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開車過來的這一個小時內,他都在等著青青的電話,但是,青青卻沒有給他掛電話,

來上海之前,青青就曾經告訴他,要做好兩種思想準備,

青青為什麼要這麼說,難道,她早就知道了今天的結果,既然你已經知道是這樣了,為什麼還要我跟著你過來,

丁當希望青青能跟自己私奔,離開這個家,但青青並沒有動,她選擇了沉默,

沉默,也是一種無聲的回答,

對自己的父親,青青似乎並不想去違抗他的意志,

柳延年這個看上去很儒雅的人,骨子裡卻是很固執的,他做出的決定,任何人都無法更改,哪怕是自己的親生女兒,這一點上,青青和她父親,是超級的相像,

領教過青青的固執的丁當,只能選擇離開,在那個家裡,他是孤立無援的,即使是自己的女朋友青青似乎也不想幫助他,

要是青青還想與自己在一起,她應該是會掛電話來的吧,也許,她還會回來找自己的吧,丁當在心中這樣期盼著,

丁當開著車,終於又回到了江南市,

但他並沒有馬上回到自己和青青所居住的那個小屋,而是漫無目的地沿著城裡的街道轉了一圈,當然,是開著車轉的,

市區內的道路,跟其他城市的一樣,有過不完的紅綠燈,擁擠的時候,一排汽車就跟沙丁魚罐頭一樣,一個緊挨著一個,誰也挪不動,

著急的司機會按著喇叭,發泄著等待的不滿,

但,丁當卻一點也不著急,而是呆坐在車上,


他寧可慢慢地等,這種擁擠,對他來說,是最好的消磨時間的方法,

一個下午,他開著車到了不同的地方,南水湖、元寶山,這些他曾經和青青去過的地方,他都走了一遍,

直到夕陽落下之後,他才把車開回了自己現在的公司所在的地點,一個商住樓里的停車場,

這座商住樓,離烏衣巷的距離不遠,步行個十來分鐘就到了,

丁當停好車,走出停車場,馬上就到小超市裡買了兩瓶易拉罐啤酒,就一邊走,一邊咕咚咕咚地喝了起來,

開車不喝酒,現在,終於從車子里釋放出來的他,這酒當然是必須喝的,

很快,兩瓶易拉罐啤酒都被喝空了,就被他隨手丟到路邊的垃圾箱里,

對於千杯不醉的他來說,這些酒當然起不到多少作用,最多,只能算是漱口水而已,

不過,啤酒的泡泡能給人帶來一種打嗝的快慰,把心頭的悶氣給發了出來,

丁當一邊打著嗝,一邊給青青打起了電話,

沒想到,青青的手機竟然關機了,

這下,丁當更鬱悶了,他真想把手機重重地摔在地上,

丁當走回到了烏衣巷,走到了自己那個租住的屋子的樓下,

其實,他已經在另一個地方買了一套房子,現在,他也算是一個有房族了,不過,那套房子買了之後卻並沒有裝開始修,而是一直空著,根本不能住人,

丁當還是喜歡這個出租屋,這裡,記載著他和青青的許多過去,他甚至想把這房子買下來,只可惜,那個固執的房東就是不賣,

丁當只得繼續掏錢租這套房子,他和青青還是一人一間,他本以為這次去了上海之後,青青的父母答應了這門親事,自己就把買來的那套房子裝修好,然後兩個人就一起搬過去住了,

站在樓下,丁當卻怎麼也邁不動腿,只能仰著頭,看著那間房子的窗戶,

「哎,」他發出了一聲沉重的嘆息,

「丁大哥,丁大哥,」就在這時候,他的身後,響起了一個清脆的聲音,

丁當一愣,回過了頭,

一個長著鵝蛋臉、眼睛明亮勾魂的美女,正站在他的身後,


丁當再一看,差點沒吐出血來,

這大冬天的,這美女竟然穿著藍色套裙,裙下一雙黑色絲襪,把一雙美腿的線條勾勒得更加動人,

這都什麼時候了,美女,你怎麼還穿夏天的衣服啊,你就不怕冷嗎,

「你是,」丁當想不起這個美女以前在哪裡見過,只覺得眼熟,

「丁大哥,你可真是貴人多忘事啊,」那美女嫣然一笑,「我叫胡小玲,你還記得嗎,」

「胡小玲,」丁當搖了搖頭,

「你看你,真是把我給忘了啊,那天晚上,我們從元寶山***車到這裡來的啊,你真都給忘了嗎,」胡小玲眨巴著那雙好看的眼睛,臉上寫滿了讓人又愛又憐的表情,

「哦,我想起來了,我想起來了,」丁當一拍腦門,「瞧我這記性,你那天晚上是到這裡來找一個朋友,對嗎,怎麼,你今天晚上又是來找他的啊,」

「呵呵,說錯了,我是來找你的,」胡小玲笑了,笑得花枝亂顫,

丁當要是知道眼前的這個小美女是個狐狸精,還是個公狐狸精,恐怕早就跳起來了,

「找我的,」丁當一愣,「你,你找我幹嗎呀,」


「丁大哥,你瞧你,我們上次不是說好了,有空我就來你這裡看看啊,這不是你家嗎,怎麼,你還沒搬過來嗎,」胡小玲裝出一副無知的小女生的樣子,

「哦,」丁當心說:我可沒說過要請你到我家做客啊,我說過了嗎,

「丁大哥,你家住幾樓啊,我能上去看看嗎,」

「這,這,」丁當為難了,

「怎麼,你怕嫂子有意見啊,哈哈,你是妻管嚴,」胡小玲笑了,

這一段時間,她在這人類的世界走了幾遭,也懂得了一點人情世故,只可惜,她還是忘了,冬天不能再穿夏天的衣服了,

不過,對於狐精來說,穿什麼衣服都一樣,他們的身體上都有厚厚的絨毛(當然,變身後是看不到的),根本不知道什麼是寒冷,

胡小玲的這身打扮,即使在寒冬臘月,也不新鮮,現在,有多少女孩子要風度不要溫度,大冷天還穿著裙子和絲襪呢,丁當看到胡小玲竟然穿著夏裝,還以為她就是一個愛美不怕冷的酷妹子,也沒有多想,

