喬伊院長說道:這麼說貓娘變的確進化了,原先只是換了貓耳和尾巴的顏色,現在能通過不同的貓娘變獲得相應加成,欣得到了災獸與纖細身材不符的怪力,夏美得到東施喵與臃腫身材不符的高速度。…更重要的是相貌都隨著貓變改變。

舞說道:「好了,先確認這兩個傢伙是不是欣吧。…你們喬伊家族有辦法嗎?」

喬伊小姐回答:「我們有兩個辦法能判斷是不是欣和夏美,一是查精靈圖鑑,每個精靈圖鑑都有固定編號,這個沒法改的。……我們有她們的精靈圖鑑編號,只要和這個對上就能判斷她們是不是欣和夏美。」

舞說道:「這個我已經查過了,她們的精靈圖鑑編號和百變怪一樣,不過精靈圖鑑編號是可以偽造的。……這隻能作為參考,不能作為最終證據。」

喬伊院長繼續說道:「第二個辦法是查基因,精靈聯盟的研究所經過研究,破解了她們變身的秘密-或者說部分秘密,她們變身雖然部分基因會變,但是大部分基因是不變的,所以通過基因比對也能知道這兩人是不是新的變身。…剛才我的手下已經取了她們的血樣,只要送到精靈聯盟就能知道她們是不是百變怪。」

舞說道:「那就好,不過血樣怎麼運到精靈聯盟?」

喬伊院長說:「血樣運送不是問題。……讓精靈放下道具帶著二人的血樣,再把精靈收進精靈球,這血樣算是精靈帶的道具了,然後將精靈球傳送到精靈聯盟。…半個小時就能出結果。」

舞說道:「這真是好主意,就這麼辦吧。」喬伊院長於是給化驗科打電話:「剛才的兩個血樣讓精靈帶去精靈聯盟,告訴精靈聯盟的姐妹確認一下那血樣是不是兩個「百變怪」的!……你問什麼是兩個「百變怪」?…這個你不需要知道,照我的話說就是了。」。……

喬伊院長放下電話對舞說道:「血樣已經送過去了,很快就有結果了。…」說完坐在李欣旁邊,伸手在李欣的發卡-不,是獨角上摸來摸去。

舞見此驚呆了,說道:「你幹什麼?」喬伊院長見此說道:「放心,這獨角上沒有神經,怎麼摸她都不會察覺的。……」

舞說道:「我不擔心這個,我奇怪的是你摸那發卡…不,獨角幹什麼?」

喬伊院長說道:「你不知道,災獸擁有預知災難的能力,基本可等於神獸了,據說災獸預知災難的能力來自於獨角,當有災難的時候獨角就會用反應,災獸多次幫人類預知災難,所以芳緣地區的人都很尊敬災獸。…而且這獨角還能幫災獸預知危險,會自動向災獸示警,災獸藉此知道哪裡有攻擊襲來。…簡單的說這獨角有預知攻擊方向的能力。…只要災獸有獨角,就沒人能偷襲災獸。」

舞心說;怪不得我打不過欣,原來這傢伙有預知攻擊方向的獨角。……她繼續問道:「那你摸那獨角幹什麼?…」

喬伊院長說道:「我們芳緣地區還有個說法,摸了災獸的獨角可以避開災禍。…雖然這傢伙不算是真的災獸,不過既然也有災獸獨角,那摸了獨角肯定也能避開災禍的。……這機會可不多見,我得多模幾下。」

舞聽見這話哭笑不得,嘆口氣坐回椅子上。又過了一會喬伊院長的手機響了,喬伊院長拿出手機一看號碼高興了,對舞說道:「精靈聯盟實驗室姐妹來的電話,肯定是基因測試結果出來了。」

喬伊院長說完接通手機放在耳邊:「我是XXX,化驗結果怎麼樣,那兩個樣本是百變怪嗎?…是百變怪,你確定……太好了,回頭我請你吃飯。…掛了。」

喬伊院長掛斷手機,收起手機后對舞說道:「你猜對了,基因測試證明這兩個傢伙是百變怪。……而且她們現在確實有災獸和東施喵,乃至貓娘形態的特殊基因。…可以確定兩個新形態是貓娘變升級版。…」 舞聽見這話說道:「太好了,這兩個傢伙總算露出貓尾巴了,……這下我得好好教訓她們。」

