坐回去後,我扭頭看向了一臉賭氣司徒婉瑜,說道:“好了婉瑜,是我的錯行了吧!下面我們就說說正事,等事情過去後我隨你處置!”。

“你說的啊!隨我處置?!”,司徒婉瑜突然擡頭看着我說道。

看到司徒婉瑜的表情,我突然才發現自己上當了,可如今後悔已經來不及,只能勉強的點了點頭,跟着扭頭看向了前面的小喃和黑子,開始討論起下面的行動。

我開口道:“小喃,你就扮演我的保鏢,黑子就扮演我的軍師!”。

說着,我扭頭看向了司徒婉瑜,嘴角不由壞笑,說道:“至於婉瑜就扮演我女朋友!等一會兒進去後,我們要裝得特別的猖狂……讓所有人都知道我們是有錢人,這樣我們纔有機會進入第二層和第三層!”。

說完後,我一臉認真的掃視了一下他們三,說道:“知道了嗎?”。

“恩,可我覺得這樣不好吧!而且我們用的假鈔,要是被認出來,那可就……….”,黑子扭頭一臉擔心的看着我說道。

“這個你就不用擔心,像他們這種自負的人,根本就不會檢查錢的真假!”,我開口說道:“既然沒其他的問題,那我們…….就讓今晚綻放吧!”。

隨着我話音的落下,小喃緩緩的啓動了車子,開向了夜不歸酒吧。 小喃開着車,緩緩的在酒吧的門口停了下來,而黑子一心照不宣的打開車門走了下去。隨即打開了我的車門,做了一個請的手勢,說道:“大哥、大嫂!請…….”。

我扭頭看了看司徒婉瑜,只見她瞪着一雙眼睛,漲紅着一張臉,最後還是伸手挽住我了我的胳膊,隨着我走下了車。

此時我們的面貌全部都改變,加上衣着,想來鈴木雪應該也認不出來了!

待到小喃下車後,他來到了我們的前面,看着沒做多大改變的他,我忍不住笑了出來,說道:“小喃,你這黑不溜秋的樣子確實不好改變!但想來鈴木雪應該也沒太注意你!”。

小喃的交付是很難改變了,能改變的就是他臉部的肌肉,也不知道他是怎麼弄的,愣是在臉部弄出了點橫肉出來,而且還有一個刀疤,看上去還是有些嚇人的。

黑子則改變了很多,要不是親眼見到,我也很難相信他能把自己改成一個文弱書生樣,但這正合我意。

至於司徒婉婷,她則是一頭散發,眉毛顯然也被畫長了,嘴脣也不知道她是怎麼弄的,硬是弄大了一號,讓我忍不住想到深夜裏她在胯下時的樣子。

但是司徒婉瑜這樣子,確實像一個大哥的女人,而我呢,當然就是那個大哥了!

“濤哥,我也不想的,可是實在是不知道要怎麼弄!”,小喃摸了摸自己黑不溜秋的頭,憨笑道。

我忍住了笑聲,拍了拍他的肩膀,看了司徒婉瑜和黑子一眼,說道:“今晚辛苦大家了!我們進去吧!”。

說着,黑子就在我前面引路,而小喃則是一副保鏢的樣子,帶着墨鏡露出臉上的橫肉和刀疤跟在我們的身後。

“讓….讓.讓讓….”,一走進酒吧,黑子就開始執行着我一開始安排好的情節,一副我很有錢的樣子,把衆人推開,不讓其他人碰到我。

而我則裝模作樣的和司徒婉瑜親暱着,表現出一副我們很恩愛的樣子。


隨着黑子高傲叫喊的聲音,引來了一幫人的圍觀,有些人甚至指指點點,在竊竊私語;雖然不知道他們說什麼,但以我對華夏人那種嫉富的心理,想來說的也不是什麼好話。

在黑子的和小喃的擁護下,我們在離舞池最近的一個沙發坐了下來。

剛坐下來,黑子就不忘提高嗓門喊道:“老闆呢?老闆去那了?難道不知道我大哥來了嗎?”。

可是黑子的叫喊好像並沒什麼用,人羣也跟着散開,隨着音樂的聲音在舞池中扭動着腰肢。

“草…….”,黑子假裝憤怒的踢了擺酒的茶几一腳,走到了站在我身後小喃的旁邊,打開了小喃手中提着的口袋,拿出了我們準備好的假鈔,走到了茶几旁邊,使勁的砸了幾紮在上面,大喊道:“沒聽到老子的話嗎?把這裏的好酒拿上來!”。

