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餐廳後門林楠和秦嵐隨意的聊了兩句,謝絕了秦嵐的午飯,和司機隨便找了個小飯館吃了頓飯,然後讓司機找個地方住宿,他便直接來到周穎上班的大樓下等待著。

有著第一次的經驗,這次林楠換上了周穎給他購買的那一身衣服,雖然算不得什麼大牌,但也至少看起來不是土包子進城,門口的保安只是隨意的盤問了一句,便直接放行林楠進入大樓內部。

時間還早,林楠也不打擾周穎工作,到現在周穎還不知道林楠來省城,昨天通知秦嵐時刻意讓她代為保密的,也好給她一個驚喜。

獨自坐在大堂內,林楠所幸研究著農家小店,這段時間收穫頗多,生意越來越好,成交量也增加很多,林楠的消費也少了,到目前為止已然儲備了四萬多的靈氣值,對林楠而言,算是一份特殊的財富。

閑來無事,林楠再度翻看著那些可添加的通天店鋪,之前他還很猶豫,但是而今他有著一些期待,無論是農家仙店亦或者長生小店的妙處他都體會的到,而今若有機會嘗試下其它的東西,猶豫少卿之後,他決定試試。

現在也算是財大氣粗了,一萬靈氣值他消費的起!

選了半天,那些太浮誇的名字林楠本能的剔除,能出現在自己眼前的,都是和自己一樣檔次的小店,越是響亮大氣的名氣,在林楠看來反而有些假,最終目光定格在一個名叫小小醫館的店鋪。

「好,就這個了,希望不要讓我失望!」林楠有了決定,當即支付一萬靈氣值,這才真正打開這個小小醫館,只是一瞬間林楠便看到這個店鋪的具體信息,還有店鋪內上架的兩個產品。

簡介很簡單,從它的店名就能看出,就是一個看病的小店,不過林楠很好奇它是怎麼看病的。

再看看商品,更是讓林楠無語,一時間不知道該說什麼。

兩個商品,在林楠看來什麼都不是,一個寫著看診,門診費一次五百靈氣,而另一個則是一個叫神秘小葯的東西,售價一千靈氣值,當真是不便宜。

「在通天店鋪內這怎麼看病?」林楠有些無語了,原本他還以為是賣什麼藥品的地方,真若是有著什麼靈藥仙藥的,倒也是不錯,沒想到就這玩意。

「虧了!」這是林楠的第一感覺,一萬靈氣值就買一個這玩意,可想而知。

不知不覺中,林楠在這大堂內等待了兩三個小時,這座大樓也到了下班的時間,林楠坐在大堂內一直等待著,想要尋找周穎的身影,不過接連一個小時,林楠還是沒有看到周穎的身影。

「又在加班?」林楠自語,隨著交往的加深,林楠了解不少,周穎看似在人前光線亮澤,但上班非常辛苦,加班是家常便飯,上次林楠來省城就是,她加班到八點鐘左右還沒有下班。

眼看著人都走了差不多了,林楠準備上樓看看,不過正在這時,一道兩靚麗的身影從電梯內走了出來,讓林楠眼前不由一亮,臉上也露出一絲笑意。

不過少卿之後,林楠臉上則露出一絲異樣,看到了周穎此刻的處境,在她身邊竟然還跟著一人,正是上次林楠見過的想要邀請周穎的羅源,此刻就如同一個跟屁蟲一般的跟在周穎身後,看起來盡顯紳士之風,但周穎並不感冒。

「對不起羅先生,我真的還有事,就不送了,其它工作的事情,明天我會給你處理好。」周穎邊走邊說,雖然臉上保持著禮儀般的笑容,但林楠能感覺到她的煩躁之感。

雖然上次因為林楠的出現,讓羅源一度以為周穎有了男朋友,但在他的一番探查之後,發現並非如此,在周穎身邊根本就沒有這麼一號人,為此便再度奮起直追,幾乎動用了各種手段,今天一整天都在周穎的公司,完全是借著工作的借口纏住周穎。

