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此,即將在七月十六號八點鐘舉行的銳步洛基山脈的揭幕戰,夏洛特山貓隊迎戰西雅圖超音速隊的比賽,就顯得倍受美國球迷的觀注!

從心繫雷。阿倫和超音速的球迷們的角度來看,這是一場標專着超音速隊在二零零五到二零零六的nba賽季中,會有何等表現的比賽。

從山貓隊的球迷和衆多nba球迷們的角度來看,這是一場倍受爭議和指責的高薪新秀,來自於中國的大學生球員張若寒的首場比賽;很多球迷,都希望看看張若寒到底憑什麼拿到如此高額的新秀合約;而山貓隊的球迷們,也希望看看,這位被山貓隊主教練伯尼戲稱爲貓王的小個中國球員,到底有什麼驚人之處!

他們真的不希望山貓隊,花重金簽下的只是一個沒有用處的雞肋球員!

最後,從中國的大學生球迷的角度來看,這是一場觀查張若寒在傷後實力如何,以及探尋心中那個已經陷落的美夢,是否能夠在續的重要比賽!而從中國球迷的角度來看,本場比賽,更是他們能夠知道,張若寒是否便是那顆添補中國外線人材,在世界籃壇上空白之處的希望之星!

……

西雅圖超音速隊是在一九六七至一九六八年賽季加入nba聯盟!

在七十年代的時候,就曾連續兩度華山論劍,並於一九七九年始奪夢寐以求的總冠軍戒指。而八十年的代超音速隊有起有落,直到九十年代又開始全面復甦!在佩頓的率領下再入總決賽。然後,在最近十向年內,超音速隊依靠他們讓人覺得恐怖的遠投三分戰術,一次又一次的投碎了攔在他們身前的對手們,身後那個防不勝防的籃框!

並且,超音速隊曾在二零零四年時,依靠堅持不懈的伐術戰術,硬是將中國部份球迷心目中的英雄,身高兩米二六的中鋒姚明伐倒在地,讓很多的新生代的中國球迷們,第一次深深的記住超音速隊的隊徽,那個將火箭隊和姚明手中的籃球,一分兩半的籃球圖形!

然而,在今天的超音速隊的對手山貓隊裏,又有一名中國球員,這讓曾經參加過伐術戰役的超音速的老球員們,不禁開始回憶起年前,伐倒姚明時的那種強烈快感,更期盼着在今天的比賽中,要將山貓隊的那個拿着讓超音速隊,很多球員妒忌的高額年薪的寵物貓貓王,肆意揉玩一番,要讓他知道,他有多麼的不配拿如此高額的年薪!

…..

曾經三次入選東部全明星陣容,並且榮獲2000年悉尼奧運會籃球比賽冠軍的雷阿倫,一身戰績輝煌,如果用筆墨細寫他的戰績,足夠烈出一張讓人目瞪口呆的明細表,他是西雅圖超音速當之無愧的領頭球員,核心球員!

但是,早在雄鹿隊時,雷阿倫最讓雄鹿隊教練喬治卡爾不滿的地方,便是他不論在場上還是場下,看上去總是那麼的彬彬有禮、實在缺少籃球運動員在球場上應有的一點點霸氣。

即使如今的雷阿倫,搖身一變成爲超音速隊的老大,但他的脾性卻沒有一點改變,即使他能夠在身體狀態良好的時候,於一個晚上瘋狂地砍下42分,但是在賽後,一羣爲雷阿倫在球場上的瘋狂遠投秀,而同樣有點瘋狂的記者們,向雷阿倫真誠的讚道,

阿倫。你是nba裏的頂尖投手時,

雷阿倫卻受寵若驚的連連擺手,滿臉誠懇的告訴記着們,他遠遠不是nba裏最頂尖的投手!

“吱。。。”

一聲,豪華大巴車的車門緩緩打開,穿着一身筆挺西服的雷阿倫,左手提着籃球包,朝天伸了一個懶腰後,在超音速球迷們的尖叫聲中,和超音速隊的教練鮑勃維斯有說有笑得,向籃球館內走去。

男神要婚:霸愛小萌妻 “阿倫,其實我對你已經沒有什麼太大的要求,你是一名經驗老道的nba球員,三分球在你的手中,像是百步穿楊般那麼犀利而準確,可是,我依然要對你說一句老話,希望你能夠更加像一名球隊的領袖,多一點霸氣,方能帶領超音速的全體球員,去追尋你近十年職業籃球生涯中,那個一直盼望達到的最頂峯之處,呵呵。”鮑勃維斯一邊輕輕的拍打着身高一米九六的心愛弟子雷阿倫,一邊感慨道。