黑子的話音剛落,一個打扮妖豔的女人就出現在了沙發旁邊,她一臉嫵笑的盯着茶几上的錢,說道:“不好意思……不好意思,音樂太大了!剛剛沒聽到幾位的聲音!”。

說着,這個女人回頭喊道:“小璐,你過來!”。

隨即離我們最近的一個小姑娘就轉身走了過來,來的茶几旁邊後,她低頭看着打扮妖豔的女人問道:“老闆,你叫我有什麼事?”。

老闆?

我心中微微一驚,這裏的老闆不是鈴木雪嗎?怎麼突然就換了一個了?

我眉頭微微一鄒,看向了那打扮妖豔的女人,出聲問道:“你是這裏的老闆?”。


那女人回頭看着我,一臉嫵笑道:“嘿嘿….我們這種小店那敢自稱老闆!也就是小打小鬧!你們叫我麗姐就行!”。

聽到這說法,我眉頭輕輕的舒展開來了,看來鈴木雪採取的經營方式是一暗一明啊!其實幕後大老闆還是鈴木雪,而這個女人只是一個明面的擺設,作給外人看的。

我看着麗姐點了點頭,說道:“我聽說你們這有好玩的,所以過來看看!不知道………”。


說着,我低吟着聲音,沒有再說下去。

麗姐看着我笑道:“嘿嘿…….小弟你就是識貨!實話告訴你,我們這裏的姑娘大多數都是……”。

聽到對方跟我胡扯,我面色不由一冷,看向了黑子,喊道:“把錢拿上,看來人家是不歡迎我們!”。

說着,我拉着司徒婉瑜的手,站起身就要往外走去,麗姐就急忙上前攔住了我們的去路,一臉不知所措的看着我,說道:“小兄弟,不喜歡姑娘也行啊!我們這裏的玩的可多了!”。

隨即麗姐就吧啦吧啦的給我說了一堆和色有關的東西,弄得旁邊的司徒婉瑜臉紅脖子粗。

見麗姐沒有停下來的意思,我冷哼了一聲,一把推開了她,冷聲道:“真當老子是白癡啊!”。

說完,我回頭對黑子和小喃喊道:“發什麼愣!走啊!”。

“是是是…..大哥……”,黑子裝着一副驚慌失措的樣子,急急忙忙的就把茶几上的錢收了回去,隨即和小喃站到了我身後。

可就在我們剛走幾步,後面一個熟悉的聲音就響起,“幾位留步……..”。

聽聞到聲音,我停住了腳步,回頭望去,確實是鈴木雪,她還是剛剛的打扮,可是在她臉上,卻比剛剛多了一分驕傲和圓滑。

“有事嗎?”,我裝着一副不認識鈴木雪的樣子,冷聲問道;而拉着司徒婉瑜的手卻不停的流着汗,心中擔心鈴木雪會不會認出我和司徒婉瑜來,要是認出,那大事就不妙,要是認不出,那大事就好。

鈴木雪走了上前來,對剛剛自稱麗姐的,還有被麗姐喊上來的服務員揮了揮手,隨即麗姐和服務員二話不說就退了下去。

“你什麼人?”,我裝作一副驚訝的樣子說道;而旁邊站着的小喃配合的上前走了一步,擋在我前面。

“外面那倆勞斯萊斯是你們的嗎?”,鈴木雪出聲問道。

我輕輕的拍了拍小喃,待到小喃讓開後,我看着鈴木雪,一臉的傲嬌說道:“是我們的,怎麼了?”。

只見鈴木雪眉頭微微一鄒,看着我上下不停的打量着,突然問道:“畢老爺子是你們什麼人?”。

我一聽,心中一驚,暗道:“難道外面的車是畢老爺子的?黑子這豬,偷誰的不好去偷這老不死的!要是讓他知道車在我手裏,那可是跳進黃河洗不清了!”。 想到畢老爺子,我不由的想到了鬼怪精靈的寧兒,心中忍不住嘆了一口氣,想想也已經很久沒見她了,也不知道她是不是過的好,不知道畢老爺子還有沒有逼她嫁給張道明。