哪怕是此刻下班,他也不願意離去,執意邀請周穎去吃個晚飯。

「周小姐,一頓飯就那麼難嗎?我對小姐的仰慕之情請你相信,你就不能給個機會?就這麼一次如何?」羅源開口說道,儘可能的保持著紳士般的笑容,讓周穎沒轍。

「抱歉,我有男朋友,所有請羅先生你打消其它念頭。」周穎見他如此糾纏,毫不客氣的說道。

不過聽到周穎這麼說,羅源不屑的笑了起來。

「你說的該不會是上次你發錢隨意雇來的一個農民工吧?」

聽到羅源這般說話,周穎當即就怒了,無論林楠是什麼身份,她都不願意聽到別人對他的侮辱,這羅源這話等若是觸及了她的底線,然而就在她準備責備之際,一道熟悉而又讓她充滿驚喜的聲音在她耳邊響起。

「就算是農民工,你也沒戲!」 突兀的聲音,讓周穎愣住了,隨即臉上陡然間露出濃濃的幸福之意,不用看她已然知道是什麼人了,一時間心中甜如蜜,而反觀羅源則是臉色陰沉起來。

有人竟然敢這般對自己說話?說自己連個農民工都不如?這是赤裸裸的打臉,回應先前自己的話。

這個時候,他已然看到來人,一身普通的休閑裝,雖然看起來還算是在整潔,但在他面前,根本沒有任何檔次,也是和地攤貨差不多。

「滾一邊去,你什麼東西?」羅源帶著怒意,直接對林楠訓斥了一聲。

林楠緩步上前,面帶微笑的看著周穎,至於身前的羅源,他根本沒有在意,目光都被周穎吸引著,然後在羅源的驚愕與滿臉的鐵青之下,林楠毫不客氣的上前輕輕攬住周穎。

這一切看起來都那麼的自然與嫻熟,這讓羅源更是感到被濃濃的戲弄與羞辱。

殊不知這一刻在攬住周穎的時候,林楠與周穎心中的異樣。

這一刻,林楠自己都覺得一顆心都要蹦跳出來一般,太過激動,而周穎更是不用說,心中小鹿跳個不停,更是在被林楠攬住的一瞬間,身體微微顫抖了一下,林楠能清晰的感覺到她的異樣。

不過好在她都隱藏了下來,沒有讓羅源看到,而且此刻內心深處也並沒有抗拒這種輕攬,甚至反倒是有些想要靠近,想要依靠在其中。

「你來了。」周穎被攬在林楠懷中,開口對林楠說道,充滿了柔聲細語,帶著太多的柔情與甜蜜,林楠此刻的出現,給她極大的感觸,讓她充滿了甜蜜之感。

猶如,從天而降!

看到她這般模樣,林楠也笑了,忍不住更是樓的緊了一些,全然不顧一旁眼中要噴火的羅源。

「再不來,你身邊的蒼蠅都該咬人了。」林楠打趣的說道,自然直接將這羅源給罵了,先前都那般態度了,林楠也不用客氣,這種人不值得客氣與尊重,罵他是蒼蠅,林楠都覺得輕了。

