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爲那個皇國的聲威極重,後世生靈一直留有傳說,故此不管多少年過去,都會有生靈進入這片沙漠,想要在裏面尋找到關於那個皇國皇宮的蛛絲馬跡。那個皇國真的很強大,據說是誕生過好幾個神靈的國度,如果真被尋找到,一定能在其中發現難以想象的機緣!”克里斯托弗顯然對這些事情很瞭解,似乎是落月城城主告訴他的,也不知道爲何他們的關係這麼好。

“哦,就是說這一次終於被人發現了,不過因爲有着奇怪的魔法封印,所以這個普雷頓斯皇國遺址除了我們這些魔法師以外,就沒人能打得開是吧?”

一路上蕭嵐一但遇到不明白的,就直接向克里斯托弗詢問,而大部分疑惑克里斯托弗居然都能解答。

“是的,據說這個皇國遺址很早就被人發現了,只是因爲魔法封印的關係,一直沒有打開。而我們這些魔法師雖然來到這片皇國荒境有一個月時間,但也是慢慢才和這些荒城的城主打好關係,最後說服十二荒城城主與他們共同聯手!”克里斯托弗說着,又看了看一直走在最前方的落月城城主,輕聲對蕭嵐說道,“據說這些荒城城主當年也是普通人,似乎就是在他們所在的荒城之中得到了什麼修習法門,纔有瞭如今的實力。”

蕭嵐聽後一驚,他覺得這其中隱含了太多內容。既然荒城當年是隸屬與普雷頓斯皇國的,那它們的廢墟中肯定會有着許多關於普雷頓斯皇國隱祕的東西,能瞭解到許多內幕,說不定普雷頓斯皇國中的寶物與機緣他們都知道了!

衆人跟隨落月城城主進入大沙漠中,這裏的天空雖然依舊是兩個拳頭大,昏沉沉的太陽,但是卻異常的燥熱與乾旱。

“這片沙漠中隨時可能蹦出強大的遺種異獸,危機四伏,大家要小心了!”

說話的是面具黑衣人,他緊緊跟隨着落月城城主之後,轉過頭對着身後一羣人說道,便不在理會。

太初祕境之中,隨處都可見遺種異獸,何況是這個異常特別,四處透着古怪氣息的的大沙漠中。

譁~!

面具黑衣人的話才說完,左側沙漠中突然一聲巨響,像是沙子嘩啦啦流動的聲音。衆人大驚,紛紛轉過頭防備,不過只是沙子塌陷,什麼都沒有,但是右邊卻傳來以一個悽慘的叫聲。

當他們迅速向右邊看去的時候,卻什麼都沒有,只不過似乎右邊一下子少了三個人,而沙地之上多了一片鮮紅還有這熱氣的血跡!

“這……”

有人驚呼,因爲他們剛纔就站在消失的三人旁邊,剛纔他們感覺一陣腥風吹過,轉頭便是一灘血跡,被嚇身子都不由的發軟起來。差一點,就差那麼一點,也許遭遇厄難的就是他們了!

就是蕭嵐,剛纔也只是感覺沙漠地下有着怪物接近,只是還沒來得及做出反應,那怪物就從沙地之中突然蹦出,將遠處那邊的三個人直接一口吞噬。 第一百三十一話 十二荒城城主

他有些驚訝, 明明是一個十多米大的怪物,卻沒有在沙漠中攪動出半點動靜,突然間就蹦出來,將三個人吞噬之後,又直接落入沙漠之中,比魚入水還要輕鬆,一點波瀾漣漪也沒有在沙地上泛起。

“哼!”

落月城城主輕聲冷哼,身體突然消失,在原地留下一個殘影,再次出現的時候已在百米之外。

他身體什麼魔力,什麼光芒,什麼能量都沒有散發,一腳向着落地之處的沙地上踩去。就像是……一頭洪荒兇獸落地一樣,蕭嵐他們只感覺一陣沙地搖晃,落月城城主落地之處產生強烈大爆炸,地上的沙子嘭嘭嘭地爆炸開來,並且還夾雜着許多黑紅鮮血!

