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亞丁港的一間酒吧里,烏沙科夫一口氣幹掉一瓶啤酒後,向著金清石苦笑著道:「埃弗亞和那六枚核彈頭都沒有找到!萬一他用核彈報復我們,那我們可就慘了!」

「那六枚KH-55巡航導彈不是那麼容易發射的吧?海盜就算破解了密碼,可是也要有衛星定位啊!」金清石搖了搖頭道。

「你不懂!這六枚KH-55是陸基型!海盜雖然沒有導彈車,可是放在鐵架上也能發射,導彈上有自動地形跟蹤系統,只輸入鎖定目標就可以了!」烏沙科夫皺著眉頭道。

「靠!這也太簡單了吧?」金清石吃驚的道。

「是啊!要不然我也不會這麼緊張了!」烏沙科夫苦笑著道。

「美國佬那面是什麼意思?」金清石皺著眉頭道。

「他們有反導導彈,當然不用擔心了!而我們沒有啊!所以最危險的還是我們!所以我決定今天晚上連夜回國,你們是跟我們一起走,還是繼續留下來?」烏沙科夫小聲的說道。

「我們的任務是保航兩個月!如果現在回去恐怕上面不同意啊?」金清石搖了搖頭道。

「唉!那我就祝你好運吧!我走了!」烏沙科夫嘆了口氣說完,轉身向著門外走去。

轉眼間一個星期過去了,原本十六個國家的軍艦,現在只剩下了中國、美國、英國、澳大利亞、義大利,而日本重新派遣的兩艘金剛級驅逐艦和一艘補給艦正向著這裡全速趕來。

碧水艦、紅山艦、紅湖艦除了補給會停在碼頭之外,其它時間全部在亞丁灣上護航著。

第十天,日本的兩艘金剛級驅逐艦和一艘補給艦出現在了亞丁灣海域上。

三艘軍艦緊貼著中軍海軍編隊開了過去,站在船舷上的日本海軍,舉起中指向著中國海軍挑釁著。

「小日本!有本事你撞過來啊!」曹非洋瞪著眼睛大吼著道。

「狗咬人那是正常!如果人咬狗那就是缺心眼了!」金清石笑著道。

「司令!我就是缺心眼也要狠狠咬它一口!」曹非洋氣呼呼的道。

「他們就是秋後的螞蚱,蹦躂不了幾天了!說不定核彈頭已經瞄準了他們!」金清石微笑著道。

「司令!這是真的嗎?」曹非洋激動的道。

「一切皆有可能!」金清石笑著道。

「如果海盜能把小日本的軍艦炸沉了,那我就請他們喝酒!」曹非洋笑著道。

「那你可就成叛徒了!」金清石笑著道。

不知不覺一個月過去了,亞丁灣第一次連續一個多月沒有發生一起海盜劫持商船的事件,美國、英國、澳大利亞、義大利、日本的軍艦晚上又開始停靠在亞丁港的碼頭上。

「司令!海盜怎麼還沒有動手啊?我們再過幾天可就要返航了!」曹非洋鬱悶的道。

「我又不是海盜!你問我也沒用啊!」金清石笑著道。

「唉!我這口惡氣什麼時候能出啊!」曹非洋嘆了口氣道。

「別嘆氣了!補給完了我們馬上離開碼頭!遠離這是非之地!」金清石說完轉身回到了自已的房間里。

補給完的碧水艦、紅山艦、紅湖艦再一次緩緩駛出了亞丁港,站在碼頭上一個穿著日本海軍中將軍裝的人,向著身邊的威爾遜小聲的說道:「威爾遜將軍!中國人又躲起來了!我們這樣等下去也不是辦法啊!」

「其實在索爾斯的斬首行動,就是為了對付那個姓金的,可是他太狡猾了,根本沒有經過我的伏擊點!如果再找不到那六枚X-55戰略巡航導彈!我們只能執行第二套方案了!」威爾遜皺著眉頭道。

「好!我這次帶來了不少高手!只要他們上了船就別想著下去!」中將冷笑著道。

「嗯!如果兩天後還是沒有X-55的消息,我們就執行第二套方案!」威爾遜點了點頭道。

「威爾遜將軍!我的女兵們對你可是念念不忘啊!今天要不要過去再跟她們好好溝通一下呢?」中將微笑著道。

「呵!呵!呵!你們的女兵真的很熱情!我非常的喜歡!」威爾遜開心的笑著道。

電影世界諸天行 中將和威爾遜在四名特種兵的保護下,向著金剛級驅逐艦走了過去。

第三天深夜十一點鐘,碧水艦上的警報聲突然響了起來!

