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喲!怎麼一看到我就逃跑啊,看來你不記得我了!”胡杏出現在姜雲譜的前面,“真是太好了,你就不明不白地死掉吧!”

姜雲譜非常恐懼,他害怕地看着眼前的這個黑色小孩,“你究竟是誰?爲什麼要殺我?”

“不必那麼緊張,姜雲譜。”胡杏走近姜雲譜,“我記得我們第一次見面的時候,你當時也是這樣的表情,可惜,你好像不記得了。既然你想知道,我就告訴你一點吧,我是黑暗神胡杏!”

“神?!完了,這回我死定了,爲什麼我會這麼不幸啊?”姜雲譜的內心非常悲傷,他不知道自己該怎麼辦,只能無動於衷地趴在那裏,等待着胡杏接下來的行動。

“你!可以去死了!”胡杏再次舉起黑暗神刃,用力揮下,朝姜雲譜的頭砍下去。

“我還不想死!”姜雲譜閉上了眼睛,他心裏閃過了一個強烈的念頭,就在這時,一把神劍出現在他的頭頂,剛好擋住了黑暗神刃。

“咚!”黑暗神刃與除魔神劍發生碰撞,產生一股神力衝擊,迅速波及周圍的所有事物,引發了物質世界的扭曲。整片樹林在瞬間被扭曲,所有樹木的外形都改變了,附近的山川也在瞬間變得奇形怪狀。

“除魔神劍?”胡杏先是一驚,他後退了一段距離,又發出開心的笑聲,“你居然還在用這把神器?”

姜雲譜閉着眼睛,他發現自己沒事,於是睜開了眼睛,看到了一把散發着光芒的劍正飄在自己的面前。

“這樣也好,殺掉毫無反抗的你,也太無聊了!”胡杏盯着姜雲譜,雙手抓緊黑暗神刃,“姜雲譜,拿起你的神器,和我痛痛快快地打一場吧!”

姜雲譜完全不明白現在的狀況,他奇怪地看着那把能自己漂浮在空中的神器,又去看胡杏。

“去死吧!”胡杏朝姜雲譜衝了過去了,用力揮動黑暗神刃,“黑暗衝擊!”

黑暗神刃放出一股強力的黑暗衝擊波,擊中了姜雲譜的胸膛,把他一下子打飛了,包括保護他的除魔神劍。結果,他往後倒退一萬多米,撞在了一座海拔八百米的大山上,在大山上砸出了一個直徑達七百米的黑色大坑。另外,在姜雲譜往後倒退的過程中,地面上的所有物質頃刻間化爲烏有,消失的地方被一片黑色填滿了。

“好疼!”姜雲譜艱難地站起來,慢慢擡起頭看前方,只見前方一片空曠,所有物質被染成了黑色。

連續遭到攻擊,一股憤怒在姜雲譜的心中產生了,他高高舉起右手,與此同時,除魔神劍飛到了他手心。

胡杏飄浮在姜雲譜正前方,又發出得意的笑聲,“你不行了啊!哈哈哈!”

“可惡的混蛋!我要殺了你!天怒斬!”姜雲譜大聲說道,他使出全身的力量,揮下除魔神劍,除魔神劍立刻放出一道猛烈無比的光射向胡杏。

胡杏萬萬沒有想到,脆弱的姜雲譜居然在自己的奮力攻擊下,神力非但沒有減弱,反而大幅提升了。姜雲譜的天怒斬像一門威力恐怖的追蹤大炮,正好打在他的胸口,逼得他不停地往後倒退。結果,胡杏一不小心往後倒退了兩百萬公里,神聖星的地表一下子出現了一個長度超過兩百萬公里,寬度三千米,平均深度一萬米的大裂谷。

“可惡的傢伙!不可原諒!”姜雲譜看着前方,右手抓緊除魔神劍,他一下子飛了起來,瞬間從大裂谷的這頭閃爍到了大裂谷的那頭,輕易穿越了兩百多萬公里的距離。

胡杏一下子往後退了好遠的距離,他被姜雲譜的天怒斬打傷了,精神正處於震驚中,“怎麼可能?!那個傢伙怎麼一下子變得那麼強大了,這種事情不應該發生的啊!?難道說,在我的攻擊下,他的力量瞬間回來了!?”

“胡杏!”姜雲譜出現在了胡杏的正上方,他舉起除魔神劍,用力揮下神劍,“去死吧!”