最終,那片沙地的爆炸停止了,一個直徑二十多米,深十多米的沙坑赫然出現在衆人眼中!

可以看見,落月城城主此刻正站在一個全身披着金黃色鐵甲皮膚,類似於穿山甲,身體有十多米之大的兇惡怪物身上。那明顯異常堅固的鐵甲皮膚根本沒有起到半點防禦作用,落月城城主的腳力直接滲透,將其臟腑全部震碎,並且鐵甲皮膚也震出裂紋,流出黑色血液!

蕭嵐七人輕吸一口氣,這落月城城主的威勢似乎有些霸道,一腳踩下,像是沒有用多少力氣,便將這麼一個嚇人的異獸穿山甲給震死!

這,應該是落月城城主故意控制力道的結果,否則這異獸穿山甲將會被他直接震成碎肉,隨着砂礫漫天飛揚,會弄的他全身都是,因爲他沒有來自天外那羣人的魔力,可以用來阻擋這些噁心東西。

他憑藉的,真的只是那一身的力氣!

一路前來,落月城城主像這般解決的遺種異獸已不在少數,雖然蕭嵐他們已經看了好多次,但是每一次看到,都會覺得心潮澎湃,熱血沸騰。因爲這太狂霸了,就算是小玲瓏,雖然是最爲強大與高貴的龍族血脈,在同樣的境界也不會有這樣的身體威勢!

蕭嵐估計,就算是以他現在和小玲瓏的身體強度,頂多也就能和那個一看就知道絕對不凡的異獸穿山甲一戰,而且是兩人聯手,並且勝負難料。但是,落月城城主卻只憑借身體力量,就能直接滅殺!

“他們在荒城之中,究竟得到了怎樣的修煉方法,身體爲何會這樣強大?”蕭嵐想不通,很好奇,更非常向往。

他們繼續向着沙漠中央前行,一路上遇到了不少能力特殊的強大遺種異獸,有沙漠蟲,砂礫獸,燥火獸等,大部分都被蕭嵐他們這些小隊伍解決,唯有一些異常強大的,才讓落月城城主親自動手,基本上都是秒殺,少有超過五回合戰鬥。

就這樣,他們在沙漠之中又走了幾日。

似乎是快要接近普雷頓斯的皇宮遺址,一行人已經遇到了兩個來其他荒城的隊伍,其中也看到了其他幾個一同來自亞特蘭蒂斯的勢力。有菲特雷德王國皇室的人,有第一商會家族的人,也有一些名氣雖然不大,但家族中卻都有着聖魔導師坐鎮的勢力。


這些勢力大多在三五十人左右,跟着各自所在的荒城城主前來。他們一個個精氣十足,面帶喜色,因爲即將到達普雷頓斯皇宮遺址,他們也許會尋找到難以想象的機緣。

這兩個荒城是距落月城最近的藍鐵城,赤浪城。現在即將到達目的地,所以三方終於還是相互碰面了。

“喲,這不是落月城的阿爾瓦城主嘛,哈哈,你這上百歲的老傢伙還是這樣變態年輕了啊!”

“約瑟夫,多年不見,你這老酒鬼嘴巴還是一樣的醜!”

“布萊克,這就是你的不對了,我嘴巴里從來都是酒香味,哪裏來的臭味了,要不你聞一下!”

三位來自荒城城主相互打着招呼,臉上皆是帶着笑意,合在一起,並架而行。

約瑟夫是一個身穿破爛袍子,喜歡打鐵和烈酒,身上隨時隨刻都是一股濃烈酒味,蕭嵐他們隔老遠都能聞得到的紅鬍子老頭。而布萊克則是一個有着國字大臉,神情看似嚴肅實則最愛開玩笑的中年男人。加上一身白袍,面容年輕實則年紀最大的落月城城主阿爾瓦,真是一個非常奇葩的組合。

三個荒城城主,雖然年紀看起來差別很大,但是似乎是老相識,一路而行,談的非常融洽,有說有笑的。

如此又過了一日,蕭嵐他們終於是來到了最終的目的地,也就是普雷頓斯皇國的皇宮遺址處!

