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嗯,不錯不錯,果然是先天風靈之體,還是水火對立雙生,雖然修煉起來有點危險,不過威力卻是絕對不會小的。”風致是越探查越得意。

冷酷總裁霸愛小乖妻 ,他睜開了雙眼,像銅鈴一樣的瞪着。

“這,這是。。。。不可能,不可能啊,”風致連道兩個不可能,隨後閉上雙眼,面色凝重。

林清雨只是面露迷茫,自己的身體又有什麼不對了嗎?

風致臉色越來越凝重,呼吸越來越促重。

“哈哈。。。真是這樣啊,真是啊,大哥,你有傳人了,你有傳人了啊,哈哈哈。。。。”風致陡然像發瘋一般,又笑又哭,已然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緒,身上的青光都開始起伏不定的閃爍着。


驀然的看相林清雨,“小子跟我過來。”話語凝重,隨後轉身,和雕像一起向前行去。

林清雨不明所以,帶着迷惑隨行而去。

雕像行到一處石臺前,停了下來,青光一閃,一座木牌立在了石臺上。

那是一座靈牌,上面寫着“雷仙雷羅靈位”

“跪下”風致臉上沒有了笑容,只有嚴肅,嚴肅中還有一絲哀傷,一縷思念。

林清雨跟在後面,聽到老師的命令,雖然不知道爲什麼,但還是照做了。

“磕三個響頭。”

“砰,砰,砰。”林清雨依照做了,看向老師的背影。

風致沒有叫林清雨起來,只是輕輕撫摸着靈牌,“老朋友,我也爲你找了一個弟子,他也是我的弟子,是我們共同的弟子,你放心,你沒有完成的心願,我一定會讓他達到。唉,若有輪迴,願我們下一世再會。”

林清雨沒有打擾風致,老老實實的跪着,他看得出來,這個靈位所刻的名字,是老師的摯友。如今,兩人也是陰陽相隔。

風致轉過身,看着跪在地上的林清雨,“今日,老夫代死去的老友收徒。你是叫林清雨吧。林清雨,從今以後,你便是風雷仙尊的弟子,日後行事,莫要辱沒了這個名頭。”

“是!”回答還顯稚嫩,卻鏗鏘有力。

林清雨回答的乾脆,心中卻是疑惑,風雷仙尊? 年辰趕緊將身一躬,弟子丹宗門下年辰,正是剛從平塘鎮趕回家裏。

呵呵,那就不錯啦,小友跟我走吧,有兩位前輩要見你,小友真是造化啊!中年修士嘴裏說着,已經和另一位修士一同轉回身,向來時的路上走去。顯然二人知道眼前的這名練氣期弟子一定不敢違逆自己的意思!

年辰此時心裏一千個的不願意,本想好好陪陪自己的父親,但他也知道,修仙界強者爲尊的不二法則,只能深深的看了父親幾眼,就急忙向二人的方向追去。。。

走在前面,那身穿淡黃色道袍的超凡中期修士嘴脣微動,竟然用神識傳音向一旁的修士說道:陸道友覺得這小子有什麼特別嗎,竟然能驚動我天寅大陸南部兩位不出世的前輩,這兩位可是我天寅南部修仙界的頂階存在啊!

錢兄此言差矣,你也不想想,能視兩位前輩親自佈下的混元一氣陣如無物之人,豈是你眼中看到的區區練氣八層菜鳥嗎,肯定有什麼我等也看不透的關節!錢兄自問,你能破得了這傳說中的上古大陣嗎!

經陸姓修士一提,那姓錢的長鬚修士也恍然的點了點頭!看向身後年辰的目光中多了一絲複雜之色,隨即二人不再說話,匆匆向前行去。。。

順着自己早就爛熟於心的小道,年辰跟在二人身後很快就到了村裏的祠堂門口,二人中那身穿淡黃色道袍修士腳步一緩,輕輕的向祠堂的一間側室內走去。

片刻,那名修士就回到年辰身前,臉上滿含笑意:年小友,二位前輩叫你進去!

年辰心中一直奇怪,這兩名起碼都是超凡期的修士口中的前輩,莫非是傳說中的入聖期老怪物!心下一陣激靈,年辰的呼吸漸漸急促起來。在整個天寅大陸南部據說也只有五名這類逆天存在啊!

懷着惴惴的心情,年辰慢慢向那側室移去,此時的雙腿好像灌滿了鉛,而原本非常熟悉的房間,此時卻似龍潭虎穴般讓年辰感到一陣陣的壓力!

小友不必緊張,我二人並無惡意,只是想和小友交流一二,僅此而已,進來吧!屋內傳出了一陣彷如空井中迴盪的琴聲般的話音,剛一入耳,年辰那緊張的心緒瞬間就平靜下來,神奇無比!