「司令!剛剛接到我們中遠集團致遠號貨輪的求救信號!有海盜正在向他們靠近!」曹非洋向著衝進指揮艙的金清石連忙彙報道。

「離我們多少海里?」

「五十海里!」

「馬上傳令!第一、二小隊立即上快艇!三、四小隊上直升機!」

「是!」

三架武裝直升機立即從三艘軍艦上飛了起來,兩艘坐著二十名特戰隊員的快艇在海面上飛馳著! 一艘懸挂著中國五星紅旗的貨櫃船,停在了離中國艦艇編隊五十海里的海面上,十多名黑衣蒙面、拿著衝鋒槍的人指著跪在甲板上的二十多個船員。

「什麼情況?怎麼這麼快海盜就上船了?」金清石開著直升機剛剛飛到貨船上空,就看到跪在甲板上的人質,他馬上皺著眉頭道。

「哥哥!這有什麼好擔心的!我現在就將收了他們的魂魄!」靈靈撇著嘴道。

「我是生氣!一群軟骨頭!活該他們被劫持!」金清石氣呼呼的說道。

「那我們就別救了!回去繼續愛愛啊!」靈靈笑著道。

「愛你個頭!趕緊幹活!」金清石一邊降低高度一邊瞪著眼睛道。

當直升機降落到離貨船30米高的時侯,靈靈立即用神識鎖定了那十多名黑衣蒙面海盜,然後將左手伸出窗外,輕輕喊了一聲:「噬魂!」

九顆骷髏頭裡立即噴出九團黑煙,緊接著變成十幾道黑線向著甲板上正抬頭盯著他們的蒙面海盜沖了過去。

沒過一會,十幾道黑線帶著這些的魂魄回到了骷髏頭裡。

而那十幾個失去魂魄的蒙面海盜,身體搖晃一個個倒在了甲板上。

直升機慢慢的降落在了甲板上,金清石和靈靈馬上從直升機上跳了下來。

「我們是中國海軍!你們還跪在地上幹什麼?」金清石看著那二十幾個還底著頭跪地上,他一邊走一邊大吼著道。

「我我我們害怕!」其中一個三十多歲的年輕人全身發抖的站起來回答道。

「哥哥!小心!」就在這個時候,靈靈突然發現四支黑洞洞的槍口從家駕駛艙里慢慢的伸了出來,她一邊飛身向著駕駛艙撲了過去,一邊焦急的大叫著道。

「嗒嗒嗒嗒……」駕駛艙里的人聽到靈靈的喊聲,馬上扣動了扳機!

「動手!」剛剛站起來的那個年輕人突然大喊一聲,迅速從腰間拔出一支槍,然後向著金清石快速的扣動著扳機!

而此時金清石雙手拿著兩支92式手槍,剛剛瞄準駕駛艙,突然聽到那個年輕人的大喊聲,頓時大吃一驚的喊道:「日本人?」

「砰!砰!……」一發發子彈射在了金清石的身體上!

「找死!」金清石不躲不閃,任憑子彈射在身體上,他雙手一邊快速的扣動著扳機,一邊怒吼著道。

「08!08!司令中了埋伏!我們馬上支援!我們馬上支援!」另外兩架飛在貨船兩側的直升機,看到那些人質突然拿出武器向著金清石射擊,07號頓時驚恐的大叫著道。

「我看到了!快救司令!」08號一邊快速的調整著機身,一邊焦急的大叫著道。

「砰砰砰砰……」

「嗒嗒嗒嗒……」

金清石瞬間打光了兩把手槍里的所有子彈,近接雙手一揮,兩支AK47又出現在了雙手上!

「撤!」那個年輕人看到身已身邊的同伴一個個倒滿身是血的倒了下去,他驚恐的大叫道。

「突突……」這個時候,左右兩側的武直上的火神開始急速的轉動起來!

正跑向船艙門口的十向個人立即被火神打成了馬蜂窩!

「哥哥!下面還有不少人!」靈靈人拿著幽靈劍衝進駕駛艙里,將四個人秒殺后,立即打開神識開始搜索起來,當神識剛剛掃到樓下的,就看到三十多個身材高大、拿著重武器的蒙面人沿著樓梯向上沖了過來。

金清石聽到靈靈的叫聲,立即飛身衝到船艙的鐵門前,然後拿出一顆向著剛剛衝上來的蒙面人狠狠的砸了過去!

