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嗯!”風柳頭也沒回,擺擺手道:“替我照顧好老爺爺和老師,我會回來看你們的,再見!”

風柳等人再次離開了,短短十幾天的時間,算是偷了個懶吧。幾位年輕人在這十幾天裏,卻是喜歡上了這個與世無爭的地方,一切都那麼和諧、那麼安寧。

“瘋哥哥,下次我們什麼時候回來啊!”小雪妹妹很是傷感,還沒離開就已經向着何時才能再回來。

“傻丫頭,很快就會回來了!不過,還是想想之後的事情吧,我們這次回去可是有很多事情要做的。不過,這次倒是不必擔心太多了,起碼生命有保障了。”風柳將小雪妹妹的頭髮揉的亂糟糟的,不顧小雪妹妹的不滿,像是想到了什麼,突然看着冰兒問道:“冰兒,這幾天你和老爺爺總是神祕兮兮的,你們到底幹了什麼啊?”

“爺爺說,讓我好好看住你,不讓你花心。”冰兒冷冷的說道“說省的下次再爲了女孩子傷心的死去活來的。”

“呃——咱們趕緊趕路吧!”風柳不顧夥伴們囂張的笑聲,臉色平靜的轉移了話題。

———

日暮西山,風柳一行人站在皇城腳下。看着巨獸般匍匐在夕陽下的城池,竟有種倍感親切的感覺“呼—!離開沒幾天,竟會覺得離開好久似得!”風柳唏噓道。

“哈哈,我們可是經歷了生死啊!媽的,那個黑暗聖殿的黑衣混蛋……”在一起十多天,衆人相互熟悉了不少,聖子終於露出了本來面貌。風度翩翩,一身白衣手提長劍,氣質出塵的他,誰能想到這廝竟喜歡髒話連片。

“注意形象啊,少年!”每次聖子開口,火舞都不會放過這樣的機會,對此樂此不彼。

一路上衆人有說有笑,顯得那樣和諧。風柳卻是臉色慢慢平淡了下來,看着眼前的軍營停下腳步,漆黑而深邃的瞳孔變得越來越堅定。戰爭,我成爲強者的第一步。身後幾人也安靜下來,像風柳那般眼神慢慢變得堅定。

“我會陪你!”冰兒輕聲道“快走吧,父親應該已經準備了晚餐了。”冰兒說着一馬當先的朝軍營中走去。

當幾人跟着走入軍營的時候,風行者問詢趕來。在風柳一行剛進城的時候,就已經有屬下來報小姐回來的消息了,風行者可謂等的望眼欲穿啊。看到寶貝女人,風行者立刻眉開眼笑起來。冰兒也沒讓他失望,那對於外人來說拒之千里的冰冷早已不見,膩聲道“爹爹——”

風行者骨頭都酥了,大笑道:“哈哈,好好好,乖女兒回來了!”說話間抱起冰兒就是一個七百二度的旋轉,好一陣噓寒問暖,這纔想起風柳等人:“哈哈,讓你們見笑了。我已經命人準備了晚餐,咱們邊吃邊談。”

衆人對此見怪不怪了,倒是聖子,目瞪口呆的看着反差如此之大的冰兒,想起之前跟她套近乎時被冰成的冰棍,頓時淚流滿面,對你父親這麼乖巧,對風柳也那麼溫柔,對我卻……同樣都是男人差距怎麼就那麼大呢?

“兄弟……”野熊拍了拍聖子的肩膀“別想那麼多了。”

“還是你最懂我!”聖子一臉感激的看着野熊“知己啊!”

“知己你大爺。老大讓我來喊你吃飯了,你發什麼呆呢?”野熊說完不再理他,徑直走回大帳之中。聖子四處張望了一下,只覺得嗖嗖晚風吹過。我發呆了那麼久嗎?

席間。看着幾人狼吞虎嚥,風行者猶豫再三,這纔開口道:“那個……你們完全可以在路上吃點東西吧!”

