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爲這個噩夢,我決定去檢查一下葉婉婉的狀態,因爲要帶着她,爲了方便,我們是用了另外一種封印的辦法,將她放在一個布袋,之後在布袋的周圍貼下了好幾道的封印。

葉婉婉被我們單獨放置,用了一匹駱駝來載她,現在她就像貨物一樣掛在駱駝上。

不想讓容祁知道我做了那樣的噩夢爲我擔心,我沒有告訴任何人來到了葉婉婉的面前,將她從駱駝的身上放了下來。

布袋重重的砸在地上,我當然不用擔心葉婉婉會不會骨折什麼的。

布袋外面的封印是完好的,不過想到葉婉婉的手段,我決定還是看看裏面,將布袋外面的封印去處,我將布袋打開。

裏面是身上貼滿了慕家,容家符咒的葉婉婉,這些符咒是我要來貼的,重點遮蓋了那張已經沒有人樣的臉,實在是不想看到她的鬼樣子。

仔細檢查之後,所有的封印都是完好的,我才明顯的鬆了一口氣,果然只是個噩夢,葉婉婉這個女人,等葉凌醒來之後一定要永絕後患……

“你……你在幹什麼?這個女人是怎麼回事?”

就在我想着怎麼處理葉婉婉這個天大的麻煩的時候,突然有哆哆嗦嗦的聲音傳了過來。

我轉過頭,就看見是艾薩,他出來解決個人問題,結果就發現了正在查看葉婉婉身體的我,一眼就看到了被包的嚴嚴實實的葉婉婉,人被嚇的不輕。 老林跟我和胖子講完他的經歷後,我們都感到十分的驚奇,特別是對他說吃死人肉這一塊更是感到無比的噁心。

“老林,那東西好吃嗎?我的天,你是怎麼嚥下去的!”我驚駭道。

“沒辦法,老馬,我必須吃那東西,你有所不知,那鬼門蠱已經種植在了我的體內,必須要靠屍毒不停的滋養才能不發作,否則,我就會一命嗚呼,而且死狀極其噁心可怖!這也是蠱婆控制我的一個辦法!”老林嘆氣的說道。

“那你現在還吃嗎?你大爺的,難不成你這些天還在吃死人肉!你真是太噁心了!”胖子絲毫不掩飾對老林的厭惡之情。

“現在我倒是不需要了,只是我每隔一段時間,我必須用腐胺來補充屍毒,哼!這些生物最好不要碰我,不然先死的還不知道是誰?”

“行了行了,老林,你現在趕緊跟我們說說你下去都看見了什麼?這麼長時間,你總要說點結果出來吧!”我追問道。

老林咳嗽了一聲說道:”我鑽下去後,看見了一個大殿,你們知道的,我在墓穴裏待了那麼長的時間,早就練就一雙夜眼,還有,我的嗅覺特別靈敏,很多生物我根本就不需要看,只要是一聞我就能知道是什麼東西!”

“別廢話了,趕緊切入正題,你丫的到底看見了什麼?”胖子此時已經顯得有些不耐煩了。

“我下去之後,首先看到了一個大殿,到處都是殘垣斷壁,還有滿屋子的一個個跟鴕鳥蛋般大小的卵,不知道這些卵到底是什麼生物的,然後我就接着往裏面走,我發現隨着我的深入,這些卵的個頭開始一個個變小,到了大殿的另一頭,那些卵已經只和雞蛋大小相仿了,我在另一面的牆壁上看見了一個一平米見方的*,從裏面一股股的往外涌着這些雞蛋大小的卵,上面還粘着黏糊糊的液體,簡直就和拉屎一樣,讓人看了以後十分的噁心!”老林故意做出乾嘔的樣子。

他這動作讓人覺得十分的可笑,胖子冷笑了一聲說道:“你個死老林,還有能讓你覺得噁心的東西,真是不容易啊,接着說,你怎麼回來的這麼晚,你大爺的你要說不出來個一二三,我們還是懷疑你是已經被螞蟻吃掉的螞蟻人!”