這是一個非常巨大的峽谷,應該說是一處沙漠巨坑,長有一千多米,寬約一百多米,裏面黑洞洞的,雖然是在炎熱乾燥的沙漠中,但是卻透露出冰涼,甚至陰冷的氣息。可以看到這個峽谷兩側顯露在衆人視線中的沙漠石壁上,有着或大或小嗎,裏面黑乎乎洞口,而峽谷之內則同樣是一片黑暗。

此時此刻,這片峽谷最大的直徑處站着一大片人,最少也是好幾千左右。他們都是其他荒城的人,比阿爾瓦他們三個荒城之人早了那麼一段時間到達。

“到了,這裏就普雷頓斯皇國的皇宮遺址廢墟了!”到達峽谷邊緣,約瑟夫城主一臉激動說道。

這裏面,存放着他們還未成爲荒城城主時就夢寐以求的寶物,如今,終於是可以開啓了!

“是啊,幸好我們足夠幸運,能在有生之年得遇這些天外之人,能開啓這裏的封印!”布萊克亦是控制不住的興奮。

他們這些太初祕境的荒城城主,不求強大魔法,不求金錢寶貝,只求尋到那些書籍。因爲那些東西對他們來說根本毫無用處,無法讓他們繼續修煉,也就是說無法讓他們延長壽命!

“哈哈,終於等到了普雷頓斯皇宮遺址開啓的那一天了!”

……

峽谷邊緣,好幾個荒城城主因爲太過於激動,不禁高聲笑道。聲音非常洪亮,像是巨鼓被錘響,甚至在其周圍十多米範圍內,形成一個大範圍的波濤氣浪,塵沙飛揚。

“臥槽!”

奧菲斯特他們還好,但是其他來一些自亞特蘭蒂斯,還在魔法學徒境界,並且實力稍弱的人就受不了這幾個荒城城主的嚎叫了,一個個皆是面色泛白地掩着耳朵,心中不斷嘀咕咒罵起來。

“明明只是普通人,爲何會有如此威勢?”

奧菲斯特他們真的搞不懂,這些荒城城主明明體內半點魔力,亦或是其他特殊的能量都沒有,卻能產生出這種恐怖的威勢。他們越來越想不通,凡人真的能做到如此地步?

“赫伯特,奈登,亞爾,尼爾森……羅德里克,你們都來了,看來,現在就差康拉德了!”落月城城主阿爾瓦看着出現在峽谷緣邊的面孔,輕聲說道,但是整個峽谷中的人卻能聽得清楚。


從他的口中,一共出現了八個人的名字,加上他與約瑟夫,布萊克,還有那最後一個未出現的康拉德。這皇國荒境之中的十二荒城城主,幾乎全部聚集!

這是他們很難得的一次相聚,幾十年未曾再出現了!

“嘿嘿,康拉德自認爲掌握了最巨大的荒城,就能成爲荒城之王,當然要留到壓軸纔會出現!”

有人冷笑說道,他們對康拉德的行爲當然很不爽,但是,康拉德又的確是所有荒城城主中最爲強大的一個,無論是城池面積,手下人口,個人實力都是最爲強大的,他們也沒辦法。

若非這些荒城相隔的距離都太遙遠,根本不適合征戰,否則康拉德一定早就發動戰爭,侵略其他荒城。因爲,每一個荒城之主,都想知道其他荒城之中,擁有的是什麼樣修煉之法!

這,是根本無法磨滅的誘惑!