“我知道了教練,你放心好了,我會讓自己的霸氣越來越充足!”雷阿倫用力的點點頭,挪挪身子,讓鮑勃維斯走到自己身前,跟着他向球館內走去。

“老大,今天山貓隊裏的小貓王,是你去玩他,還是我去玩他?”,超音速隊的二號人物,身高二米零的前鋒拉沙德劉易斯,滿臉興奮的向雷阿倫問道,曾在一場比賽內拿下過五十分的劉易斯,正是屬於那種少年得志,從高中過後便開始直接接觸職業籃球的天才球員,向來順風順水的他,養成了一副高傲的性格,雖已在nba裏爭戰多年,但年少時的習性,依然保待到現在,一舉一動中,都透露出濃濃的火yao味,並且,在九八到九九賽季加入nba的他,當時拿到的新秀合約裏的薪金和如今的張若寒相比,簡直少得可憐!因此,他對貌不驚人的小矮子張若寒,能夠拿到如此高額的薪金,而感到非常的不滿和妒忌!

認爲張若寒能夠拿到這麼高的薪金,完全是因爲山貓隊的教練伯尼受到了什麼巨大的刺激,方纔作出的讓人貽笑大方的錯誤舉動!

所以,劉易斯決定要在今天晚上,徹底的和山貓隊的小貓王張若寒玩兩把,讓張若寒知道nba職業球員,不是這麼好當的!

聽到劉易斯的話後,雷。阿倫轉過頭,淡淡一笑,開口道:“隨便你,反正,和中國球員打會非常有意思,呵!”

“好,那今天晚上,就由我來給他好好上一課!”

劉易斯的嘴角邊流露出一絲壞壞的笑容,摟着雷阿倫的肩膀向前走去,本來這種讓新秀球員大放光彩和自由身球員,展現自我的比賽裏,向雷阿倫和劉易斯這樣的主力球員,是不用上場的,但是,爲了給雷阿倫列加增添幾分霸氣,本着是弱隊就要狠狠踩上一腳原則的超音速隊教練鮑勃維斯決定,還是派出兩名頭號主力,登場和山貓隊好好較量一番,他的目標是徹底的完勝山貓!

。。。。。

專門爲了舉辦洛基夏季聯賽而準備的籃球館,雖然沒有nba各支球隊主場的豪華和龐大,但是nba比賽再場裏應該有的一切,這裏全部都有。

當爲了支持雷。阿倫和超音速隊的美國球迷們,如潮水般的涌進籃球館,以絕對的優勢,包圍着對本場比賽沒什麼太大信心,而少得可憐的山貓隊球迷時,一名年齡最多十三四歲的山貓隊白人小球迷,不禁向身邊的父親,非常疑惑的問道,

“爸爸,今天不是我們山貓隊的貓王,第一次登場亮相嗎?爲什麼來得山貓球迷這麼少,反而超音速的球迷卻來得這麼多?”

身邊穿着山貓隊二十二號球衣,顯然是布萊文奈特的忠心球迷的白人父親,打量一眼看臺四擊的超音速球迷們後,幽幽的說道:“吉米,這個貓王,好象有點名不符實,所以,願意大老遠的跑到現場觀戰的球迷並不多,如果不是爲了支持我最喜歡的老球員奈特,我也不會帶着你,從這麼遠的地方趕來觀看比賽!”

“原來是這樣,但我還是覺得貓王應該山貓隊裏最厲害的球員啊!”喚作吉米的白人男孩,略微想一會,開口道。

“呵,希望如此吧,不過到現在爲止,我還是沒有看出這個貓王到底有何過人之處,哎,但是,不管怎麼說,身爲山貓隊的一個球迷,真的不願意看見自己的球隊,倒在其他球隊的腳下!所以,我們還是爲山貓隊而加油吧,希望會有奇蹟出現!”