“兄弟,兄弟你聽我解釋啊,我本來看到這個情景就要趕緊往回撤,可是我發現這些大殿裏的卵居然還會慢慢的滾動,你們知道,我不能打草驚蛇,所以我回來的時候,幾乎是砰砰跳跳的回來的,有點像小孩子玩的跳方塊,地面還十分的粘滑,所以我走的十分小心!”老林解釋道。

“老林,我還是有些地方不明白,你都已經探索那麼深入了,爲什麼不繼續往裏面看看哪個*的另一頭到底是什麼東西?”我追問道。

“哥哥兄弟,實在不是我不願意往裏面走,實在是裏面的太臭了,除了有一股子濃濃的酸味之外,還有一股股說不出來的臭味,有點像是臭蟲被踩死的味道,又有點像是糞便,總之十分的奇怪!”老林說罷,還揉了揉鼻子。

老林說完,我和胖子心中大概已經有了一些答案,那個一平米見方的*一定就是蟻后排卵的地方,這些圓圓的卵肯定就是螞蟻卵,只是我無論如何也想不明白,爲什麼那麼小的螞蟻爲什麼會有這麼大的卵,難不成這根本就不是螞蟻的卵,而是其他生物的?我腦子越想越覺得離奇。

”胖子,我們還是下去一探究竟,老林真是個廢物,如果我們在的話,一個手榴彈扔到那個*裏,一定炸它個萬朵桃花開!”我咳嗽了一聲開始做動員工作。

風起花落雪遮月 “恩,你說的沒錯,老林雖然勇氣可嘉,但是他沒有光榮道餓完成任務,完成這項光榮的任務還是需要我們兩個來。

說罷,爲了不暴露目標,我們讓老林從車上給我們拿來武器裝備還有一大罐子水,因爲長時間的暴曬在這裏,我和胖子都快被烤成人幹了,如果再不喝水,實在是扛不住,老林倒是十分聽話的給我們拿來了水壺,可是一想到這孫子天天吃死人肉,還是讓人感到有些噁心。

我們喝完了水,全副武裝之後,準備鑽洞,一股股讓人噁心的氣味就鋪面而來,有一股子酸菜缸的味,讓人辣眼睛。

胖子打頭陣,我在中間,老林在後面我們。

老林跟我和胖子講完他的經歷後,我們都感到十分的驚奇,特別是對他說吃死人肉這一塊更是感到無比的噁心。

“老林,那東西好吃嗎?我的天,你是怎麼嚥下去的!”我驚駭道。

“沒辦法,老馬,我必須吃那東西,你有所不知,那鬼門蠱已經種植在了我的體內,必須要靠屍毒不停的滋養才能不發作,否則,我就會一命嗚呼,而且死狀極其噁心可怖!這也是蠱婆控制我的一個辦法!”老林嘆氣的說道。

“那你現在還吃嗎?你大爺的,難不成你這些天還在吃死人肉!你真是太噁心了!”胖子絲毫不掩飾對老林的厭惡之情。

“現在我倒是不需要了,只是我每隔一段時間,我必須用腐胺來補充屍毒,哼!這些生物最好不要碰我,不然先死的還不知道是誰?”

“行了行了,老林,你現在趕緊跟我們說說你下去都看見了什麼?這麼長時間,你總要說點結果出來吧!”我追問道。

老林咳嗽了一聲說道:”我鑽下去後,看見了一個大殿,你們知道的,我在墓穴裏待了那麼長的時間,早就練就一雙夜眼,還有,我的嗅覺特別靈敏,很多生物我根本就不需要看,只要是一聞我就能知道是什麼東西!”

“別廢話了,趕緊切入正題,你丫的到底看見了什麼?”胖子此時已經顯得有些不耐煩了。

“我下去之後,首先看到了一個大殿,到處都是殘垣斷壁,還有滿屋子的一個個跟鴕鳥蛋般大小的卵,不知道這些卵到底是什麼生物的,然後我就接着往裏面走,我發現隨着我的深入,這些卵的個頭開始一個個變小,到了大殿的另一頭,那些卵已經只和雞蛋大小相仿了,我在另一面的牆壁上看見了一個一平米見方的*,從裏面一股股的往外涌着這些雞蛋大小的卵,上面還粘着黏糊糊的液體,簡直就和拉屎一樣,讓人看了以後十分的噁心!”老林故意做出乾嘔的樣子。

他這動作讓人覺得十分的可笑,胖子冷笑了一聲說道:“你個死老林,還有能讓你覺得噁心的東西,真是不容易啊,接着說,你怎麼回來的這麼晚,你大爺的你要說不出來個一二三,我們還是懷疑你是已經被螞蟻吃掉的螞蟻人!”