“付叔叔,來來來,我敬你一杯!”風柳所答非所問的舉起酒杯,咕咚咕咚的一飲而盡,隨即繼續消滅者盤中的餐點。

“……”風行者鬱悶不已,看着眼前的食物,怎麼也吃不下去。冰兒掩嘴輕笑,做到風行者身邊,與他訴說着離開後的經歷,從黑衣人到與風柳同牀共枕,再到趕回軍營,講訴的鉅細無遺。

聽到黑衣人時,風行者心中一緊,看着寶貝女兒安全歸來,暗道一聲僥倖。聽到與風柳同牀共枕時,臉色發黑牙齒咬得嘎嘣響。待冰兒講完,風行者長舒一口氣,看了看依舊在大快朵頤的風柳,好不容易緩下來的臉色,頓時間又黑了起來。“風柳,你個小王八羔子,給老子說個道道!”

“呃…?”風柳呆愣了一下“付叔叔,你再說什麼?”


風行者是越看越生氣:“我在說什麼?你小子不知道?我問你,是不是跟我寶貴閨女同牀共枕了,名不正言不順的,你就沒想說點什麼?”

“什麼?竟然有這事?”在座的幾人都是一愣,竟然發生了這種事?聖子第一個坐不住了,指着風柳怒道:“風柳,你小子忒不是個東西了吧,竟然把冰兒妹妹……。最重要的是,你狗日的還沒給我說過這事?待會兒給哥說說…冰兒你……”—咔擦—咔擦—

“哎呀,爹爹——”冰兒羞紅着臉,把聖子冰凍的同時不滿的說道:“我們沒什麼啦,你怎麼能當着這麼多人面說這種事情呢!”

“呃…”風行者一愣,心道難道這事兒他們還不知道? 妖孽殿下纏上身 ?不過風行者是什麼人,很快就給自己找到了臺階:“閨女,爹爹給你做主。小子,你給老子說說這事兒怎麼辦?你都跟我家閨女那個啥了,總不能沒有點表示吧?”

“哪個啥?”風柳不解道“我跟冰兒是清白的,表示什麼?”風柳腦袋發矇,愣登的看着風行者。看了看冰兒,隨即反應過來,放下手中的食物,蹭的站了起來,毫不含糊道:“這次沒有顧慮了,反正我老爺爺也見過冰兒了,他很滿意這個孫媳婦。什麼時候操辦婚事,全憑付叔叔做主。”

“呃…”即便是風行者也不禁楞了一下,這小子這麼豪邁?“我看,就明天吧!”

“我隨時準備着!”風柳毫不含糊,當即就是一個閃身站在風行者面前“岳父大人在上,請受小婿一拜!”說着就要跪下去,冰兒再也顧不得在父親面前維持形象,一個閃身擡起一腳將風柳踢翻在地上。

“爹爹——,什麼時候嫁人,女兒自己說了算,好不好嘛…”冰兒膩聲道。

“好好好,乖女兒,你說什麼就是什麼!”風行者連忙說道。轉而臉色一寒,看着爬起來的風柳道:“小子,你聽到我寶貝女兒的話了?她什麼時候要嫁給你,你就得什麼時候娶她。你有沒有意見?有意見保留,這事兒就這麼定了。”

“呃…”風柳苦笑道:“全憑岳父大人安排。”

風行者不搭理風柳,滿臉賠笑的看着冰兒:“寶貝兒女兒,這下你滿意了吧?”

“爹爹——”

一帳篷人互相看了看,滿是無語的神情。程詩詩臉色鐵青,不過也不得暗道一句高明。先是默默陪伴,一點一滴的將自己刻畫在風柳心上,隨即趁風行者一句失言,巧妙運用牢牢掌握主動權。程詩詩滿是同情的看了風柳一眼。 昨晚一席相談甚歡,搞定了寶貝女兒的終身大事,風行者興奮不已,拉着所有人,陪他喝到半夜這纔算完。導致衆人飲酒過度,今日一大早,風柳拍了拍有些疼痛的腦袋,盤膝打坐運轉紅塵戀心術,這才化去酒力,起身飄起,急速的飛出軍營。

皇宮,當風柳手持雷帝親賜的令牌,來到雷帝殿前。身穿紫衣的雷帝端坐殿上,下面百官戰列,似乎正討論國事。百官見到風柳紛紛皺眉,一身穿鎧甲的將軍正要呵斥,雷帝卻是現行開口說道:“哦?風柳,你來想清楚了?”