喬伊院長說道:「我只能確認她們是百變怪,教訓她們我可幫不上忙。…而且我這裡沒幾個能力者,根本打不過她們。」

舞說道:「放心,我去找君莎家族教訓她們。」喬伊院長鬆口氣說道:「那就好,不過你為什麼要教訓她們,她們明明救出了人質啊!…」

舞說道:「我教訓她們是因為她們試圖隱藏身份,並且不跟我說實話,要是她們不隱藏身份,或者早跟我說實話,那會少許多麻煩。……至少我調停一下,那些能力者就不會攻擊她們了。」

喬伊院長說道:「你說的有點道理,不過你怎麼教訓她們?」

舞說道:「好辦,找個罪名,把她們關進特殊監獄裡面。」

喬伊院長說道:「怎麼關,隱藏身份根本不算犯罪?…」

舞說道:「也是,還真得想個合適的罪名。……有了,這兩個傢伙雖然救出人質,但是裝神弄鬼-打傷、戲耍大量能力者必須受罰……我先把她們弄到特殊監獄關三天再說,至於罪名…罪名就是聚眾鬥毆。…」

喬伊院長說道:「好吧,關三天也不算什麼?…等等,她們這兩個新形態要不要登記身份信息?…要是登記得找君莎家族搞定了。」

舞說道:「沒問題?…她們已經有好幾個假身份證了…再多兩個也沒關係…為了防止以後麻煩…這身份證必須得做?…」

舞說道這裡突然停下,說道:「等等,她們這兩個形態用的是災獸和東施喵,可是她們好像不止有這兩個貓精靈……既然這兩個貓變升級有新形態了,其他的貓變肯定也有新形態。……那就,算了,先看看還有幾隻貓精靈。」

舞說完拿出精靈圖鑑邊查邊說:「我看看,欣…除了災獸還有酷豹和雷鳴獅,那就是三個新形態,真不少。…夏美除了東施喵還有優雅喵和貓老大,也是三個,這麼說一共有六種貓咪形態,要登記六個身份信息…六個假身份證。」

舞合上精靈圖鑑收好,自言自語說道:「她們一共有六種貓變。…一次辦六個假身份證太多了,要不要緩緩。…算了,一次都辦了吧,以後省的麻煩。」

喬伊院長一聽六個身份證,頭上冒汗了,她擦擦額頭上的汗,說道:「身份證你去找君莎家族辦吧,她們可是主管戶口的,辦「假」身份證很容易,而且她們已經不止一次幫百變怪辦「假」身份證了。……這次肯定也沒問題。……不過六張身份證確實有點多。」

舞說道:「這點君莎家族肯定能解決,不能解決也得……算了,身份證的事情先問問喬伊家族再說,我先把她們運到警察局去,讓君莎家族把她們關起來。」

喬伊院長說道:「那我跟你一起去,我正好下班了,而且在君莎家族有熟人的。…等會,我打電話問問她在不在。」

喬伊院長說道拿起手機撥號:「喂,君莎芳嗎。…我挺好的,…你現在在警察局值班嗎?…是嗎,在警察局值班…好,我一會過去找你聊聊…嗯,待會見。」

喬伊院長收起手機說道:「我的老朋友今天正好值班,有她幫忙假身份證肯定沒問題。……我們趕緊過去。…」

舞聽見這話趕緊將二人的兜帽拉上蓋住臉,然後叫出怪力將二人抱了起來,喬伊院長說道:「我在前面帶路,你跟在後面。…」

四人一精靈走出醫院,喬伊院長把自己的車開過來,舞讓怪力將二人放在車後座上,然後將怪力收回,自己和喬伊院長坐在前面。…喬伊院長發動汽車徑直朝警察局開過去。

四人來到警察局,怪力繼續擔任苦力將二人抱上樓,直接抱進喬伊院長朋友的辦公室,然後將二人放在沙發上,接著就被舞收回。……幸好此時已經九點多了,整個警察局根本沒幾個人。…不過而喬伊院長的老朋友-或許應該叫君莎局長看見這架勢嚇壞了。

君莎局長問道:「喬伊院長,這三個傢伙是誰?…」

喬伊院長趕緊說道:「君莎芳,沒事的,這兩個傢伙是百變怪。…她叫舞,是精靈聯盟高級幹部。…」

君莎芳聽見這話立刻從椅子上站起來,掀開二人的兜帽說道:「她們好可愛,你說她們是百變怪,百變怪好像沒有這兩個形態吧。」

喬伊院長說道:「這兩人就是百變怪,我把她們的血送到精靈聯盟化驗,證實她們確實是百變怪。……她們現在的新形態是貓娘變升級的結果,現在的形態是災獸變和東施喵變。……你摸摸那白髮女的發卡,那就是災獸的獨角。」