“兄弟,兄弟你聽我解釋啊,我本來看到這個情景就要趕緊往回撤,可是我發現這些大殿裏的卵居然還會慢慢的滾動,你們知道,我不能打草驚蛇,所以我回來的時候,幾乎是砰砰跳跳的回來的,有點像小孩子玩的跳方塊,地面還十分的粘滑,所以我走的十分小心!”老林解釋道。

“老林,我還是有些地方不明白,你都已經探索那麼深入了,爲什麼不繼續往裏面看看哪個*的另一頭到底是什麼東西?”我追問道。

“哥哥兄弟,實在不是我不願意往裏面走,實在是裏面的太臭了,除了有一股子濃濃的酸味之外,還有一股股說不出來的臭味,有點像是臭蟲被踩死的味道,又有點像是糞便,總之十分的奇怪!”老林說罷,還揉了揉鼻子。

老林說完,我和胖子心中大概已經有了一些答案,那個一平米見方的*一定就是蟻后排卵的地方,這些圓圓的卵肯定就是螞蟻卵,只是我無論如何也想不明白,爲什麼那麼小的螞蟻爲什麼會有這麼大的卵,難不成這根本就不是螞蟻的卵,而是其他生物的?我腦子越想越覺得離奇。

”胖子,我們還是下去一探究竟,老林真是個廢物,如果我們在的話,一個手榴彈扔到那個*裏,一定炸它個萬朵桃花開!”我咳嗽了一聲開始做動員工作。

“恩,你說的沒錯,老林雖然勇氣可嘉,但是他沒有光榮道餓完成任務,完成這項光榮的任務還是需要我們兩個來。

說罷,爲了不暴露目標,我們讓老林從車上給我們拿來武器裝備還有一大罐子水,因爲長時間的暴曬在這裏,我和胖子都快被烤成人幹了,如果再不喝水,實在是扛不住,老林倒是十分聽話的給我們拿來了水壺,可是一想到這孫子天天吃死人肉,還是讓人感到有些噁心。

我們喝完了水,全副武裝之後,準備鑽洞,一股股讓人噁心的氣味就鋪面而來,有一股子酸菜缸的味,讓人辣眼睛。

胖子打頭陣,我在中間,老林在後面我們。 既然知道了這些螞蟻的軟肋,我和胖子的底氣也就足了,胖子這傢伙本來就有點虐待囚徒的心理,眼看現在有東西可以制約這些螞蟻,更加狂妄的肆無忌憚,他一腳一個把這些卵給踩碎,像是在發泄心中的不忿,也是在體會這種優越感。

“行了,死胖子,別踩了,小心這些螞蟻破罐子破摔,到時候滅了你,還能減少點損失!”我在一旁提醒道。

我這一句話,讓胖子馬上高度警覺了起來,他馬上把他那肥厚的腳掌收了回來,嘴裏嘟囔道:“老馬,你說的有道理,奶奶的,胖爺我差點闖了大禍!”

“老張和老馬,看出來沒有,咱們被這些螞蟻給團團包圍了,雖然我們現在在大殿之內,但是我們一旦走出這個大殿,它們馬上就會對我們發起致命的攻擊!”老林說道。

老林的這句話分析的十分有道理,現在這羣螞蟻由於考慮到這些卵在我們的腳下,因此不敢輕易的發起進攻,但是我們一旦撤離,甚至可以說,在我們沒有離開沙漠之前,他們都可以輕而易舉的把我們給消滅了。