。。。。。

山貓隊更衣室內。

因爲和山貓隊續約而顯得異常高興的奧卡福,向自己的隊友們不停的嘮叨這嘮叨那,,一點也看不出馬上就要和超音速隊進行的一場大戰,對他的情緒有什麼影響,神態輕鬆至極。

而剛剛加盟山貓隊的張若寒,剛靜靜的坐在板凳上,輕輕合着雙眼,聆聽着休息室外巨大的喧華聲!張若寒的全身都在不住的顫抖,這是他在面臨自己心中的第一場籃球比賽時,因爲那股從每個細胞裏散發出的莫名感覺,而不由自住產生的顫抖,彷彿休息室外的每一聲尖叫,每一聲吶喊,都會讓張若寒全身的血液猛然加速,和血管之間產生一股巨大的磨擦力,磨擦得張若寒的身體越來越燙,恨不得現在就抱着籃球衝出休息室,衝到籃球場上,向西雅圖超音速的nba明星球員雷阿倫和所有超音速的球員們,球迷們,燃燒起自己火一般的瘋狂戰意!

他渴望痛飲對方球員的鮮血,更渴望吞噬對方球迷們的吶喊聲!

“張,你是不是因爲忘記了以前比賽時是什麼樣的感覺而感到怯場,非常害怕!其實,你不用怕,有我奧卡福在你的前面幫你頂着一切,你還有什麼好怕的!”奧卡福通過最近一段時間和張若寒的朝夕相處,知道張若寒因爲受過傷,而把以前的很多事情完全忘記了,不禁在見到張若寒全身不住顫抖的樣子時,出言關心道。

ps:今天再更新兩章吧,有票的砸來,大家的票數是小鬱更新的動力,謝謝,

鬱郁林中樹2005。11。23 李雙希看到這人居然對她……算是妥協了?她想停下來問清楚,但卻因為哭太久,現在完全停不下來了……

而那人看到李雙希居然哭這麼久不停,心裡覺得神奇又無奈。他來可不是想逼哭一個小姑娘的。

不過看到李雙希這樣,那人覺得自己是不是太凶了?所以才嚇得小姑娘變成這樣?

「你……你……好奇……怪……」

李雙希已經停止了哭泣,只是人還一直抽抽搭搭的停不下來,連帶著說話都斷斷續續的。

「是我奇怪,還是你奇怪?」那人靠近李雙希,捏了捏她的臉,「我還沒見過有人可以哭這麼長時間的。」

嘶……李雙希覺得有點疼。不僅是因為臉被人捏著的緣故,更多的是因為哭了太長時間,臉扯得生痛。

「你……你放肆!」

李雙希覺得有點不舒服。捏臉這種動作,只有親近的人才能對她做!別人這樣,就是輕薄!要說周子安也就算了,那是一個女孩子。可她眼前的這個人,不僅是個陌生的男子,還是個闖進她房間的可疑分子!

「不要被我猜到了?」那人見李雙希不哭了,又回到了他之前的輕慢態度,「你是想說,你這個登徒子竟敢輕薄於我?」

……

李雙希的確是想說類似的話。但肯定不會這樣說啊?他難道以為她看話本子看傻了嗎?什麼都往上面套?也太小看她李雙希了吧?

「不,我是想說……」李雙希還略微思考了一會,「你這樣捏我臉很疼!」

李雙希發現,話本子上面的話,有時候還真是貼近生活。不如說,真是人生如戲嗎?但李雙希也不想被那人真的說准。索性她就實話實說唄。反正她真的覺得很痛啊!。

「那還真是抱歉了。」那人走了過來,又想碰李雙希的臉,「還痛不痛啊?」

李雙希往旁邊一閃。這個人居然還想摸她的臉,真是太過分了……到底男女授受不親,而且他們可一點都不熟!憑什麼這樣對她?而且……這個人……應該是刺客啊!

「都說了,不要碰我!」李雙希拉開了與男子的距離,她退到門口,準備隨時可以逃走,「你到底是誰?」

看著李雙希的樣子,那人終是忍不住笑了。這小姑娘當真能幫到他嗎?男人原本便不信,現在就更不信了。

這就是一個愛哭的小姑娘而已,與他的計劃沒有半點作用。

「我是誰重要嗎?重要的是,你願不願意幫我?」

可既然玉運算元說過,她是命中之人,那他怎麼也要試一試才可以。

「我!絕對!不會!幫你!行刺皇上!」

李雙希往後瞟了一眼,應該可以跑出去。她說完,立刻跑了出去。只要她能跑出小院子。乾元宮就在不遠的地方。皇上就在那裡,守衛之類的也就更嚴密。

就快了!就快到門那裡了!李雙希大喜,想到自己立刻就能安全,心裡不知道多開心。這一分神,人就絆了一交。

若是平時的她,一定會在地上趴一會,但今天肯定不行!她必須要繼續跑,跑到安全的地方才能停。

李雙希的想法是好的,但現實不一定能如人所願。她跑了一會,不自覺的回頭看去。那人居然沒有追來?

