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上面的問題,這段時間以來,劉滔也感覺到了劇組大人物對自己的善意,所以,也時不時在林東峻面前露個臉,多點關注。

當然送水什麼的也是這幾天才有的事,實際上之前林東峻在劇組的時候是從來不喝不吃不熟悉的人遞過來的水以及食物,這都是曾經的教訓經驗留下來的習慣。

之前來劇組都有楊曦幫忙打理,不過這次開戲林東峻並沒有讓楊曦再做自己的工作助理,所以,讓劇組的一位年輕人偶爾兼職下。

看着劉滔還沒有離開,林東峻問了一句,「今天又泡的什麼東西?」

「哦,今天我幫你泡的紅棗、枸杞、山楂和花生米,這四樣放一起泡水喝有補心氣的作用,你前兩天不是說睡眠不好……」劉滔笑着開口道。

「哎,那你有心了,拿過來我嘗嘗……」

「哎,給!」劉滔趕緊把泡好的茶水遞給林東峻。

「嗯,味道不錯,酸酸甜甜的,這個山楂乾的味道挺好聞的……」水溫正好,林東峻喝了幾大口,評價道。

「嘻嘻,導演喜歡就好。」劉滔還挺興奮的。

實際上這幾天來,這姑娘已經變着花樣給林東峻泡各種茶水了,每次喝起來還不錯,這也是這幾天林東峻才允許她給自己泡茶的。

畢竟之前一段時間的觀察這姑娘人品還可以,也沒太多其他歪門邪道的心思。

「哎,導演,奧斯卡結果出來了!」陳昆突然興沖沖跑過來道,「你預測的那八項結果全都中了……」

「哎,真的?《卧虎藏龍》拿下了四項奧斯卡?」黃雷也湊過來。

「當然是真的了,網上各種報道,鋪天蓋地的,熱鬧的跟什麼似的!」陳昆也感嘆了一句,有點羨慕。

「哎,看來大家努力的方向多了個奧斯卡啊!」林東峻冒出一句,接下里幾年第五代的幾位大導也開始了征服奧斯卡的歷程,不過幾年下來沒多大收穫之後也偃旗息鼓了。

雖然很多人說米國的兩個獎項並不是全球性的,不過米國作為世界電影的中心,然後他們的獎項又怎麼不受到全球電影人的關注呢!

華語電影人也是第一次在奧斯卡拿到最佳外語片這種大獎,也挺值的慶祝的,之後大家都談論了起來,一是沒想到這部專門拍給老外的武俠電影竟然在國外這麼受歡迎,一是早前大家都有看到《娛樂現場》上林東峻對本次奧斯卡的預測,沒想到除了《卧虎藏龍》的四個獎盃之外,最佳影片、最佳導演、最佳男女主角這四個大獎都被林東峻給預測准了,果然林導的眼光不一般啊! 「清風拂楊柳大哥威武,感謝站位我們!」

「沒想到大佬的青春也有遺憾啊,這名字既是救贖也是遺憾。很有故事啊!。」

「大哥,方便說一下你的故事不?」

「那個…大佬,其實我的小名就叫馨兒,你還缺暖床的不?」

「死一邊去,摳腳大漢。」

「弘文大大在不在,快出來加更了,大佬發話了」

….

因為這位大佬粉絲的留言,評論區更是熱鬧起來,特別是《最好的我們》真愛粉更是和打了雞血一樣。西名爵的粉絲反而有些啞火了。

不過他們也並不服氣,開始在群里喊人。再怎麼說西名爵是一位大神作者,自然不缺一些土豪粉絲,他們也開始在晉城文學網給《追夢青春》進行打賞,似乎是針對《最好的我們》粉絲進行回應。

