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頭想想,這一夜的確沒啥事,也就是男女主角在湖邊野營並做了一些不可描述的事兒,重要劇情都是從第三天開始的,回鎮上休息也沒啥關係……

不過呢,黎曉曉忘了這世上有一種東西叫做蝴蝶效應,一隻小小的蝴蝶扇扇翅膀都能引起龍捲風,何況一隻狗?

這是要引起天大的事情啊!

夜晚的伊甸湖有些冷。

運動過後,史蒂夫和珍妮一起縮在睡袋裏聊天。

“史蒂夫,這地方真是太亂了,竟然有人肆無忌憚的開槍射殺別人的狗。”珍妮想起白天那一幕,依舊心有餘悸。

當時邦妮就死在她面前,那腦漿橫飛的場面可把這個大城市裏的幼兒園教師嚇得不輕。

這是魔改的世界沒錯,但也是有法律和社會秩序的,很多城裏人,特別是女人,根本就沒有什麼戰鬥經驗,對他們來說那些暴力事件也只發生在新聞裏,她們總會認爲身邊都是安寧的太平盛世。

不過今天邦妮之死顛覆了珍妮的認知,她有了一些以前從沒有過的危機感。

“要不,我們明早回去吧!”珍妮擔憂的說着,“誰知道那個狙擊手會不會胡亂殺人。”

“親愛的,你想得太多了。”史蒂夫吻了吻珍妮的額頭,笑着說道,“今天那羣孩子真的很討人厭,說不定是他們惹到了什麼人,別人報復來着。”

珍妮沒反駁史蒂夫的話,不過臉上的擔憂顯而易見。

史蒂夫見狀,嘆了口氣,“算了,我也不想我們美妙的週末捲入一場復仇事件,我們明早就走!”

珍妮立刻開心的笑起來,“謝謝你史蒂夫。”

“那你可要答應我一件事。”史蒂夫笑着眨眨眼,變魔術一樣不知從哪掏出一個戒指盒子,在珍妮驚愕的眼神中打開。

“親愛的,嫁給我好嗎?”史蒂夫溫柔的笑着,滿臉期翼。

珍妮做出了電影裏標準的被求婚表情:雙手捂着嘴,眼睛裏透着驚喜和感動,眼眶裏裝着水汪汪的卻絕對不會流出來的淚水。

要是黎曉曉看到這一幕,絕對會一口老血噴出來,這劇情特麼的拐到他姥姥家去了啊……

……

第二天一早,史蒂夫和珍妮開始收拾東西,跟原著一樣,他們發現自己帶來的食物包裏成了蟲子的樂園,只好拋棄了食物,收拾東西回到車上。

按照原劇情,史蒂夫倒車的時候會被熊孩子放置的酒瓶子扎破輪胎。

不過,死了狗的布萊特滿腦子只想着找到殺害邦妮的兇手,纔沒工夫來弄這種惡作劇,史蒂夫和珍妮安安穩穩的開着車去鎮上吃早餐了,準備吃了早餐就回家。

畢竟,珍妮剛剛接受了史蒂夫的求婚,倆人還有很多事要做呢!

柳澄從黎曉曉那裏知道了詳細劇情,所以也不着急,睡到日上三竿,吃了個早餐 午餐,又買了三輛魔改自行車,才晃晃悠悠的往伊甸湖過去。

到了湖邊,看着空蕩蕩的湖邊,黎曉曉傻眼了。

啊咧?人呢?…… 可是現在,主角倆人不見了,熊孩子們也沒見人,三個人只能坐在湖邊發呆。

黎曉曉不時的用幽怨的小眼神看一眼柳澄,卻不敢說一句抱怨的話,不然他的下場可能會跟邦妮一樣。

柳澄一下一下的往湖裏丟了幾顆小石子,忽然問,“你們知道爲什麼系統給我的任務會限定了時間和地點嗎?”