想着,我心中便下了一個決定,等這事過去後,要抽空去看看寧兒這丫頭。

沉思了一下,既然車偷來了,我索性就轉一手,擡頭看向了鈴木雪,笑道:“寧兒是我妹妹,你覺得我會是誰?”。

就這樣,問題又被我拋了回去,至於我是誰,就任由鈴木雪發揮自己的想象空間了!

鈴木雪看着我鄒了鄒她的眉頭,半天才問道:“張道明是你小舅子吧?!”。

看着鈴木雪,我忍不住在心中罵道:“好聰明的女人!要不是老子遇到寧兒,去她生日聚會上,這問題還真會露餡!”。

聽到張道明,不用轉我也一臉的憤怒之色,大聲罵道:“我沒這種小舅子!一個女人也保護不住,被一個無名之徒嚇得到現在也沒放一個屁!”。

我這話一說,想來鈴木雪也不會不相信了,畢竟我大鬧畢府,最後拍拍屁股走人的事畢家是不會外傳的,這可是響噹噹的打臉,以畢老爺子那種愛面子的人,傳出去豈不是讓人笑掉大牙。

隨着我的臭罵,鈴木雪鄒着的眉頭也漸漸地舒展開來,看着我笑道:“嘿嘿…..珉浩你要來叫畢叔說一聲就是了!弄得現在這種尷尬的場面!”。

我咧嘴一笑,看來鈴木雪是相信我是寧兒大哥的事了!其實他哪裏知道我根本就不清楚寧兒還有一個大哥,而且還叫珉浩,這一切都是我們胡扯的。可如今也由不得我了,看來今晚上我的身份註定就是這個珉浩了!

也不知道讓寧兒知道我冒充她大哥後是什麼表情?!想着,我不由一陣嘆氣,看來以後要解釋的東西太多了!

雖然心中一切明瞭,但我還是轉出一副高高在上的樣子,把一旁的司徒婉瑜抱在了懷中,看着鈴木雪笑道:“這不是什麼大事情,你們不要介懷!我主要是聽畢叔說你們這裏三樓是好地方,所以想來看看!”。

“這個……..”,鈴木雪一臉爲難的看着我,說道:“珉浩,我們三樓……….”。

不等鈴木雪作解釋,我就不耐煩的打斷道:“不讓就直說,我不喜歡藉口!”。

說着,我拉起司徒婉瑜的手,嘴裏自言自語道:“本來剛回國還想來逍遙一番的,哎………”。

說着,我一陣搖頭嘆氣,叫上小喃和黑子,就要往外走去。

“珉浩…….”,鈴木雪突然就就在後面叫住了我。

我再次停下了腳步,放開了司徒婉瑜的手,轉身走向了鈴木雪,當來到她旁邊後,我肆無忌憚的打量着她,小聲說道:“不要以爲我不知道三樓是幹什麼的!哼……..這事要是讓警察知道,後果你是清楚的!”。

“珉浩,你………”,鈴木雪瞪大着眼睛看着我,說道:“你可不要忘了你家也有份的!”。


我心中微微一驚,想不到畢家居然也和這華龍幫有一腿!看來這臨海的水也不淺啊!