“拜見雷帝,風柳想清楚了!”風柳行禮恭敬道。

“說說你的打算。想要什麼官位?”雷帝開口,百官譁然。紛紛猜測這年輕人是何人,竟然能讓雷帝如此看重。就連先前要呵斥風柳的將軍,也不禁側目,但看到風柳較小的身軀,撇撇嘴礙於雷帝在場,沒有多說什麼。

“啓稟雷帝,我不想要官位,只希望雷帝能安排我以及我的幾位夥伴加入戰爭。風行者叔叔告訴我,現在帝國似乎不太平。只要能上戰場殺敵,我願成爲一名士兵!”風柳大義凜然的說道。

雷帝哈哈一笑:“風柳,在本帝面前就不要做樣子了。如果只是一名士兵,風行者就能安排,你也不會來找我了!說說你想要的吧!”

“呃…雷帝明鑑!其實是這樣,我想上戰場殺敵,但又不想受軍隊管束,同樣的我也不要求擁有士兵,只希望加入帝國一方,作爲不受約束的一名戰士,當然,我的小隊由我統領!所以來求雷帝給予一個合適的身份!”風柳不卑不亢,實話實說。如果說上次來這裏還有些心虛的話,那這次完全沒有害怕的感覺,因爲……

“風柳,我本想讓你成爲一名文官,畢竟你的才華出衆,假以時日畢竟成爲帝國樑柱。不過你身爲魔法師,竟然想成爲一名士兵,卻是讓我有些驚訝,不知道你究竟在想什麼,你的要求我可以答應你,不過你是不是先爲我介紹介紹你小隊的人?”雷帝心中一動,暗道人以羣分,風柳有如此學識,小隊中想必也都是出色之輩,那兩張答卷可謂是現在還記憶猶新啊。

“啓稟雷帝,我小隊目前七人,分別是帝都火家的火舞,火系高級魔法師。傅家的傅雪,高級聖光系魔法師,程家的程詩詩,高級暗黑、風雙系魔法師,風行者的愛女,高級冰系魔法師。聖殿的傳人聖子,高級聖光系魔法師同爲武者。一名土系高級武者。還有我高級風系魔法師同爲風系高級武者。”風柳一一介紹。

下列百官,越聽越心驚。就連雷帝都有些驚訝,只因爲風柳太年輕了,就連雷帝也是第一次知道風柳竟然是高級魔法師,何況他同時還是高級武者。“風柳,你以及你夥伴們的年齡是?”

“啓稟雷帝,我今年十九不到二十歲,小隊中最大二十一歲,最小的剛剛十九。”風柳語不驚人死不休,再次拋給雷帝一個重磅**。

“什麼?”果然,即便是雷帝聽到這樣的年紀也不禁咋舌,在這十八歲才能開始修煉魔法的魔武大陸,能在十九歲成爲高級魔法師的,無一不是天才。若是雷帝得知風柳的實力絕對不是高級魔法師與高級武者的結合那麼簡單,不知又作何感想,不過這是風柳最大的祕密,他自然是不會說了。

“你的小隊,若是想你說的那樣,無疑全部都是天才。那麼,你想讓你的小隊扮演什麼樣的角色呢?畢竟戰場上,七個人的力量,那麼你們是高級魔法師,在幾十上百人的戰場中也起不到任何作用,你可知道?”雷帝淡淡的說道。

“啓稟雷帝,我的小隊將成爲自由的小隊,我們全部都是魔法師,而且我的夥伴們都經過嚴格的軍營訓練,我們將遊蕩在戰場之外,隨時可能出現在敵方的任何一處,給予敵人重創。簡單來說,就是遊擊!同時,我們成爲暗殺小隊,負責暗殺敵對的指揮官以及將領。我們需要的是在戰鬥中獲得磨礪,望雷帝成全!”