黎曉曉撓撓頭,這個問題其實柳澄說出自己的任務時他就覺得奇怪,不確定的說,“因爲那些熊孩子的戰鬥力和你比起來實在太渣,所以爲了給你的任務增加難度所以才規定了時間和地點?如果你不知道的劇情的話,有可能沒法完成任務。”

任天聽了連連點頭,感覺黎曉曉說的好有道理。

柳澄卻笑着搖了搖頭,“並不是的。”

黎曉曉:???

任天:???

柳澄往後一仰,雙手撐着沙灘,眯眼望天,“系統給的任務其實很有規律,基本都是消滅XXX,殺死XXX這一類的,如果要消滅的是厲鬼、殭屍之類本身就殺人無算對人充滿敵意的怪物,那麼就不會有時間地點的限制,反之,如果對象是沒有殺過人的人類,比如說那個布萊特,就會限制時間和地點。”

“爲什麼啊?”黎曉曉好奇的問,這的確很古怪。

“這也是所有玩家發現這個規律之後都會疑惑的問題。”柳澄笑着看了黎曉曉一眼,眼裏的神色有些詭譎,“玩家總結出了很多理由,不過大部分人都認同的只有一個答案——”

柳澄頓了一下,將黎曉曉和任天的好奇心充分調動起來,才接着說道,“系統要求我們消滅的東西,不管是人還是怪物,不管是生靈還是死靈,都有一個共同點:我們消滅他們的時候,他們都充滿了強烈的殺意。懂了嗎?”

黎曉曉愣了一下,略一思索,恍然大悟,“哦,原來如此!”

任天:???

你們在說什麼,爲什麼我聽不懂……

黎曉曉看到任天一臉的懵逼,扭頭解釋道:“布萊特沒殺過人,最多也就是惡作劇,就算對某人有殺意也不會很強烈,更不會付諸行動,而原劇情中,史蒂夫是他殺死的第一個人,也就是說,在大姐大任務規定的那個時間地點,布萊特是對史蒂夫充滿了殺意的,那種絕對會毫不猶豫下手殺人的殺意!”

“不過,爲什麼呢?”黎曉曉又扭頭看着柳澄,眼裏充滿好奇。

柳澄聳聳肩,“誰知道呢?”

“作爲玩家,我們只需要知道這個規律加以利用就足夠了,沒必要去研究爲什麼。”柳澄笑眯眯的看着黎曉曉,“你說是不是?”

加以利用?

黎曉曉看着柳澄‘和善’的笑容,忽然感覺渾身發冷,說話都有點打顫,“大……姐大,你……想做……什麼……”

柳澄又從腕帶裏掏出了那把狙,一邊撫摸着槍身一邊笑看着黎曉曉,“根據你說的劇情,布萊特是在史蒂夫失手殺死他的狗之後對史蒂夫起了殺意,也就是說,其實不一定非要是史蒂夫,不管是誰殺了他的狗,他都會對那個人起殺意,對不對?”

“對……”黎曉曉顫抖着點點頭,有了很不好的預感……

“這就簡單了。”柳澄啪的把狙丟在黎曉曉腳邊,笑眯眯的說道,“他們今天應該還會來搜索那個殺狗兇手,你就抱着狙在這兒等他們吧!我和任天藏在暗處,等布萊特準備殺你的時候我出手幹掉他。”

吧唧!

黎曉曉雙膝一軟跪在了沙灘上,看着柳澄欲哭無淚,“大姐大,饒命啊……”

開玩笑,萬一那布萊特不想折磨他,直接上來給他一刀怎麼辦?他可不想把自己的命賭在柳澄的反應速度上啊……再說了,熊孩子又不是隻有布萊特一個,萬一柳澄幹掉布萊特之後他們中哪個腦子發熱把他給一刀結果了,他找誰說理去?!