西名爵也在自己的讀者群里,這一場雙方粉絲的論戰也把他給炸醒了。當他了解事情的來龍去脈的時候,鼻子差點氣歪了,一個新人作者蹭熱度蹭到自己身上來了。

毫無疑問,以西名爵的小心眼,肯定是把那句「個別人」給對號入座了。當然也是因為他的確在羅東面前說過一些話,不過打壓不給簽約,逼走是和他關係不大,以他在業內的身份還不至於。

本來他說一句此事和我無關,這場論戰可能就結束了。奈何這位大神在業內名氣一半是作品帶來的,另一半就是以小心眼聞名。

隨即西名爵登錄作者賬號,直接開了個單章。

「希望我的粉絲不要給對方熱度。我問一句弘文是誰?我根本不認識,是幾星的作家?哦,還沒有在晉城簽約是吧。前兩天有本書我倒是看了一下,寫的和流水賬一樣,這樣的人也叫作者?更不能理解喜歡這本書的人受眾是什麼群體。我要告訴我的粉絲一個好消息,《追夢青春》即將改編成電視劇,大家還是多關注下這個,不要去理會一些跳樑小丑,理會他們只會自降身份。」

西名爵的這個單章發的可謂是傲慢無比,這話里話外的意思雖然沒有明說書名,但誰看不出來就是針對《最好的我們》,把作者弘文包括粉絲都給狠狠的嘲諷了一番。

意思是你們在我眼裏就是一群小丑,別說你們,就是作者天弘都沒有資格和我說話,我的作品都改編電視劇了,你們連和網站簽約都做不到,只能灰溜溜的去小網站,還想着蹭我的熱度。

西名爵的粉絲開始揚眉吐氣,老大說的對,我們老大是什麼身份,大神作者,青春文學作家裏排名第5,在業內有名的作品十幾本,作品改編成電影電視劇的也有好幾部,你一個新人給我們老大提鞋都不配,我們是有身份的人,和你們吵架是丟份。

這邊弘文的粉絲自然是憤怒無比,這簡直是赤裸裸的羞辱。粉絲們展開反擊,直接上升到人身攻擊了,還青春文學大家,排名第五,是小心眼排名第五吧。

不過漸漸的粉絲們開始有些無力,一是大家沒有統一的組織,基本各自為戰。二是畢竟《最好的我們》小說是一本新書,粉絲的數量遠不如西名爵那邊粉絲多。三是人家老大西名爵都帶頭衝鋒了,天弘連個人影都不見。

….

網上的戰火還在繼續發酵的時候,陳天弘正在兢兢業業的碼字,安靜的做一個工具人。目前已經又有將近2萬字的存稿了。

這時候他的手機鈴聲急促的響起,陳天弘拿起一看,發現是李曼打過來的。簽約后他們就互相留了電話,這是李曼強迫要求的,理由是陳天弘回復消息太慢。

看了下時間已經11點半了,曼姐還真是精力旺盛。陳天弘腹誹一句,按下了接聽鍵。

「喂,曼姐這麼晚了什麼事啊?女生太晚休息可對皮膚不好啊。」

「天弘,出大事了!你的粉絲和西名爵的粉絲在網站上打起來了…….」

這邊李曼迅速的把事情說了一遍,她剛剛接到了趙小虎的電話。

本來趙小虎還挺開心的,認為老闆李曼很有眼光,剛把陳天弘挖過來就創造了這麼大的熱度,因為無論兩邊粉絲怎麼吵,最賺的就是青橙文學網,畢竟有熱度就有流量,這會讓很多讀者知道青橙文學網。

可隨着熱度升級,漸漸的趙小虎察覺出了不對,人流量是飛速上漲了,可是《最好的我們》的書評區基本被西名爵的粉絲給霸屏了,形式呈現了一面倒的趨勢。趙小虎坐不住了,他立即給李曼打了電話說了這個事。