十一位荒城城主各自佔了一個不錯的位置,就這般靜靜在峽谷邊緣等待起來。至於他們身後一起跟隨而來的亞特蘭蒂斯衆人,自然也就無奈跟着等待了。

這些荒城城主都不急,他們這些人也自然沒有沒辦法……

“我看這裏的魔法師也不少了,爲啥不直接去開啓封印,而要等待那所謂的康拉德城主呢?”蕭嵐感到疑惑,走到克里斯托弗的身邊問道。

一路前來,克里斯托弗真的成了他的百科全書,只要遇到不懂的,他都會去主動詢問克里斯托弗,其他人都覺得他們兩個關係非常之好。特別是黑暗神殿那三個黑暗聖子,一個個臉色鐵青,非常不好看,如果有光明神殿從中阻攔,他們要宰殺蕭嵐七人的計劃就可能要出現變動了。

“據說,當初這片沙漠塌陷,將普雷頓斯皇宮遺址暴露出來的時候,還跟着顯露出十二個門戶,那門戶中曾飛出十二個奇怪令牌。如今,這十二個令牌分別掌管在十二個荒城城主手中,如果不能讓十二個令牌齊聚,同時進行破解,是根本無法打開的。這,也是荒城城主從他們的古老典籍之中看到的方法!”克里斯托弗真的是一個和善友好的英俊少年,一點也沒有對蕭嵐的行爲感到厭煩。

蕭嵐七人得到克里斯托弗的講述,一個個皆是點頭,既然必須要等十二個令牌齊聚,那就真的只要等待了。 第一百三十二話 白羊宮封印殿

“克里斯托弗真是一個大好人啊,人長得又英俊瀟灑,唔……”碧戴斯有些犯花癡,她完全被克里斯托弗的紳士風度給吸引,對其入了迷。

奧菲斯特,可可等人無奈搖頭,蕭嵐則是露出不置可否的笑容。

並沒有讓他們等得太久,畢竟這是幾百年難得遇上開啓普雷頓斯皇宮遺址的機會,康拉德怎麼會錯過呢?那裏面的東西,他可是都想要得到!

大概當天色稍微暗淡的時候,康拉德也就帶着他月耀城的人也進入了衆人視線。大概有三四百人的樣子,其中來自亞特蘭蒂斯的分別是三個上古世家,皆爲不凡的魔法天才,實力強大,不弱於兩大神殿聖子。

除卻蕭嵐他們神風龍騎王國,這皇國荒境之中不過十一個來自亞特蘭蒂斯人類國度的十一個大勢力天才後輩。原本他們被各自分散到十二個荒城之中,但是現在所有人都聚在了一起,也都各自回到了自己的隊伍!

康拉德是一個有着紅色長髮的帥氣男子,大概二十多歲的樣子,面容很英俊,但是其左臉卻又一道痕跡很淡的傷疤,這並沒有讓他的臉顯得猙獰嚇人,反而給人一種很痞,很邪異的帥氣。

“喲呵~~~,大家都到了呀!”康拉德還未走到峽谷邊,便攤着手,臉上露出非常親切地笑容,對着十一爲荒城城主打招呼起來。

他的姿態很隨意,臉上也是帶着輕鬆的笑意,讓覺得他真的是一個非常痞氣的人。不過在他的眼中,從一開始出現到現在,除卻十一個荒城城主,就沒有在看過其他任何一人。

“康拉德,你還真是大架子,每次都要要最後一個纔到。”尼爾森城主脾氣很火爆,直接對其抱怨道。

“是啊,康拉德,你別忘了你可是最爲年輕的荒城城主!”

赫伯特是所有荒城城主中年紀最大的,也代表着他的身份最高,但是康拉德卻讓地位最高的他等這麼久,一頭長長白鬍子的赫伯特自是很不滿。

“哎呀,大家別這樣嘛,好歹我也是堂堂月耀城城主呀!”康拉德一臉隨意笑容。

“好了,既然康拉德都到了,大家還是辦正事要緊!”

這時候,阿爾瓦站了出來,面無表情,聲音冷淡,少年模樣地他說出的話卻非常具有力量,讓在場爭吵的極爲熱鬧荒城城主不約而同停止。

康拉德看着阿爾瓦,眼中閃現一抹精光,而後笑道:“是啊,大家來這裏可是爲了普雷頓斯皇宮遺址哦!”

