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一層虛無縹緲的暗色靈力催動下,使得他原本稚嫩的聲音,此時變得鏗鏘有力,回蕩在眾人的耳畔。

眾人聞聲,竟然不約而同地止住了腳步,目光齊刷刷地凝聚在場中那個白袍少年的身上。

「辰兒,不要擔憂,有為父在,諒他銀羽鐵騎團的甲士也不能傷到你分毫,你暫且先退下。」

林振越的周身裹著一抹渾厚磅礴的靈力波動,踏破虛空而出,挺身擋在了林牧辰的身前,一把將他攬在身後。

這孩子,能夠除掉林家的叛徒君昊,這或許已經是他的極限了。

剩下的抵擋銀羽鐵騎團的任務,就無須讓他來承擔,是時候交給他們這些林府的老骨頭去面對了。

「父親,沒有必要付出無謂的傷亡,孩兒倒是有法子,能夠和平地解決此次爭端。」

林牧辰毫不在意地笑道,腳步邁開,向著對面銀羽鐵騎團的陣營走了過去。

「你……能有什麼法子?」

聞言,林振越皺了皺眉頭,老臉上也是閃過一抹狐疑。

這次行動,楚氏一族計劃周密,調動的將士多達數萬人,想要讓他撤兵,這幾乎是不可能實現的事情。

但是看林牧辰這樣自信滿滿的神情,似乎他真的有什麼破敵之策。

對此,林振越並未阻攔他。

就在剛才,他收到林南的飛鴿傳書,信上說他的雪狼軍團已經進入到天墉城的地界,距離雲海城僅有百餘里的路程。

再有約莫三個時辰,雪狼軍團就能兵臨雲海城下,到時候定能解林家之危。

不過,林振越的心中自知,以林家族現如今的微弱勢力,根本就無法與銀羽鐵騎團正面相抗衡。

一旦交手,恐怕半個時辰不到,林府的防線就會全線崩潰。

所以,林振越並沒有阻止林牧辰的舉動,此舉多少也能夠幫他拖延一點時間,然後靜候援軍的到來。

「哦?你……又想耍什麼詭計?那我就索性給你幾分鐘的時間,看你究竟有什麼話說?」

楚辰揮了揮手,旁邊的眾甲士聞令,紛紛向著身後倒退了幾步。

「楚辰,你可看清楚了,這是國主親自頒發的詔令,限你的軍團務必在半個時辰內撤出雲海城的領地,你還不過來領命。」

林牧辰在腰間的口袋中摸索了一番,掏出一張米黃色的紙張,伸手將它在楚辰的面前緩緩攤開。

「南宮凌雲?國主親自頒發的詔令?這怎麼可能?」

至於紙張上書寫的內容,楚辰並沒有細看,只是在右下角『南宮凌雲』四個緋紅的大字印入他的眼帘。

這讓他不禁為之一震,滿目的狐疑。

南宮凌云何等身份?堂堂帝國國主,怎麼可能親自給眼前這廢物書寫詔令呢?