可想而知此刻羅源會如何,他什麼身份?在這省城之中絕對算是頂級闊少身份,連這種五百強企業的跨國大集團也要給他羅源面子,不敢得罪,但此刻竟然被林楠羞辱。

尤其是,林楠此刻還攬著周穎,自己心中的女神被一個不起眼的小嘍啰攬在懷中,這如同一根毒刺一般插在他心口。

「該死的東西,拿開你的臟手,否則我斷了它!」羅源陰沉著臉,寒聲說道。

林楠這才抬頭正視,對周穎溫柔,但對這人就沒有那麼好的脾氣了,看周穎的態度就能知道如何了,這是如何的粘人,令人討厭,自己不在的時候不知道騷擾過幾次周穎。

「你可以試試,但後悔的肯定是你自己!」林楠淡淡開口,但語氣中的冷意不言而已,他現在還真不怕動手。

羅源這個時候雙目都泛紅,都要噴火,恨意十足,但在這大庭廣眾之下,他還真不能隨意動手。

「好了,羅先生還請自便了,以後也請不要再糾纏了,謝謝!」眼看著要無法收場,周穎連忙開口,阻止了兩人的對視,她深知羅源的身份,林楠對上他,肯定是要吃虧的。

隨即,也不再理會羅源,拉著林楠便直接出了大樓,絲毫不曾理會站在原地,雙拳緊握,如同要吃人一般的羅源。

「該死!」直到看到二人走出大樓,羅源才終於忍不住怒罵一聲,心中對二人恨極。

「賤人,你逃不過我的手心!」羅源寒聲,他苦苦追求周穎一兩個月的時間,對於周穎的美貌可謂是驚為天人,這段時間鍥而不捨,心中早已認定了這是自己的女人,而今竟然要飛,他自然不願意,此刻哪怕是動用其他的手段,他也要得到。

「得不到你的心,你的身體也是我羅源的!」

…………

大樓外,林楠就這麼牽著周穎,哪怕是離開大樓已然有著一段距離,也沒有鬆手,周穎雖然有些羞澀,內心有些掙扎之後,卻也任憑林楠的行為,內心之中,更是在這種狀態之下,帶著一絲的甜蜜。

至於林楠,更是不舍放手,這一刻他突然間很想感謝這羅源,也算是另外的一種成全,讓他有了光明正大的理由。

這種感覺,真好!

「還不撒手啊?」二人沉默,這種氣氛有些異樣,心中也都有著特殊的感覺,誰都沒有說話,生怕打擾了這種感覺,直到走了很遠之後,周穎終於才開口對林楠說道。

「呵呵,還真不捨得撒手!」林楠輕笑了一聲,但還是將周穎的小手給放了下來,雖然不舍,但有了第一次,林楠相信,後面不會遙遠。

「貧嘴!」周穎聽到這話,故作生氣的訓斥了林楠一聲,但怎麼看來都是情侶間的那種打情罵俏,臉上的甜蜜之色代表著一切。

林楠也一副臉皮很厚的笑了笑。

二人相伴而行,林楠的到來確實給她帶來足夠大的驚喜,當聽聞林楠在樓下等待了幾小時后,那種甜蜜感更甚了,雖然還有著那層紙不曾捅破,但行動是最好的證明。

「說到做到,我請你吃飯。」周穎最後林楠說道,並且是要回家給林楠親手做飯,林楠自然是一百二十個願意,直接在附近的一家超市內買了點菜,便帶著林楠再度回家。

還是那個熟悉的地方,再次來到周穎溫暖的小家,林楠甚至都能感覺到她這裡的氣息,讓他迷戀,忍不住大口呼吸了一番,能聞到她身上的味道,讓周穎俏臉再度微紅。

整個晚上,二人很甜蜜,宛如小夫妻一般,一起忙碌著,在狹小的廚房內準備晚飯,不時能夠碰到對方的身體,每一次都給林楠帶來觸電般的感覺,每一次,周穎臉上都帶著緋紅之意,看的林楠心中一陣痒痒,倍感幸福,真希望這種日子長久持續下去。

這種幸福,太難得!

一頓飯,沒有太奢華,但卻充滿了溫馨與甜蜜,二人的關係也陡然間提升了很多,不知不覺,時間就到了晚上十一二點鐘,然後,林楠果斷的選擇了留宿…… 事情還要從上次易陽去老郭家說起,易陽想著去廚房看看有沒有需要幫忙的,然後就看到嫂子一邊做菜一邊噁心,就關心了兩句,回頭告訴了老郭,老郭顯得很高興,這就勾起了易陽的好奇心,不過單身狗的他顯然不知道這叫做孕期反應。

老郭當時也不確定,就想著去醫院檢查一下,易陽自告奮勇的當司機,開始老郭根本就不同意,還是嫂子拍了板兒這才定了,到了醫院一檢查,結果讓易陽驚訝不已,他還真沒想到這兩口子竟然要了個二胎。

