嘴角露出一個淺淺的笑,東方修哲又一想,這樣也好,既然你不識得她倆的珍貴,就由我來接收好了!

正好我缺個可信的跟班,這兩姐妹會是不錯的人選!

一個偉大而長遠的計劃開始在東方修哲的腦中醞釀,計劃的名字可以叫做——「蘿莉養成計劃」!

「少爺,你要幹什麼去?」護衛趙虎一把拉住了東方修哲,心說話小少爺你就讓我省點心吧。

他自然是看出了東方修哲的意圖。

「當然是瞧瞧去!」東方修哲露出一個怪異的笑來。

一抖手,竟然掙脫了趙虎的手掌,大步流星地向著前方走去。

趙虎怔怔地看著自己的手掌,他想不明白小少爺哪裡來的那麼大力氣?

等他反應過來的時候,東方修哲早已到了那肥婆的近前。

此刻,雙方還在為「退」與「不能退」的問題而爭吵不休,就在問題達到白熱化眼看就要暴發戰爭的時候,一個不合適宜的童音驟然響起。

「大姐姐,把她倆賣給我吧,我要了!」東方修哲面帶微笑。

曾經在宮廷中出入的東方修哲自然了解什麼樣的女人喜歡聽什麼話。

肥胖女人爭吵的聲音戛然而止,低頭看向這個還不如自己一條大腿高的小孩。

「這不是一般人家的小孩!」幾乎只是一眼,她的心中便得出了這樣的結論。

別看她言行舉止粗暴野蠻,但卻是個察言觀色的高手,通過東方修哲身邊護衛的神情,她更加肯定了心中的這個結論。

當她得知眼前這個小孩竟是大將軍東方龍的兒子時,一張肉臉立馬堆起了笑臉。

經過一番虛偽的交談,東方修哲說了一些違心的恭維話,哄得這個肥婆笑不可支,最後很順利地將這兩位雙胞胎姐妹買了下來。

「小朋友,這兩個死丫頭可不聽話了,骨頭硬得很,回去之後你可要好好調教調教,不狠狠打她倆是不會聽話的!」肥婆收了錢,很高興地傳授著自己的經驗。

對於如何調教手下東方修哲又豈會用她來教,他可是這方面的高手!

看著這兩個不知所措的雙胞胎姐妹,東方修哲笑在臉上,美在心裡。

這兩個小妮子的資質不錯,調教好了倒是可以教她倆一些陰陽五行術,也可以給自己打打下手!

以後的修鍊日子終於不用再那麼無聊了!

「你倆誰是姐姐?」

出了奴隸行,東方修哲停了下來,一臉認真地盯著這對雙胞胎姐妹。

「……我。」

雖然有些猶豫,但辰月還是動了一下,聲音輕得如同一陣微風拂過。

滿意地點了一下頭,東方修哲又問了一下兩人的名字。

按理說奴隸是不配有名字的,就算以前有過名字也要捨棄,然後以編號區分,除非是主人所起。

不過可能是因為東方修哲是個小孩,相處起來沒有那麼多顧慮;又可能是因為東方修哲剛剛將兩姐妹從火坑中救出,使得這兩姐妹對他心存好感,竟然將自己原本的名字說了出來。

姐姐叫「辰月」,妹妹叫「辰星」!


辰月辰星兩姐妹的命運從這一天開始發生了轉折,兩人可能誰都不會想到,就是眼前這個比她倆還要小上七八歲的小主人,將會帶給整個斗戰大陸多麼大的震撼。

更是不會想到,已經淪為奴隸的她倆日後竟會成為眾強者望而生畏的高手。

命運的鎖鏈已經將她倆和東方修哲牢牢地拴在了一起!

東方修哲不顧眾護衛的勸說,將辰月和辰星身上的鏈球、枷鎖去掉,然後滿臉喜悅地打道回府…… 時間一晃過去了一個星期。

在這個星期里,辰月和辰星兩姐妹過得還算不錯,雖然對於將軍府這個陌生的環境還沒有熟悉,但卻不用擔心有人會毆打她倆。

而且,因為有東方修哲特別交待的緣故,兩姐妹甚至都不用幹活,每天的任務就是陪在東方修哲的身邊,就連上課都不例外。

和以往所待的地方相比,這裡簡直就是天堂!

