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老臉色微微一滯,似是目瞪口呆。

風老經不住開聲說道:“天水門那個掌教,如此厲害?能與散仙相抗衡?”

黃老也驚歎地說道:“他這份實力,恐怕已經達到了飛昇資格。”

李長生聞言,心念一動,似是若有所思,開聲說道:“顧遠寒乃是當世奇人,天縱之資,一身修爲道行,不弱於散仙。”

“如此之人,甘願隱於天江水之下,真乃高人也。”

一時之間,四老紛紛驚歎萬千。 神芒四射飛閃,無限星輝灑落而來。

顧遠寒威勢全開,整個人氣勢駭人,一手抓出,虛空震碎,直朝黑麪羅剎殺來。

兩人交戰,直戰得江海澎湃,江河逆流。

滾滾聲威,足以令天地震動,

黑麪羅剎枯瘦的身影,發出幽幽碧光,擡手之間,滔天的殺意狂嘯而來,江水彙集成巨龍一般,鋪天蓋地,迎向顧遠寒。

“轟隆”一聲巨響。

層層水浪,被顧遠寒破開,整個人一往無前,捨我其誰的姿態,非凡霸氣。

他修煉一世,擁有天縱之資,已經有數百年未曾出手,如今面對三世散仙,似是體內熱血沸騰一般,要讓世人皆知他的能力。

一時之間,七彩神芒在他的周身轉動縈繞,他身形所到之處,似是虛空破裂,無限道痕涌現而出,直踏天威而至。

黑麪羅剎面色一變,似是也沒有料到,顧遠寒的實力如此強大。

面對這個後生晚輩,卻如同看見一個深不見底的黑洞一般,那力量,完全超乎了自己的意料。

兩人在高空之中相互對迎一掌,磅礴的氣勢震盪而出。

夜空之上,猛然一道雷電劃下,直將江水劈裂而開。

一瞬之間,大雨似是從天而落,讓人觸不及防。

整座寧城,在這一刻,被滂沱的大雨所籠罩住,陷入了朦朦朧朧之中,宛如夢境裏頭那般。

遙遠處,似是身處在寧城的大成修煉者,都感應到了黑麪羅剎和顧遠寒交戰,同時發散出一道神念,朝着這邊眺望而來。

天水門曾得南畢道老先生《道經》三卷書真傳,此乃清微派的御雷之法。道門之中,修行雷法的門派,主要有清微、神霄、與天心三派,其中以清微派法脈更爲正統,御雷手段更加高明。

顧遠寒御雷術法祭起,天地爲之色變,天降傾盆大雨,籠罩整座寧城,此等威勢,當世少有人能與之匹敵。

兩人迎空一掌,黑麪羅剎似是有些不敵,整個人在高空之中向後飛退數丈,才止住身形。

一時之間,在場之人,都驚駭萬分。

只看見顧遠寒面色淡然,神色威嚴,緩緩開聲說道:“今日斬你……讓你知道,我天水門,不可欺……”

他一字一句,鏗鏘有力,如神的旨意一般,不可忤逆。

黑麪羅剎面色一冷,顯得越發陰沉,朗聲說道:“好好好……那就讓我見識一下……”

話音落下,滾滾威勢再度升起,如鷹擊長空一般,無盡威能宛如一片浩瀚星海,鋪天蓋地,狂涌而來,壓得在場所有的人,都快要窒息。

天水門其餘道士,面對如此聖威,幾欲發狂,身子都難以抑制,禁不住顫抖起來。

一時之間,衆弟子們齊聲唸誦經文,聲音在暴雨之中,猶如悠揚的鈴聲一般,清脆幽遠,似是能傳至千里之外。

顧遠寒雙臂一展,一個金色法印,從他的身軀之中飛出,綻放出無限霞光,璀璨耀眼。

翻天法印。

正是天水門的法寶,翻天法印。

此法印威勢無比,趨吉避凶,殺勢威猛。

當初莫老就是憑藉着這個“翻天法印”,讓聯手起來的四老都束手無策,險些喪命於這天江水當中。

如今,“翻天法印”再次出現,巨大的威能展現出來,似是更盛原先幾倍。

這等寶物,落在顧遠寒這樣的大成修煉者手中,所能發揮出來的殺勢,絕非在莫老手中能與之相比的。

“這……這是……什麼……”

黑麪羅剎感受到“翻天法印”強大的氣息,也被震懾住,整個人微微一怔,似是不敢相信。

顧遠寒冷冷一笑,震聲說道:“我天水門千年底蘊,又豈是你區區一個散仙,所能覆滅的?”