君莎芳仔細檢查發卡,說道:「這真是獨角,我信她們是百變怪了。……你把她們送到我這做什麼?」

舞說道:「這個就得從頭說起了。事情經過是這樣的…她們雖然救出了人質,但是也導致大量能力者受傷,我希望你可以關她們三天,給她們長長記性。」

君莎芳回答:「這可不行…不經過審判,我們可是沒法關犯人的,

舞說道:「這我知道,不過這次她們太不像話了,要是她們沒有瞞著,而是將實情告訴我,那會少很多誤會,那些能力者也不會受傷了。」

君莎芳想了想說道:「她們是有點過分了。……不過百變怪身份敏感,要是監禁她們會有很多麻煩,根本走正當程序。……算了,反正超能力者專用監獄幾乎空著,把她們關三天應該沒問題。」

舞說道:「太好了,對了,還有一件事情麻煩你們,她們兩人一共六種貓變,也就是有六個…有六個貓變新形態……這些新形態得麻煩你們發身份證。」

君莎芳說道:「六個新身份,包括現在的兩種形態嗎?」

舞說道:「當然包括現在的兩種形態,現在的形態是災獸變和東施喵變,其他四種貓變是雷鳴獅變、酷豹變、貓老大變和優雅喵變。…」

君莎芳說道:「好吧,這個我來搞定。……不過得明天才能登記,現在登記戶口的同志都回家了。…」

舞說道:「當然沒問題,我明天就過來協助你們登記。……對了,現在先把她們送進牢房吧。…」

君莎芳點點頭說道:「你帶上她們,跟我來。…院長你在這裡等一會。」說完走出房間,舞趕緊召喚出怪力抱起二人,舞拉上怪力跟在君莎芳後面。

二人恐怕是累了,折騰半天也沒醒過來,舞看著二人說道:「這兩個傢伙真能睡,不過這樣也好,否則怎麼能把她們弄進牢房裡。…」

君莎芳鎖上門說道:「她們在這裡你就放心吧。…絕對跑不了的。」

舞說道:「那我先走了,明天上午我再過來看她們。…順便幫她們那六個新身份登記戶口。」……

二人這一覺直接睡到第二天早上九點,二人揉揉眼睛起來,發現自己被關在房子里,立刻過去推門,聲音驚動了看監獄的君莎小姐,她走到牢房門前說道:「你們幹什麼?…想越獄啊!」

李欣問道:「這是什麼地方?…」

君莎小姐回答:「這裡是卡那茲市能力者女監區…」

二人一聽這話傻了,問道:「我們怎麼進監獄了?」

君莎小姐說道:「怪了,你們居然不知道自己為什麼進了監獄。……算了,你們因「尋釁滋事」…無故打傷了幾個超能力者,被判了三天拘留,今天算一天,再過兩天就能出去了。……怎麼,你們難道是冤枉的。」