李曼在接到電話后也是懵了,這怎麼挖了一個人還引起了這麼大節奏。不過也沒有多餘的時間讓她去思考。李曼先通知趙小虎緊盯着,把一些無腦帶節奏的粉絲給封禁了。

然後她立刻就給陳天弘打電話了解具體的情況,到底是怎麼和西名爵交惡了,特別是那句個別人到底是不是指西名爵。

我竟然有粉絲了,接到李曼的電話,陳天弘的第一念頭是有些驚喜。不過越往下聽他就越憤怒。

「曼姐,我發那個說的是一個瞧不起人的責任編輯。而且我也沒別的意思,就是告知了粉絲一下。最多就是一個打廣告,晉城封禁作品沒問題,但是這個西名爵他是蹦出來幹啥?這還有主動撿罵的人?先不說了曼姐,我要開單章了。」

陳天弘把電話掛斷,直接登錄作者賬號,別人都欺負到頭上來了,這還能慣着。最起碼自己粉絲在替自己出頭,他可不能當縮頭烏龜。

「首先我申明一下,我和晉城文學網未達成簽約,是因為他們的編輯給我的簽約標準並不適合我的這本作品,千字50就讓我把耿耿余淮的故事賣了,對不起我不能接受。青橙文學網的總編親自來找我面談,人家給的簽約價很有誠意,所以我選擇了青橙文學網。」

「但是我有一點不明白,有的人喜歡撿錢,有的人喜歡撿物,有的人喜歡撿好話聽,但是為什麼會有人喜歡撿罵?這是什麼怪癖?這麼喜歡對號入座只能有兩個原因,一這個人就是賤,二就是他真的做了虧心事。」

「我看有人還說身份,地位。我不禁笑了,所謂學無先後,達者為師,某人多走了兩步就比別人強了?先笑並不是笑,誰能笑到最後才是贏家。

這我想起一個故事,說古代有一名大儒辭官回到家鄉后,經常約鄉鄰們一起喝茶。有一次,一個不認識這位大儒的人也受到了別人的邀請,這人在當地小有名氣,他看到大儒喝茶的時候坐在首位上,穿着也很普通,於是不爽的問:你是什麼身份,怎麼敢坐在首位?」鄉鄰解釋,這位眼高於頂的人卻還是質疑,說哪有讀書人穿着這麼不講究的,太丟身份了。大儒感慨地隨口吟道:「百鍊千錘一根針,一顛一倒布上行。眼晴長在屁股上,只認衣冠不認人。」

「我覺得後面現在可以改成,眼睛長在屁股上,只認身份不認人。」

「我對所有支持《最好的我們》的粉絲說一句話,狗平白無故咬我們一口,該怎麼辦那?有人會說反咬回去,不,我不認同,反咬回去我們不就和他們一樣了,不過我們可以拿棍子打他。什麼是棍子?自身實力硬才是硬道理,那我們就一切以作品質量說話,看看誰能笑到最後吧。」

「最後感謝所有支持我的粉絲,特別感謝既是救贖也是遺憾大佬的打賞,馬上最新的章節奉上。」

發完這個單章后,陳天弘將自己剛碼出的存稿一次性發出。既要戰,那便戰,一本《最好的我們》不夠他可以寫別的,陳天弘還就不信了,他擁有一個世界的優秀作家在幫忙,還能輸了。

在陳天弘發完這個言辭犀利的單章宣言后,所有看到的人是一片嘩然,這單章比西名爵的還要囂張。就差指著鼻子罵西名爵是狗了。不過其中有幾個經典名句還是讓吃瓜的群眾記到了腦子裏。

「笑到最後的才是贏家,學無先後,達者為師,眼睛長在屁股上,只認身份不認人,狗咬我們怎麼辦,不能反咬回去,但可以拿棍子打他…」

這個單章讓弘文的粉絲瞬間燃起了新的戰鬥力,評論區開始清一色的刷屏。

「支持弘文大大,支持最好的我們。」

「老大說的對,誰能笑到最後才是真正的贏家。」

「對,我們不和動物一般見識。」

「弘文大大又更新了2萬字,今天更新了6萬字了,試問那個作者能做到這樣的更新速度?那位西名爵幾天憋出千把字,也配說話?滾回晉城更新去吧,別來我們青橙。」

….