就在姜雲譜與胡杏戰鬥的時候,他們對神聖星地表所帶來的巨大破壞很快引起了神聖家族的關注,首先發現的是秦嵐小隊的三個人。他們原本正在討論問題,忽然發覺姜雲譜不見了,於是打算找姜雲譜,結果看到了令他們不敢相信的一幕。

“智紅,你看那邊,我記得那邊有座大山吧!”秦嵐站在樹頂,她一邊用手指着遠處的空地,一邊說道。

冷峻和智紅也站在樹頂,他們把頭扭過去,只看見一片黑色的區域。

“我不記得了!”冷峻說道,“不過,我可以肯定一點,那裏剛剛沒有黑色的東西。”

智紅同意地點了一些頭,“沒錯,那裏應該有座山,怎麼突然不見了?”

“過去看一看吧!”秦嵐說着跳了起來,等他跳到空中的時候,她馬上看到了恐怖的一幕,只見原本是一片樹林的地面上出現了一個巨大的裂谷。

智紅和冷峻也看到了那個大裂谷,兩個人都非常吃驚,他們不明白這究竟是怎麼回事。

“什麼時候冒出來的!?”智紅背後的翅膀馬上張開,她朝大裂谷飛了過去,眼睛順着裂谷往遠看卻看不到盡頭。

冷峻來到了裂谷的邊緣,他把頭朝下望,只見裂谷下面一片漆黑。

秦嵐來到冷峻的旁邊,她則朝裂谷延伸的方向望過去,發現這條裂谷的長度超過了她的視距。

“這個裂谷是什麼時候冒出來的,爲什麼一點動靜都沒有啊?”智紅飛在空中,她十分緊張,“剛剛還沒有的啊!”

“姜雲譜不見了!”秦嵐看着智紅說道,“你們覺得,這一切會不會和他有關?”

冷峻和智紅怔了一下。

“秦嵐,你沒有開玩笑吧?”智紅用力搖頭,“雖然姜雲譜的確不見了,可是,再怎麼樣也不應該和他扯上關係吧!”


冷峻考慮了一會,他認真地說道:“你們可以感覺到姜雲譜的存在嗎?”

“我可以看清楚一百萬公里遠的東西,”秦嵐看着冷峻和智紅,“現在,我根本看不到姜雲譜,也感覺不到他的任何氣息。”

“我也感覺不到!”冷峻說道,“也許這些真的和他有關。”

“等一下!”智紅飛到秦嵐和冷峻的面前,“你們知道你們在說什麼嗎?這條裂谷的產生毫無徵兆,即便是神聖家族最厲害的人也做不到。如果這和姜雲譜有關,那不是是說他擁有比神聖家族還要逆天的能力嗎?”

“人類永遠無法理解的力量嗎?”冷峻又說道,“果然如神聖第一公主所說的那樣嗎?如果真是那樣的話,這樣的實力的確不是人類所能理解的。”

“我不相信!”智紅又用力搖頭,“我絕對不相信他有那麼厲害,這簡直就是神的力量啊!”

秦嵐看着伸向遠方的裂谷,對冷峻和智紅說道:“無論如何,我們現在必須找到姜雲譜,而這條突然冒出來的大裂谷是唯一的線索了。”

“你的意思是?”冷峻看着秦嵐,“現在跑到這條超過百萬公里的裂谷的盡頭?”

“沒錯!”秦嵐說完,她背後的兩片巨大的紫色翅膀張開了,一股猛烈的強風吹向四面八方。 第三十七章:死亡北海

在神聖星的北極圈附近,有一片充滿危險和可怕傳說的神祕海域,它被稱爲死亡北海。事實上,它是神聖家族特別設置的一個神獸區。與絕大部分神獸區不同的是,這座神獸區常年處於未使用狀態,已經有千年歷史,至今從未被使用過。而且,這裏生活着數量和種類難以估量的神獸,幾乎每過一年,神聖家族就會往這片區域投放一隻新的神獸。於是,這裏成爲了各種神獸廝殺的地獄,各種各樣的傳說很快從這片不平靜的北海傳播出去了。

在神聖星的表面有無數片神獸區,而每一座神獸區都有一座試煉神宮,試煉神宮都是位於神獸區內海拔最高的大山的山頂。如果某一片區域沒有高山,神聖家族就會特意在那裏建立一座大山,死亡北海就是一個例子。在死亡北海的中央,有一座人工小島,島上有一座高聳入雲的大山,名爲北海魔山。之所以被稱爲北海魔山,原因是在大山的山頂上有一座魔宮,其實是神聖家族特別佈置的試煉神宮——北海神宮。

由於試煉神獸太過危險,以至於部分神聖家族的孩子慘死於試煉神獸的嘴下,因此,很多神聖家族的人更傾向於把試煉神獸稱爲魔獸。久而久之,試煉神宮也逐漸被很多人稱爲魔宮了。試煉神獸一般不會靠近試煉神宮,因爲試煉神宮內一無所有,沒有引起神獸興趣的食物。