「誰說的,上來吧,」丁當被胡小玲這麼一激,脫口而出道,

話說出口,他有點後悔了,

靠,我帶個女孩子進房間,孤男寡女的,這算怎麼回事呀,

可是,開弓沒有回頭箭,丁當也只得硬著頭皮,帶著這胡小玲進了自己的房間?????? 第358章能穿門而過的小偷

帶個年輕女子回家,這感覺還是有點怪怪的,特別是丁當身邊的這個女子,這身材苗條較小,卻偏偏挺著一對與身體不合比例的傲人雙峰,這一對好東西,總是在丁當眼前晃動,讓他心頭老是痒痒的,

雖然自己有個女朋友了,可是,這女朋友卻只能看,可以摸,卻就是沒有實質性的突破,這真是讓身體杠杠,正處在一個男人最巔峰時期的丁當憋屈死了,

丁當又不是一個習慣與「五姑娘」玩的男人,他只得強壓著**,和自己這個女朋友同處一個房子里,卻各住各的房,各上各的床,

這胡小玲的到來,挑起了丁當心頭那潛藏已久的念頭,最本能的念頭,


不過,他還是把這念頭打消了,

不能背叛我的女神啊,我這是怎麼了啊,

「丁大哥,這裡就你一個人住啊,」胡小玲走進客廳,環顧一圈,說道,

「哦,不是,我和我女朋友一起住,」

「女朋友,」一聽這話,胡小玲的臉色變了,不過,她很快又笑了,「哦,她不在家嗎,」

「她在上海,」丁當一屁股坐了下來,提到這事兒,他的心裡就鬱悶,

「噢,去上海玩嗎,你沒跟去,」胡小玲也坐在了丁當的身邊,翹起了腿,

她這一動作,把那一條絲襪美腿就展現在丁當的面前,

丁當馬上把臉扭了過去,不敢看了,

這一段時間,他和青青都在鬼界里轉悠,他們接觸的都是一些男鬼,而青青在大多數時間也是頂盔冠甲,和男人無異,慢慢地,丁當對於女人的印象,也變得模糊了起來,

別看才一個多月,但沒做這種事情,對大多數正常的男人來說,簡直就跟判了刑一樣的難受,所以,那些在監獄里的犯人,才會有那麼大比例的同性戀現象,也不足為奇了,

怎麼辦啊,我該不該讓她離開這裡呢,丁當越發窘迫了,

「咦,丁大哥,你怎麼不說話,也不看我呢,」胡小玲問道,

「哦,說,說到哪兒了,」丁當只好又扭回了頭,

可是,這一看,他的心臟跳得更厲害了,

胡小玲可能是覺得這屋子有點熱,竟然把領口的紐扣解開了,露出了鎖骨下面那白白的區域,

真是坑爹啊,這小妞,你這是在挑逗我嗎,你知道大爺我已經接近爆炸的邊緣了嗎,

丁當趕忙站起身,朝屋子裡頭走去,

「丁大哥,你這是去哪裡啊,」胡小玲一愣,

「哦,我,我給你倒杯水去,」丁當就朝著飲水機走了過去,

裝好了水,他把水杯端給胡小玲,但根本不敢看她,

「謝謝了,丁大哥,」胡小玲甜甜地笑了,

丁當一鬆手,沒想到,這水杯還沒被胡小玲接住,就啪的一聲,掉在了地上,

「啊,」胡小玲一驚,低下了身,

丁當本能地也彎下腰,就去地上撿那水杯,

可是,撿起杯子,他一抬起頭,卻正好看到也伏下身來的胡小玲,

胡小玲那衣服里,現出了兩道明顯的圓弧,中間的那道溝壑也更加深刻了,

這一下,丁當身體里的血液,朝著他的腦門子就涌了上去,

突然,他產生了一種強烈的yuwang,

他要推倒這個女人,把她壓在自己的身下,

這個念頭一出來,是那麼的強烈,強烈得讓丁當的后腰都痛了起來,這是一種強烈的劇痛,丁當痛得咬起了牙,

「丁大哥,你怎麼了,」胡小玲吃驚地問道,

「沒,沒什麼,」丁當趕緊向後退了幾步,靠在大門邊,喘著氣,摸著后腰,

該死,怎麼腰痛起來了啊,老子又沒腎虛,哪裡來的腰痛啊,

丁當暗中使出意念,讓體內的真氣朝著那痛點而去,可沒想到,越是運氣,那地方就越痛,

「你怎麼了,是不是生病了,」胡小玲站起身來,朝著丁當走了過來,

「別過來,千萬別過來,」丁當趕忙轉過身,就推開門,沖了出去,

「丁大哥,你別跑啊,你到底是怎麼了,」胡小玲一驚,也跑出了門,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