「噗」的一聲!沒有拉出保險壞的手雷立即將那個人腦袋砸出了一個大洞!

「哥哥!身後!」這個時侯靈靈突然發現,一個個腦袋從甲板上的一個個暗口中冒了出來,她馬上大叫著道。

「07!08!給我控制甲板!」金清石一邊將拉開保險壞的手雷扔到穿艙里,一邊向著耳麥大吼著道。

「07收到!」

「08收到!」

「突突……」兩支火神再一次急速的轉動起來!

武直上的特種兵也拉開艙門,向著甲板上衝出來的人開始攻擊著!

「奶奶的!竟然給老子挖陷阱!我熏死你們!」金清石連續扔了二十多顆手雷后,馬上又將一枚枚催淚彈、閃光彈、煙霧彈扔了下去!

「轟!轟!轟!……」連續不斷的暴漲聲從貨船的負一層響了起來。

「啊!啊!…我們投降!」慘叫聲和大叫聲從貨船底下響了起來!

停止射擊!金清石向著耳麥大叫著道。

兩支武直上的火神立即停了下來,近接著一個個特戰隊員從繩索上劃到了甲板上。

十多個滿臉漆黑、流著眼淚的人從甲板上洞口裡爬了出來!

「你們是什麼人?」金清石冷冷的問道。

「我我我們是美國毒刺雇傭軍!」一個人連忙回答著道。

「阿爾費雷德的手下?他的兩個兒子是誰?」金清石皺著眉頭道。

「我們就是阿爾費雷德兒子!」這個時侯,兩個身材魁梧的大漢走出來冷冷的回答道。

「是誰派你們來殺我的?」金清石冷冷的問道。

「是日本人!他們用三億美金酬勞雇我們來殺你!」阿爾費雷德的大兒子阿爾桑切斯冷冷的回答道。

「砰!」阿爾桑切斯剛剛說完,他的眉心上就出現了血洞!

「我不想聽假話!所以你們最好跟我說實話!」金清石舉著衝鋒槍冷冷的說道。

「哥哥!哥哥!」阿爾費雷德的小兒子阿爾克拉克抱著阿爾桑切斯大叫著道。

「說!是誰派你們來的?」金清石再一次冷冷的問道。

「我跟你拼了!」阿爾克拉克放下哥哥,比背後拔出一把匕首向向著金清石撲了過來。

「嗒嗒嗒嗒……」阿爾克拉克的胸前頓時出現了密密麻麻血洞!

「說!是誰派你們來的?如果不說,我就將你們全殺了!」金清石將槍口指向了那十幾個人!