所有試煉神宮都是一模一樣的,外觀看上去像一個被魔鬼附身的黑色城堡,光外表就足以讓人害怕三分了,也難怪人們喜歡把它稱爲魔宮,位於死亡北海的試煉神宮也一樣。

巨大的白霧籠罩着北海,震耳欲聾的海浪聲此起彼伏,讓這片海域更加危險。忽然,一聲霹靂在空中響起來,這聲巨響迅速在空中傳遍。接着,天空中出現了一個金色的龐然大物,它在白霧中穿梭,朝着遠處的北海魔山駛去。

沒過多久,金色的龐然大物飛到了魔宮的前方,它這才露出完整的形態。原來,這隻龐然大物是神聖家族千金族的最強宇宙戰艦——墮天號。

墮天號,隸屬於神聖星千金族神聖艦隊,屬戰神級星際母艦,名字來源於神聖神話。戰神級星際母艦是神聖家族建造的究極宇宙戰艦,擁有極其恐怖的戰鬥力,它集合目前人類所有的最新科技,也是全宇宙最爲強大的戰爭兵器。即便單獨一艘也擁有毀滅一片宇宙的可怕破壞力,而十三艘聯合在一起則擁有毀滅整個宇宙的威力,能夠令整個宇宙中的一切化爲最純粹的分子狀態。由於該型宇宙戰艦威力過於恐怖的關係,神聖家族僅僅建造了十二艘,分別以神聖神話中的十二位戰神的名字命名,三大人族分別擁有四艘。

此時,在北海神宮的大門口,紅英正獨自一人耐心地等待着。看到墮天號宇宙戰艦出現在天空中,她擡起頭,朝戰艦望去。只見一道金色光柱從太陽神號的底下射了出來,剛好射在了魔宮大門前的空地上,一個人影出現在了光柱中。很快,光柱消失了,一個少年出現在了光柱照射的地方。這是一個金色短髮的少年,他的眼睛也是金色的,他是神聖家族千金族第一王子千升。

千升,男,千金族,15歲,金色短髮,金色眼睛,千金族第一王子,神聖王候選人。

紅英走到千升的面前,向他伸出右手,“好久不見!千升殿下!歡迎來到北海!”

“紅英殿下!”千升伸出右手與紅英握手,“好久不見!”

紅英與千升的手握在了一起,兩個人的目光彼此注視着對方。

接着,紅英走到千升的旁邊,做出一個“請”的動作後,朝魔宮大門走過去,“我們進去吧!”

千升很快明白了紅英的意思,他邁出腳步和紅英並排一起向前走,“聽說,唯佳殿下已經到了,她怎麼沒有出來迎接呢?”

紅英露出會意的微笑,“千升殿下,關於唯佳殿下的事,您進去之後再問她吧!”

“明白了!”千升也會意地點了點頭,“原來,紅英殿下和唯佳殿下已經見過面了,你們沒有吵起來吧?”

“千升殿下,我怎麼會和唯佳殿下吵起來呢?”紅英又說道,“她的身邊可是又有一位能讓世界進入冰河世紀的強者哦!”

“冰如果離開了低溫,它就會融化吧!”千升邊走邊說道。

紅英搖頭,她閉了一下眼睛,“事實上,冰不會立刻融化,她的溫度畢竟還是一個謎啊!”

“謎嗎?”千升停下腳步,他嚴肅地看着紅英,“這個世界上的謎恐怕不止那一個吧?”

紅英也停下腳步,她轉身看着千升,“千升殿下想說什麼嗎?”

“剛剛我在戰艦內聽到一個消息,就在剛剛,神聖星的表面出現了一條大裂谷!”千升的表情很緊張,“這件事情你不會不知道吧?”

紅英看着千升的眼睛,她的心裏開始有些緊張了,“關於這點,我也已經知道了,我也不知道究竟是怎麼回事。不如,我們現在就進去和唯佳殿下商量一下,你看如何?”

“原來這個世界上還有紅英殿下不知道的事情嗎?”千升的表情很複雜,他看着前方不遠處的三尊殿,“既然如此,那我們就進去聊聊吧!”

不一會的功夫,紅英和千升進入了三尊殿,唯佳、冷心、淘氣、柯文、古訓、羅莉和劉霞已經在裏面了。

三尊殿是北海神宮內最大的宮殿,表面上它是一座漆黑詭異的殿堂,裏面只有三座雕塑和三座王座。

此時,在三尊殿的中央,有一個巨大的激光立體神聖星影像,上面正清晰地顯示着大裂谷的情況。

唯佳正坐在藍色的王座上,冷心正站在她的旁邊,而淘氣和柯文則站在巨大立體影像的旁邊,他們顯然正在探討關於大裂谷的謎團。

“紅英殿下,千升殿下,你們來得正好,我正好有非常重要的事情要和你們談一談!”唯佳看到了紅英和千升,連忙離開了座位,走到了立體影像的旁邊。

“這是什麼?”紅英故意問道,“可以爲我詳細解釋一下嗎?”