“遊擊…遊擊,有意思!好,我答應你。希望你能帶給我驚喜。雷恩將軍,風柳小隊將會去你的軍隊報道,希望你給予他們幫助。”雷帝看向那名威武的將軍,淡淡的說道。

“是,陛下!”將軍雷恩絲毫不敢怠慢,連忙點頭應是。雷恩,就是先前想要呵斥風柳的威武大漢,一身戎裝包裹,手提雙手闊劍。這會兒看風柳的目光依舊沒有不滿,反而他眼前這個年輕人有必要去幫助,畢竟雷帝對他可是很看重的。當即雷恩嗡聲道:“風柳小兄弟,我是雷恩,多多關照。隨時可以去拉曼郡找我,那裏是戰爭的最前線,我想小兄弟會喜歡的。

“過些雷帝陛下成全,多謝雷恩大哥。”風柳依次道謝,隨即道:“陛下,雷恩大哥,我這就回去準備了,到時候還煩請雷恩大哥照顧了。雷帝陛下,風柳告退!”

待風柳退出大殿後,雷帝這才緩緩說道:“你們是想知道這小子是誰?本帝爲何對他照顧有加吧?哼!上一屆考生他一個人包攬了第一第二名,你們有誰能做到?本帝也是第一次知道,他竟然還是個高級魔法師,才十九不到二十歲。雷恩,別讓他死在戰場上,帝國這樣的人才,不多!”

—————-

風柳回到軍營中時,已是日上三竿。一一招呼衆人。將早晨去皇宮的經過講述給衆人。風行者也在這時走來,大笑道:“小子,你要我已經給你準好了,這次就坐馬車吧。上次給你們的奔雷駒竟然一個都沒有給我帶回來。”說着,風行者滿是肉疼之色。

“岳父大人,麻煩你了!至於那幾匹馬,以後再還您吧,我們準備啓程了。”

風行者哈哈一笑:“你小子,你們要小心了。還有,保護好我的女兒,我不希望她受到什麼傷害。你能做到嗎?”

“我能做到,絕對不會讓冰兒受到一絲傷害!”風柳認真的說道。

“好了,上路吧!好好表現,說不準過不了多久我們就能再見了,若是再戰下去,我的軍團也不得不上戰場了啊。”

“走吧,瘋子小隊!”風柳一聲令下,衆人紛紛上了馬車,臉上滿是興奮之色。馬車六七米寬,坐下七人綽綽有餘。在四匹高頭大馬的牽扯下,飛快的疾馳出皇城,直奔拉曼郡而去。


“他們好可憐啊……”越發的接近戰場,逃難的人越發的多了起來。小雪妹妹看着馬車下,揹負着包裹,穿着破爛的逃難着,不時的有人摔倒在地上,再也沒有爬起來。

“呵呵,這就是最底層平民的命運,他們沒有任何選擇的權利,只能逆來順受,小雪,看不過眼就別看了!”風柳平靜的說道,眼眸不知在何時已經泛起了紅光。

“哈哈,大哥。這次肯定能買一個好價錢啊!”突然,一道刺耳的聲音在馬車外響起。風柳等人不禁皺眉。

“那些貴族老爺們一定會喜歡的,瞧瞧這些小妞兒們多水靈啊!”

“對對對,大哥,要不是還得賣給那些貴族老爺,我都忍不住要提槍上馬了!”