「我說!我說!是美國第5艦隊 「毒刺跟美國軍方是什麼關係?」金清石皺著眉頭問道。

「我們並沒有直接的關係,只是有時候他們會出錢請我們處理一些他們不方便出手的事情!」那個黒人連忙說道。

「這次軍方給了你們多少錢來對付我?」金清石冷笑著道。

「我聽阿爾桑切斯隊長說好像是五千萬美金!」

「這麼少?我以為是五個億呢!」金清石笑著道。

這個時候,兩艘快艇趕了過來,二十個全副武裝的特種兵立即衝到了貨船上。

「將他們全部幫起來!反抗者殺無赦!」金清石立即大聲的命令道。

「是!」所有特戰隊員立即大聲的回答道。

金清石帶著靈靈來到了貨船的負一層,下面已經被手雷炸得一片狼藉,兩個人穿過十多米長的休息室,在一道緊閉的鐵門前停了下來。

「奶奶的!武器也太少了吧!」金清石一邊將房間里的四箱嶄新的M16突擊步槍和十幾箱子彈收進空間里,一邊鬱悶的說道。

「哥哥!你快來看啊!」這個時候靈靈在隔壁的房間高興的大叫著道。

金清石連忙衝到了隔壁的房間。

「我還以為有什麼驚喜呢!不過是區區幾百萬美金罷了!都給你了!」金清石看著房間里整整齊齊擺放在地上的美金,他大方的揮了揮手道。

「呵!呵!呵!那我可就不客氣啦!」靈靈高興的說完馬上將房間里的美金全部收了起來。

兩個人將船上的生活物資全部搜刮一空后,返回到了甲板上。

四十分鐘后,三艘軍艦趕了過來,

「司令!你你…你受傷了?」曹非洋剛剛跳到貨船上,馬上就看到了滿身都是彈孔的金清石,他頓時緊張的大叫著道。

「沒事!只是衣服中槍了!」金清石一邊脫掉身上的迷彩服一邊微笑著道。

「啊?這這…這也太不可思議了吧?」曹非洋看著金清石沒有任何傷痕的身體,他吃驚的說道。

「這就是築基期高手的優勢!子彈已經威脅不到我了!」

「這不是都成神仙了嗎?」

「離神仙還差得遠呢!如果我真的成了神仙,我第一時間就會滅了小日本和美國佬!」

「司令!看來美國佬和日本人的目標就是你啊!我們要不要馬上返航?」

「不!我們必須要完成任務!而且這個仇我一定要報!」

「您打算怎麼報啊?」

「天機不可泄露!你馬上向所有國家的艦隊發出信號!就說我在營救商船的時候,受到了海盜的襲擊,現在生死不明!請求他們的支援!」

「啊?那這個消息萬一傳到了國內,必然會引起軒然大波啊!」

「沒關係!我一兩天就會回來!你馬上將船上的直升機開走!然事在這片海域尋找我!我要開著這艘貨船先離開這裡!」金清石小聲的說道。

「你要去哪裡啊?」曹非洋急著道。

「去釣大魚!」

「這也太危險了吧?」

「執行命令!」

「是!」

曹非洋苦笑著安排人將金清石開來的直升機開回到了碧水艦上,然後返回到碧水艦上向著大家秘密的交代著任務。

這艘改裝過的貨船配備了四部美國產47000馬力的LM2500燃氣輪機,達到了50節的高速!

貨船帶著十幾名毒刺雇傭兵,向著遠方高速駛去。

而此時在亞丁港碼頭金剛A1驅逐艦的一個房間里,威爾遜赤身裸體的抱著一個上身穿著白色海軍制服,下身卻是溜光的日本女兵,一邊興奮的衝擊著,一邊高興的大叫著道:「寶貝!我真是愛死你了!」

「嗯…哦……我我…我也愛你!你真是太強壯了!」女兵嬌生的喊道。

「咚咚…威爾遜將軍!威爾遜將軍!我是村田!剛剛收到了中國碧水艦的求救,金清石在帶人營救商船的時候失蹤了,想讓我們過去營救他!」這個時侯,門外傳來了敲門聲和興奮的叫聲。

「好好好!哦……」威爾遜聽到這個消息立即亢奮的大叫起來!

四個小時后,企業號航空母艦

蛙人、直聲機、快艇在漆黑的大海里四處搜尋著。

「曹將軍!你們有軍艦、快艇、武裝直升飛機怎麼還能讓海盜船逃跑了呢?」威爾遜皺著眉頭向著一臉焦急的曹非洋問道。

「這是海盜有預謀的報復行動!他們先是冒充我們國家的貨船,引誘我們去引營救,可是當我們司令帶人剛登上貨船,立即遭到了幾十名拿著重武器海盜的襲擊!司令受傷掉進大海里之後,貨船就向南逃跑了。我們不是想不幹掉那些海盜,而是我們司令的安全比任何事情都重要!」曹非洋激動的道。

「嗯!我們已經連續搜尋兩個小時了,可是至今還沒有發現你們的司令,恐怕他凶多吉少啊!」威爾遜點了點頭道。

「威爾遜將軍!你這是什麼意思?如果你不想幫忙就直說!」曹非洋皺著眉頭冷冷的道。

「不是我們要來的!是你求我們才來的!所以你最好注意你的語氣!」威爾遜冷冷的道。

「如果不是你非得聯合起來打海盜,海盜能報復我們嗎?這件事情你是有責任的!」曹非洋冷瞪著眼睛大聲的說道。

「你們司令也同意了清剿海盜的計劃!而且做為一名軍人就得隨時做好犧牲的準備!」威爾遜冷笑著道。

「哼!那你就做好犧牲的準備吧!海盜絕對不會放個你這個主謀的!」曹非洋說完立即轉身向著航母船舷上吊著的快艇走了過去。

搜尋工作一直持續到第二天的下午六點鐘,航母帶著所有軍艦也沒有跟曹非洋打招呼,直接向著亞丁港的方向駛去。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