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噬魂劍!給我收了他!”我把劍豎在胸前,又默唸咒語。忽然,我感覺感覺劍晃動了起來,而那怨靈身體正在不斷的變小,一點點被我的劍所吞噬,而與此同時,被怨靈吞噬掉的魂魄也不斷的回到他們的肉體中。

楊剛見我要滅掉怨靈了,有些不甘心,從包圍中衝出來,又是三道符咒過來想要加強那怨靈的力量。

我也加大的功力,加快了噬魂劍吞噬那怨靈的速度。我有些擔心,因爲我的道行畢竟不如楊剛,而讓我沒想到的是,楊剛的行爲反而使得噬魂劍吞噬的速度更快了!

第93章 活蠱

沒多會,那怨靈就完全被噬魂劍吸收掉了。楊剛不甘心,衝着我過來,想要用符咒鎮住我搶回噬魂劍。

我這時候正在興頭上,順手就把噬魂劍朝着他眉心扔了過去。不知道爲什麼,我感覺噬魂劍不是我扔過去的,而是自己飛過去一般。只是瞬間便到了楊剛的面前直直地插進了楊剛的眉心。

看到噬魂劍的劍身又泛着亮光,我就知道它又在吸血了。我不知道爲什麼,這劍需要用血來蘊養,但是卻絲毫沒有邪氣。

爲了去幫孫老,我手對着噬魂劍一伸,它便飛回來落到我的手中。

轉身看到了孫老那邊的情況,我才明白了戰況之慘烈。周圍的不少人都已經再次躺在了地上,而且似乎沒有再站起來的能力。那帶着面罩的黑衣人幾乎是不管周圍人的進攻,直朝着孫老打。

身中那麼多槍這傢伙還依然什麼事都沒有,明顯就不是人!我立馬想到了活死人。難道這也是跟朱柯一樣的活死人?可是一個如此厲害的活死人我還真有些吃驚。以孫老幾十年的道行,居然都猜勉強抵住他。

“噬魂劍,去!”我朝着那黑衣人把噬魂劍一扔,噬魂劍便直直地朝着那傢伙飛了過去。

那傢伙反應比楊剛還要快,劍身擦着他的臉頰過去了。我把噬魂劍重新握在手中的時候,那黑衣人的黑巾掉落,看到那張臉,我頓時驚呆了!

這!這居然是李陽!怎麼可能!李陽不是死了麼?怎麼會出現在這裏?而且還成爲了活死人?

我本以爲李陽的鬼魂這時候應該去投胎了,沒想到他居然成了活死人。也不知道是那些人故意把李陽抓回去的還是李陽主動回去的。

李陽看到我之後,也不管孫老了,衝着我過來就是一拳。我趕緊朝着旁邊一閃,但他的拳頭還是擦到了我。

“李陽,投胎去吧!這樣做對你沒什麼好處!”我說道。

李陽並沒有回道我,而是發出瞭如同是野獸一般的吼叫,又衝着我過來了。這傢伙!他不是活死人,是活蠱啊!

活死人只是通過手段把鬼魂和肉體強行結合,一般的活死人是有意識的,也有靈智。而這種活蠱,只能聽命於人,大都沒什麼靈智。

一般的活蠱都是直接用活人,像這種用活死人做活蠱的,又費事效果還不一定有活人的好。我想他們之所以這樣,也只是像利用李陽的怨氣吧?

讓人忍受數千上萬各種蠱蟲的撕咬,然後那些蠱蟲再融入肉體,麻痹他的鬼魂。只要不脫離下蠱人的控制,這活蠱永遠都會成爲別人的工具,不能轉世投胎。 危情 並且每隔一段時間就要經受萬蟲撕咬之苦以增強鬼魂的怨氣。