一進屋, 重生之億萬小女僕 ,停了下來,向地上的二人深深地施了一禮。

年辰小友,不必過於拘束.

左邊的老道發話了,和剛纔那幾句明顯的不同,老道的話音就像一柄出鞘的利劍,隱隱有金鐵交鳴之感,只見他手一揚,一陣金光過後,一個青色的蒲團出現在年辰身旁地上,接着手勢一比,做了一個邀請的姿勢:

小友請坐,今日本座和枯木大師特意將小友邀來,就是想和小友好好交流一下!

受寵若驚的年辰,背後的汗珠漸漸聚在一起,變成了一道道細細的汗流,控制不住的浸溼了年辰的衣衫!近在咫尺的蒲團,年辰好不容易纔盤膝坐了下去,而此時的他,連呼吸都漸漸困難起來,將體內五丁劍訣運轉,情況才稍微有了好轉,但那無形的壓力仍然籠罩在年辰四周。

右邊的枯木大師見此,只見他單手略一掐決,身體周圍瞬間放出了佛光,靈光,金光,由裏向外分三層擴散開來,整個屋內立即罩上了一層柔和的亮光。年辰立即感到四周壓力一鬆,恢復了常態!就連那因爲靈識消耗嚴重而依舊鑽心般疼痛的大腦,也瞬間疼痛立消,恢復了空靈!

旁邊的無塵道長此時突然輕咦了一聲,眼中突然金光大放,將年辰掃視了一遍。小友竟然修煉的是五丁劍決,而且第一道劍氣似乎快要大成,真是怪事!

旁邊的枯木大師臉上神色一訝,你是說年辰小友修煉的竟然是傳說中的五丁劍決?枯木大師那本來柔和如嫋嫋梵音的口氣中竟也透出了一絲的波動!

無塵道長將頭點了一下:本座剛纔看見年辰小友運轉的法決似乎是五丁劍決,所以以透視之術,竟然觀察到小友體內已修成了一道五丁劍氣!

接着目光看向年辰,而且本座還有一件不明之事,小友體內除了三件已經煉化的頂階法器和一道劍氣以外,竟然還存在兩道連本座也不知道是法器還是法寶的東西!小友可否爲本座解惑啊?

年辰心頭一凜,知道在這種高階老怪面前最好還是說實話,否則很容易被識破謊言,那樣的後果年辰無法預料,更不敢想象!立即恭恭敬敬的回道:弟子修煉的的確正是五丁劍決,前輩看見的兩道法器,是弟子在修煉第一道劍氣時,由於機緣巧合,自創的無影針!

枯木大師接口道:小友果然福緣深厚,竟然連傳說中號稱比天乾道的天地無極劍陣還要厲害幾分的五丁劍決也能修煉!看來貧僧和無塵道友此次真沒找錯人啊!

年辰不禁愕然,兩名天南的頂階修士竟然找自己似乎有事相求的樣子!實在不可思議!

無塵道長顯然是那種心直口快之人,未等年辰發問,就先一步說了開來:小友也知道,此次的妖獸狂潮不比以往,所有的妖獸似乎都是在一種癲狂的狀態之下!而且在妖獸中,竟然發生了突然進階甚至越階的事情,這次和我等對敵的一名化形妖修,就是在此次的妖獸狂潮中從六級直接越至八級的天青狂蟒!

沒有理會年辰眼中的震驚,無塵頓了一下,又接着說道:

最後,人類修士和妖獸中化形級的妖修都漸漸發現了不對勁,除了那直接越到化形期的天青狂蟒外,所有的妖獸都是在吸收了大量的突然噴發的靈氣以後,神智漸漸迷亂,而修爲突然猛增!

所以經過數次的溝通後,人類修士和妖獸一方都決定將事情的原委弄清楚,好及時的施以對策!經過雙方大量的努力,在損失了人類修士兩名超凡期修士,和妖獸一方一名七級妖獸後,初步判斷,這此事件的禍根,就是這些不定時大量噴發的靈氣!

經過二位老怪交替敘述,年辰終於將事情的來龍去脈搞清了一個大概!

原來,從一年前開始,魔獸嶺原來的一線天峽谷處,就會經常噴發大量的靈氣,吸引了衆多的妖獸聚集在這一帶,瘋狂的吸收這些靈氣,無數的妖獸得以進級,而且有些“幸運”的妖獸,還能碰到偶爾噴出的靈晶!

但是,所有吸收了靈氣的妖獸,過一段時日,靈智已開的就會漸漸失去神志,而低階的妖獸,也會慢慢迷失本性,變得狂暴異常!

那些少數吸收了靈晶的妖獸,基本在將靈晶完全吸收後,都爆體而亡!