「假的,這一定是假的?好你個林牧辰,國主府的詔令,你都敢偽造,你們林家當真是想造反不成?」

楚辰連忙晃了晃腦袋,嘴角噙著一絲冷漠,沖著虛空冷哼一聲。

打死他都不願意相信、這封詔令是南宮凌雲親自頒布的。

「辰兒,不可胡鬧,南宮凌雲的名號,又豈能胡亂偽造?」

見到這一幕,莫說是楚辰,就算是一旁林振越也是滿臉的懷疑。

林牧辰一生都未離開過雲海城,更別說是前往陌生的皇城了。

所以,對於這封詔令,林振越也認為這是辰兒偽造的,目的就是為了勸楚辰退兵。

但是,盜用國主南宮世家的名號,這就是死罪,一經查獲,勢必會株連九族。

原本林家清清白白的,現如今卻因為這道詔令,讓楚辰又有機會給林府安上一個謀反的罪名。

「楚辰,你眼瞎啊,虧你身為臣子,居然連自家國主的玉璽都辨認不出真假了嗎?」

對此,林牧辰表現得有些不以為然,嘴角微哼,在他的臉龐上竟然看不到一絲一毫的波瀾。

「這個,我當真是辨認不出來。」

楚辰裝作無奈地攤了攤手,扭過頭去,沖著身後的眾甲士說道:「眼前這人偽造國主印記,已經觸犯了皇威,此罪當誅,誰能取下他的項上人頭,我賞五萬銀幣。」

五萬銀幣,這話一出,眾人都蠢蠢欲動,這筆錢,足夠他們中的任何一人生活好幾輩子了。

「這……」

見狀,林牧辰也微微愣了一下,他沒想到楚辰會這般賴皮,為了滅林府,竟然連國主的詔令都不遵從了。

「楚辰,你莫要放肆。」

說護間,虛空中湧現出一股頗為澎湃的能量波動。

而後,一苒眉老者,手執招雲幡,步履蹣跚,踏碎虛空而來。

「谷川閣老,您老來得正是時候,面前這白袍少年,偽造國主詔令,證據確鑿,我正準備將他就地處死呢,剛好您來了,也可以給我做個見證。」

見到谷川閣老出現在身旁,楚辰心中頓時一喜,連忙迎了過去,朝他深鞠了一躬。

原本還在擔憂如何對付林府的兩位天微境的強者,現如今谷川閣老出現在這裡,這個問題,立刻就迎刃而解了。 「楚辰,你好生放肆,竟然敢污衊南宮國主的詔令,這事要是傳到國主的耳中,你們楚氏一族怕是難逃罪責。」

谷川閣老目光微瞥,漫不經心地掃了楚辰一眼,而後腳步邁開,蹣跚著步履,朝著林牧辰的位置走去。

「閣老,你這話何意?難不成那林牧辰手中的詔令是真的? 重生之蛇蠍妖姬 這……這怎麼可能?」

聽到谷川閣老這一番話,楚辰的神情陡然間變得凝重起來,不解地望著閣老的背影。

能夠讓一個帝國的國主親自下發詔令,那這人的身份背景該是有多麼深不可窺啊。

可是,楚辰瞪了林牧辰好幾眼,始終沒看出來他有這麼強悍的勢力。

一個林家的廢子而已,連他老子都沒有這般寬廣的人脈,更別說是他這個乳臭未乾的毛小子了。

「難不成他背後有高人相助?」

楚辰的腦海中突然想起前些時日林牧辰墜落深淵的事,萬丈深淵如履平地,這般實力,可不是一般人能夠做到的。

最近出現在沐府的那個黑袍人,修為頗為雄厚,怕是也跟他脫不了干係吧。

只怕,隱藏在林牧辰背後的那個所謂的強者,無論是實力還是背景,都達到了一種驚人的地步。

思緒想到這裡,楚辰深咽了一口吐沫,讓林牧辰存活於世,對於他來說,始終是一個潛在的威脅。

「小友,既然是南宮國主親自下達的詔令,我們理所應當遵從,昨夜皇城內傳來密信,讓我敦促楚辰將銀羽鐵騎團撤回雲海城。」

谷川閣老目光微眯著,饒有興趣地打量著眼前這個略顯稚嫩的臉龐。

雖然是少年之軀,但是眼眸中卻透露出一抹沉著冷靜的異彩,似乎外界的波動根本就無法影響到他的情緒。

更為讓谷川詫異的,還是林牧辰的修為。

這點,即便是他,都無法看出個所以然來。

「此事,麻煩谷川閣老!」

林牧辰禮貌性地向眼前的白眉老者行了一禮,說話間,嘴角始終勾勒著一絲冰冷的弧度,言語漠然。

「這……這詔令是真的?辰兒,你是如何弄到這份詔令的?」

聽到谷川閣老的話語后,林振越頓時滿臉縈繞著一抹詫異的神色。

他是無論如何都沒想到,林牧辰竟然能夠弄到國主親自頒布的詔令!