可就在她回頭的那一瞬間,她發現自己突然騰空了!

「啊啊啊啊……」

「閉嘴。不然殺死你!」

李雙希被那人攔腰抱起,然後騰空而起。這是輕功,秦少嶺也展示過。李雙希沒有想到,話本子里有些東西也的確是真實存在的。而且不是話本子誇大了實際,而是實際遠遠超過書里的想象。

那人抱起李雙希,兩個人靠的很近,李雙希的心跳不自覺的加速了。他們靠的這麼近。李雙希覺得心裡有種很難受又很奇怪的感覺。男子也感到,李雙希溫熱的氣息吐在他的脖間。他的心也因此有點痒痒的。

他低下頭,去看懷裡的小姑娘,這個小姑娘真的是他的命定之人嗎?她會是他復國成功的重要一環?相士之言可能是胡說,但玉運算元的話,他卻是確信的。

那麼,不管這個小姑娘答不答應,他都要帶走她吧?

「嗚嗚嗚……」

李雙希因為害怕,又開始想哭了。這一天到晚的,怎麼就這麼多事?她就想過幾天安生的日子,難道不可以嗎?

「喂……」

男子看到懷裡的小姑娘又要哭了,心下也是無奈。這個小姑娘這麼愛哭,以後該怎麼對待她呢?

「我想回家……」

李雙希哭著說出了這句話。她答應進宮,就是秦家承諾會送她回家的。結果入宮后,她沒有過過一天的好日子。

「嗯,我就是來帶你回家的。」

男子潛入宮中,就是想把這個小姑娘帶回家的。因為玉運算元說她是他的命定之人,是復國的希望之一。所以他要帶她回去。他只能確信,自己一定會好好待這個小姑娘。

至少不會讓她再哭了。本來他是要徵求一下小姑娘的意見的。但是小姑娘的反應太激烈了。甚至認為他是來刺殺皇帝的。那個皇帝,目前還不在他的計劃內。一切都要按照玉運算元留下的東西來進行。

「你……你到底是誰……」

李雙希這下就被弄糊塗了。她確信自己一定不認識這個人。她也從來沒有失憶。她說自己失憶大多都是來騙別人的。畢竟有人總是來問她,「你難道不認得我了嗎?」

秦暮暮的故人實在是太多了。多到她躲都躲不及了……

李雙希想到這裡,這個人莫非也是來找秦暮暮的?

「等出了宮,我就告訴你。」

出宮?真的出宮?李雙希雖然想要出宮,但不是用這種方法出宮啊!她還需要藉助秦夫人的幫助才能奪回自家的產業啊!這樣出宮是不行的。

「不管你是誰!」 總裁發飆:前妻,哪裏逃 李雙希心一橫,「我不是秦暮暮啊!」

風臨門 李雙希斷定他一定是來帶秦暮暮走的。而她不能和他走。

「秦暮暮,秦暮暮是誰?」

啊?他不是來找秦暮暮的嗎? 推薦一本小鬱追着看的書,南門山人,《再生似水流年》,很不錯的,大家去看看看:/k.asp?bl_id=7162

“我沒有怕啊!”張若寒擡起頭,直視奧卡福道。

“不要狡辨了,你自己看看,你的全身都在不住的顫抖,難道,這不是你怯場的表現嗎!”和張若寒之間的關係,越來越親密的奧卡福,在每天圍繞他和張若寒而展開的訓練結束後,都會找張若寒作一對一的單挑,但是,每次都會被張若寒恐怖的個人實力,狂灌到筋疲力盡的躺倒在地板上,讓奧卡福倍感沒有面子。

因此,今天好不容易,讓奧卡福逮到一個自認爲是張若寒醜態的現象,奧卡福怎會不加以利用,好好的臭張若寒幾句,過過嘴癮。

“暈,哪有,這是因爲。。。。”張若寒剛想和奧卡福開口解釋一下自己全身顫抖的原因,卻聽到伯尼的聲音響起。

“大家準備好了嗎?要開工了!”

“早就準備好了!”奧卡福拍拍自己身上的山貓隊紅白球服,然後盯着張若寒,笑道:“只是教練你的小貓王有點緊張,全身都在不停的顫抖,我怕他在上場後,連球都會運不穩。”

“呵,真的嗎?張會緊張,我覺得不可能!張,你自己說說!”伯尼看着張若寒。

“會不會,上場便知!”張若寒不置可否的說道。

“恩,說得好,上場便知。看起來大家都準備好了,那便開始進場吧,去讓山貓隊的球迷們看一看,看看如今的山貓隊,到底有多麼的強大!”伯尼向弟子們吩咐道。

“ok!”