只有一條天賦異稟的巨蟒—-天青狂蟒,天賦神通是能瞬間狂化,越狂暴實力就越強,這條巨蟒在吸收了一顆靈晶後,不僅沒有爆體而死,還一連升了兩級,從六級妖獸,一下子步入了化形期的逆天存在。

經過努力,人類和妖獸都一致認爲,這不定期爆發的靈氣,來源於阻斷各個位面的亂流空間.

這是一個令人望而卻步的絕地,無邊無際,四處遍佈空間亂流、空間裂縫和狂暴的鴻蒙之氣,這鴻蒙之氣,其實也就是人們常說的靈氣.

亂流空間裏的鴻蒙之氣、是開天闢地以來就已經存在的,充塞了整個空間,數量極爲驚人! 楊恆朝著三個綵衣人飛去的時候,手中不停的凝聚五行符印,對方想要用陣法來殺他,他乾脆也用陣法來殺掉這三個綵衣人。他剛才施展九陽神功對他的靈氣消耗很大,他也正好趁這個時間恢復一xiati內靈氣。

那個老者雖然可以布置三級陣法,但是本身的實力並不高,只是靈人境界中期。楊恆有把握用陣法斬殺三人,即使老者可以破去他的陣法他也無並不畏懼。

三個綵衣人看到陣法被楊恆破去,全都震驚了,等他們醒悟過來打算逃跑,楊恆的驚雷大陣已經啟動,無數白色雷電迅速朝著三個劈去。他們只能匆忙的祭出法寶來抵擋雷電的攻擊。


陣法內,雷電一道接著一道從空中劈下,三個綵衣人很快就手忙腳亂,不斷的被雷電給劈中。


沒過多久,一道道痛苦的哀叫聲在陣法內響起。那個陣法師也並沒有破驚雷大陣的能力。

「這位朋友,我們真的錯了,求你撤了這個陣法放我們走吧,我保證我們血圖族的人以後再也不找你們的麻煩了。」年輕的綵衣人在陣法內痛苦的哀求道。

楊恆一聲冷哼,對這個年輕的綵衣人也很是鄙夷,之前就說不找索撻族的麻煩,沒過半天又找上門來,還叫來一個陣法師想殺自己,簡直就是一個十足的小人。

雷電不停的在陣法內閃現,三個綵衣人的氣息速度的萎靡下去,很快就死在了雷電的轟擊之下。

楊恆將陣法收起來之後,走到三人旁邊收起了他們的法寶,在那個陣法師的身上發現了一塊碎裂的靈玉。他拿起這塊靈玉一看,發現只是一塊普通含有靈氣的玉石,他猜想這應該是一種生命靈玉,只要這塊生命靈玉的主人死亡,靈玉就會自動碎裂。這種生命靈玉應該是有兩塊,在血圖族裡應該還有一塊同樣的生命靈玉,此時血圖族的人看到這個陣法師的靈玉碎裂就能知道這個陣法師已經死亡。

不過楊恆並不擔心,即使血圖族的族人知道了陣法師是他所殺他也無懼。他聽那個陣法師說要吸人的精血來提升修為,他就對這個邪惡的血圖族很是厭惡。

之前他對血圖族的這群人沒有下殺手,而這群人不識好歹,反過來還對他下殺手。即使血圖族不找他的麻煩,他也早就有了要殺上血圖族的打算。

「你…你殺了血圖族的陣法師?」撻沙走到楊恆旁邊,結結巴巴的說道,聲音里滿是驚恐。

楊恆知道對方應該是怕血圖族的人對索撻族進行報復,而他已經打算幫索撻族徹底解決這個敵人,開口問道:「你們不必擔心,我現在就去血圖族,將他們一網打盡,他們以後再也不會來找你們索撻族的麻煩。」

「什麼?你…要將血圖族一網打盡?」撻沙驚訝反問。

「不錯,現在你們就帶我去血圖族的老巢,只有將他們連根拔起才能徹底的解決這個隱患。」楊恆肯定回道。

聽了楊恆的話,所有的索撻族族人都面面相覷,好像根本就不相信楊恆所說的話是真的。

片刻之後撻沙才開口說道:「尊貴的客人,血圖族的實力比我們索撻族的實力要高很多,你這樣找上門去的話恐怕會有麻煩。」

楊恆一愣,他剛剛有些被憤怒沖昏了頭腦,倒是沒有想過血圖族的實力怎麼樣,如果血圖族冒出一個神人境的對手,那他就等於送羊入虎口。


現在被撻達一提醒,他心中倒是有些忌憚。不過這不代表他就會這麼放棄這個想法,他接著問道:「你們知不知道血圖族最厲害的人有多厲害。」

撻沙稍作思索之後回道:「我聽別人說血圖族最厲害的就是剛剛被你殺掉的那個陣法師。只是不知道這是不是真的。」

楊恆從剛剛那塊生命靈玉就猜想到那個陣法師在血圖族的地位應該不低,現在聽了撻沙的話,他心裡也大概有了底,這個陣法師整體實力跟靈人境界後期修士差不多,即使不是血圖族裡最厲害的,也應該排的上名號。至於排在陣法師之前的實力有多高,楊恆也無從知道,他估計最多也就是靈人境界後期的修為。所以他還是打算去血圖族的老巢看看,能戰的話就將這個部落連根拔起,不能戰的話,他立馬就逃。