”唯今之計,只有一竿子直插到底,沒有退路,破釜沉舟,直搗黃龍!”胖子斬釘截鐵的說道。

眼下的情形,真的就如胖子所言,確實是沒有什麼退路了,我們簡單的商議之後,沿着大殿的陛道一直向前走,可是前方除了那個大大的*以外,就再也沒有其他的路了。

“媽的,露個屁眼在這裏裝大尾巴狼,老馬,咱們把牆給炸開!”胖子往手上吐了一個唾沫說道。

我知道這傢伙又準備用雷法來了開山劈石了,胖子這個人,不喜歡現代化的武器,你要是讓他用槍,還不如給他一個木頭棒子來的實在。

我一看他,果然,這傢伙開始呼吸吐納,準備沿着這個*給這個牆壁來個五雷轟頂。

既然知道了這些螞蟻的軟肋,我和胖子的底氣也就足了,胖子這傢伙本來就有點虐待囚徒的心理,眼看現在有東西可以制約這些螞蟻,更加狂妄的肆無忌憚,他一腳一個把這些卵給踩碎,像是在發泄心中的不忿,也是在體會這種優越感。

“行了,死胖子,別踩了,小心這些螞蟻破罐子破摔,到時候滅了你,還能減少點損失!”我在一旁提醒道。

我這一句話,讓胖子馬上高度警覺了起來,他馬上把他那肥厚的腳掌收了回來,嘴裏嘟囔道:“老馬,你說的有道理,奶奶的,胖爺我差點闖了大禍!”

“老張和老馬,看出來沒有,咱們被這些螞蟻給團團包圍了,雖然我們現在在大殿之內,但是我們一旦走出這個大殿,它們馬上就會對我們發起致命的攻擊!”老林說道。

老林的這句話分析的十分有道理,現在這羣螞蟻由於考慮到這些卵在我們的腳下,因此不敢輕易的發起進攻,但是我們一旦撤離,甚至可以說,在我們沒有離開沙漠之前,他們都可以輕而易舉的把我們給消滅了。

”唯今之計,只有一竿子直插到底,沒有退路,破釜沉舟,直搗黃龍!”胖子斬釘截鐵的說道。

眼下的情形,真的就如胖子所言,確實是沒有什麼退路了,我們簡單的商議之後,沿着大殿的陛道一直向前走,可是前方除了那個大大的*以外,就再也沒有其他的路了。

“媽的,露個屁眼在這裏裝大尾巴狼,老馬,咱們把牆給炸開!”胖子往手上吐了一個唾沫說道。

我知道這傢伙又準備用雷法來了開山劈石了,胖子這個人,不喜歡現代化的武器,你要是讓他用槍,還不如給他一個木頭棒子來的實在。

我一看他,果然,這傢伙開始呼吸吐納,準備沿着這個*給這個牆壁來個五雷轟頂。

既然知道了這些螞蟻的軟肋,我和胖子的底氣也就足了,胖子這傢伙本來就有點虐待囚徒的心理,眼看現在有東西可以制約這些螞蟻,更加狂妄的肆無忌憚,他一腳一個把這些卵給踩碎,像是在發泄心中的不忿,也是在體會這種優越感。

“行了,死胖子,別踩了,小心這些螞蟻破罐子破摔,到時候滅了你,還能減少點損失!”我在一旁提醒道。

我這一句話,讓胖子馬上高度警覺了起來,他馬上把他那肥厚的腳掌收了回來,嘴裏嘟囔道:“老馬,你說的有道理,奶奶的,胖爺我差點闖了大禍!”

“老張和老馬,看出來沒有,咱們被這些螞蟻給團團包圍了,雖然我們現在在大殿之內,但是我們一旦走出這個大殿,它們馬上就會對我們發起致命的攻擊!”老林說道。

老林的這句話分析的十分有道理,現在這羣螞蟻由於考慮到這些卵在我們的腳下,因此不敢輕易的發起進攻,但是我們一旦撤離,甚至可以說,在我們沒有離開沙漠之前,他們都可以輕而易舉的把我們給消滅了。

”唯今之計,只有一竿子直插到底,沒有退路,破釜沉舟,直搗黃龍!”胖子斬釘截鐵的說道。

眼下的情形,真的就如胖子所言,確實是沒有什麼退路了,我們簡單的商議之後,沿着大殿的陛道一直向前走,可是前方除了那個大大的*以外,就再也沒有其他的路了。

“媽的,露個屁眼在這裏裝大尾巴狼,老馬,咱們把牆給炸開!”胖子往手上吐了一個唾沫說道。

我知道這傢伙又準備用雷法來了開山劈石了,胖子這個人,不喜歡現代化的武器,你要是讓他用槍,還不如給他一個木頭棒子來的實在。

我一看他,果然,這傢伙開始呼吸吐納,準備沿着這個*給這個牆壁來個五雷轟頂。

既然知道了這些螞蟻的軟肋,我和胖子的底氣也就足了,胖子這傢伙本來就有點虐待囚徒的心理,眼看現在有東西可以制約這些螞蟻,更加狂妄的肆無忌憚,他一腳一個把這些卵給踩碎,像是在發泄心中的不忿,也是在體會這種優越感。

