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這裡修鍊事半功倍,很多實力不俗的大族強者,也都會在小輩弟子的試煉結束后,來這裡修鍊感悟提升武道。

多少年來,這處空間秘境,為五城十八域培養出了無數天驕人傑。

換句話說,這裡是很多武者心中無比敬仰的神聖之地,誰都不會去觸犯禁忌尋找寶物。

相對於修鍊帶來的巨大好處,即便知道這裡隱藏有空間之刃重寶,也絕對不能尋找收取,這已經成了各方強者不約而同的神聖默契。

「好大的膽子,既然這麼快就想死,那我就成全他!」

連峰雙眉緊皺,通體光輝閃耀,如同一尊從天而降的神祇,在石洞內縱橫游曳。

石洞內偶然出現的颶風亂流,猛烈衝擊在他的身上,也仿似未覺,無可阻擋!

不過這一刻,洛塵並不知道危險正在接近。

連番出手后,仍舊不見地窟內有什麼異樣。

好像這裡就是一片荒蕪死地,死寂而荒涼。

他忍不住搖頭長嘆,再次深深打量了一番四周,確定沒有什麼東西后,直接提氣催動凌煙步法,就要縱身朝著洞窟上方衝去。

然而就在他雙腳猛地踏向地面,縱身而起的霎那,一股尖銳的刺痛猛地從腳下傳來。

與此同時,一道羞惱憤慨的稚嫩低喝,突兀響起:「臭小子找死,你踩到破空爺爺了……!」

鏗鏘!

一道道讓人心驚的劍氣光華,驟然從腳下激射而出。

洛塵心神一驚,猶如神魂被雷電劈中般,條件反射地驟然彈跳開來。

看上看下看四周,唯獨沒有注意到的就是腳下破敗不堪的地面。

洛塵怎麼也沒有想到,隱藏的古怪悶吼會在地面腳下出現。

而且可怕的是,踩中的東西並非妖靈凶獸,而像是一柄威能驚人的法寶兵器。

嗷吼!

面對密密麻麻射來的劍鋒殺機,真魔無雙的強大黑色魔龍驟然被洛塵激發打出。

劍鋒殺機近距離出現,如果找不到抵擋之法,那麼他的武體將會被斬成粉碎。

嗤嗤!

果不其然,強大的魔龍攻擊,竟然也擋不住劍鋒光華,一下子被劈碎開來。

洛塵一身冷汗,還好這道攻擊給了他喘息的時間。

下一刻,面對勢如破竹掃來的數道劍鋒光華,他雙手驟然交錯,猛地祭出命輪抵擋頭頂的殺機。

同時武君境的強大戰技,魔武煉骨手也被他及時打出,接連扣向正面射來的兩道劍鋒。

鏘,咔嚓嚓!

數道襲殺來的劍鋒,瞬間崩碎開來。

洛塵一步十丈,猛地倒退閃避開來,這一刻才看清之前踩住的地面所在。

亂石散落的地面上,一個手腕粗的圓形黝黑凸起,毫不起眼。

而且整個洞窟沒有任何陣法和奇特之處,那凸起就如同頑石垃圾一樣,隨意出現在那裡。

要不是之前胡亂出手,狂轟亂炸攻擊后掀開了地面,否則也根本看不到這個東西。

「到底是什麼東西?」

洛塵目光如炬,警惕地盯著地面那道凸起,頭頂命輪光華閃耀。

一旦那圓形凸起再出現異樣,他的命輪便會毫不猶豫招呼上去。

然而奇怪的是,那黝黑凸起好半天也沒有反應,良久才發出一道稚嫩驚疑聲,道:「好邪門兒的命輪守護之靈,這是非正常出現的命輪……!」

洛塵心神巨震,頭頂控制的命輪毫不猶豫猝然落下,狠狠朝著地面的黝黑凸起砸去。

自己的脈輪都是依靠脈輪印記開闢出來的,命輪自然也異於常人。

但一下子被一個不知什麼存在的東西隨口說中,這結果卻讓洛塵感動極其震驚。

「別,別啊……!」

然而讓人大惑不解的是,就在命輪堪堪砸中黝黑凸起的瞬間,那稚嫩驚疑聲,再度響起。

甚至叫喊中,還帶著絲絲驚恐。

眼看命輪止住殺機,瞬間飛離,那聲音再度長長吐出一口氣,恢復自通道:「小毛孩子啊,你這麼目無尊長,不怕你家大人打你屁股啊?」

鏗鏘!