「你們現在就給我帶路,等到了地方之後你們就先回部落,以後有機會我再去索撻族找你們。」楊恆回道。

「好吧,既然尊貴的客人你已經決定了,我們就陪你一起過去,如果你死在了血圖族人的手裡,我們也陪著你一起死,我們沒有理由讓你一個人為我們索撻族冒這麼大的險。」撻沙說完之後帶著楊恆朝著一個深山之中走去。

楊恆對撻沙的好感有增加了幾分,跟著對方朝著血圖族的方向走去。

幾個時辰之後,楊恆已經被帶到了深山中最底部的地方。他遙遙看到前面有一萬丈高的峭壁,在峭壁的最下面布滿了無數個大大小小的洞口。

楊恆知道前方已經沒有去路,峭壁上那些洞口應該就是血圖族部落居住的地方,他沒想到這些穿著綵衣的部落居民居然會住在洞里。

越往峭壁走去,楊恆看到不少人影在峭壁之前走動,那些人都穿著彩色的衣服,分明就是血圖族的居民。

「好了,你們先回部落吧。我一個人過去就可以了。」楊恆對撻沙說完後繼續朝著峭壁走去。沒走出幾步,他看到撻沙一群人一直站在原地沒動,看樣子根本就沒有要離去的意思。

楊恆知道自己說什麼這些人都不會走,他也不再管他們,繼續往前面走去,不管是為了索撻族還是他自己,他都會盡全力將血圖族的人一網打盡。 風致收起靈牌,看向林清雨,“你可是疑惑,風雷仙尊是何許人也?”

林清雨點了點頭,沒有隱瞞。

風致面露回憶之色。“風雷仙尊啊,想當初是多麼大的名頭啊,如今卻是。。。”

他轉頭看相林清雨,“你可知修煉的境界?”

林清雨點點頭。“修煉分築基武者,武師,武尊,武宗,武聖,還有武仙。”

風致點點頭:嗯,真麼小的地方那個能知道武仙,也是不易了。他繼續講着,風雷仙尊便是武仙,不是一個,是兩個。

林清雨震撼,兩個武仙?

風致看着林清雨,露出了笑容,“風雷仙尊,是風仙和雷仙的合稱。其中風仙,便是我了。而雷仙,算是我大哥吧。也就是你剛剛拜的死去的老師。”

我拜了兩個武仙做老師?林清雨還沒有反應過來,似乎被這突如其來的幸福砸暈了。

唉,風致嘆了口氣,“你還小,還是不要知道太多。雖然名頭上有兩位武仙做你的老師,不過卻是一死一。。。還是一死,就只是一個靈魂而已,能夠提供給你的就只有修煉的經驗了。日後的路,大部分還是要靠你自己走的。”

林清雨回過神來,想想也是,這兩個老師是沒有辦法幫自己直接報仇,一切只能靠自己了。

風致話題一轉,“你可知我爲何要收你爲徒?”

林清雨撓撓頭,“你說我是風靈之體?”

風致笑着點了點頭,“那你可知我爲何還要代友收徒?”

林清雨糊塗了,他只知道那個老師名爲雷羅,稱爲雷仙,爲什麼要拜他爲師,難道自己有雷的天賦?他只能妄加猜測:“我是,雷靈之體?”

聽着林清雨不確定的話語,風致哈哈大笑,“小子能猜到這一步也不錯,不過,我告訴你,你的雷屬性天賦,比雷靈之體還要強大。”風致頓了頓,“你,是至雷之體。”

“至雷之體?什麼玩意兒?”林清雨已經不驚訝了,他麻木了,從風致口中跑出來的新鮮事物太多了。

“雖然沒有在築基的時候體現出來,不過你的的確確是至雷之體。這種體質本來就不是天賦築基時能夠表現出來的。”風致定定的看着林清雨,斬釘截鐵的說道,打去了林清雨的顧慮。

“風靈之體,至雷之體是什麼啊。”左思右想, 空間之農女皇後 ,至雷之體的,可自己完全不瞭解,有什麼用。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