看到李陽那憤怒的眼神,我知道他是認出我了。我殺了他,他肯定恨不得撕了我。這時候李陽一躍就朝着我衝了過來,像一頭狼一樣的把我撲倒在地上。

他的嘴裏發出低吼,那燻人的氣息,讓我幾乎快要暈了過去。他渾身的冰涼,讓我打心底裏的發寒。

這時候我忽然看到了李陽身上的變化。他那張臉突然開始裂開,從脖子到臉上,各種小蟲在爛肉上開始來回地爬着。我深怕有幾隻蟲不小心掉落了下來,落到我的臉上。

這時候孫老衝了過來,一張符咒印在了李陽的背後,接着一腳踢飛了李陽。

被踢出去的李陽沒幾下又從地上站了起來,朝着我們衝了過來。他臉上的那些蟲子又慢慢從嘴裏爬進了身體裏面,我看着胃裏不停地翻騰,但還是忍住了。

看着李陽奔過來,我跟孫老也緊張的準備應對。不過我很***覺到了不對勁,李陽的身體居然在生長!

等跑到我們面前來的時候,李陽的身高已經有差不多兩米了,一身的肌肉也暴漲到恐怖的狀態。他的每根手指都是長長的指甲。

到了我們面前,李陽一爪子就抓了過來,我用噬魂劍趕緊一劍砍斷,可是沒幾下又長了出來。

活蠱的鬼魂被封印在了身體裏面,一般的道士很難對他的鬼魂起作用,所以對付起李陽我們還真有些束手無策。

如果要說逃走的話我跟孫老肯定沒問題,但是要是這傢伙亂跑傷害了普通人怎麼辦?如果他體內的蟲子爬到你的身體裏面,估計你就是下一個活蠱了。

剛纔勉強用出了聚靈劍法第三層,收了那怨靈。我不知道這時候我還能不能收了李陽的鬼魂。說實話,我這人心軟,即使是收了李陽的鬼魂我還是打算送他下去投胎,不打算讓他魂飛魄散。

“聚靈劍法,第二層,收魂!”

我後退了三步,揮動着噬魂劍。而孫老則是幫我抵擋住李陽的進攻,好讓我能夠有足夠的時間。

我看到李陽的鬼魂隱隱有出來的跡象,想再加一把力,卻沒曾想居然一股鬼氣衝了過來,逼得我噴出一口鮮血。

這到底是誰幹的?居然加了那麼強大的符印,噬魂劍居然吸不出李陽的鬼魂。現在只是他做的一個活蠱而已,我不敢想象如果把李陽製作成活蠱的那人出現了,我又獨自一人的話,我有沒有逃跑的機會。

這時候孫老也被李陽一腳踢到了幾步之外。孫老畢竟是六十多的年紀了,他的骨頭怎麼能經受住這種擊打?我見孫老好一會沒起來,又強撐着身體想要站起來。

孫老是爲了幫我拖延時間才受傷的,所以我必須完成任務,幹掉眼前這個傢伙!

對方想要利用李陽對我的怨氣,肯定就保留了李陽跟我的記憶。我一邊跟李陽對抗一邊回想着有沒有什麼缺陷可以制住李陽的。

現在我的身體也傷得不輕,估計夠躺好一陣了。要是再不幹掉他,恐怕死得就是我跟孫老了。

陰陽師,本來就是一個隱藏在黑暗中的職業。我們不能暴露在普通民衆之下,自然也就不能叫人來幫忙,能靠的只有我們自己!

李陽又是一爪子過來,在他的手心之中,居然冒出了一條長長的蜈蚣。我一劍過去把那蜈蚣砍成了兩段。我不敢想象,這玩意兒要是咬上我一口,我不知道自己的身體會變成什麼樣。

對了!我忽然想到了李陽跟我打架被送到派出所的那次,李陽好像很怕他老爸。要不我用他爸爸嚇唬一下她,讓他分神,然後再用火符燒。只要燒壞了他的肉身,我就可以用噬魂劍收了他的鬼魂了。

於是我大喊一聲:“李陽,你爸來了,看到你打架不揍死你!”

果然,李陽還真楞了一下。趁着這時候,我趕緊一張高級火符扔了過去。李陽的身上頓時燃起了大火。

李陽被燒得哀嚎,衝着我衝過來。我看到他整個身體都爬滿了蟲,那些蟲想要逃走,卻又沒有辦法離開自己寄居的本體。

就是這時候,我又豎起噬魂劍,想要收了李陽的鬼魂。

沒一會,李陽的鬼魂就從那些火苗之中飄了出來,臉上的表情極爲恐怖。

看到李陽渾身是傷的魂魄,看到那滿身的爛肉和創傷,我在想那傢伙究竟有多殘忍!又對李陽做了什麼?