當時在醫院他就直接說了大霖的問題,老郭當時想的是先不要說,等一家人到齊了再說這個事兒,還特意交代易陽千萬不能告訴大霖,所以他才隱瞞了這麼久。

「大霖,這事兒可不怨我,你爸不讓我說的,怎麼,你不喜歡再有個弟弟妹妹?」

易陽想的是大霖年齡也不是特別大,而且家庭環境特殊,以前老郭兩口子沒孩子還好,一有了孩子可能會有心理負擔,這種事發生的也不少,總有因為這個惹出禍端的,而且前段時間老郭還說對他失望,現在就找到了下家,也難免這孩子不會多想。

「不喜歡,沒有啊,你怎麼會這麼想師叔,是不是要挑撥我的家庭關係。」

易陽差點沒吐血,自己在這兒為對方想,結果還沒落好,真是成了呂洞賓。

「師叔,其實我剛開始知道這個消息也有一點難受,但是後來又很開心,我甚至想什麼時候孩子能出來,然後長大,把我爸的班接過去,這樣就沒人管我了,我就自由了,我還想好等他長大了惹禍了我就撐著他,還有……」

易陽成功在大霖長達半小時的絮叨中……睡著了,他是真沒想到自己的擔心都是白擔心,看來果然是老郭更了解自己的兒子,易陽的擔心完全就是多餘的,倒是老郭雲淡風輕的是正確的。

這件事結束了易陽也鬆了口氣,他這人很不喜歡把事情藏在心裡,特別是對自己的朋友,會有負罪感,現在柳暗花明,他也放下了心事,可以專心的準備後面的事情了。

再次見到周子怡已經是一個星期之後了,兩個人重新見面好像都選擇了遺忘那天的事情,他們兩個是男女主角,自然一直要在一起拍戲,前面戲的鏡頭主要拍攝的是444號便利店中的場景,易陽選擇了帝都大學對面街上的一家超市,和老闆簽了協議,可以拍攝一個月的時間,其實第一部的靈魂擺渡外景不是特別多,大多數都是內景,只不過個別場景還是需要特殊布景的,不得不說的是,雖然是靈異片,但是它的特效還真不是特別多。

到了劇組林冰出來接人,主要是易陽怕自己被攔在外面,會在周子怡面前丟人,這種事也不是沒有發生的可能,整個劇組真正認識他的三分之一都沒有,萬一弄出點兒不愉快,那這開機儀式多沒勁。

殘明虎嘯 開機儀式有主要角色的都來了,很多演員易陽都沒見過,倒是周子怡認識好幾個,都是她們學校的學生,李元易陽是認識的,他還沒有記性差到忘記自己選的男主角,再次見到李元,易陽更覺得自己的選擇沒錯,這和自己心目中的趙吏形象完全吻合,有種中年大叔的油膩感,又有那種玩世不恭的味道。

「李元,行啊,看來沒少下功夫啊。」

「易導給了我機會,我一定要努力演好,我有信心。」

易陽拍了拍他的肩膀,其實要是他有人給了機會,肯定也會抓住,而且這個劇從劇本來說成功的機會很大,當然最後呈現的效果也是很重要,不過好的開始必然會讓人信心大增。

自從林冰介紹完易陽的身份后,一眾演員都上來和他說話,弄的易陽還有些狼狽,周子怡就在旁邊看笑話,她也是很好奇,易陽當導演是什麼樣子的,她見過易陽不正經的樣子最多,也有認真的樣子,但是就是想象不出來易陽當導演的樣子,她很想知道易陽會不會發火,發起火來應該很男人吧。

