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為韓小貝聽娘親說,爹爹是個負心漢,負心漢就等於壞人,就跟韓秋玉姑婆一樣的人。

「娘親,爹爹那麼快,不要咱,以後小貝照顧娘親吧,小貝現在是小男子漢,已經可以照顧娘親了!」

擦一嘴巴糖漿,韓小貝晶瑩的眸珠像小星星的一般,萌萌得盯著娘親。

「你爹爹壞,以後他娶個別的女人,也一定會變成性無能的!」

韓若樰狠狠咒罵著原主身前那個負心漢。

「娘親…什麼是性無能…」

不明就裡的韓小貝一雙眼珠子眼巴巴得看著娘親,「性無能,是不是娘親不要小貝的意思…」

「沒有,娘親罵你那個爹爹呢…」

韓若樰知道自己失言,忙寬慰韓小貝,一想起那個男人將原主吃干抹凈,擦擦屁股,整個人消失得無影無蹤,任憑韓若樰母子遊離鄉野,她的氣不打一處來!

「哼哼,爹爹壞,爹爹大壞蛋,我用的我滴小拳拳砸死你,哼!誰讓你拋棄我們母子!哼!臭爹爹!壞爹爹!」

此時此刻,遠在上京城九王爺府邸一書房之內,正在準備拿起一顆白玉紅棗糕點品嘗的容初璟驟然間咳嗽一聲,暗暗嗆聲道,「啊呀!是哪家的小娃娃在詛咒本王…害本王吃個糕點也塞牙…」

飛窗而入的暗衛洗邑,鐵拳緊抱,雙膝跪地,他從不曾見過面色向來冷峻的九王爺,會作如斯滑稽之狀。

見璟王爺將目光回溯到自己身上,暗衛洗邑屏氣凝神,躬身道,「回王爺…郁林韓家村王妃世子皆安好,此前韓秋玉母女想要苛難王妃,屬下本打算出手,卻沒有想到王妃像變了一個人似的,竟然護犢心切,硬是打跑韓秋玉那老貨…」

「是么?」

高高在上的容初璟恢復一本正經的清貴高冷模樣,舉手投足之間,宛如天上謫仙,他眸光冷冷掠過洗邑,輕輕揮揮金紋袖,示意屬下退下去。

……

韓家村這邊,韓小貝也狠狠咒罵自己的親爹,「娘親,爹爹是個大壞蛋,咱們不要他!他被咱們拋棄了…娘親…今晚咱們做什麼吃…娘親…小貝還想吃魚…」

「乖兒子,廚房還剩下不少魚,今晚上咱要不換換口味兒,做個酸湯魚如何?愛吃嗎?」

盈盈一笑的韓若樰,這就把圍裙緊緊扎在自個兒腰間,這往後的生活自然是越過越是滋潤的呢,那骨戒空間裡頭竟然擺放著一撂子的酸菜泡菜,諸如泡蘿蔔泡青瓜泡茄子啥的,穿越贈送的空間讓韓若樰不用出去,照樣也可以在小茅屋裡頭把紅紅火火的小日子過了起來。

當下,韓若樰唯一擔心的事情,便是明天那個青年獵戶林浩峰上門,可咋整啊,韓若樰心裡頭知道,這一次,被韓小貝小萌寶著實坑得一把,這坑有點大,有點深,韓若樰都不造怎麼解決。

算了,明天到了再說。

韓若樰不想這麼多,去骨戒空間搗鼓幾根酸黃瓜酸紅蘿蔔酸白蘿蔔出來,她的酸湯魚是要走起的,一邊擦洗著大鍋,一邊朝著韓小貝道,「兒子,幫娘親把柴火兒用火摺子上火苗。會不會?」

「嗯嗯!娘親!這個我會!早就會了!」

韓小貝擼起小胳膊的樣子,萌化韓若樰的心。 蘇老大可謂是生不如死,在小刀『分筋錯骨手』的折磨之下當真是求生不得求死不能,一次次的劇烈疼痛中都昏厥了過去,可又一次次的被冷水澆醒過來。