不過這時候顯然不是同情的時候,我加了道鎮鬼符打在李陽的身上就要收走李陽的鬼魂。這時候李陽的鬼魂突然很快地就躥了出來,就在我以爲已經要成功的時候,李陽的鬼魂突然朝着另外的方向飛了過去,速度之後,我也追不上了。

第94章 奉命上學

按理說李陽的鬼魂是沒有能力逃走的,唯一的解釋就是這附近還有其他人!

到底是誰一直藏在我們的身邊卻絲毫沒有出手?看樣子那人一直在旁邊看着,可笑地是我居然都沒發現!

沒有鬼魂的活蠱,那些蟲子很快就全部燃成了一團灰燼。

看到李陽留下的肉體燃燒完的那一刻,我才鬆了一口氣,癱軟在地上。

孫老這時候也靠着花壇坐在地上,衝着我翹起了大拇指。我只是回了一個微笑,然後就閉上了眼睛。

等我醒來的時候,我已經躺在了牀上。看到周圍雪白的牀單和牆壁,我就知道我又進醫院了。單獨的病房,看來給國家辦事待遇就是不一樣啊。不過我是付出了的,所以也問心無愧。

而讓我感到意外的是我的牀邊居然有一個趴着睡覺的女孩。我不知道是誰,於是想看仔細一點,看能不能看出來。

沒想到那女孩一下也醒了過來,我們正好四目相對。這不是孫莉麼?我記得他很討厭我吧?又嫌棄我土又覺得我沒什麼本事。

只是我現在心裏真的鬱悶得要死,因爲偷看人家被發現了。我不知道該怎麼化解這尷尬索性只是衝着她笑了笑。

沒想到孫莉沒有像以往那樣給我來一個不屑的眼神,而是微笑着說道:“你醒啦?”

我點了點頭問道:“現在是什麼時候了?”

“現在?”孫莉回道,“你都已經睡了一週啦,醫生說你體力過度透支,需要休息,而且你的身體骨頭和內臟也受到的輕微的損傷。”

孫莉突然這麼客氣地跟我說話,我還真有些不習慣。我試着伸展了一***子,發現已經沒什麼大問題了。我的身體恢復速度一向都挺快的,以前訓練的時候受一些小傷甚至師父都叫我不用管。

“孫爺爺怎麼樣了?”我問道。

聽到我問孫老,孫莉地表情突然變得有些難過。我以爲孫老出了什麼大事,頓時神經都繃緊了。

孫莉低沉着聲音說道:“爺爺受傷嚴重一些,醫生說在爺爺這個年紀,他都算恢復得好的了,但是爺爺至少也要住院一個多月。”

孫爺爺跟李陽對抗了那麼久,說實話這傷都算輕的了。我覺得孫爺爺是真偉大,都到了退休的年紀了依然在忙碌着。至少我做不到那種無私奉獻。

“走吧,咱們去看看孫爺爺。”我說着就要起來。

孫莉趕緊過來攔住我說道:“醫生說你至少要在牀上躺半個月,然後再醫院靜養一週才能出院。”

我擺了擺手說道:“沒事,我的身體我自己知道。”

我說完就要下牀來,孫莉趕緊攔住我。這時候醫生恰好進來了也叫我趕緊躺回去。我說我真沒事了,他們不信,沒辦法,最後把我弄去做了個全身檢查,發現身體真的完全恢如初了。

那些醫生和護士頓時都驚呆了,就差沒把我弄個當小白鼠研究了。我記得好像是那次被噬魂劍不小心劃破了傷口,從那以後好像我的身體就恢復得特別快。我也不知道爲什麼,師父也沒說。