“滾你媽的蛋,昨晚你小子才活活搞死一個!不過,昨天我搞那個,真是給勁啊,哈哈哈……”


窗外,一根麻繩一連串的拴着幾十名少女,雖然看上去髒兮兮的不過確實像那些人所說,都很水靈。旁邊十幾名大漢,說笑着不時的在少女們身上摸上一把。

“瘋哥哥,這是……”

“人販子。他們抓了這些逃難的少女,廉價賣給有錢的貴族。”風柳看了一眼窗外,隨即閉上了眼睛淡淡的說道。

“她們好可憐,我們幫幫她們吧?”小雪妹妹可憐兮兮的看着風柳。

“火舞,坐下!”風柳沒有回答小雪妹妹,反而拉住了正要衝下去的火舞,搖搖頭道:“這些人,有她們自己的命運。就算我們幫助她們,難道我們還能跟着她們麼?幫的了一時幫不了一世。也許被那些貴族買去,纔是她們的歸宿,運氣好的話,會被好人家買去!”

“那我們就這樣看着了?”火舞急道。脾氣暴躁的她,哪能想到那麼多。她只知道現在不爽,而且也知道下去教訓一下那羣王八蛋,就會很爽。

“不想看着你可以閉上眼睛,你幫不了她們。你現在幫了她們,讓她們自生自滅,她們很可能因此而死亡,這一路上我們見到的死人還少麼?你爲什麼不去幫?你幫的過來嗎?你們火家,就沒有幾個購買來的丫鬟奴隸麼?”風柳冷聲說道。

“可是,我們火家從來沒有虐待過她們!”火舞不忿的說道。


“她們也不一定會遭受虐待,好了,不要想那麼多了,這樣的人很多,我們是幫不過來的!”風柳說着嘆了口氣“這些人販子沒有錯,如果沒人買的話,他們就不會賣了。說起來他們也是可憐人,好好的生活不過,誰願意幹這種勾當,爲了活下去,他們也沒辦法。那些買家也沒錯,既然有錢那爲什麼不去享受呢。有買有賣纔是賣賣,買主與賣主,他們都沒有錯!錯的,是這些被抓的女人,她們不敢反抗,所以就要接受悲劇的命運。”


火舞沉默了,車廂內所有人都沉默了。 黑色玫瑰 ,火舞喃喃道:“也許,你說的是對的!” “其實,這也是我去軍隊的目的!”風柳的話頓時吸引了車廂中所有人的注意。

又聽這廝陡然提高了聲音:“去軍隊變強,等我有能力了,我要讓讓所有人在恐懼與痛苦之中感受他們生命無法承受之重。然後,人們纔會知道生命的珍貴與活着的美好。這個世界,平靜太久了,當所有人都在考慮明天怎麼活着的時候,這個世界纔會變得美好。”

死寂,所有人都陷入死寂之中。只有野熊咧嘴嘿嘿笑着“老大,你以前給俺說的,俺現在明白了,俺支持你。”

冰兒眼中劃過一道異彩,看着身邊的這個男人,默道我陪你,無論如何!聖子雙眼猛地爆發出精光:“風柳,我突然發現,聖殿的教義是錯的,媽的什麼狗屁感化世人,讓他們明白神的真意。你的方法纔是最直接的啊,太瘋狂了,那就讓我們一起來吧!”這話從看上去神聖的聖子嘴裏說出來,怎麼都讓人覺得怪異。但這樣的瘋狂卻在每一個人身上傳遞。

“我們一起!”衆人堅定道。

馬車疾馳,一路上難民數不勝數。小雪妹妹眼睛始終紅紅的。終於,黃昏時分,馬車抵達了拉曼郡。

“小雪,別難過了。咱們找個地方住一晚,明天再去尋雷恩,明天他應該就回來了!”風柳率先跳下馬車道。

衆人紛紛躍下,駕馬車的士兵準備回去了,卻被風柳挽留下來,讓他休息一晚,明早上路。一行八人隨便找個家客棧了住下了。

經過觀察,風柳意外的發現,就連店家的小二都是士兵,而且城中行人全部都是青年壯漢,可以說現在的拉曼郡,人盡皆兵。

“各位客官,晚上這裏不**寧,沒什麼事還是不要出門的好,有什麼事儘管招呼,我就先下去了。”客棧小二嗡聲說道。

“好的,謝謝小哥了!”風柳應了一聲,看小二哥離開後,風柳道:“聽小二哥的吧,今晚沒什麼事不要出門,我發現拉曼郡里根本就沒有普通人,都是士兵。避免生事,今晚好好休息吧!”