「嘿嘿……蘇老大,這種滋味如何?是不是很享受?」小刀獰笑著,看著早已經是不成人形的蘇老大,說道。

蘇老大全身堪稱是虛脫不已,目光看向了小刀,此刻的他已經是有氣無力,虛胖的身體兀自還是不住的痙攣抽蓄著,那種劇烈的痛楚感覺如同千萬隻螞蟻在吞噬著他的身心,又像是浸泡在沸騰的油鍋中,全身一陣火辣刺疼。

突然間,蘇老大的臉色猛地一怔,他竟是感覺到自己全身無比的燥熱,而且身體上竟然湧起了一陣陣宛如火山爆發般的強烈慾望,一瞬間便是讓他全身發熱滾燙不已,口乾舌燥。

「FUCK!!」

蘇老大忍不住的在心中咒罵了聲,他實在是搞不懂,在這樣的情況之下自己怎麼突然之間冒起了如此強烈的反應。

「水、水,我要水……」

蘇老大有點迷糊的說著,渾身簡直就是火熱難耐,強烈的慾望洶湧澎湃。

「小猛,你下的葯是不是過猛了點?」方逸天看著這一切,忍不住戲謔問道。

「不下猛點又怎麼能讓這個老混蛋臣服?」劉猛嘿嘿一笑,說道。

而後他便是看向了那條被拉進來的公狗,那條公狗已經是完全陷入了瘋狂狀態般,身體四肢不斷的拋著地面,口中不斷的『撲哧撲哧』吐著熱氣,不用說,這條公狗肯定也是被下藥了。

「小刀,把蘇老大放下來。」方逸天吩咐了聲,便走了過去。

小刀嘿嘿一笑,將蘇老大雙手的鐵鏈子解開,當即,蘇老大便是癱軟在了地上。

「蘇老大,劣質春.葯的感覺怎麼樣?」方逸天蹲下身,看著眼前的蘇老大,笑著問道。

「什麼?你、你……你這個混蛋,你竟然給我吃了……」蘇老大一張臉臉頓時煞白了起來。

「蘇老大,你看看那條公狗,」這時,劉猛也走了過來,笑著說道,「那條狗吃的葯比你的還多,我想,一會兒我把你跟這條狗都關在一個房間里會發生一些什麼事呢?」

「你們、你們一個個簡直是惡魔,你們是魔鬼……我、我要跟你們拼了。」蘇老大竭斯底里的嘶吼了起來,奮起身就要朝著方逸天他們撲過來。

砰!

小刀一腳狠狠地踩在了蘇老大的後背之上,將他一腳踩倒在了地板上。

「蘇老大,你的妻女住在芝加哥富人區的高檔住宅區中對不對?哦,還有你的情人跟私生子住在洛杉磯貝佛利山15號別墅對不對?如果你不跟我合作,回答我的問題,那今晚我會將她們都抓過來。」方逸天冷冷說著,而後又森冷無比的說道,「到時候,我會給你的女人以及女兒灌上不少劣質葯,然後把她們跟一群發情的公狗關在一起。」

「你、你混蛋……你簡直是就是一個魔鬼……哇!!」蘇老大心中憤恨交加,氣急攻心之下,口中竟是忍不住的噴出了一口鮮血。

「如果想保住你的家人,那就乖乖的跟我合作。我一向來都不願意向女人下手,可是你也不要逼我。只要你乖乖合作,你的女人跟兒女都不會有事!這點我可以向你保證!」方逸天冷冷說著,而後一字一頓的問道,「說,你們MS-13組織將劫持來的那些武器研發專家都藏在了哪裡?」

蘇老大臉色扭曲猙獰不已,聽了方逸天的話后他一雙微微泛紅的目光滿是怨毒之色的盯著方逸天,恨不得將方逸天給吃了。

「不說?很好,那麼蘇老大,你就跟這頭強壯的公狗好好的相處吧。」方逸天說著便是站了起來,接著說道,「即刻派人過去,先將蘇老大住在貝佛利山的情人珍妮以及他的私生子抓過來!」