易陽如果知道她的想法,一定會告訴她,不發火的時候他也可以很男人的。

吉時到,易陽帶頭拜神舉行儀式,完事了象徵性的開了機,拍了點兒東西,就進行劇組的第一次聚餐,能來參加儀式的不是單元主角就是劇組的工作人員,自然一個沒落下,全都邀請過去了,林冰抽了支煙,他沒想到,不管是大劇組還是小劇組,易陽都是這樣兒,他還記得上次拍萬萬短短一個禮拜,他胖了五斤,摸了摸自己的肚子,恐怕什麼腹肌馬甲線是要與自己無緣了…… 依舊是躺在客廳內打地鋪,但林楠卻倍感幸福,躺在這裡,甚至能夠聽到卧室內周穎翻身的聲音,這種感覺,就如同躺在自己身邊,讓他不由自主的笑了起來。

這就是幸福,林楠告訴自己。

一直到後半夜,林楠才在這種幸福之中睡著。

第二天,正好是周末,當林楠從熟睡中醒來的時候,周穎正好端著香噴噴的早飯出現在客廳內,因為不上班的緣故,她沒有換上以往的工作裝,而是那種很隨意的家庭睡衣,在林楠睜眼的一瞬間,當真是有著一種錯覺。

「真像個賢惠的小媳婦。」林楠半邊身子側了過來,看著周穎,不由自主的說了一句,發自內心的。

周穎根本沒想到林楠這個時候醒來,在家裡她並沒有太在意,衣著都很隨意,正常而言,其他人是決然無法看到這個模樣的她,更不可能這般伺候一個男人早餐,被林楠這麼一句調笑,當即讓她臉上更是緋紅,嗔怒的看了一眼林楠。

「我很好奇,你到底是什麼時候變得這麼貧嘴了?油嘴滑舌的。」周穎責怪了一聲,但在林楠看起來蒼白無力。

「趕緊起床吧,嘗嘗早飯怎麼樣。」雖然對林楠那句話不怎麼滿意,但還是如同小媳婦一般伺候著林楠,看著她忙碌的身影林楠當真有著一股衝動,從背後深深的抱住她親吻兩口。

當然,現在林楠還沒有這個膽子,他很期待,但更享受這種和周穎甜蜜相處的點點滴滴,他相信很快這層關係就將突破。

林楠這次來省城,實則並沒有什麼事情,最主要的也就是對周穎的思念,想來探望,也正好今日是周末,周穎不用上班,更是給予兩人足夠的時間。

對於林楠的陪伴,周穎沒有拒絕,一臉幸福的接納了,讓林楠陪著她去商場逛街買衣服,然後更是看了一場電影,讓整個周六過的都異常的充實,周穎臉上的笑意一直都沒有斷過。

甚至不由自主的,她會選擇拉著林楠的手,親密無間,沒有人開口道破,但彼此間的感情,已然不言而喻,這就是彼此間的默契。

華燈初上,一日過的太快,林楠甚至覺得還沒有過夠,但他必須要回去了,接連兩日不在家,大棚的事情他還有些不放心,而且回去以後還要考慮菠蘿莓的銷售問題,每日兩百斤左右的菠蘿莓,總不能壓在手裡,黃瓜西紅柿在鄉鎮銷售還行,但這種東西肯定不行,太貴了,林楠還需要重新尋找市場。

今晚,他還要趁著夜色趕回去。

一座小公園內,林楠和周穎靜靜的坐在一起,不由自主的,周穎選擇依偎在林楠肩膀上,雙手環抱著林楠的一隻胳膊。

沒有說話,她知道林楠今晚還要離去,心中充滿了不舍,這一整天,她感覺自己過的異常的高興,心底有著濃濃的幸福感,她也期待著這一日能夠再漫長一些,不願意這麼快流逝。

「你什麼時候再來?」良久,周穎才開口,心中的不舍之情很濃。

哪怕是之前還不確定她心中的那份感覺,但是而今,她完全確認,甚至毫不隱瞞的展現在林楠面前自己對他的依賴之意。

林楠轉過頭,輕手撫摸她的秀髮。

「捨不得我了吧?要不我乾脆不走了,就住你這了?」 越軌遊戲:老公太危險 林楠有些小小的得意,但卻又顯得很深情。

「臭美!」周穎嬌斥了一聲,但抱著林楠的胳膊更緊了。

林楠笑了,看著她動人的模樣,再也沒有再忍住,低頭在她俏臉上親吻了一口,在這一瞬間,林楠能夠發現周穎身體的顫抖,一種欲拒還迎之勢,這個時候她不願意拒絕,實則已然接受了林楠。