「林家主,汝兒背後那人勢力頗為驚人,就連老朽都不敢得罪,這不,硬是撐著一把老骨頭,來幫林家族解圍。」

在接到密信后,谷川閣老也是詫異了許久,那是國主府和千機閣高層共同給他發布的命令。

自千機閣創立的這幾十載內,從未有人膽敢如此地命令他,即便是當今的國主,這種事也很少去驚擾到他。

「辰兒,你身後究竟是何人?竟然膽敢驅使閣老?」

聽到這裡,林振越的眼中不僅是充斥著詫異的神色,還多了一抹狐疑,心中暗自嘀咕道:「這還是我的辰兒嗎?」

「抱歉,父親,那人不准我泄露他的身份。」

林牧辰連忙搖了搖頭,隨便打了個謊言。

他和青玄宗門的這一宗交易,可不能讓在場的眾人知曉。

「知道了,為父不問就是了。」

林振越識趣地終止了這個話題,既然那人的身份如此尊貴,又豈能讓他們這些凡夫俗子知曉呢。

「這……實在是太可怕了!」

周圍的眾人聞言,終於是弄清楚了事情的來龍去脈,都忍不住紛紛砸了砸舌。

此刻最為驚訝的莫過於一旁的沐婉清了,玉手緊捂著紅唇,直到現在,還不願相信眼前的這一切是真實發生的。

三年前,用棍棒將林牧辰轟出沐府,當時就覺得他只是一個天生絕脈的廢物而已。

誰曾想,短短三年,竟然如此蛻變,變得更加鋒芒畢露,宛如一顆璀璨奪目的明珠,讓她們這些所謂的天才都為之黯然失色。

「既然是南宮國主親自下達的詔令,又有谷川閣老為他驗明真偽,那這事,我也不再計較了,我即刻下令撤兵。」

對此,楚辰別提有多不甘心了,但是他又無可奈何。

谷川閣老地位尊貴無比,他現身於此,銀羽鐵騎團的指揮權就自然而然地落到他的手中。

此刻就算楚辰想強殺林牧辰,恐怕也沒有一兵一卒願意聽命於他。

最好的退路就是順著谷川閣老的意思,將銀羽鐵騎團從雲海城內撤走,這也算是給他一個台階下吧。

「林家主,還有一事,既然銀羽鐵騎團已經撤出雲海城,那你是不是也應該命令林南,將他的雪狼軍團帶回極北之地啊。」

谷川閣老如實說道,其實他親自出面,迫在眉睫的事情就是解決兩大軍團內戰的問題。

畢竟他們都是屬於雪月帝國的軍事精銳,無論哪一方勝出,最終那都是國家的損失。

「是,尊谷川閣老的命令,我即刻令人飛鴿傳信,命令林南將雪狼軍團撤走。」

既然谷川閣老話都說到這份上了,林振越也不好在反駁什麼,當即飛鴿傳信,通知林南等人將雪狼軍團撤回到極北之地。

畢竟這雪狼軍團是林家殘餘的最後一支武裝,一旦被銀羽鐵騎團吞併,那林家族將失去這最後的一道屏障。

「小友,不知道你是否對靈武學院感興趣,我這裡有一枚紫金紋耀,憑它即可前往學院報名註冊。」

說話間,谷川閣老衣袍掠過,在他的掌心赫然出現一塊古樸的勳章,在錯亂的紋路上還泛著一層淡紫色的微芒。

「靈武學院?我考慮一下。」

林牧辰將紫金紋耀接過,沒有當場同意,但是也沒有直接拒絕,只是說他需要考慮一下。

「紫金紋耀?」

看到這枚紫金色的勳章后,圍觀的眾人紛紛瞪大了眼珠子,眼眸中,羨慕嫉妒恨的神色來回變換著。

不過,最讓他們不爽的還是林牧辰的態度,像進入靈武學院修行這樣千載難逢的好機會,很多人擠破了腦門都沒踏進去半步。

他倒好,居然說還要考慮考慮!!

「那是……紫金紋耀嗎?」

聞言,楚辰跟沐婉清相互對視了一眼,兩人也是瞠目結舌。

楚辰依靠父親驍騎上將軍的名號,勉強混到了一枚黑金紋耀,而木婉清雖然有四重靈脈附體,素有天才之名,但是也只是從尹芷珊那裡得到了一枚白金紋耀。

至於一般的普通弟子,他們拿到手的只是一枚平凡的青銅紋耀,那是學院中最為平庸的勳章。 聞言,谷川閣老也是微微一笑,並未因為林牧辰的言辭而動怒。

眼前這少年的背後擁有能夠撼動國主府和千機閣高層的勢力,就算他眼界高,瞧不起靈武學院,那也是無可厚非的事情。

「那好,明年開春,那老朽就在靈武學院等候小友的消息。」

谷川閣老微眯著眼眸,滿目的笑意,伸出布滿褶皺的蒼老手掌,在林牧辰的肩頭輕拍了幾下。

而後,笑容漸漸逝去,谷川閣老僵在原地,有些失神。

以他現如今元宗境的境界,再加上如此近距離地肢體接觸,居然還是沒能夠窺探出這少年的修為。

「那謝過谷川閣老了,明年開春,我會親自督促辰兒前往靈武學院報名的。」沒等林牧辰開口,林振越率先向谷川閣老拱了拱手,替他回應道。

以這孩子現如今的性子,萬一真要是拒絕了谷川閣老,那林家就將失去了一個千載難逢的翻身機會。

剛才林振越就愣在一旁,一臉的獃滯,到現如今還沉浸在紫金紋耀的震撼之中。

畢竟那突如其來的至高榮耀,實在是太過令人欣喜若狂了。

細細數來,在整個皇城之中,能夠有資格佩戴這枚象徵地位的紫金紋耀,怕是只有那些身負皇族血統的成員了吧。

即便林振越一時間內沒有反應過來,那也在情理之中。

「那好,老朽就不叨擾林家了,這就領著銀羽鐵騎團撤出雲海城,就此別過。」

谷川閣老微微地拱了拱手,算是向面前的兩人略微施了一小禮,目光再度瞥了林牧辰一眼,便轉身離去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