在看到弘文的單章宣言后「即是救贖也是遺憾」直接一個千萬黃金盟大賞,整個青橙文學網滿屏都在飄紅,這是青橙文學網有史以來第一個千萬大賞,這可是整整10萬華夏幣。

「弘文說的大氣,我兌現我的諾言,以後我就在青橙了,清風拂楊柳已成過去。告訴西名爵粉絲一句話,比作品質量這個是作者之間的事,我不參與,但是你們要比打賞,我接着。」

「哇靠,給救贖大哥跪了。」

「千萬賞,10萬塊,壕無人性啊!」

「大佬,我真的叫馨兒。」

「救贖大佬霸氣,比打賞我們接着,比質量我們弘文大大接着。我能力有限,先支持一個盟主。」

「我也支持一個盟主」一路上奔走逃亡,我早已經忘記了此物的存在。這時才想起,原來是昨夜在李金剛家院中——點燃樟樹葉冒出的滾滾白煙,將整間院子種的黑翎統統凌空吸起,恰似一明一暗的兩尾陰陽魚,有如二龍戲珠一般,相互拉扯追逐。

而雙方在半空當中盤旋纏鬥之時,眼見那股黑煙漸漸落於下風,說話之間便要被白煙吞噬殆盡,可奈何那支直插在李金剛后脊樑處的黑翎,卻仍如陣地上屹立不倒的旗杆一般,形狀好似漏斗狀的龍捲風,底端直挺挺地插在那股黑煙的邊緣。

再看他李金剛的皮肉與黑翎的連接處,早已鼓出如同雞蛋大小的硬包,我

《四海藏靈》第一三九章內丹 第2775章

他下車對宗政御彙報道:「七爺,那輛車子有線索了!」

羅森指的是,冊封大典當日,帶走慕安安的車子。

宗政御聞言,立刻收回視線,準備回去。

但是,想到剛剛那名外賣小哥的話……

宗政御沉吟了片刻,對羅森低聲道:「派人跟上前面那個外賣員。」

羅森不解。

但還是馬上應下,「是!」

宗政御又看了一眼那個在暴雨中,因為減慢速度還未駛遠的外賣小哥,眼眸微眯了眯。

隨後,坐上車子。

羅森一邊開車,一邊從後視鏡中,看了一眼宗政御。

此時的宗政御面色凝重,顯然是一直牽挂著慕安安的事情。

他幾次想要再開口,勸說宗政御先回去休息,最好是讓顧書卿幫他檢查一下傷口的情況。

但是,已被拒絕了太多次,他深知七爺是不會聽勸的。

更何況,現在還有了慕安安被帶走的那輛車的消息。

七爺更不可能去休息了。

「七爺,阿士那邊傳來最新消息,安安小姐被帶走的那輛車,最後是在一段分岔路被銷毀的。其中,那條分岔路是分別通往X區與市區兩個不同方向的。」

羅森猜測道,「X區是67T病毒感染的重災區,現在又發生了病毒變異和病人暴亂的情況。勢必會引來皇室的高度關注。我想,寧修遠應該不會把安安小姐帶去那裡。」

在羅森看來,寧修遠若是將慕安安帶到X區,那就跟等著被皇室的人發現沒兩樣了。

然而,宗政御卻篤定的說道:「情況正相反。」

羅森愣了一下,「七爺,您的意思是,安安小姐現在人在X區?」

宗政御沒回答。

只略微沉吟了片刻,便直接下達指令,「你馬上安排人在X區感染最嚴重的地方小心查看,先酒店排查,再是高樓區域,一個角落也不許放過!」

「是!」

……

療養院。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