堅持完之後,差不多也到了午飯時間,於是我便跟孫莉一起去孫爺爺的病房吃午飯。

孫爺爺看到我都痊癒了,也是吃驚得很,不過隨後也是開心地笑了。

“我這是一把老骨頭咯,比不得你們年輕人啊!”孫爺爺笑着說道。

“誰說的?爺爺您身體好着呢。”孫莉笑着說道。

因爲這件事情,孫莉的爸媽也特意回來了,午飯也是他們送過來的。一羣人一起吃飯,原本安靜和冰冷的病房頓時也熱鬧了許多。當然,這裏的病房都是隔音的,也不存影響別人。

孫莉的爸媽一個勁兒感謝我,不過他們只知道我協助了孫爺爺救孫莉,也不知道那天晚上究竟發生了什麼事情。而孫莉,她那天不該出現的記憶已經被消除掉了。對一個普通人來說,知道那些恐怖的存在並不是一件什麼好事情。

研究院的事情暫時交給趙凱代管了,而我因爲身體痊癒也要出院了。讓我沒想到的是,孫老交給我的下一個任務居然是跟孫莉一起上學!

我靠!這叫什麼任務。我這人信一句話,江山易改本性難移。現在孫莉對我這麼客氣是因爲我救了她,要是等這事兒一過,誰知道她會對我怎麼樣?

而且跟在一個小魔女的身旁,我不敢想象自己以後的生活是什麼樣子的。天吶,我爲什麼越想越覺得恐怖?

孫莉的爸爸媽媽還一直在議論我,說我這麼小就當兵了,還這樣厲害。孫老表面上的身份只是軍區的領導,他們當然不知道這其中有多危險。

田園寵妻:小農女,大當家 重生之香途 師父臨走的時候告訴我叫我一定要聽孫老的安排,再加上現在我也是研究院的人,所以更應該聽從安排。

沒辦法,我就這麼被安排進了孫莉所在的學校。好在孫莉跟我一樣,都是高一,所以也不算脫節。

我知道陪孫莉讀書主要還是爲了保護她的安全,別人來都不放心,也只有派我來了。跟着孫莉坐車到校門口,又一起從車裏出來。

雖然是很普通的車,就幾十萬的奧迪,但是無疑也成了校園裏的亮點。

我受不得別人異樣的眼光,雖然沒有惡意,但就是不舒服,於是加快了腳步,想要快點到教學樓。

孫莉直接去了教室,而我還需要到班主任那兒去報到。孫莉所在班的班主 任是一箇中年婦女,看着就兇巴巴的樣子。

班主任對我說道:“李小峯同學,你的情況比較特殊,我希望你來了之後能好好讀書,別用自己家裏的背景來欺負其他同學好麼?當然,我也只是提醒你一下,希望你別介意。”

我有些尷尬地笑着回道:“沒事,老師,我會好好學習的。”

“行了,那你去上課吧。”班主任把課本交給我然後就叫我去教室了。

省城的高中就是不一樣,我想象中的大學也不過是這個樣子。像我們清水鎮的高中面積也不小了,也夠氣派了。到了這看到那個教學設施才知道什麼叫做差距。

我進了教室,看到孫莉的旁邊沒人坐,抱著書就過去了。因爲我的任務本來就是保護孫莉,當然要距離孫莉近一點。

現在距離第一節課的時間還有一會兒,我剛坐在孫莉的旁邊放好書本,周圍的眼光頓時全朝我這邊望了過來。

這是什麼情況?我頓時有些懵了,我又不是什麼明星帥哥,都這麼看着我幹嘛?難道僅僅是因爲我挨着一個女生坐所以引起了這麼大的轟動?

我想不明白,索性也懶得想了,整理起書本來。

我以爲我這輩子都不會再上學了,沒想到又帶着任務回到了學校,想想還真是戲劇。

等上課鈴聲一響,老師來了,那些學生頓時都安靜了下來,其實有幾個調皮蛋,還時不時的望向我這邊,小心議論着什麼。

我就納悶了,到底有什麼可奇怪的啊?一個個都談論我?難道是我臉沒洗乾淨?我以爲我臉上有什麼髒東西,拿出手機偷偷照了照,也沒有啊?