這時,劉猛已經是將那隻低沉吠叫不已的公狗拉到了蘇老大的面前,那頭公狗看到了蘇老大之後彷彿是聞嗅到了一絲什麼味道般,便是忍耐不住的一陣想要朝著蘇老大撲上去。

方逸天示意了一眼,接著,小刀他們便是朝著門外走去,最後,劉猛送來了手中的狗鏈,也是朝著門外走去。

「汪汪——」

這頭大公狗口中低沉而又高亢的吠叫了一聲,接著,便是傳來了蘇老大那怨毒而又竭斯底里的怒吼咒罵之聲。

「我、我說,我說……我什麼都願意說,求求你們,把這頭該死的畜生拿走……」

不到幾秒鐘,蘇老大那悲慘而又嘶吼的聲音便是傳了過來。

站在門外的方逸天聽到這后便是笑了笑,他也不急於進去,而是對著劉猛說道:「他媽的,小猛,你這一招也他媽的陰毒了點,這都想得出來。」

「大哥,你可不能說我,這些招數還不是跟你學的嘛。我只是青出於藍而勝於藍,將你的損招發揚光大罷了。」劉猛當即一本正色的說道。

「我草,你少扯到我身上。」方逸天禁不住的笑罵了聲,這時,蘇老大那高亢的求饒之聲再度傳了過來。

「走進去吧,這回這個蘇老大應該是屈服了。」

方逸天開口說著,隨後便是推開門口朝著裡面走了進去。 「乖兒子,慢些吃。」

韓若樰無比疼愛的樣子,「鍋里還多著呢。」

說罷她把大碗里挑好的魚肉遞到韓小貝的碗里,眼裡滿滿的都是對兒子的愛。」

「今晚,我收拾下,明日帶你去小野林捕捉野兔子,去不去呀?」

韓若樰輕捏韓小貝的臉蛋溫柔說道。

小小的人兒聽說明日要外出,立馬雀躍道:「好耶!好棒哦。」

韓若樰把未吃完的酸湯魚從灶台上擺放好,待明日熱熱還可以當做一餐食。

而後把韓小貝哄睡后,開始著手準備明日去狩獵的物件。

從骨戒空間里找出一把小匕首和一些銀針工具,以及止血藥物,以防止捕捉野獸弄傷手。

收拾好一切,韓若樰看著身旁熟睡的兒子,鐵錚女漢子也滿化成一腔柔情。

距離郁林村三里之外一個小山坳里,小野獸常活動於此,此地樹林極多,加上複雜地形,素來是韓家村各個狩獵好能手追逐地方。

很快,韓若樰神緊盯著半米左右一樹樁下的小野兔,今晚給兒子來一盤紅燒兔子頭當晚餐興許不錯呢。

說遲那時快,咻的一聲,韓若樰手中匕首飛出,狠插在野兔胸口,野兔掙扎幾下,立馬不動。

「娘親,你好厲害呀!娘親最厲害了呢!」

躲在旁邊不出聲的韓小貝連忙將背簍遞給韓若樰。

韓若樰把匕首拔出擦拭后,麻利的把野兔扔進背簍里,看著滿滿的野味寵溺的說道:「乖兒子,娘親回家給你做兔子肉吃。」

看了看天色,韓若樰欲打道回府,背起竹簍牽起韓小貝的手。

正在這時,一聲震天的吼叫聲傳來。

「娘親,我怕怕…嗚嗚!」

韓若樰連忙把兒子緊護身後安慰道:「乖兒子,別怕有娘親在!」

接著,又是一聲凄厲的叫聲,到底是什麼?

「好像是一對白貂呢。」

緊接著,一陣凄涼尖叫聲又傳過來。

聽著這般愈來愈近的聲線,韓若樰屏住呼吸,示意韓小貝莫要伸張。

眼下是要找個地方把乖兒子安置好,韓若樰憑著多年在部隊的經驗迅速做出判斷,四周冷靜的觀察著。

韓若樰發現不遠處旁邊有一草堆,許是平時獵人休息用的。

「寶貝兒,你先乖乖呆在這,娘親一會兒就好。」

韓若樰把韓小貝安置掩護好。

韓小貝很是乖巧點點頭。

韓若樰猛地縱身躍上身後的大樹上,身形矯健的爬上大樹,她前世乃是強大軍醫,在軍中訓練鑄就她的逆天體能!今日派練上場了!

