天生消費性生物,她們可以一直買買買,不知道疲倦是何物,哈迪只好陪着她們來到威尼斯人購物街。

血拚。

兩個妞又開始瘋狂購物。

衣服、鞋子、包包、香水、化妝品、甚至比基尼泳衣都不放過,到是對珠寶、手錶這些貴重奢侈品沒有太大興趣。

購物活動持續了四個多小時,最後實在累了才結束,此刻他們身後跟着幾十個服務員,每個服務員手裏都抱着一堆盒子,這些盒子堆起來估計能填滿一個房間。

兩女身後跟着一堆服務員的場景,也讓她們引得很多人側目。

兩座賭場的購物街,店家服務都非常好,如果你購買的東西太多,可以要求服務員送去酒店房間,如果還想繼續購物,甚至可以要求服務員跟隨。

有時候,

一些富豪帶着妞過來購物,身後跟着三五七八個服務員,已經成為炫耀的一種方式。

這種方式是哈迪弄出來的,目的就是讓富人炫耀,增加購買快感,提高攀比度。

富人購物是為了買東西嗎,不,主要是為了裝逼,那咱就給你提供裝逼的環境,能滿足客人的真實需求,才算一個合格的經營者。

這裏開業半年多,服務員跟隨的情形並不少見,不過像今天這樣,身後跟着幾十個抱盒服務員的場景,很多人還是第一次看到,甚至第一次聽說。

所以引得旅遊者,甚至奢侈品店的服務員都紛紛看過來。

這得買了多少東西啊。

要知道,

奢侈品街的東西價格都非常昂貴,幾百幾千美元的商品比比皆是,這些盒子加在一起,恐怕不下幾十萬美元了吧。

這是誰家的女人竟然如此土豪。

他們猜少了,已經超過百萬,瑪格麗特這小娘皮下手又狠又黑,何況還有一個泰勒呢,一買就是雙份。

瑪格麗特和泰勒終於買痛快了,讓服務員送去酒店,至於賬單,自然由哈迪負責。

哈迪簽了字。

至於花的這些錢,回頭抵稅吧。

購物結束時間已經到了11點,兩女不打算休息,拉着哈迪沖向迪廳,一進到迪廳,兩女就被這裏轟鳴的音樂,熱情的氣氛感染,隨着音樂瘋狂舞動起來。

跳舞,

喝酒,

狂歡,

瑪格麗特完全忘記自己的身份,只剩下放縱和發泄。

兩女都喝了不少酒,

已經有些醉意。

跳舞時,

瑪格麗特和哈迪貼在一起,女孩的臀部和哈迪的身體,隨着舞曲蹭來蹭去,黑暗閃爍的燈光里,根本沒人看得到,也沒人關注你。

瑪格麗特的眼神已經有些迷離,

轉身摟住哈迪的脖子,嘴巴貼在哈迪耳邊道,「我感覺活這麼大,這幾天是我最高興的時候。」

說着手上用力,把哈迪的身子拽過來,嘴巴狠狠的親在哈迪嘴上,親的那叫一個結實。

沒等哈迪反應過來,瑪格麗特已經放開他。

「哇喔~~喔喔喔!」

瑪格麗特大叫一聲,更加緊緊抱着哈迪,跟着隆隆的音樂瘋狂扭動。

哈迪心說,

這妞是徹底放開了。

至於這個吻,不要太在意,禮節性的。

狂歡最後,

兩女都喝多了。

醉的不省人事。

和英國那次無比類似。

哈迪招招手,立刻有十幾個安保人員從四面八方匯聚過來,哈迪就像抱孩子一樣,一手抱起一個傻妞出了迪廳。

把她們丟到車裏。

回酒店。

……

翌日上午,瑪格麗特從睡夢中醒來,頭微微有些疼,這是宿醉的後果。

昨晚玩到最後,她確實沒了意識。

不過她在親吻哈迪時,可是有意識的,在那一刻,她心裏有一股衝動,讓她很想吻這個男人。

那種感覺非常微妙。