“行了,死胖子,別踩了,小心這些螞蟻破罐子破摔,到時候滅了你,還能減少點損失!”我在一旁提醒道。

言天神算 我這一句話,讓胖子馬上高度警覺了起來,他馬上把他那肥厚的腳掌收了回來,嘴裏嘟囔道:“老馬,你說的有道理,奶奶的,胖爺我差點闖了大禍!”

“老張和老馬,看出來沒有,咱們被這些螞蟻給團團包圍了,雖然我們現在在大殿之內,但是我們一旦走出這個大殿,它們馬上就會對我們發起致命的攻擊!”老林說道。

老林的這句話分析的十分有道理,現在這羣螞蟻由於考慮到這些卵在我們的腳下,因此不敢輕易的發起進攻,但是我們一旦撤離,甚至可以說,在我們沒有離開沙漠之前,他們都可以輕而易舉的把我們給消滅了。

”唯今之計,只有一竿子直插到底,沒有退路,破釜沉舟,直搗黃龍!”胖子斬釘截鐵的說道。

眼下的情形,真的就如胖子所言,確實是沒有什麼退路了,我們簡單的商議之後,沿着大殿的陛道一直向前走,可是前方除了那個大大的*以外,就再也沒有其他的路了。

“媽的,露個屁眼在這裏裝大尾巴狼,老馬,咱們把牆給炸開!”胖子往手上吐了一個唾沫說道。

我知道這傢伙又準備用雷法來了開山劈石了,胖子這個人,不喜歡現代化的武器,你要是讓他用槍,還不如給他一個木頭棒子來的實在。

我一看他,果然,這傢伙開始呼吸吐納,準備沿着這個*給這個牆壁來個五雷轟頂。

既然知道了這些螞蟻的軟肋,我和胖子的底氣也就足了,胖子這傢伙本來就有點虐待囚徒的心理,眼看現在有東西可以制約這些螞蟻,更加狂妄的肆無忌憚,他一腳一個把這些卵給踩碎,像是在發泄心中的不忿,也是在體會這種優越感。

“行了,死胖子,別踩了,小心這些螞蟻破罐子破摔,到時候滅了你,還能減少點損失!”我在一旁提醒道。

我這一句話,讓胖子馬上高度警覺了起來,他馬上把他那肥厚的腳掌收了回來,嘴裏嘟囔道:“老馬,你說的有道理,奶奶的,胖爺我差點闖了大禍!”

“老張和老馬,看出來沒有,咱們被這些螞蟻給團團包圍了,雖然我們現在在大殿之內,但是我們一旦走出這個大殿,它們馬上就會對我們發起致命的攻擊!”老林說道。

老林的這句話分析的十分有道理,現在這羣螞蟻由於考慮到這些卵在我們的腳下,因此不敢輕易的發起進攻,但是我們一旦撤離,甚至可以說,在我們沒有離開沙漠之前,他們都可以輕而易舉的把我們給消滅了。

”唯今之計,只有一竿子直插到底,沒有退路,破釜沉舟,直搗黃龍!”胖子斬釘截鐵的說道。

眼下的情形,真的就如胖子所言,確實是沒有什麼退路了,我們簡單的商議之後,沿着大殿的陛道一直向前走,可是前方除了那個大大的*以外,就再也沒有其他的路了。

“媽的,露個屁眼在這裏裝大尾巴狼,老馬,咱們把牆給炸開!”胖子往手上吐了一個唾沫說道。

我知道這傢伙又準備用雷法來了開山劈石了,胖子這個人,不喜歡現代化的武器,你要是讓他用槍,還不如給他一個木頭棒子來的實在。

我一看他,果然,這傢伙開始呼吸吐納,準備沿着這個*給這個牆壁來個五雷轟頂。

既然知道了這些螞蟻的軟肋,我和胖子的底氣也就足了,胖子這傢伙本來就有點虐待囚徒的心理,眼看現在有東西可以制約這些螞蟻,更加狂妄的肆無忌憚,他一腳一個把這些卵給踩碎,像是在發泄心中的不忿,也是在體會這種優越感。