唯佳不高興地看着紅英,她知道對方的意思,於是對羅莉說道:“羅莉天王,麻煩你來解釋一下吧,讓你們的紅英殿下了解剛剛發生在神聖星上面的不可思議的事情!”

“是!”羅莉看着所有人,“就在三分鐘之前,一條巨大的裂谷出現在了神聖星的表面,東接亞洲星河地區,西接北極天湖附近,全長約兩百零四萬公里,寬約三千米,平均深度一萬米。除此之外,在星河附近出現了山川消失現象,並有神祕的黑色神祕區域出現。同時,在北極天湖附近,也出現了非常詭異的黑**域。”

“兩百零四萬公里?!”千升認真地看着立體影像,“這個長度是神聖星赤道長度的四分之一,如此巨大的裂谷,到底是如何產生的?”

所有人都沒有說話,畢竟,誰都不知道原因。

“發生這樣的事情,不能坐視不管,我建議立刻組建調查小隊前往出事地點展開調查,”千升看着紅英和唯佳,“紅英殿下,唯佳殿下,兩位覺得如何?”

紅英搖了搖頭,她對千升說道:“千升殿下,我明白你的意思,但此事我們最好不要插手。”

“爲什麼?”唯佳馬上問道。

紅英看着唯佳一眼,又去看千升,只見他也投來了相同的目光,“我個人認爲,剛剛發生的事情,非人所爲!”

唯佳忍不住笑了,又很快停止笑聲,“紅英殿下,非人所爲,你在說這是神乾的嗎?”

千升注視着紅英,他雖然沒有說話,但是他的眼神已經闡明瞭自己的態度。


“是的!”紅英非常肯定地說道,“如果我沒有猜錯,剛剛那一幕只是一個開始而已,後面還會發生更加可怕的事情,而我們所有人無能爲力。”

“把一切看上去無法解釋的現象歸結爲神,這就是你的邏輯嗎?”唯佳用鄙視的眼光看着紅英,“神在你的口中真是廉價!”

千升走到紅英的面前,他看了一眼立體影像,“紅英殿下,也就是說,你不打算做出任何努力,只是打算當一個旁觀者,是這樣嗎?”

紅英搖了搖頭,她看着千升的眼睛說道:“千升殿下,此事的發生絕不是偶然,我們最好不要輕舉妄動!” 第三十八章:武神覺醒

胡杏向忘記過去的姜雲譜發動攻擊,原本以爲能夠很輕鬆地殺掉對方。可是,萬萬想不到,由於受到攻擊的緣故,沉睡在姜雲譜體內的巨大神力竟然被喚醒了。然後,受到黑暗之靈影響的姜雲譜爆發了,他使用了自己最擅長的一招天怒斬打飛了胡杏,並逼對方往後退了兩百多萬公里的距離。

“混蛋!”姜雲譜出現在胡杏的正上方,他雙手緊握除魔神劍,用盡全力砍下來。

“他已經恢復了!”胡杏不敢相信自己的看到的結果,連忙舉起黑暗神刃,接住了除魔神劍強力的一擊。

“噔!”除魔神劍打在了黑暗神刃上面,發出了清脆的響聲,碰撞的地方放出了神靈之力互相沖擊的光芒。兩件神器再次直接碰撞,又一次對周圍的環境產生了影響,大地被扭曲,所有事物被粉碎。

胡杏眯起眼睛,看着姜雲譜的眼睛,“很好!就是這樣!讓我們痛痛快快地打一架吧!”

“我一定要殺了你!”姜雲譜舉起除魔神劍,打算再次揮砍。

可是,胡杏動作非常迅速,他看準時機,用力揮動黑暗神刃。令姜雲譜沒有想到的事情發生了,黑暗神刃居然變成了一把黑色大錘,錘子一下子打在了他的胸口。被打的姜雲譜朝遠處的地面飛過去,砸進了土地下面,又在地面上劃出了一條又深又寬又黑的溝。


“可惡!”姜雲譜躺在地上,右手拿着除魔神劍,左手放在地上支持自己。

胡杏一下子出現在姜雲譜的面前,他雙手舉起黑暗神錘,“姜雲譜,你該消失了!”

姜雲譜看到對方舉起黑暗神錘,他的右手馬上鬆開了除魔神劍,接着除魔神劍自動飛行胡杏。

“神護界!”胡杏的身邊出現了一個透明的球體,將他保護起來,除魔神劍撞在神護界上被反彈到天空中了。

“可惡!”姜雲譜有些吃驚,他意識到自己沒有武器了,接下來很可能要死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