衆人完全沒有意見,人生地不熟,再說又不是來玩的,而且趕了一天的路大家也都累了。應了一聲各自找房間去了。不得不說,這家客棧設計很好,整個就一小四合院,十幾間房子,衆人也不怕不夠分。

一夜無話。哦不,值得一提的是,夜間的拉曼郡人聲鼎沸,大街上熱鬧不凡,很多彪形大漢,當街就是擼着袖管子拼酒的、比斗的、更多的是嚷嚷着去找老孃們的。戰爭,不止平民受苦,士兵們更是辛苦,在這戰場的前線,晚間能有這樣的景象已實屬難得了。

次日,幾人圍坐吃過早餐。風行者派來的大漢就站起身“小姐,各位,沒什麼事的話,我這就回去了!”

冰兒看向風柳,風柳點點頭。今天也該去找雷恩了,讓他早點回去也好。幾人起身,客氣目送大漢離去後,風柳開口淡淡道:“咱們去找雷恩吧,雖然有陛下照顧,但是感覺不會太容易。昨晚上的情況,想必你們多少也看到了。”

“看到了,媽的,彪悍!”聖子一個彪悍就將一切蓋過了,但衆人卻紛紛點頭。

“二位大哥,請問哪裏可以找到雷恩?”風柳對着兩位身着鐵甲的大漢問道。

“雷恩?雷人是誰?”一大漢疑惑道。另一位大漢連忙捂住同伴的嘴“除了大將軍還有誰叫雷恩,你活膩歪了?”大漢制止同伴後,這纔看向風柳笑道:“哈哈,小兄弟別在意,這貨剛來的。請問,你是什麼人,找我們將軍何事?”

“麻煩你帶我去找他!”風柳爲了避免不必要的麻煩,拿出了雷帝賜下的令牌。那壯漢一見令牌立刻跪伏下去“參見雷帝!”就連旁邊不知所云的同伴都被他強行拉着跪下。

風柳心知,他們跪的是令牌,而不是自己。不過也客氣的將二位大漢扶起,笑道:“麻煩二位給帶個路!”說着的同時,幾塊水晶幣不留痕跡的塞在那明目的大漢手中。

恩威並施,大漢立刻眉開眼笑,客氣的引領着風柳一行人來到城中心。站在城主府的大門前,大漢止步笑道:“大人,雷恩將軍暫在城主府中,大人自行前去吧。”

風柳道謝,手持令牌,平靜的朝城主府中走去。“帶我去見雷恩!”風柳看着跪伏下去的守門士兵,懶得廢話,直接命令道。

士兵看看風柳,又看看令牌,不敢多說什麼連忙帶路。小雪妹妹疑惑不已,心道,瘋哥哥怎麼變化這麼大,剛纔還對那兩位兵士很客氣呢,這會兒怎麼就不一樣啦?“瘋哥哥,你怎麼了?剛纔還挺好的,現在怎麼?”小雪妹妹擔心的笑聲問道,還以爲風柳是心情不好了呢。

“呵呵,你還太年輕!”風柳揉了揉小雪妹妹的腦袋笑呵呵的說道。引得小雪妹妹極度不滿,暗道你也就比我大幾個月而已好嗎?

“小雪妹妹,你瘋哥哥這是在立威呢,狐假虎威,用雷帝的名頭嚇唬這些士兵呢!”聖子覥着臉湊到小雪妹妹身邊,正想再進一步聽到身後的咔擦聲,激靈靈的打個冷戰:“冰兒,你要不要這樣啊,你們成雙入對的,媽的,我還是孤家寡人好嗎?”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