不但吃得飽,更是穿得好,兩姐妹才在這裡住了一個星期,整個人就像是煥然一新,跟在東方修哲的身邊進進出出,就像是兩位貼身嬌麗的小侍女。

受苦的孩子早懂事,辰月和辰星就是這樣,雖然年僅十餘歲,但卻懂得很多事情,知道這一切都是東方修哲帶給她倆的,所以兩姐妹打從心眼裡感激這個小主人,服侍起來竭盡全力地做到無微不至,除了一些力氣活不能夠勝任外,像端茶倒水,洗臉疊被這種事情兩姐妹都能做得非常好。

難得的是,兩姐妹似乎還能夠與東方修哲心有靈犀,只需一個眼神不需言明,兩姐妹便能明白東方修哲的意思。

越是相處,東方修哲就越是覺得自己買下這兩姐妹實在是明智之舉!……

因為要開「陰陽眼」,東方修哲找了個借口向藺牙子請了幾天假,更是連辰月和辰星這兩個貼身侍女都被他支到了一邊。

東方修哲要開的「陰陽眼」和尋常陰陽師所開的「陰陽眼」不同,他要開的「陰陽眼」可分為五種境界:

地懾、夜逐、天芒、魔噬、神無!

這種「陰陽眼」不再只局限於能夠看到妖魔鬼怪。

每一種境界都會擁有各自獨特的能力,而這種能力還不是唯一。它的強大之處在於它可以通過不斷使用而得到升華和進化,如同人的手與腳,越用越靈活!

如果硬要說的話,這可以算的上是一種陰陽五行術中的特殊功法!

因為開這種「陰陽眼」會有一定的危險性,是以連東方修哲都不敢大意,做足了準備。

可能是因為自身「陰陽絕脈」的緣故,也可能是因為這個世界靈力十分充盈,開「陰陽眼」的過程中雖然出現了一點點小狀況,但是結果還算順利,遠超東方修哲的預料。

「噗」的一聲,一口濁氣由口中吐出,東方修哲緩緩睜開了雙眼。

那雙原本明亮而清澈的眼睛,在這一刻似乎籠罩上了一層神秘的面紗,讓人有種朦朦朧朧看不透的感覺。

如果你能近距離仔細觀瞧就會發現,他的眼仁竟然是由一個「陰陽魚」組成——半白半黑,白中含黑,黑中帶白,只因它是高速旋轉,所以不易察覺。

「成功了,『陰陽眼』終於被我成功地打開了!」

手指輕輕摩挲在兩眼之上,東方修哲的嘴角露出一個不加掩飾的笑來。

走到鏡子前,看著鏡中發生改變的自己的雙眼,東方修哲知道這正是「陰陽眼」中「地懾」境界的特徵。

前一世的東方修哲,他的陰陽眼也不過才修鍊到「夜逐」的境界,這一世的他年僅三歲竟然就已打開陰陽眼達到「地懾」境界,這絕對是前無古人。


也許有朝一日,他可能真會達到那傳說中的「神無」境界!

「有了這陰陽眼,自己的整體實力又可以更上一層樓了!」

東方修哲越想越得意,正在這時,雙眼突然傳來一種刺痛,接著便是一種暈眩的感覺。

「果然強行打開『陰陽眼』的後遺症還是來了!」嘴角露出一個苦笑,因為早就知道這是必然,所以東方修哲並未感到太意外。

這種後遺症會隨著「陰陽眼」使用的不斷熟練而消除的。

「現在的『陰陽眼』雖然已經打開,但還不太穩定,日後必須要多加運用加以穩固才行!」

閉上眼休息了一會兒,東方修哲感覺好多了,心中開始琢磨起日後的修鍊進程來。

陰陽眼就是這點好,越是運用就越是利害,只要禁得住那種能量消耗所帶來的疲勞與刺痛,雙眼的能力便會不斷的進步,直至量變引起質變,便可進階到新的境界!