深深一吻,時間如同定格在這一刻,久久無法讓二人回過味來。

直到很久,周穎才喃喃自語,帶著深情之意。

「我等你!」

一句話,不需要再多言,一切就都夠了。

等林楠將周穎送回家之後,已然晚上十一點多了,雖然不舍,但林楠還是要走,自己的事情還沒有做好,這麼優秀的一個女人,林楠要讓自己更加出色,如此才能配得上她的存在,林楠自己還有著自己的夢想沒有完成。

她相信,也支持,並且願意等待,等待林楠的再次到來!

下樓出了小區,送林楠前來的小貨車早已在這裡等待著,要送林楠回去。

「走吧,回家!」再度看了一眼小區的方向,林楠對司機說道,當即小貨車直奔雙石村方向而去,殊不知就在這一刻,一輛毫不起眼的車輛也緊隨其後的跟在他們之後。

同時,在車上的一名男子更是拿出手機撥通了羅源的電話。

「羅少,這人出來了,現在坐上一輛小貨車,看樣子是要出城。」這人對羅源稟告道。

羅源此刻正在一棟大別墅內喝著酒,左右各有一名身著暴露衣著的美女作陪,但他毫無興緻,在他看來,這些女人和周穎完全不在一個檔次,讓他對得到周穎的慾望更深了。

自然,還有對那個敢觸碰周穎的人,他更是不會放過,在得知昨晚這個男人竟然在周穎家過夜時,惱怒之下羅源都有著一種殺人的衝動。

懷著這種濃濃的恨意,羅源安排了人對周穎和林楠進行了監視,準備狠狠教訓一番這個不知道從哪裡冒出的土包子。

「給我跟上,然後發位置給我,我要親手弄死這個渣渣!」羅源寒聲說道,身為省城大集團財閥的繼承人,更是這省城頂級闊少,自然不是善類。

不多時,羅源直接帶著幾名手下,開著兩輛車子直接追了出去。

小貨車帶著林楠直奔雙石村而去,周穎住在市中心位置,為最核心之地,要回雙石村,還要到城外上高速才行,閑著無聊,林楠和這個火車司機有一句沒一句的閑聊著,而眼看著距離高速口也就差一個路口的時候,陡然間在一處拐彎處,陡然間幾輛車子快速逼近,一輛越野車更是急速朝他們的小貨車撞了過來,嚇得貨車司機滿臉蒼白。 十字路口,位於省城郊區位置,在這三更半夜的,人跡罕至,哪怕是過往的車輛也極少,但也就在這麼一瞬間,陡然間四五輛車子出現,並且直奔他們的小貨車而來,若非貨車司機也算是一個老司機,提前發現了一些異常,見勢不妙,第一時間做出了反應,只怕此刻他們這小貨車就要遭劫。

被這麼一個越野車急速撞擊,哪怕是不死,也要脫層皮!

「你們幹什麼!」這一刻,貨車司機大怒對著越野車司機怒吼,根本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情,不過林楠心中卻有些明鏡,有著上次在省城被襲擊的經驗,林楠一直還算是警醒。

在這郊區之中,大半夜的根本沒有什麼人,這麼突兀的撞上二人,自然不可能是什麼偶然。

「快開車!」第一時間林楠提醒司機,這些人來者不善。

司機也反應了過來,連忙想要倒車,然而才剛剛發動開來,卻發現他們已然被周圍的車子徹底堵死,根本走不掉,而且以他這輛小貨車皮卡,根本跑不過人家的越野車,這幾輛車子一看都是貴傢伙,完全能夠輾壓他們這輛小皮卡。