“放心,我的實力你還信不過麼?不會讓你死的。”

柳澄笑眯眯的揉揉黎曉曉的狗頭,朝任天勾勾手指,“走吧,我們找個地方藏起來。”

……

太陽過了最高點,漸漸往西邊偏去。

按照原劇情,這個時候應該是熊孩子們偷走了史蒂夫的野營包,開着史蒂夫的車去了他們的祕密聚集地,史蒂夫和珍妮徒步去找他們。

不過現在那倆人已經在回家的路上了,只有黎曉曉一個人孤零零的坐在湖邊,懷裏抱着的狙沒有給他任何安全感,他滿腦子都在想等會兒熊孩子找到他的時候他該用什麼姿勢下跪會活的久一點。

日頭漸漸西沉,眼看着就要天黑了,熊孩子們還是沒來。

黎曉曉鬆了一口氣,不來最好!就算任務失敗也沒什麼,小命比較重要啊!

不過黎曉曉高興的太早了,就在他心裏放鬆的時候,身後忽然傳來一聲大喝,“在那裏!那個人帶着狙!”

黎曉曉一回頭,就看到那六個熊孩子朝他跑過來,一眨眼的工夫就把他給包圍了,每個人手裏都握着寒光閃爍的兇器!

黎曉曉身子一顫,一把將手裏的狙丟開,雙手高舉過頭,欲哭無淚,“冤枉啊!你的狗不是我殺的!”

六個殺氣騰騰的熊孩子聽到黎曉曉不打自招的話,俱是一愣,原本肅殺的氣氛瞬間一空,感覺每個人都在憋着笑……

躲在暗處的柳澄差點笑出聲,這二貨,咋恁逗呢…… 嘭!

布萊特一拳狠狠砸在黎曉曉臉上,黎曉曉飛出去一米多,臉着地的扎進了沙灘。

左邊牙牀有些鬆動,嘴裏瀰漫着一股腥甜味,嗯,出血了……

臥槽……

黎曉曉的心情很不美,我都投降了你還打我?虐待俘虜啊你這是!

黎曉曉爬起來,吐了口沙子和血水吐沫的混合物,惡狠狠的瞪了布萊特一眼,MMP,要不是微衝被柳澄給沒收了,現在哥哥我就突突了你!

“你那是什麼眼神?不服嗎?”布萊特一把拽起黎曉曉的衣領,臉對臉的盯着黎曉曉幾秒,一字一頓的說道,“小子,你!死!定!了!”

“把他給我捆起來帶走!”

旁邊面無表情的黑人小孩馬克拎着手裏的一段早準備好的鐵蒺藜走了過來。

黎曉曉看到那鏽跡斑斑的鐵蒺藜頓時亡魂直冒,“喂喂!我自己會走,不用捆!”

熊孩子們都沒理他,馬克和布萊特合力將黎曉曉摁在地上雙手扭到後面,用鐵蒺藜一圈圈的往他手腕上纏。

黎曉曉全程鬼哭狼嚎。

“啊啊——哦哦——嗚嗚……大姐大救命啊!!……任天救命啊!!”

鐵蒺藜纏完了,黎曉曉的雙臂上已經是鮮血淋漓,體驗了一把男主角的感覺……不得不說,這羣熊孩子實在是太狠了……

“走!”布萊特將黎曉曉拎着領子提起來,踢了他一腳。

黎曉曉踉蹌了兩步,雙眼含着淚水掃視了一圈周圍黑暗的樹林,滿心委屈的跟着布萊特他們走了……

不遠處的隱蔽處,任天敬畏的望着柳澄,小心翼翼的說着,“大姐大,黎哥他好慘啊……我們是不是提前動手把他救出來?”

“不行,現在布萊特的殺意還不夠強烈,我們跟上去看看。”柳澄滿臉的興致勃勃,手裏拎着不知道啥時候掏出來的DV。

任天看着那DV,有點奇怪,“大姐大,你拍這些幹什麼?”