想着,我就打定主意,爲了不惹火燒身,等這是完了以後,儘快的脫身出來,免得惹火燒身,弄得一身的麻煩。

雖然內心震驚,但表面我卻風輕雲淡,看着鈴木雪說道:“不要拿這威脅我!對於我們投資的那點小錢,我們還不放在心上!你就說讓不讓我上去玩幾把吧?”。

“珉浩,你家畢老爺子交代過,不讓你接觸這些東西的!”,鈴木雪一臉爲難的看着我說道。

我冷哼了一聲,說道:“畢家的東西遲早還不是我的!讓不讓?一句痛快話,我錢都準備好了!”。

聽到錢,鈴木雪的臉色明顯的好看了很多,半天才說道:“那你跟我來吧!”。

“我…….”,我假裝一副不敢相信的樣子指着自己,說道:“你的意思是我的保鏢不能上去?還有我的女朋友也不能?”。

“按照規矩是不能的!”,鈴木雪看着我一臉認真道。

“不行,我上去要是出了什麼事誰能負責!”,我一臉堅定的說道:“而且我今天剛泡的妞,你要是讓我在她面前擡不起頭來,後果你自己想!”,

說着,我冷哼了一聲,爲了能上去,也不得不威脅鈴木雪了;畢竟陳婷的生命不是開玩笑的。

鈴木雪看了看我,又看了看我身後的小喃、黑子,司徒婉瑜,最後還是點了點頭,說道:“那好,但是隻能一人跟着你上去!”。

我面色微微一變,如果是這樣的話,那行動可就不方便了很多,而且到底帶誰上去也是一個難題。

我回頭看了看小喃他們仨一眼後,眉頭微微一鄒,看向了鈴木雪,滿腔的強勢說道:“帶倆!這是我底線,要不然我今天還就不上去了!”。

“行……..”,鈴木雪看着我,點了點頭,看得出來她也是下了很大的決心。

待鈴木雪說完後,我就轉身走到了小喃他們仨的旁邊,低聲說道:“黑子,你留守在下面,小喃和婉瑜和我上去!”。

說着,我看向了小喃和司徒婉瑜,提醒道:“記住了,上去你們一句話也不要說,一切看我眼神行事,而且我現在叫珉浩,畢珉浩!走到了嗎?”。

一切交代清楚後,我才拉起司徒婉瑜的手,小喃跟在我的身後,走到了鈴木雪的旁邊,說道:“上去的路在那?”。

鈴木雪看了看小喃一眼,最後眼神停留在了司徒婉瑜的身上,我心中微微一震,生怕被她看出什麼,急忙把司徒婉瑜往我懷裏拉,說道:“這我女朋友,你叫她小慧就行!”。

說着,我還在司徒婉瑜的屁股上使勁的拍了拍,繼續道:“現在可以上去了吧!我手已經很癢了!從國外回來還沒碰過呢!”。

鈴木雪眼神從司徒婉瑜的身上收了回來,說道:“珉浩,我先說明白,雖然你們家有股份,但上去後你也不能亂來!”。

“我明白!”,我看着鈴木雪,一副我知道規矩的樣子說道。

鈴木雪這才點了點頭,轉身領着我們走進了酒吧後臺。 來到酒吧後臺後,鈴木雪推開大門,就看到倆名魁梧男人守在門邊,看到鈴木雪後,這倆人隨即就低了下頭,十分的恭敬。

“啓動三樓電梯!”,鈴木雪對那倆名魁梧男說道。

隨着鈴木雪的話音,其中一名魁梧男走到牆壁旁邊,用手輕輕的敲擊了牆壁一下,隨即牆壁就自己打開,露出了一部電梯。

“珉浩!走吧!”,鈴木雪回頭對我說道,領着我們走進了電梯。

走進電梯後,裏面一片漆黑,但天生觸感強大的我還是感應到了電梯裏安裝的攝像頭。

電梯緩緩上升了幾分鐘後,終於停了下來, 而電梯門也打開了來,露出了一副讓人驚訝的畫面。

賭桌、美女、大量的現金,還有那些坐在賭桌前玩着牌的金豬們;看到這些,我終於確定了自己心中的想法,這三樓確實是一個天上人間。

“珉浩!你們隨意的玩,要是錢不夠你就跟我說!我就先下去了!”,走出電梯後,我還沒反應過來,鈴木雪就已經說道。

我頓了頓,這才反應了過來,看着差不多有二百多平的房間裏大大小小的賭桌,露出了一副癡迷之色,不耐煩的對旁邊的鈴木雪揮了揮,說道:“去吧!去吧!”。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