「怎麼辦?他們是幹啥的啊?」貨車司機大急,連忙想要打電話報警,然而卻發現他的手機信號突然間消失,電話根本撥不通。

林楠坐在車內,臉色陰冷的打量著周圍的情形,五輛車子,在鄉下人眼中都算是豪車,這麼明顯的直奔自己而來,除去上次的那個江浩,也就昨天剛剛被自己羞辱了的羅源了,周穎昨天給林楠介紹過這人的身份,也告誡過林楠不能輕易招惹,這些人,他們這些普通小老百姓惹不起。

林楠之前也沒有太在意,畢竟也僅僅算是情敵而已,甚至在周穎那裡,連情敵都算不上。

但眼下的情況林楠覺得就是這個羅源所為,江浩雖然也不是善類,但這次不見得知道自己來這裡,而且在這省城估計也派不出這個陣仗!

「林老闆,這可咋辦?」貨車司機滿臉的煞白,著實是被嚇到了,他也就是一個經常在農村鄉鎮跑車的老實人,何曾看到過這種情況,根本不知道發生了什麼。

林楠還算是淡定,只要不是開車猛撞就好。

女神的無賴高手 「沒事,我先下車看看情況,你就坐在車裡,一旦有機會,第一時間開車離去,不要回頭,哪裡人多朝哪跑!」林楠暗自對司機交代道,說著便要下車。

「不能啊,林老闆你不能下車,咱還不知道這夥人是幹嘛的,你這若是出事了可咋整啊。」貨車司機擔心說道,雖然還沒有看到周圍到底是什麼人,但肯定不是善類,林楠一個人下去,太危險了。

不過眼下這也是沒有辦法的辦法,真若是周圍這些人直接猛撞,那更危險,下車后他才有機會,真若是近身搏鬥,林楠倒是想試試這些人到底如何。

這段時間,林楠偶然也吃上一兩顆大力丸,這東西的妙處林楠早已明白,正好也試試自己的身手,真若是打不過,林楠跑應該沒問題。

安撫了司機,林楠下車,隨即環顧了一圈,最終目光落在其中一輛跑車上,這輛跑出在他們正對面,躲在幾輛越野車之後,雖然是晚上,但透著燈光,林楠依稀能辨認的出,不是羅源還有何人。

沒有開口,林楠冷冷的注視著羅源,就站在路中間,任憑周圍幾輛車的燈光照射過來。

終於,也許是看到林楠下車,周圍一些車子上的人也紛紛下來,皆是一身的黑衣,帶著黑色墨鏡,這種架勢,更是讓貨車司機心中打緊,這種情況也就在電影里看過。

「林老闆這到底是惹了什麼人了?」他嚇個半死,但卻不敢下車。

跑車內,羅源看著林楠站在馬路中央,眼中儘是冷意,隨即也直接從車內走了出來,周圍一群黑衣人緊隨其後,跟隨在他身邊,就這麼直接出現在林楠身前。

「敢動我羅源的女人,你也不撒泡尿照照你的樣子,今天本少爺就讓你看看,死字怎麼寫!」羅源寒聲說道,對林楠『褻瀆』自己女神,他心中帶著扭曲型的報復心態。

林楠冷冷的注視著羅源,這種人對林楠而言太過危險,同時對周穎也是一種極大的危險,現在竟然就要對自己直接痛下殺手之人,真若是看到周穎完全拒絕之後,還真有可能做出什麼瘋狂的舉措。

真若是對周穎做出點什麼,林楠不敢想象這會有什麼樣的後果!

「你想怎樣?」林楠寒聲,看了周圍一眼,跟在羅源身邊的足有十名黑衣人,一看就是保鏢,但他也不懼。

「想怎樣?」羅源聽到林楠的話,然後哈哈哈大笑起來。

「現在知道怕了,昨天你在周穎那賤人面前的威風哪裡去了?」羅源提到昨天之事,更是惱怒了。

「我要你死,周穎是我的,哪怕是本少爺得不到,誰也別想得到,一個不知道從哪裡蹦躂出來的土包子,還敢跟本少爺搶女人!」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