二人心說;我們倒是打傷了不少能力者,被關進來也不冤枉。……等會,我記得自己是在能力者休息處,怎麼到這裡來了,先問問我們是怎麼進監獄的。

李欣問道:「是誰把我們送進來的?…」君莎小姐說道:「好像是個叫舞的精靈聯盟幹部把你們送進來的。…」

夏美聽見這話用精神感應問李欣:「居然是舞送我們來的,她有沒有可能知道我們是誰了。…」

李欣說道:「有可能,不過也可能是因為我們打傷了不少能力者。……算了,等三天過了找舞問個明白。」

君莎小姐見二人愣住了,說道:「你們最好別想逃跑,這裡是關押能力者的特製監獄,就算你是能力者也跑不了。」

君莎小姐說完這話就走了,夏美說道:「麻煩了,居然要在這裡呆三天,我們要不要先變回男的,這樣很不方便的。」

李欣說道;「變形的事情就算了吧,這裡是女監,變成男的純粹自找不自在,還是等出去再變回去吧。……算了,我們想想能不能越獄。……球球,這裡的牆壁結實嗎?」

球球說道:「這監獄的牆壁是特殊合金鋼做的,不過還是比你的災獸指甲軟一點。…你是可以把牆撓穿的。」

李欣聽見這話開始撓牆,繼續問道:「那我多久才能把牆撓穿?」

球球聽見這話笑了,邊笑邊說:「哈哈,恭喜你,你只要在這裡撓一年牆……就能撓出一個出逃的洞口了。…哈哈。」

李欣聽見這話就停止撓牆了,說道:「你這不是廢話嗎,我只在這裡關三天,你卻要我花掉一年時間撓牆,你當我是傻子嗎?」

李欣說道;「既然這樣就別想法逃走了,在這裡玩會吧。…還好二人的背包還在,玩電腦遊戲,聊聊天,三天的時間很快就能過去。」

但是事情來了,二人還沒把電腦滑鼠插上,就聽見腳步聲,趕緊手忙腳亂的把電腦收回背包,就有兩個君莎小姐打開房門,走進二人所在的牢房。

君莎小姐給二人帶上手銬,拉著她們就走,二人不敢問只能跟著她們走。…走了一會,兩個君莎小姐將二人推進一個房間。

這個房間是個審訊室,兩個年紀較大的君莎小姐正坐在審訊台上,見到二人奇怪的說道:「她們是誰,我不是叫你們領來超能力者盜賊-烏鴉嗎?」

押送二人的君莎小姐回答:「怎麼?…她們不是超能力者盜賊。」

「那「烏鴉」要是長成這樣,直接當網紅就能賺個盆缽皆滿,何必當盜賊。…」

「可是她們就在左面第五間牢房裡。…」

「怎麼可…我明白了,你少數了一間房間,左起第一間不是牢房是雜物間,照你那樣應該是第六間房間,現在把她們送回去,把烏鴉帶回來。」

兩個「君莎菜鳥」只能回去繼續提人,同時將二人押送回去。……二人回到牢房哭笑不得,只能繼續玩電腦。

不過電腦剛玩一會,那兩個菜鳥又回來了,又給二人帶上手銬,二人說道:「這次幹什麼,我們可不是烏鴉。…」

君莎小姐撇撇嘴,說道:「這次是局長要見你們,跟我們走。」然後就推著二人出了監獄。……直接帶進局長辦公室。

這間局長辦公室很有趣,進門先是兩個沙發和茶几,然後是一張書桌,書桌後面的牆上有一副君莎小姐的群體合影,佔了整整一面牆,當然沒人能將這幾百個君莎小姐分出來,君莎小姐的臉蛋太相似了,區分她們的臉蛋除非你是電腦,正常人是根本無法憑藉臉蛋區分君莎小姐的,當然這對喬伊小姐自己也是一樣,她們之間用名字和編號互相稱呼。

書桌後面坐著一位中年君莎,屋子裡還有一個很熟悉的人,就是舞,舞看著二人笑著說道:「欣,夏美,你們好啊。」

二人只能裝蒜,說道:「你說這話是什麼意思?」

舞說道:「欣、夏美,別裝蒜了,快點承認吧,你們認為使用貓娘變的新升級形態我就認不出你們了嗎?…欣、夏美…你們早就露餡了。」

李欣只能繼續裝傻,說道:「什麼欣和夏美,我叫暗夢咲夜啊!…我們也就是藍貓、白貓啊」

舞走到二人面前說道:「妖孽,還不現出原形」說完又拿出一瓶貓薄荷對著二人一陣噴,二人這下忍不住了,貓耳和貓尾全都長了出來,就連說話都帶上了喵喵。

舞摸了摸李欣的貓耳說道:「這是怎麼回事,」李欣說道:「喵,只是能力的副作用而已!…」舞拿出化驗單遞給李欣笑道:「現在還想抵賴,這個你怎麼解釋。」

李欣一看化驗單蒙了,說道:「好吧,你贏了。…你是怎麼看出我是欣的。」

舞說道:「開始我還真沒認出來。…不過你露出了不少破綻,你那不搭界的屬性組合,你的戰植和戰蟲,還有你看見我的美洛耶塔居然不驚訝。…你最不該假冒暗夢族人,我們和暗夢家族來往甚密,只要一查就能知道沒有暗夢咲夜這個…不,結果是有暗夢咲夜這個人,但是你不是暗夢咲夜。」 舞說道:「最大的破綻不是這些,而是你們變身後依然是五級能力者,五級能力者十分稀有,這次來支援的加上我還不到十個,憑空冒出兩個五級能力者自然現眼,你們更不應該自稱暗夢家族,暗夢家族的五級能力者可是都有登記的,一查就知道是不是你們假冒的。……」