韓若樰在樹上鳥瞰,看見一隻成年母白貂被一隻大豺追逐到一個死三角地帶。

這隻母貂應該剛剛生產後,還帶著幼崽,就被豺盯上。

白貂和豺廝打纏繞在一起,白貂因為擔心孩子,總是會回頭看看小崽。而那隻豺,倒是也十分狡猾,總想著繞過母貂,去攻擊那隻小白貂。

這隻白貂,顯然不是豺的對手,身上已經被豺的狠戾爪子連拍了好幾次。

韓若樰站在樹上看著那個護犢心切的白貂,不禁動容,轉身看著旁邊捲縮在草堆的的小白貂不時的發出攻擊的叫聲,不禁覺得有趣。 夜色深沉,已經是晚上凌晨兩點鐘。

方逸天他們幾個人從那間小房子中走了出來,依稀可以聽到那間小房子內傳來蘇老大一聲聲竭斯底里的叫喊之聲,隱約是在咒罵著方逸天他們不守信用,他全部招供之後方逸天他們還是沒有將他放出來。

「今天晚上真是夠這個蘇老大熬的了。」小刀嘿嘿一笑,說道。

「那還用說嗎?」劉猛也笑著說道。

「哎,也只有你這個騷悶的傢伙才想出這樣的損招。」小刀打趣的說道。

「媽的,這還不是跟大哥學的。說起來最後大哥很『好心』的問候蘇老大,說需不需要那條大公狗陪著蘇老大一晚,還真是讓我笑噴了。」劉猛笑著說道。

方逸天笑了笑,而後便是深吸口氣,緩緩說道:「不管如何,總算是撬開了這個蘇老大的嘴巴,他們竟然將人質掩藏在了洛杉磯市內的曼哈頓比奇的這個地區,接下來就是該如何殺過去,將冷夢瑤救出來。」

「從剛才蘇老大的神情語氣來看,他並沒有說謊,人質就在這個地區。」龍嘯天在一旁低沉說著,接著問道,「那麼這個地區有人熟悉嗎?蘇老大已經是給出了具體的地址,可也需要摸清那邊的情況才行。」

「這點需要跟丹尼爾了解一下,也不知道丹尼爾回來了沒有。我們先過去找莫妮卡,讓她將這個地區的地理位置調出來查看一下。」方逸天低沉說道。

龍嘯天他們當即點了點頭,朝前走著。

走到莫妮卡工作的地點時,看到了丹尼爾剛走下地下基地,身後跟著七八個幽靈組織的壯漢,一個個臉上的神色亢奮之極。

「丹尼爾老兄,你回來了?」方逸天一看,便是笑著問道。

「哈哈,方老弟,爵士酒吧那邊的情況剛處理完。第五街區已經是被我的人手控制,那邊還有著我五十多號兄弟在守著,從此以後,那邊就是我的地盤。那些賭客以前都是跟MS-13組織做生意賣賣的,現在這些買賣都轉到了我幽靈組織中,他們也認同了我這個新晉的地區老大。反正對他們而言,能賺錢才是最關鍵的,誰當老大都一樣。更何況我承諾給他們開的價比以前蘇老大開的價還要高,他們當然很高興。你還別說,那個賭場清理完畢之後那幫傢伙一個個跟沒事人一樣又賭了起來。」丹尼爾走了過來,語氣高興不已的說道。