山貓隊的球員們應了一聲,在奧卡福的帶領下魚貫而出的走出更衣室,直到最後一名走出更衣室的張若寒臨出門的一剎那,伯尼伸手攔在張若寒面前,兩眼精光大作的看着張若寒道:

“我的貓王,你的爪子磨好沒有!”

張若寒的星目中劃過一道冰涼的寒光,緩緩的提起自己的雙手,認真的端詳片刻後,沉聲道:“應該可以撕破一切可口的獵物!”

行“呵,那就好,快去吧,爲了我,爲了你自己,爲了山貓隊,狠狠揮動你的利爪!讓所有人看看,貓動天下是何等的輝煌!”,伯尼非常興奮的推着張若寒向更衣室外走去,從張若寒的鼻孔裏冒出的那一聲恩,竟然是如此的堅定!

。。。。。。

站在山貓隊最後的張若寒,衝出球員通道的剎那,發現自己是簡直是在頂着巨大的音波和殺機,向前一步一步踏去,也許在所有超音速隊球迷的心中,很是希望自己這個貓王在沒有參加nba的正式比賽前的,便於夏季聯賽中,倒在超音速隊的球員腳下,倒在他們的目光中!

但是,在山貓隊球迷面前第一次亮相,在中國球迷的眼中第一次踏上籃球世界最高舞臺的自己,會如他們所願的倒下嗎?

呵!

渾然不顧滿場超音速球迷們投來的陣陣不屑目光,也毫不注意人數不過幾百人的山貓隊球迷,輕輕嘆氣搖頭的舉動,張若寒向着自己心中的夢想,義無返顧的衝去。

坐在看臺上,彆着微型麥克風的現場解說員,在用非常具有煽動性的話語,向前來現場看球的觀衆們介紹每一名出場的球員,按歸照nba的慣例,越是受到關注的球員,在報出他的名字時,解說員都會把最後一個音拖得很長,用以告訴觀衆們,這是一名值得觀注的球員,就像超音速隊的雷阿倫在出場時,不但迎得了如海嘯般的歡呼聲,更使得解說員,把雷阿倫名字裏的最後一個字的發音,拖上足有近十秒之久。

而在張若寒出場時,現場的解說員輕輕的報出張若寒的名字,幾乎沒有任何拖音,剛念出聲,便立即止住,毫不掩勢心中對張若寒的輕視,即使在選秀大會上,nba總裁大衛斯特恩,曾說過張若寒是山貓隊的貓王,但是,在解說員的心中,並不代表他真的有資格接受自己的特殊待遇!

“輕視啊,好濃的輕視!”

身處三地的古加泥和張丹楓許耀幾乎在同一時刻內於心下默的想道:“要加油啊張若寒,千萬別讓我失望,一定要讓所有輕視你的人,知道什麼是你張若寒的籃球世界!”

於是,洛基山夏季聯賽的揭幕戰,便在空中瀰漫的讓人難以呼吸的殺氣和輕視中,隨着主裁向球場上空用力抖出的籃球,而正式開始!

山貓隊的中鋒伯納德羅賓遜和超音速隊的中鋒維塔利波塔潘科像是兩座坐堅立在中場上的黑色鐵塔似的,顯得全場唯一的黃色皮球員張若寒,是如此的瘦小。

張若寒用自己的肩膀,擠了擠擋在身前的白人後衛魯克雷德諾,後者竟然發出一股大力回擠張若寒,彷彿要通過自己的力量,便將張若寒永遠的擠在身後。

“小子!你是過不去的!”一抹不屑的笑容從魯克雷德諾的嘴角邊蕩起,雷德諾雙臂一張,依靠自己一米八八的身材,硬是把張若寒死死的卡在身後,等待着波塔潘科和羅賓遜同時跳起後的爭球結果!

“啪!”

兩座沖天而起的黑色鐵塔,在空中一起向着桔黃色的籃球大力的揮出右臂,結果超音速隊的中鋒塔利波塔潘科,憑藉自己和羅賓遜的身高差,搶先一步搶拍到籃球,眨眼晴一到桔黃色的虛影,斜插過半空,向將張若寒卡在身後滿臉得意笑容的雷德諾,電般飛去。

“幹得漂亮!”