舞繼續說道:「還有,你一開始動用了獵斑魚守護靈。…其他還有一些小破綻我就不說了。…對了,你們為什麼用這貓變變身。」

李欣回答:「這是因為貓變後走路沒聲音啊!…這次是潛入救人,走路聲音自然越小越好。……」

舞說道:「既然如此,你們走兩步看看。…我聽聽有沒有腳步聲。」二人只能走了幾步,舞果然一點聲音都沒聽到。

舞說道:「果然走路沒聲音,這個能力還真有用。…」

李欣說道:「不說這個,那劇場的歹徒抓住了嗎?…人質救出來了嗎?」

舞頓了頓繼續說道:「那劇場根本沒有歹徒。…你們躲起來不出面,等著戰鬥結束溜出去。……這點弄得我毫無辦法,只能想法引出你們。」

李欣說道:「原來那劇場根本沒有歹徒,你一直在騙我們。…什麼打歹徒誤傷也是謊言吧,我們昏迷肯定另有原因。…」

舞說道:「沒錯,是我用藥物把你們迷暈了的。…」

李欣心說;該死,只要我仔細想想就能發現舞的話有破綻。…災獸角能預知危險,要是自己被歹徒攻擊災獸角肯定會預警,而自己昏迷災獸角沒有預警,意思就是沒有危險,舞雖然很麻煩且喜歡耍自己玩,但是對自己絕對不是危及生命的危險目標。……所以災獸角對舞的「攻擊」一點反應也沒有。…等會,既然是用藥迷暈的,這葯不會有什麼副作用吧,還是先問清楚。

李欣問道:「你對付我們的迷藥沒有什麼副作用吧?」

舞說道:「當然沒有副作用!…我還有一個問題不明白,你們是怎麼知道精靈訓練學校有人質的事情的,這個消息可是一直保密的。」

君莎芳說道:「她們當然是收到緊急通知了。」舞說道:「不可能,她們還不到二十歲未成年,精靈圖鑑根本不可能收到緊急通知的。」

李欣心說;原來得滿二十歲才能收到緊急通知,精靈聯盟還挺愛惜小孩子。…嘴上回答:「我是被杜鵑-不,是被她的徒弟阿松,請去的。」

舞問道:「阿松為什麼請你們?…你們怎麼認識他的?」

李欣回答:「我們中午去打杜鵑的道館,結果我們贏了,也就因此認識了杜鵑和阿松,然後我們就回精靈中心了。…沒多久精靈訓練學校出事了,杜鵑由於封印石的事情沒法出面,於是阿松就打電話讓我們去救人質。」

舞說道:「原來是這樣,阿松還真走運,還是求別人還不一定能救出人質。…不說別的,光是潛行進學校就很費力氣。……」

李欣回答:「不說這個,能不能把我們放出去。…關我們三天沒什麼意義吧!」

舞說道:「不行,你們這次故意隱瞞身份,而且不和我說實話,還打傷很多能力者。…必須受到懲罰。…這次念你們初犯,只要關三天就行了,下次再犯就讓你們把牢底坐穿。」

舞頓了頓繼續說:「這三天你們就老實呆著吧。……對了,你們除了現在的災獸形態和東施喵形態,還有沒有其他貓精靈形態。

李欣說道:「我們還有四種形態,我還有酷豹形態和雷鳴獅形態,夏美還有貓老大形態和優雅喵形態。」

舞說道:「我猜的果然不錯。…你們這六個新形態必須得做身份證。…」

李欣心說;不行,其他四種形態還沒測試過,萬一出問題變不回男的就麻煩了。……嘴裡說道:「可是其他四種形態還有點…」

球球在其腦中說道:「沒事,其他四種形態百分百不會出問題。……反正你們在女監也沒法變成男的,出問題也有足夠時間調整,身份證問題必須先搞定。…」

李欣聽見這話改口說道:「好,我們答應做身份登記。」

舞見二人同意,對君莎芳說道:「局長,這身份登記就得請你幫忙了。」舞轉頭對君莎芳如此說道。

君莎芳說道:「好吧,我這就叫同事給她們做身份證。」舞搖搖頭說道:「最好是您親自做身份登記。…她們的身份…或者說能力特殊…必須保密。」

君莎芳說道:「這個我知道,不過這六個身份可以錯開時間登記啊。……反正這六個身份長得不像,沒人會將其聯繫起來的。」

舞說道:「就算是時間分開也不行,她們現在的形態完全可稱得上超級美女,其他的四個形態也不會差到哪裡去……六個超級美女在一天來做身份登記可能嗎?…傻子也知道不正常吧。」

君莎芳說道:「好吧,不過我可不會弄身份登記。。……而且這假身份證還真的很麻煩,乾脆這樣,我叫家族派專門「做假證」的同胞過來辦這事。」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