下課的時候,我去上廁所。一個個子跟我差不多,有些乾瘦的男生突然走過來對我說道:“你好,我叫侯笑天。”

我有些奇怪,居然一來就有人主動跟我打招呼。我也笑着回道:“你好,我叫李小峯。”

我說完就自顧自的往前走,也沒打算跟這個傢伙深交,因爲對一個陰陽師來說,有太多圈外的朋友並不是什麼好事。

第95章 教學樓的意外

可沒想到侯笑天居然追了上去,滿臉好奇地問道:“小峯啊,我可不可以問題?”

我搞不懂這傢伙想問什麼,不過想想多半跟今天他們那麼多人都好奇地看着我有關係。

我回道:“沒事,你問吧。”

侯笑天有些遲疑地看着我問道:“那個,你爲什麼要跟孫莉坐啊?”

我被這問題問得是丈二和尚摸不着頭腦,不解地問他:“跟孫莉坐怎麼了?我見那有一個空位就過去坐了唄。”

侯笑天拉着我向四周望了望,好像怕誰聽見一樣,然後小聲對我說道:“那個孫莉,脾氣別提多壞了,仗着自己成績好,又長得漂亮,看誰都像欠她二百五似的。而且又蠻不講理,誰跟她坐一起誰受罪啊。不然你以爲爲什麼一美女旁邊空着沒人坐?”

我這一想,還真是這麼個理。要是班上有一美女,肯定大家都搶着做她同桌啊。

我配合着點了點頭,侯笑天又接着說道:“聽說那孫莉家裏背景挺大的,所以不少人也就忍氣吞聲了,不過我倒不怕她,我還不信她能把我關進監獄了。”

侯笑天一副天不怕地不怕的樣子,我覺得這傢伙還挺有趣的。特別是他的性格和行爲,那就跟他的名字一樣,一個字——猴!

就這樣,我跟侯笑天就算是認識了。雖然我有意跟他保持一定的距離,但是這傢伙總是有事沒事來挨着我。搞得我以爲那傢伙是基佬,或者說他也是一個跟李陽一樣的角色。

其實我更願意把人心想得好一點,畢竟壞人是少數,好人是多數。

侯笑天總是有事沒事纏着我,說我可以去搞定孫莉。我問爲什麼,他說他親眼看到我不小心把孫莉的白外套弄髒了,而孫莉居然忍住了想要發火地衝動。

侯笑天說要是換個人的話,現在恐怕早就被罵得狗血淋頭了,光罵都算好的,罵不過就手指頭戳你。

我笑着說我對孫莉沒興趣,她不對我發火那是她的事兒。我並沒有把我認識孫莉的事情宣揚,而也沒人發現我跟孫莉是一起上學放學的。

我問侯笑天爲什麼想我追上孫莉,侯笑天的回答讓我差點沒笑死。

這傢伙說我要是追上孫莉的話那孫莉就是他兄弟媳婦兒,那樣出去玩兒的話叫孫莉遞煙端茶什麼的那才叫過癮。而且孫莉作爲我的女朋友肯定不會反對這麼做的。

我心想孫莉那脾氣,她會這麼做?那還不得一屁股把我給踹起來叫我去啊?沒想到侯笑天居然反駁我,說孫莉的面相一看就旺夫,而且對老公好,肯定不會這麼做的。

我心裏你就拉倒吧,我不指望她對我好,別給我找麻煩就成。

來新學校一週了,說實話我還是沒有適應這的環境。雖然教學設施好了很多,但是我總懷念那一吹風就粉筆灰到處飄的黑板,總懷念那下雨就會積水的豆腐渣操場。

wωw¤тt kǎn¤co

甚至懷念讓我很討厭的班主任。

我覺得人有時候就是賤,你擁有的時候天天罵道叫它滾蛋,等真正失去了,才明白曾經是那麼美好。

現在我的同桌依舊是一個美女,成績也一樣好。以前我的同桌也是。我不知道周婷婷怎麼樣了,說實話挺想她的。也多虧了她,幫我改掉了好些壞習慣。

不知道她現在在幹嘛,不知道她知不知道我殺了李陽,然後被關起來了。我這樣,是不是讓她很失望?

我又想到了我爸媽,一個殺人犯的父母,他們在清水鎮會忍受怎樣異樣的目光?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