“哦,我是攝影愛好者。”柳澄隨意回答着,看着DV裏剛剛拍下的熊孩子虐待黎曉曉的視頻回放,臉上盪漾着滿足的神情。

不知由來的,任天不由自主的打了個寒顫。

……

劇情拐了一圈,終於又回到了正軌,不過男主角由史蒂夫換成了黎曉曉,至於女主角?嗯,鑑於黎曉曉乃是一隻單身狗,所以這個劇本里沒有女主角。

可憐的男主角……

黎曉曉被帶到了熊孩子在樹林裏的聚會地,並捆在了樹樁上。

當然,熊孩子們並沒有準備繩子,還是鐵蒺藜伺候。

從手臂鮮血淋漓進化到全身鮮血淋漓的黎曉曉感覺自己已然廢了,也沒力氣鬼哭狼嚎了,只能一邊默默的流淚一邊在心裏畫圈圈詛咒柳澄一輩子都嫁不出去……

不遠處的陰影裏,柳澄滿意的看着DV裏面的畫面,發表了一句評論,“這個電影世界真有意思。”

任天:……

布萊特拿着邦妮的狗鏈,面色陰沉的走向黎曉曉。

看過原電影的黎曉曉知道接下來會發生什麼,他也知道柳澄一時半會不會出手救他,所以只是擡頭看了布萊特一眼,就耷拉着腦袋一言不發了。

愛咋咋地吧!不就是捆綁play 凌遲play麼?!哥挺得住!

看到布萊特把狗鏈套在黎曉曉的脖子上用力收緊,黎曉曉翻着白眼吐着舌頭流着口水,一邊偷拍的柳澄吃吃笑起來,“任天,看你哥這表情,真逗!他挺有喜劇天賦的啊,明明是凌辱劇情被他演的好有喜感,他要是想向影視圈發展的話可以來找我,我出錢捧他,絕對能成爲一代諧星!”

任天:……

不知道是不是黎曉曉的怪樣激怒了布萊特,他用力一拉狗鏈,惡狠狠道,“你這表情什麼意思?以爲我不敢殺你嗎?我的狗死了!今天,要有人爲邦妮償命!而那個人就是你!”

說着,布萊特手中的狗鏈收的更緊了,黎曉曉感覺一陣窒息,不由自主的又開始翻白眼流口水……

五個圍觀的熊孩子臉上表情各異,黑人小孩馬克一臉面無表情,膽小的金髮男孩庫珀躲到一邊不敢看,唯一的女孩佩吉拿着手機冷漠的看着這一切,高個子裏奇低着頭面色複雜。

瑞斯看着黎曉曉一副馬上就要掛掉的樣子,一着急趕緊一把拽開布萊特,一邊大聲吼着,“布萊特!別這樣!別衝動!”

“滾開!”布萊特一把推開瑞斯,然後上前惡狠狠的揪住他的領子,“你想幹什麼?!”

“布萊特……”瑞斯看了一眼黎曉曉,“你不是說只是教訓一下他嗎?你這樣會殺死他的!他的朋友親人肯定知道他來這裏遊玩,到時候報警怎麼辦?你會去坐牢的!這樣就夠了!放了他吧!”

聽到瑞斯的話,黎曉曉先翻了個白眼,心想MMP,哥哥還想着我不吭聲你們就不提這茬了,現在可好,真的要開始凌遲play了……小子,你這不是幫我,你這是害我啊!

原電影裏,這裏可是一個重要劇情,雖然熊孩子們一起綁架了史蒂夫,但動手傷人的只有布萊特一個人,其他人都沒有動手,智商欠費的瑞斯點出了這一點,就被布萊特逼着給了史蒂夫一刀,剩下的人也都一樣待遇,一人一刀,大家全部捲入,誰也脫不了干係。

要背鍋一起背,要坐牢一起坐,想不坐牢就只能都站在布萊特這邊。

雖然黎曉曉版本的魔改伊甸湖這個劇情有了些微的變動,但該發生的始終沒變,就比如瑞斯這倒黴孩子又在提醒布萊特了……

“我會去坐牢?”布萊特眯着眼,意識到了這件事,獰笑着掏出刀子,“不,瑞斯,我們人人有份,誰也別想逃。”

說着布萊特把刀子貼在了瑞斯的臉上,“現在,拿着刀子去給那小子一刀!或者……”

布萊特沒有繼續說下去,只是盯着瑞斯的眼睛。

對視了幾秒,對布萊特的恐懼讓瑞斯敗下陣來,他顫抖着接過了匕首,慢慢的朝着黎曉曉走過去。

MMP!MMP!MMP!MMP!MMP!

