嘭,靈符炸開,門口無數火星子冒出煙。

火星子落在女人身上,燒灼了她,雪白細嫩的皮膚冒出黑煙。

她退出門口,拿着鞭子站在門外,手幻出黑霧,一拂身上傷口。

冒着黑煙的肌膚,恢復原狀。

這個女人是誰?

她很強,比預想的強太多,宴擎麾下的另一名殺手? 她目光狂妄的看馨馨。

“哈,愚不可及的凡人,僅憑你也能傷的到我?簡直癡人說夢,哈哈哈……”

她狂妄笑聲嘎然而止,臉上取而代之是陰森煞氣。

手裏的鞭子迅速環繞一層黑色帶着電光的武器,一步步的從門口外面走進來。

“你知道嗎?宴擎大人多麼恨你和鬼太子?恨不得把你們挫骨揚灰,我要是帶你回去就立了大功了,這麼好的機會,我夜姬會白白錯過?”

言語間,她拿着鞭子風馳電擎從外面衝進來,陰森冷笑的臉上,變得極其猙獰。

突如其來的境況,馨馨往後大推幾步,被退的逼至死角。

身後,已無路可退!

又拿出兩張靈符,夾在手心。

寒意的靈符沒有多少了,遲早會用完,而這個女人,她真不知該如何對付。

比和司焰烈在無量山的山洞裏,遇到的厲鬼更強。

她的靈符根本不能近夜姬的身。

夜姬拿着黑色電光閃爍的皮鞭走近來,走到一半,舉起手,一鞭子揮進來時。

嘩啦啦……

方通牢鎖四面八方射出無數條鐵鏈子,圍成一張密細的網,將夜姬遮擋在外面。

馨馨看着突如其來的鏈子,一下站直了,也不害怕了。

這也許就是方通牢鎖特別之處。

除了主人,任何人想要帶走裏面的人,哪怕拿鑰匙開鎖,也無濟於事。

夜姬被突如其來的鐵鏈打亂步驟,揮着武器狠狠的摔在鏈上,妄想把鐵鏈斬斷。

呯。

皮鞭上的電光和鐵鏈碰撞在一起,揮發出一道大火花,火星四濺,巨大反彈將夜姬退向幾米之外。

她憤怒道:“老孃就不信帶不出你這個賤人。”

一鞭子又甩出去。

呯……

更大的火花,將她反彈出門口,摔到地上。

一見這架勢,馨馨笑了。

原來小憐連坑帶騙的把她弄進來,還真有保護機制,不僅是牢房,還有更牢固的防護機制。

摔在地上的夜姬站起來,站在門口。

“小賤人,別得意太早,方通牢鎖既然不讓我把你帶出,好,我今日就毀了它……”

她手裏拿出匕首,匕首泛着銀白冷光,劍柄直滲到劍尖。

想必,定是個非常稀有的武器。

她把匕首一刀插入石縫。

跟馨馨一樣,刀子根本就穿不進牆壁,無法深入。

她變聲變得僵硬,將刀子拔出來,又插進去。

還是插不進,反覆幾次,憤怒的一鞭子摔在外面的牆體上。

她使了多大勁,鞭子反彈力道就有多大,這一回彈到五六米遠的地方,摔倒趴在地上。

很狼狽。

狼性總裁:女人,別來無恙! 馨馨抑制不住想笑的衝動。

高開低走的最新姿勢。

還以爲她會把自己給弄死,誰知道一半的牢房都進不來。

好在篝火和木材在最裏面。

坐下木墩,打開把一瓶礦泉水打開,準備煮麪條吃。

或許孩子跟普通的孩子不一樣,三個月後,沒有在吸收母體的養份,馨馨飯量也可以維持的很少。

外面女人爬起啦,站着大門外,又是吼叫,又是甩鞭子。

唯獨不敢在進來,也不敢碰到牆體。

馨馨偶爾擡起眼,面無表情的瞄她一眼,繼續做自己的事。

會叫的不厲害,真正厲害的,纔不會叫。

她挺會嚎的。

麪條熟了,添點香料,弄點小香腸加進去,拿着小鍋子就吃麪條。

外面那個女人,被她無視的徹底,毫無剛纔的猖狂之意,外面罵罵咧咧的。

馨馨邊吃邊想着,所有食物加起來,她在省一點,還能吃上二十天。

可是二十天之後,要是沒人找到這裏,她必死無疑。

當然,不是被折磨死的,而是被餓死的。

二十天,她得想辦法。

就這樣,每天夜姬在外面甩鞭子,惡語相加,但是不敢進來。

夜姬沒出現的前半個月日子,她躺在睡袋裏自言自語的跟肚子孩子講故事,日子還算平靜。

可,馨馨被她煩的很了。

時不時的摔鞭子,每天罵罵咧咧的,脾氣在好的人也被她煩死。

實在忍無可忍,拿着一張靈符就朝她臉上貼去。

夜姬沒想馨馨突然來這麼一招,沒有防範,一靈符被貼在臉上,射中。

然後,火星子就在她臉上炸開。

此次不比第一次,火星子蔓延到她頭上,頭髮被點燃燒灼,臉上也血肉模。

“小賤蹄子,居然敢毀我頭髮。”