“行了,死胖子,別踩了,小心這些螞蟻破罐子破摔,到時候滅了你,還能減少點損失!”我在一旁提醒道。

我這一句話,讓胖子馬上高度警覺了起來,他馬上把他那肥厚的腳掌收了回來,嘴裏嘟囔道:“老馬,你說的有道理,奶奶的,胖爺我差點闖了大禍!”

“老張和老馬,看出來沒有,咱們被這些螞蟻給團團包圍了,雖然我們現在在大殿之內,但是我們一旦走出這個大殿,它們馬上就會對我們發起致命的攻擊!”老林說道。

老林的這句話分析的十分有道理,現在這羣螞蟻由於考慮到這些卵在我們的腳下,因此不敢輕易的發起進攻,但是我們一旦撤離,甚至可以說,在我們沒有離開沙漠之前,他們都可以輕而易舉的把我們給消滅了。

”唯今之計,只有一竿子直插到底,沒有退路,破釜沉舟,直搗黃龍!”胖子斬釘截鐵的說道。

眼下的情形,真的就如胖子所言,確實是沒有什麼退路了,我們簡單的商議之後,沿着大殿的陛道一直向前走,可是前方除了那個大大的*以外,就再也沒有其他的路了。

“媽的,露個屁眼在這裏裝大尾巴狼,老馬,咱們把牆給炸開!”胖子往手上吐了一個唾沫說道。

我知道這傢伙又準備用雷法來了開山劈石了,胖子這個人,不喜歡現代化的武器,你要是讓他用槍,還不如給他一個木頭棒子來的實在。

我一看他,果然,這傢伙開始呼吸吐納,準備沿着這個*給這個牆壁來個五雷轟頂。 “那個……她是……”我還沒想出個話來偏偏艾薩呢,艾薩就跟活見鬼了一樣,牽着駱駝就跑。

很顯然,估計他以爲我們是殺人放火的強盜了。

要進入蛇女族,我們很需要艾薩這個嚮導,不過我們不能嚇到人,也不能威脅,當容祁把人和提留小雞一樣將人抓回來的時候,我立刻上前。

最近容祁很焦躁,我怕他做出什麼人道毀滅的事情。

“交給我吧,沒事的。”我的意思是讓容祁暫時迴避,讓我和艾薩好好談談。

“你們是什麼人?到底是有什麼目的,這個女人怎麼了?你們對她做了什麼?不行,我要報警。”現在的艾薩完全是驚弓之鳥,我只是蹲到他面前就好像見到鬼一樣,一個勁的往角落裏縮,好像我真會拿他怎麼樣一樣。

不能讓艾薩對我們的身份產生懷疑,必須讓他帶我們去蛇女族,在到達之前不能出現任何意外,誰都不行,所以我已經編好了一套說辭的。

“不是你想的那樣。”爲了達到逼真效果,我狠狠的掐了自己一下,不過,現在是殭屍,好像沒什麼痛感,算了,就這樣將就吧。

我蹲在葉婉婉面前,看着這張讓我噁心到極點的臉,我說:“這是我的妹妹,她得了一場重病,我們這次來蛇女族就是因爲只有蛇女族才能救治她,我和妹妹的感情從小就很好,結果她竟然得了這樣重病,爲了救治他,我們全家都費勁心神。”

對着葉婉婉這個爛女人,我竟然能說出這麼煽情的話?真是突破底線,我現在基本已經沒什麼下限了。

“原來是這樣,怪不得你們要前往蛇女族呢,我也的確聽說過,蛇女族的醫術了得。你真是一個好姐姐,你放心,我一定會把你們送到蛇女族的。”艾薩是個很單純的人,我這麼說他竟然信了,一點都不懷疑,我爲什麼會將親妹妹?放在駱駝上,和綁貨物一樣?

要是一般人都會問吧。

不過我倒是格外喜歡這麼單純的男人,不然他要是撂挑子,那我們找誰哭去?