話音落下,一手持起“翻天法印”,迎空一揮。

讓人目瞪口呆的一幕,瞬間出現。

滾滾的天江水,浪潮澎湃,飛速流轉起來,六具神像,同時從天江水底緩緩升起,猶如屹立在天江水之上一般,雄偉威嚴,讓人驚駭。

天水六郎君神像。

六具神像,正是供奉在天水門當中,天水六郎君的神像。

如今感應到顧遠寒的召喚,六具神像,竟然從天水門大殿之中飛出,屹立在這天江水之上。

原本狂涌不息,咆哮不止的天江水,此時此刻,都像是被這天水六郎君的神像所鎮壓住一般,頓時安靜下來。

黑麪羅剎整個人幾欲窒息,臉上神色一變再變。

顧遠寒傾天水門底蘊而出,“翻天法印”再加上天水六郎君的神像,莫說是撼動一個三世散仙了,恐怕就是多來兩名散仙,也抵擋不住。

這樣的事情,是黑麪羅剎不願意看到的,也是謫仙盟一直以來,不想要面對的。

總裁老公從天降 當初,謫仙盟爲了壯大“無極陣圖”,派左冷與狄勳,到南洋收取大成修煉者命魂,正是因爲如此。

大明崇禎第一權臣 中土地域,無論是道門,還是佛門,傳承千百年的門派之中,皆有強大的底蘊存在。

這種底蘊,不可小覷。

若是貿然前往這些地方,很有可能惹怒一個門派,遭受傾力進攻,這樣一來,得不償失。

謫仙盟雖然強大,但也做不到傾巢而出,去圍剿一個門派,傳出去也是天大的笑話,但是若只有區區幾名散仙,恐怕要對付一個傳承千百年的大派,根本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道門之中,例如龍虎山、茅山、嶗山、青城、全真等門派,皆有古老的傳承,歷代飛昇成仙的大能修煉者,也留下了不少強大的殺陣,正是因爲忌憚這些殺陣,所以謫仙盟纔會先挑南洋這等小地方的修煉者動手。

可沒曾想,天水門這樣的民間法教,竟然也有如此可怕的底蘊存在,這遠遠超出了黑麪羅剎的預料,也超出了謫仙盟的預料。

“犯我天水門者,殺……”

顧遠寒震聲怒喝,氣勢威嚴。

天水六郎君的神像,在江海之上,發揮出強大的殺勢,只看見神像手中的刀、槍、劍、戟、鞭、錘六把巨大的兵器脫手而出,在天際之上,發出萬丈霞光,直朝黑麪羅剎殺來。 此時此刻,李長生與四老,已經趕到了天江水岸邊。

看到顧遠寒這磅礴的氣勢,一時之間,都被驚駭住。

李長生倒還好,早前在接觸顧遠寒的時候,心中便已經有幾分猜測,如今證實了心中所想,倒也沒太驚訝。

四老卻是都被震懾住。

老婆大人太囂張 “這散仙還以爲自己挑了個軟柿子捏,沒曾想……一頭撞到了鐵板上……”

風老“哈哈”大笑着說道,言語之中,似是有一絲幸災樂禍。

其實,黑麪羅剎,確實是被風老說中的。

他的心裏,此刻一句“MMP”,比日了狗還難受。

今日一戰,即便是他想要善罷甘休,恐怕顧遠寒也不願意。

“轟隆”一聲。

天水六郎君的兵器殺到,綻放出無限霞光,璀璨刺眼。

黑麪羅剎一聲怒喝,強行撐起一片光幕,將所有的攻勢擋在外頭。

只看見,他身前的層層防禦不斷凝結,又瞬間被天水六郎君的兵器所破碎,然後再次凝結。

“御虛索命決”