其餘幾個荒城城主相互看了看,紛紛點頭。爲了這種小事而浪費時間,不划算。


於是,十二個城主便開始行動了。他們身後帶着來自亞特蘭蒂斯的衆人,沿着峽谷邊緣的一些崎嶇小道向峽谷中走去。

十二個荒城城主,分別走去了十二個不同的方向。

他們現在是要去各自掌握令牌的所屬門戶之地,在那裏,他們要於相同時間內讓各自隊伍中的魔法師進行封印解除,才能將整個普雷頓斯皇宮遺址解封。

之所以亞特蘭蒂斯衆人進入皇國荒境中一個多月時間,才正式準備開啓,還有一個最主要的原因就是——來自亞特蘭蒂斯大陸人類最頂尖的十一個勢力的少年天才們,研究這皇宮遺址的魔法封印花費了太多時間。

他們會魔法,但是不代表他們就能解開魔法封印。這遺存自不知什麼時代的皇宮遺址魔法封印,如果不是他們這羣人皆來自不同大勢力,背景底蘊深厚,並且相互間可以交流推測,如果不是因爲時間的關係這魔法封印早已能量流失,脆弱不堪,以他們的實力與能力,根本是無法解開的!

但是,世間沒有如果,當這一切都成立,再加上荒城城主提供的一些皇宮遺址資料下,十一個來自亞特蘭蒂斯大陸人類國度的大勢力少年天才們,還真是研究出瞭解開魔法封印的辦法!

“之前五天的研究,我們十一個勢力中對魔法陣最爲有研究的傢伙一致決得,可以用‘小雷霆破滅魔法’衝擊中央樞紐魔紋來破解。”

路上,克里斯托弗對蕭嵐他們講解,要蕭嵐他們做好心裏準備。因爲“小雷霆破滅魔法”可是一個魔紋高大達一百三十的雷系魔法,威力巨大,上手的難度也非一般同級別魔紋能比,別說魔法學徒,就是一般魔法師,也就是三星以下的魔法師都都很難掌握。

但是此刻,克里斯托弗卻說他們要用來破解魔法封印真需要用“小雷霆破滅魔法”!所以,克里斯托弗纔會故意提前給蕭嵐他們提醒道。

“哦,如此最好了,等會到達,也就不需要花費時間與精力去研究了。”奧菲斯特滿不在意說道。

“克里斯托弗閣下完全不用擔心的,我們能使用‘小雷霆破滅魔法’的!”碧戴斯像是生怕克里斯托弗注意不到她,故意走到人羣前,露出一個她自認爲最爲美麗,卻是也很漂亮的笑容道。

可可,雪兒她們無奈搖頭。

克里斯托弗臉上露出驚疑,他並非被碧戴斯的舉動驚錯到,而是被碧戴斯的話給驚到。難道他們七個人都能使用“小雷霆破滅魔法”?這不可能!根本不符合魔法科學!縱然是強如他們光明神殿,魔法學徒之中,能使用難如“小雷霆破滅魔法”的,也不過就那麼大聖子而已!

光明神殿主修聖光魔法,雷霆魔法只是一些天賦卓絕的天才纔會接觸。

不過克里斯托弗並沒有將自己的疑惑說出,他稍微仔細地看了一眼蕭嵐七人,與他們隨意聊了幾句,便回到了自己的隊伍之中。

這個峽谷很大,很深,底下黑漆漆的,滲透出冰涼的風,並且越往裏走,衆人就越能感受到一種蔓延到心神的壓抑。

他們沿着靠牆壁的懸崖小道一直往下走去,最後進入懸崖裏的某個洞窟。這個洞很大,光線雖然暗淡,但衆人還是能夠看得清楚,因爲石壁之上有着淡淡的光暈。

只是,這洞窟之中似乎瀰漫着濃郁的血腥死氣,令人毛骨悚然。

“當初這個峽谷纔出現的時候,皇國荒境的所有人都被吸引而來,懸崖壁上密密麻麻的洞窟,一個不落的都被人探索過。記得當時爲了爭奪十二個門戶飛出的令牌,這裏發生了慘烈大戰,屍體堆積成山,鮮血猶如河水流淌,死氣蔓延,甚是恐怖!”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