她幻化出黑色霧氣,臉上的傷痕恢復如初,卻想將頭頂的火撲滅,豈料,不但不撲滅,反而越燒越旺,沿着頭頂向身下燒去。

“啊……我的頭髮啊。”

她狂吼一聲,抱着一團火燒的頭,往外面衝,想尋找水源將火撲滅。

帶她離開方通牢鎖十米距離後,四面八方牆壁的鎖鏈,全部嘩啦啦收斂,鎖牢恢復如初。

馨馨看了眼打開的門,門口的地上鞭子摔出的一道道溝壑。

彎腰,將地上睡袋,食物,所有東西撈起來,放進福袋裏,跑到門口。

門口看外面,黑漆漆的,什麼都看不清。

她分辨不出自己在哪裏,該往哪兒走。

關鍵時,肚裏的孩子指明方向。

“麻麻,往東走,直走……”

“好!”

馨馨從牢房出來,往東腳程放快,時不時回頭觀望,生怕她追上來。

這一回頭,愕然發現,方通牢鎖原地消失不見了。

方通牢鎖呢?

“麻麻,方通牢鎖被收服了,走,先走。”

收服……

他,怎麼收服的。

這麼小的娃子太逆天了吧!

當下逆境,容不得多想,往東不帶停歇的,一連跑了十多分鐘,在回頭看一次,好像沒追上的跡象,放慢腳步。

福袋裏,她的陰陽乾坤袋飛出來,盈盈光亮,給她照前面的道路。

袋子靈性,比之前更強了。

連跑帶走,走了半個小時,有一扇石門擋住了去路。

糟糕,前面沒路了?

“麻麻,跟着乾坤袋穿過去。”

“好。”

乾坤袋先穿出去,一秒後看見馨馨沒有跟上來,又回頭穿過來。

馨馨閉眼,手穿入石頭,腳踏出,一步走出,在睜開眼,便是那天的山頂上。

依舊是黑夜,夜風深冷,山風呼嘯,吹着樹木嘩嘩的搖曳。 好像一切都回到當初她和小憐爬上山頂時。

烏雲蔽月,黑霧籠罩。

她拿出最後一個手電筒,往前面照了照路。

幾顆參天古木旁邊屹立着小木屋,屋子跟她和小憐上來時是一模一樣。

冷酷總裁失寵妻 陰陽乾坤袋飄到小木屋旁邊圍了一圈,卻沒有進屋,又飄了回來,落到她手心。

房子一定不正常。

可是,馨馨此時也不知該往哪兒走。

啊……

一聲慘叫,從背面側山坡傳來,是女聲,聽聲音好像是小媛的。

她一下停住腳步。

嘭!

一聲槍響,直衝天際。

山坡傳來李哥憤怒大吼聲:“老子殺死你們這羣王八蛋。”

這個時間……

她在方通牢鎖裏度過十幾天,外面世界,卻還停留在當初她消失的時間點上。

方通牢鎖,竟能有固定時間的效果,簡直歎爲觀止。

馨馨打開袋子,手電筒一照,裏面還有七張靈符,其中五張還是自己依據寒意的靈符樣子畫的。

有沒有效果她不知道。

靈符放下,抓着陰陽乾坤袋。

“小東西,一會能不能救人,就看你得了。”

陰陽乾坤袋似聽懂了她的話,飛起來,閃着幽光朝馨馨繞了一圈。

“我們走。”

乾坤袋帶路,馨馨打着手電筒往山坡的方向去。

走到山背面,樹木不高,雜草叢生,一道人腳步踩踏出的路,從山頂向下伸延。

半路,還有半乾枯的血跡。

馨馨加快腳步,陰陽乾坤袋就在前面飄着。

走了幾分鐘,走到一個大石塊下,下方是一個平地,平地裏面是一個大山洞。

槍聲,從山洞口傳出來,帶着悶響。

馨馨趴在大石塊往下望,這一看,嚇了一身冷汗。

她看見一具屍體,屍體脖子部分整齊切開,血從切口往外涌,唯獨頭不見了。

腦袋不見了。

還有一具屍體,腦袋還在,可是四肢都不見了,削成人棍一樣,丟在石塊下面。

血跡乾枯,已經死了很久。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