艾薩說:“你們會出現一些不適應沙漠的反應,這樣吧,照顧你妹妹的事情就交給我好了。”怎麼說呢,真是一個善良的好小夥。

我是特地和艾薩交代道:“告訴我們蛇女族有藥能治療我妹妹的人說,爲了妹妹不在這樣的兇險的環境中不出現任何意外,我們纔會用這些符咒貼滿她的身體,是爲了她好,所以你絕對不能碰掉這些符紙,不然的話,我妹妹的情況一定會更加的惡化,到時候就無法挽回了。”

“好,你放心,我絕對不會讓她再受到任何的傷害,真是一個讓人心疼的女孩。”

這充滿憐惜的表情是怎麼回事?葉婉婉這個女人根本不配,不過我現在不能說什麼,只是在裝模作樣的檢查了一下葉婉婉的封印,沒有任何鬆動的跡象,只是艾薩的話,是沒辦法碰觸解開這個封印的,將葉婉婉交給他倒是省心。

當時的我絕不會想到,我一時衝動的決定,給我們一行人帶來了怎樣的危險。

接下來我們又在沙漠行進了好幾天,艾薩和葉婉婉的事情已經和慕桁做了交代。

慕桁就是完全的不滿。

“葉婉婉是你的妹妹?”他的臉色難看的可以滴出墨來,“所以也是我的姐姐?”

語氣無比的諷刺。

我怕這傢伙不小心說漏嘴,讓艾薩這個單純的小夥又對我們起疑,我只能好好跟他講道理,最後他總算勉爲其難答應。

讓我在意的是,自從那件事情之後,艾薩似乎對葉婉婉特別的好奇,比如今天就追着我問了不少的關於葉婉婉的事情。

“你妹妹多大了呀?我看不清她的臉,但看樣子,好像很年輕?”

“那個……19歲。”我報出了葉婉婉生前的年齡,總不能告訴別人,她已經900歲了吧?

“她是一個怎樣的人?”

“……”我更不知道該怎麼回答了,蛇蠍心腸?不要臉到了極點?

“心地善良可愛……”我昧着良心回答,恨不得打死自己簡直。

“真是可憐,要是治好病,她一定是一個漂亮的小姑娘。”艾薩看着旁邊貼滿符咒的葉婉婉,充滿了同情道。

嗯?我是用好奇之心人皆有之來解釋他這個頻繁追問的原因的,畢竟像葉婉婉現在這麼一個貼滿符咒的人是真的少見,他好奇也是人之常情。

再說我現在沒工夫擔心這些小事,我整個心思,都在擔心葉凌,從雪山中帶出來,對他的身體還會造成一些影響的,所以我們必須加快時間。

“再走大概半天,我們就能到蛇女族的地界,不過蛇女族的規矩大的很,我是不能隨便進入的。”這天晚上,艾薩告訴我們。

經過艾薩的解釋,我們知道,因爲艾薩身上有一部分蛇女族的血脈,他們這種人是不適宜在和蛇女族的通婚的嗎,爲了怕玷污血脈,所以他們一輩子都禁止進入蛇女族的領地,艾薩說,他只能將我們帶到蛇女族領地旁邊的一個地下井處,他會在那裏等我們,我們獨自進去。

另外艾薩還提出了一個很奇怪的要求,他說:“你們進去求藥就好,至於你妹妹就和我呆在一起吧。你們進去給你妹妹求藥,藥拿出來了再給你妹妹吃就好了。”

我蹙眉,“爲什麼?”

“因爲蛇女族是不允許外面的病人進入她們的領地。”艾薩解釋道,“要是她們看到你妹妹,說不定會把你們當成敵人,這樣的話就麻煩大了。你們別擔心,你們只需要將你妹妹的症狀告訴蛇女族,他們把藥給你就好了。”

將葉婉婉單獨放在外面?

說實話我是有點打怵的,這個女人總是讓人那麼不放心。

可是艾薩是知道這地方的風俗習慣的,他的話我們得聽,在又給葉婉婉的身體加了好幾道的封印之後,我們進入蛇女族領地。 從大話西遊開始打穿西遊 看見它的傷口開始漸漸的復原,我知道不趁此時機再給他致命一擊的話,那後面將是無盡的麻煩!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