當時她呼吸急促心跳加速,雙腿發軟有種要噴發出來的感覺。

現在瑪格麗特想起來,還忍不住臉紅。

這幾天她確實很快樂。

不過她知道,這種日子到今天就要結束了,她必須回去做自己的公主,她對外界說在洛杉磯休息兩天,如果待的時間太久,恐怕會被那些記者發現端倪。

瑪格麗特洗漱穿衣。

就在這時他的隨行管事進來道:「公主,昨天晚上接到王儲殿下的電報,昨晚您沒時間就沒打擾您。」

說着遞過電報。

是姐姐伊麗莎白公主發來的,電報上說,讓瑪格麗特促成哈迪購買東南亞土地的事情,給出的條件是可以把檳城和馬六甲一起賣給他,並授予哈迪兩地總督身份,這兩處地方的條件與開曼相同,擁有自治領地權利。

開價是哈迪需要購買5億美元的英國長期國債。

電報上說,讓瑪格麗特負責和哈迪接洽,如果有了結果儘快電報告知。

看完電報,瑪格麗特第一個反應就是自己可以繼續留下來了。

心裏頓時雀躍興奮起來。

至於談判,

可以慢慢談啊,

如果回去晚了,就說哈迪正在考慮。

看我有多機智。

昨晚泰勒那妮子又沒有和自己一個屋睡,肯定又去找哈迪了,現在不知道起床沒。

瑪格麗特拿起電話,撥通哈迪房間號,她猜的沒錯,哈迪此刻確實沒起床,但也沒睡覺。

昨天晚上泰勒喝醉了,哈迪沒有動她,早上醒泰勒妞比他還主動,電話鈴響起的時候,哈迪正在享受早安咬。

「哈迪男爵,有時間來我房間一下嗎,有些重要的事情想和你談談。」瑪格麗特道。

「沒問題,請等我幾分鐘。」哈迪道。

哈迪的幾分鐘一直拖了半個小時,看到瑪格麗特公主笑着打了聲招呼,「公主殿下,昨晚睡的還好嗎?」

「還不錯,我接到一份電報,哈迪男爵要不要看看?」瑪格麗特道。

「電報,讓我看?」哈迪有些納悶。

接過瑪格麗特遞過來的電報,看完之後心裏快速閃過很多念頭,自己謀划的事情發酵了,這妮子沒有讓自己失望,確實報告給英國政府,現在英國政府已經做出反應。

他們現在極度缺錢,只要看到機會肯定不會放過。

不過這妞直接把電報給自己看,這是幾個意思,讓她談判她把底牌都露出來,不怕她姐姐打她屁股嗎?

瑪格麗特看着哈迪道:

「昨天午餐時,聽你手下說想在東南亞那邊購買土地建設航運港口。」

「哈迪男爵,請原諒我偷聽,我並非算計你,只是現在英國政府很缺錢,姐姐和政府都在想辦法解決眼前的危機。」

「我就想着,你如果需要土地,英國在東南亞那邊的殖民地可以賣給你,這算是兩全其美的辦法,所以我就給姐姐去了電報,告訴她這件事情。」

「現在姐姐回的電報你也看到了,首相同意把東南亞的幾塊土地賣給你,同時授予你總督名義,享有自治權,和開曼群島的權利一樣。」

「我把電報給你看,是想表達我的誠意,我並不想做一個處於中間的奸商,如果你有意購買那邊的土地,我可以幫你和英國政府溝通,你覺得怎麼樣?」

瑪格麗特說完看着哈迪。

哈迪被這妞弄得有些不會了,如果玩陰謀詭計,哈迪還可以和她周旋,可現在她來了一個開誠佈公,哈迪都不好意思騙她了。

哈迪沉默思索起來。

瑪格麗特安靜的陪在旁邊,眼睛看着沉思的哈迪,她發現這個哈迪越看越帥。

咳咳~跑題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