雷德諾大叫一聲,伸出雙手,向飛臨自己身前的籃球合什而握,準備抱住籃球后,尋找空檔,將籃球通過超音速隊最擅長的三分遠隊,率先拿下2005洛基山聯賽的第一球!

“啪!”

雷德諾的雙手抱住籃球之後,左腳順式前踏,轉備調整好姿勢向山貓隊的半場狂衝而去!

但是,就在這雷德諾的左腳,還沒有落地的電光火石的一剎那,一隻黃色的碩大手掌,突然出現在雷德諾雙手抱着的籃球下方,猛然向上拍去,幾呼形成了啪啪的連音後,將籃球拍到空中,然後在雷德諾還沒有反應過來的瞬間,將籃球憑空抱住,順式運球向後一拉,穩穩的運着籃球,爆身出兩道冰冷的讓人心驚的目光,靜靜的打量着球場上滿臉驚訝的超音速隊隊員們以及看臺四周同樣滿臉驚訝的觀衆們!

“張,斷得太帥了!”

奧卡福一聲怪叫,帶領山貓隊餘下的三名球員,向超音速的半場狂奔而去,他們身後緊跟着的是拼命回防的超音速球員。

“小子!你真可惡,簡直找死!”臉上倍感無光的雷德諾,一邊狠狠的瞪着張若寒,一邊殺氣騰騰的向張若寒緊逼而去,根本將張若寒當成垃圾球員的他,如何能接受得了,自己會被張若寒斷球的局面!

“找死?呵,你也知道你在找死啊!”

張若寒吐出一句讓雷德諾氣得七竊生煙的話後,運球的左手,將籃球在雷德諾的面前,飛轉一圈後,猛然用左腳全力一踏地板,向是被飛彈出去似的,突然從絕對靜止,驟然變了讓所有人目瞪口呆的極速後,眨眼間從根本無法作出任何反應的雷德諾面前,化作一道致命脈的虛影,閃電般的穿了過去,幾乎衝到了雷德諾的身後一米之處,方纔有一陣高速破空後的急風,拼命的吹拂着雷德諾的翩翩長髮。

良然而,讓所有在場的觀衆們,電視機前的觀衆們,以及握着照像機鏡頭,舉着攝象機鏡頭的美國媒體們,震憾到無法用詞語形容的場面,仍在繼續上演!

閃電般從雷德諾身邊穿過的張若寒,並沒有絲豪的減速,反而像是足下生風般,帶着穩如泰山的籃球,以讓所有人的嘴巴,不斷向上張開,再撐開的恐怖速度,衝過了中場線,從剛剛彎下腰的雷阿倫的面前,像是跳舞般的運球轉身而過後,已經衝到了三分線上,在他的不遠處,只剩下不停呼喚張若寒大名的橙色海洋,以及心臟狂跳呆立於橙色海洋之前,想要在今天晚上,好好給上張若寒上一課的超音速隊大前鋒,身高二米零八的劉易斯!

“劉易斯!!!封他,封死他!”

轉過身的雷阿倫,向呆立於禁區左側的劉易斯,急促的大吼道,瞬時,將劉易斯吼醒過來!

“ok!”

劉易斯同樣大吼一聲,準備將張若寒給封下來!

就在這時,乘着超音速隊的球員都在爲張若寒恐怖的速度,而不住發愣時,偷襲內線成功的奧卡福,已插到了右邊的禁區線上,向在左邊狂奔的張若寒急吼道:

“張,球!”

隨着奧卡福要求的吼聲,傳進張若寒的耳中,所有人都以爲張若寒會傳球的瞬間,張若寒卻像是發了瘋似的,依然向堅立在籃框前沿的劉易斯狂飆而去,眼看就要和滿臉掙獰的劉易斯狠狠撞上,卻突然在劉易斯的面前,在所有觀注本場比賽的人們眼中,張嘴就是一記全力的長嘯!

“天哪,他要幹嗎?”從張若寒背後看着張若寒的雷阿倫,將手指放進口中,目瞪口呆的想道,實在不明白張若寒是要作什麼!

但是,答案卻在片刻後揭曉,這是張若寒送給所有心中升起巨大問號的人們的,最終答案!

這是張若寒在美國的第一球!

這是張若寒成爲一名夢想中的職業球員後的第一球!

顧少寵妻成癮 這是貓王出世,貓動天下,需要讓世界震驚,需要讓蒼天驚歎的第一球!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