「那邊處理好了就沒事,要不然將警方驚動了,MS-13組織那邊也會聞訊知道這些事。」方逸天點了點頭,說道。

「說起來還是多謝方老弟你還有諸位朋友啊!」丹尼爾看著方逸天與龍嘯天他們,而後想起了什麼般,問道,「蘇老大呢?有沒有問出消息來?」

「蘇老大被關在那件小房間,已經問出了消息,他們把人藏在了洛杉磯的曼哈頓比奇地區中,具體的位置方向也問了出來。」方逸天緩緩說道。

「原來是在曼哈頓比奇這個地區,那邊也是MS-13組織的地盤,瀕臨海域,距離洛杉磯國際機場很近,看來蘇老大將人藏到了那個地區,只要風聲一松,那麼無論是海陸空路線逃跑潛走起來都很方便。」丹尼爾緩緩說道。

「只要有了具體的位置,那麼對於我們來說就簡單得多了。現在我先去找莫妮卡,讓她將這個地區的具體地理位置等等調出來,然後今晚就行動。」方逸天沉聲說道。

「好!你說我這邊你需要多少人馬?還有槍械,需要什麼類型的槍械?」丹尼爾問道。

方逸天沉吟了聲,說道:「根據蘇老大的口供,那邊有著將近五十名全副武裝的MS-13組織的人在把守著,這樣吧,丹尼爾老兄你給我調集十五個人,最好都是有一定槍戰經驗的。而且是他們願意前往,畢竟此行具有極大的危險性,我難以保證沒有人受傷。至於槍械,我要一把狙擊步槍,大哥還有小刀小猛你們需要什麼?」

「我要兩把手槍,配備三十發子彈吧。」龍嘯天低沉說道。

「有沒有捷克M61式微沖?如果沒有就要把最簡單的AK47,老子喜歡衝鋒槍。」小刀嘿嘿一笑,說道。

「我也要把微沖吧。」劉猛低沉說道。

「好,我這就去準備,一會兒就來找你們。」丹尼爾說了聲,便是先走開了。

方逸天與龍嘯天他們隨後走進了莫妮卡的工作室內。

莫妮卡早已經知道方逸天要過來,因此便在工作市內等著,看到方逸天走進來后問道:「戰狼,已經問出結果來了嗎?」

方逸天點了點頭,說道:「莫妮卡,你幫我查查洛杉磯市曼哈頓比奇這個地區的地理位置,主要是這條通往海灘的地區街道,這地方應該有片別墅區,都是MS-13組織的產業。」

莫妮卡點了點頭,便操作計算機,將洛杉磯市曼哈頓比奇這個地區的地理位置調了出來,通過衛星圖片將蘇老大招供的具體位置通過3D的視覺呈現了出來。

隨著滑鼠的移動,可以在夜色下看到這個地區的街道、樓房,偶爾會有行人的身影。

不過這些畫面也不是流動性的,畢竟是通過衛星圖片,只能是看到一個大概的地理位置,具體一點是看不到的。

隨著莫妮卡手中滑鼠的移動,方逸天仔細的盯著屏幕,接著,一條街區的名字出現在他的眼帘中,正是蘇老大口中提到的街區,滑鼠再朝前一移,便是出現了三棟獨棟別墅,往後則是海灘、海域。

「等等,就是這裡,將視圖轉到那幾棟別墅前。」方逸天一看,便是低沉說道。

莫妮卡聞言后便將畫面轉到了那三棟別墅前,而後漸漸放大,夜色之下看不到具體的情況,但方逸天確定這三棟臨近海灘的別墅就是他所要尋找的地方。

「就是這裡了!根據蘇老大的口供,他們所劫持的人就是被秘密關押在這裡!」方逸天低沉說道。

「這幾棟別墅距離這片地區密集的居住區有段距離,因此行動起來也方便。這幾棟別墅的四周街區估計已經被MS-13組織的人全部監控,也會有人在暗中守著,因此行動時務必要小心提防這一點。」龍嘯天看著,緩緩說道。

「把這幾棟別墅附近的街區以及周邊的地理位置記一下,然後就準備行動。」方逸天語氣一沉,眼中殺機隱現,說道。

很快,方逸天他們已經是整裝待發,丹尼爾將方逸天他們所需的武器都拿了過來,也挑選出了十五個幽靈組織的精悍鐵血的戰士跟著方逸天他們一起參加行動。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