黑麪羅剎氣勢全開,風雨之中,似是有雪白兇虎降臨於人世之間,一聲長嘯,直撲而來,帶着洶洶滔天殺意。

一時之間,兇虎張開了自己的血盆大口,與那天水六郎君的兵器戰成一片。

黑麪羅剎壓力頓時小了一些,整個人虛影一晃,從層層防禦之中衝了出來,面露猙獰之色,直衝向顧遠寒。

顧遠寒一襲道袍迎風而動,神情自若,揮舞起手中的“翻天法印”。

萬丈霞光,似是從法印之中四射飛出,迎上黑麪羅剎。

天地在這一刻,震動不止,陣陣轟鳴之聲響徹,在暴雨之中,猶如巨雷轟頂一般,威勢逼人。

兩人身影在高空穿梭而過,顧遠寒的眸子當中,猶如有神芒璀璨射出。

江海翻滾,再次掀起狂風巨浪,一下子將兩個人的身形完全淹沒住。

黑麪羅剎身爲三世散仙,一身修爲驚人,全力而動,非同小可。

漫天殺意落下,似是凝在他手掌心之間一樣,翻江倒海,萬夫不當。

他一指輕輕一動,神芒劃破虛空,直朝顧遠寒射來。

顧遠寒揮動手中“翻天法印”,霞光涌現而出,迎上前去。

衆人只見眼前一片光華閃耀,便見那神芒之威,被“翻天法印”所化去,如輕風一般,消散在天地之間。

兩人交戰,直打得天崩地裂,山海搖晃。

萬里乾坤,似是盡在光華之中,呼吸之間,殺機凌厲而現,掀起萬丈波瀾。

光輝如同漫天星辰墜落一般,劃破淒冷的夜空,暴雨之中,越發深邃明亮。

“殺……”

兇虎與天水六郎君的兵器交戰片刻,竟然絲毫不弱分毫,只看見它周身一陣碧光閃耀,瞬間將六把兵器逼退數丈。

顧遠寒冷“哼”一聲,一手掐訣,念動咒語。

一時之間,江海再次澎湃,天水六郎君的神像,原本屹立在天江水之上,這一刻,竟然也動了起來。

神像面上神情,不怒自威,宛如神靈降世一般,雄偉高大,氣勢駭人。

天水六郎君的六具神像飛速轉動,在天江水之中,仿若將江海都引來一般。

遙遠處,似是連通天江水的大海,也被這股強大的力量所吸噬而來,滾滾巨浪滔滔不絕,遮天蔽日,朝着這一頭狂涌而來,似是要將天地萬物都盡數淹沒一般。

天水六郎君的神像,在這一刻,同時側目,朝着高空之中的兇虎看去。

只看見他們的眸子當中,似是有七彩神光閃射而出,快如閃電一般。

修仙之黑衣 黑麪羅剎面色一變,也連忙轉頭一看。

高空之中,那隻兇虎發出一聲怒吼,轉身便想要逃離,神芒一閃而來,瞬間將它頭骨洞穿。

巨大的猛虎,發出陣陣哀鳴,連抵擋的機會都沒有,瞬間從高空之中墜落到江海里頭,掀起一陣巨浪。

“轟隆隆”的巨響,接連不斷傳出。

江海似是不斷翻涌着,就差衝上九霄雲層之中了。

天水六郎君的神像,威嚴肅目,在江海之中轉動着,佔據東、南、西、北四個方位,將黑麪羅剎完全包圍住。

顧遠寒手持“翻天法印”,如神明一般,勢不可擋。

“顧遠寒……你當真要趕盡殺絕不成?”

黑麪羅剎身子微微一顫,怒喊一聲,神色猙獰。

顧遠寒冷冷一笑,說道:“我不殺你……難不成任由你殺我不成?要毀我‘道’心之人是你,如今……說我趕盡殺絕之人,也是你……如此厚顏無恥,愧對散仙之名……”

“你與我謫仙盟作對……不得好死……莫說是你……你們整個天水門,都將爲你犯下的錯誤,而承擔責任……所有的人,統統要死……一個不留。”

黑麪羅剎氣得咬牙切齒,開聲威脅。

“死有何懼?”顧遠寒震聲說道:“衛道者,以身殉道,在所不惜……人世之間,違‘道’之人,當誅……”

話音落下,他手中“翻天法印”一動。

巨大的威能,沖天而起,直震九霄。

碧光之中,一片絢爛,如夢如幻,七彩霞光鋪灑而落,將整片天江籠罩住。

天地之間,光華萬千。

所有的人,如置身於光幕之中,不分晝夜,驚歎連連。

站於天江水岸邊的李長生,看到這一幕,也不禁啞然,心潮澎湃。

末法時期,如顧遠寒這等衛道之人,早已經不多。

散仙雖然擁有強大的力量,但身處於人世之間,爲非作歹,草菅人命,早已經與邪魔無異。

顧遠寒以身作則,足以讓門下弟子尊崇,天水門有如此門主,乃天水門幸事。

天水六郎君的神像,攜天地之威,帶日月之光,持雷電之力,直衝向黑麪羅剎。

⊕тt kΛn⊕¢ ○

顧遠寒踏浪而行,手持“翻天法印”,威不可擋,氣勢千里,豪邁前行。

長嘯聲,如龍吟一般,震耳聵聾,直擊所有人靈魂深處。

滾滾華光,似是人世之間的繁華,晶瑩透徹,將黑麪羅剎完全籠罩在了其中。

黑麪羅剎這一刻,仿若不甘,仿若悲憤,怒嚎一聲,激盪起無限黑洞,帶着深淵之力,從地獄之中邁步而出,殺勢奔騰。

轟……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