而這也就是說,東方修哲的陰陽眼要想由「地懾」進階到「夜逐」,光是靠修鍊是不行的,必須要不斷使用!

「自己體內的靈力雖然已經積聚了一些,但這『陰陽眼』的初期使用對於靈力的消耗太過巨大,不知自己一天能夠使用幾次?

哎,看來自己要想想辦法將靈力積聚的速度再提升一些才行啊!」心中發苦地想著,東方修哲再一次站起了身。

伸了個懶腰,一揮手撤去結界,東方修哲走出了房間。

此時外面正值上午,天空中飄浮著朵朵白雲,微風吹起衣襟帶來一種說不出的清爽。

「辰月和辰星這兩個小妮子此時在做什麼呢,自己這次閉關應該有兩天了吧!」口中喃喃自語,東方修哲緩緩走下台階。

在不被人注意的情況下,東方修哲收回了作為他替身的式神。

這兩天也不知道有沒有人看出替身的什麼馬腳來?

找到丫鬟小翠,東方修哲詢問辰月和辰星兩人在哪裡。

「咦?少爺你怎麼會在這裡,我記得你應該在前院才對?」小翠表情有些發愣,想不明白這到底是怎麼回事。

東方修哲自然不會與她解釋,再次詢問辰月和辰星兩人的下落。

小翠本就是一個粗枝大葉的人,沒有再多想,說道:「少爺,她倆應該在廚房幫忙呢!」


「幫忙?」

東方修哲的眉頭就是一皺,他明明特別交待過,除了侍奉自己外這兩個小妮子無需做其他事,什麼人竟然把自己的話當耳旁風?

「是因為自己年紀小,說話沒有威懾力么?」

臉上微微有些不悅,忙叫小翠把辰月和辰星找來。

時間沒過多久,辰月和辰星在小翠的帶領下走了過來。

看著走近的辰月和辰星兩人,尤其是看到兩人此時的樣子,東方修哲的眉頭皺得更利害了,一張臉更是瞬間變得陰沉!

這還是頭一次東方修哲這樣生氣!

可以看到,此時的辰月和辰星一雙小手又紅又腫,明明白嫩的小臉蛋上竟然有著一個醒目的大紅掌印!

是誰打了她倆?

不知道她倆是我的人么??

還是說連我都不放在眼裡???

東方修哲怒極反笑,一雙眼睛突然變得分外冰冷。

他倒要瞧瞧,是誰竟然會這麼跩?正好陰陽眼剛打開,還沒有測試的對象呢! 房間內,鄭秀美坐在一張木椅上,嘴上嗑著瓜子,斜睨著眼睛盯著面前幾個正在忙碌中的丫鬟。

「你們幾個給我打掃乾淨點,等一下要是讓我瞧出哪還有一點臟,瞧我怎麼收拾你們。」

鄭秀美大聲嚷嚷著,這裡離著夫人的庭院很遠,她可以肆無忌憚地懲治這幾個丫鬟。

說其來,她只不過是府中的一位老媽子而已,身份與這幾個丫鬟相當,沒有貴賤之分。

然而仗著自己與管家沾上那麼一點親戚,整天不把其他僕人看在眼裡,每天擺出一副高高在上的架子,稍有不服者她就會動手打人。

任何大的府邸里都不會缺少這樣狐假虎威的蛀蟲,將軍府自然也不會例外。

「咱們在這裡幹活,她卻在那裡清閑,還對咱們指手畫腳的,憑什麼啊!」

「可不是,咱們剛把地打掃乾淨,她就把瓜子嗑得哪都是,到最後還怪咱們幹活不利……」

幾個丫鬟一邊幹活一邊在那裡小聲議論,不料卻是被耳尖的鄭秀美聽見了。

「你們兩個死丫頭,」鄭秀美上前一把揪住那兩個丫鬟的頭髮,「皮癢了是不是?看我怎麼收拾你倆!」

兩個柔弱的小丫鬟哪裡是身寬體胖的鄭秀美的對手,只幾下子便被按倒在地,被鄭秀美一頓猛扇!


正當這時,趙虎走了進來,看到屋裡面的情況為之一愣。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