黎曉曉看着逐漸接近的瑞斯,欲哭無淚,大姐大啊,你還不出手啊,你小弟我就要被他們折磨死了啊…… 瑞斯猶猶豫豫的走到黎曉曉身旁,刀子對着他的胳膊比劃着,扭頭看了一眼目光兇狠的布萊特,咬着牙在黎曉曉胳膊上劃了一道淺淺的口子。

“這刀不及格,再來一刀,深一點,快一點,給我個痛快,別墨跡。”對這段劇情印象深刻的黎曉曉目光真誠的盯着瑞斯,很誠懇的勸說道。

啊咧?瑞斯懵逼了。

那邊布萊特不耐煩的吼聲傳來,“不!還不夠!割的再深一點!”

“來吧!”黎曉曉繼續誠懇的勸說,“麻溜點,別猶豫!”

“快點!”布萊特催促。

瑞斯牙一咬,心一橫,刀子用力按住黎曉曉的胳膊,狠狠一刀劃過。

嗤~血濺了瑞斯一臉。

啊~黎曉曉發出一聲銷魂的慘叫。

瑞斯懵逼了一秒,抹了一把臉,看到滿手的血臉色一白,飛快的跑到一邊嘔吐去了……

“大姐大……”任天坐立不安,小聲提醒着柳澄該救黎曉曉了。

柳澄低頭看着DV上的畫面,滿臉微笑擺擺手,“他死不了,再等等,這麼有趣的事情可不是每天都會遇到。”

任天:……

那邊布萊特大聲笑着,看向黑人小孩,“馬克,該你了!”

馬克毫不猶豫的起身走向黎曉曉,拒絕了布萊特的匕首,並從兜裏掏出一把裁紙刀。

“哈哈哈~”布萊特暢快的笑着,看着馬克的眼神充滿了欣賞。

黎曉曉又忍不住翻白眼,麻的一羣熊孩子,看等會兒哥哥怎麼拾掇你們!!

馬克走到黎曉曉身前,推出一截刀片,毫不猶豫的捅了黎曉曉一刀!

“哎呦臥槽,啊啊啊~~~”黎曉曉又來了一連串銷魂的慘叫……

暗處的任天又忍不住看柳澄,“大姐大……”

“少囉嗦!”柳澄瞪了他一眼。

任天不敢說話了,柳澄繼續嘿嘿笑着拍攝六人凌虐黎曉曉.AVI。

“裏奇!”布萊特喊那個高個子男孩。

裏奇沒說話,接過了馬克的美工刀,給了黎曉曉一刀。

黎曉曉看着自己身上汩汩流血的兩個窟窿,發呆。

然後是庫珀,這個膽小的傢伙躲得最遠,被布萊特揪着拽到黎曉曉身邊。

布萊特把美工刀塞到了他手裏,捏着黎曉曉的下巴迫使他張開嘴,命令道:“把他的舌頭割了!”

黎曉曉:……

大姐大啊!您老人家再不出手我就真的要掛了!!這割舌頭一個割不好真的會死人的!

那邊柳澄也聽到了布萊特的話,嘆了一口氣,有些意猶未盡的收起DV,提起了加特林,嘀咕一句:“真是掃興!”

任天熱淚盈眶,姐姐啊,你終於肯出手了!

庫珀在布萊特的逼迫下,閉着眼睛把刀子胡亂向黎曉曉嘴裏捅過去,不過刀子還沒捱到黎曉曉脣邊,就聽到一陣暴虐的噠噠噠噠噠……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