洛塵目光一凝,命輪再度光華閃耀,狠狠劈了下去。

這一次更狠,更加兇猛,毫不留情,打得黝黑凸起哇哇一陣亂叫。

「說,你到底是什麼東西?再佔小爺便宜,定將你劈個粉碎!」洛塵殺機涌動。

這古怪玩意兒竟然敢占他便宜,不管是什麼東西,很顯然現在對方懼怕他的攻擊,尤其是對於他命輪的強大威能。

「好小子算你狠!」

那稚嫩聲音再次響起,不得不怨憤地道:「我乃破空大帝的破空劍靈,歷盡萬劫不滅……!」

「什麼萬劫不滅,你的狀態,相信很快就要滅了,還不滅,還破空?破劍吧?呵呵!」

洛塵一陣冷笑,直接打斷道。

信口雌黃的話誰都會說,即便對方說的頭頭是道,他也不會輕易相信。

「你……!」

似乎被他的反應激怒,那劍靈一陣嗚嗚低吼。

不過好像還真是被洛塵言中,那劍靈最終無奈道:「都怪這片空間靈氣匱乏,更可恨的是這裡眾多的空間通道形成的天然大陣,若不被束縛我又何至於如此?甚至還被那麼多人在這裡修鍊,奪取我的本體能量菁華……!」

說道最後,劍靈聲音嗚咽,恨得咬牙切齒!

洛塵心神大震,也頓時明白了什麼。

這裡颶風亂流形成的天然陣法,之所以一直運轉生生不息,想必和劍靈在這裡不無關係。

甚至修鍊事半功倍的強大效果,也是因為劍靈的緣故。知道了這些,洛塵登時有了想法。

連峰和西門正就在空間亂流深處修鍊,如果能和劍靈裡應外合,破掉這天然大陣的話?

果然,洛塵一提議,劍靈便當即滿口答應,喜出望外。

甚至說只要洛塵將它從這裡救出,連峰等人便會修鍊崩潰,它還會贈送洛塵一個大禮。

「如何幫你?」

洛塵臉色凝重,只要能對付連峰,他絕對不會在乎什麼大禮。

劍靈也不遲疑,立即道:「在這地窟的東西南北正位,分別有四條地脈靈氣,用你的命輪強行破掉靈氣供給,便能將我的劍體從這裡順利拔出……!」 轟隆隆!

得到劍靈指引,洛塵便毫不猶豫出手行動。

果不其然,隨著命輪對劍靈告知的四個準確方位狠狠轟砸,竟然真的發現了四條氣息詭異的能量地脈。

如果不是劍靈說出,他根本感應不到這詭異的地脈靈氣存在。

鏘!

隨著四條地脈靈氣被截斷,洛塵當即衝過去,一把扣住地面的黝黑凸起。

用劍靈的話說,這便是破空劍的劍柄,只要將其拔出便可脫困,同時破掉天然大陣!

「哇咔咔!」

然而就在洛塵觸碰劍柄的瞬間,一道奸計得逞的冷笑,瞬間在他的意識空間響起。

緊接著一道狂傲的聲音震蕩開來,道:「小子,敢打你破空爺爺的主意,你也不看看自己有多少斤兩,哈哈哈……!」

洛塵臉色驟然大變,雖然早有防備,但劍靈手段詭異而恐怖。

顯然是被它鑽了空子,偷襲進入了他的意識空間。

換句話說,劍靈所言真假參半,除了想要徹底逃出這裡外,也想趁機滅殺洛塵。

「好一個不知好歹的東西,竟敢包藏禍心!」

洛塵恨得咬牙切齒,一股暴戾的殺機急劇攀升。

然而這一刻,像是感應到什麼的劍靈,卻是再度冷笑開口道:「不要白費力氣了,你的命輪守護神獸,即便在你的意識空間可以釋放不滅神火,也奈何不了我!」

「當年追隨破空大帝上天入地,什麼神火光焰祭煉沒有經歷過?你這點兒神火威能,也只能算是給我熱熱身洗個澡罷了……!」

「哦?是嗎?」

洛塵抱元守一,心神沉入意識空間,凝聚出神魂意識,冷笑連連。

謝夫人所言極是 如果是在遇到風塵子以前,還真如劍靈所言,他的不滅神火也拿它沒辦法。

但是很遺憾,就在不久前,他逆推風塵子的命輪奪神禁術,已經掌握了要領。

本來打算拿連峰來試手驗證,但現在看來是不得不提前行動試手了。

「小子,你這笑容是什麼意思?」

雖然對於洛塵的修為力量,甚至命輪威能都深有體會,但在這意識空間里,也根本奈何不了它。尤其憑藉破空劍的強大威能,它完全可以做到秒殺洛塵的神魂本體!

但是現在,洛塵的詭笑,卻讓它心裡發毛!

然而也就在這時,洛塵雙手交錯猛地捏出一道奇異印決,直接凝聚出魔神虛影。

恐怖的魔神虛影,在神魂意識背後出現的霎那,雙眼中噴射出血紅的詭異光華。

與此同時,一道道詭異魔藤從命輪之上激射而出,眨眼間布滿了整個意識空間。

「這……!」

劍靈經驗豐富,一下子便察覺到了異樣。

但這一刻,洛塵毫不猶豫,直接引動命輪奪神的神通禁術威能。

霎那間,那團飄忽不定的劍靈光華,頓時慘叫連連。

在他的意識空間,還是被奪神禁術籠罩,一切靈體存在根本無所遁形。

「哎呀呀,小兄弟,別,別啊……!」

似乎沒有想到洛塵還有如此驚人手段,劍靈驚恐大叫。

但是這一刻,洛塵哪裡會猶豫。

膽敢算計他,甚至還偷襲進入他的意識空間,叔叔能忍,嬸嬸也不能忍。

與此同時,他分出意念控制身體,猛地用力,一把扣住的劍柄,瞬間被他抽出地面。

現在,他不僅要抹殺劍靈,還要得到這所謂的破空劍。

回想起來,直到現在他還沒有一件趁手的兵器。

然而洛塵並不知道,就在他拔出破空劍的霎那,整個颶風洞所在的山峰,頓時轟鳴巨震!

無數山洞,幾乎同時飆射出一道道空間亂流,帶著毀天滅地的可怕狼煙,倒卷一方天穹。

「那,那是……!」

「天吶,那時颶風洞所在,快,快過去看看!」

方圓數十近百里的修士,無不察覺到了這一巨變,駭然地瞪大了雙眼。

尤其是個別知道颶風洞天然陣法相關內情的修士,更是張口結舌,徹底傻了眼。

諸多強者敬仰的修鍊聖地,任何人前往都是抱著修鍊武道的目的,絕對不敢觸碰那裡的一山一石。

但現在,明顯是有人觸動破壞了那裡的天然在陣法,那裡的空間時間大陣即將崩毀~!

「難道是他們打起來了嗎?」

「是誰如此恐怖,戰力竟然將遺迹的天然大陣也觸發崩毀了?」

相比遠處被驚動趕來查看的修士,颶風洞山峰四周趕來看洛塵挑戰連峰的眾多武者,卻是毫不猶豫撒丫子驚恐奔逃。

不僅如此,此時就連在石洞內快速移動,朝著地窟所在方向極速衝去的連峰和西門正,也一下子臉色大變!

可怕的空間亂流,越來越狂暴,已經將他二人卷裹撕裂得灰頭土臉,狼狽不堪。

甚至現在,亂流氣機突然倒卷逆行,明顯是天然大陣被破壞,遺迹要徹底崩毀的徵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