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喂?!打擾哥睡覺,最好給我個理由,不然….”高宇的話還沒說完,手機裏就傳來一道戲謔的聲音,“嘿嘿,你確定?”“啊?嘿嘿,老爸你怎麼想起給我打電話了?!”高於一個激靈坐直了身子乾笑着。

“我怎麼想起給你打電話?!你小子挺能折騰的啊,這纔去韓國幾天啊,雖然老子臉上挺有光的,但你小子好歹低調一點啊。”高樂雄沒好氣的說道。

“老爸,你說什麼呢?!我怎麼聽不懂啊….”高樂雄一頓劈頭蓋臉的數落,搞得高宇一愣一愣的,滿頭霧水。

“聽不懂,自己隨便買份報紙看吧。”高樂雄還以爲兒子在自己這裝傻充愣呢,“不過,說真的,你真打算去當籃球運動員嗎?去NBA闖蕩一番也不錯….”“等等….老爸,你說啥呢?什麼籃球運動員啊?雖然去NBA確實挺爽的,但我還沒那個打算啊。”

在高宇的口中,進NBA彷彿探囊取物般簡單。這話要是擱在以前自是會引來別人的恥笑,但現在可不同了….

與老爸一番印證以後,高宇算是搞明白了事情來龍去脈。原來自己做完的比賽消息不僅而走,導致網上現在傳瘋了,中國媒體也關注起了此事,尤其看到高宇神勇之後。

姚明雖然以狀元身份剛剛進入NBA,但如今表現還不是很給力。而高宇展現的實力確實讓中國媒體眼前一亮,尤其高宇看了高宇灌籃之後。而“高宇”這個名字也是進入中國媒體的實現。

18歲,首爾大學的高材生,外形俊朗,絕對會成爲一個偶像級的球星。最重要的,他是中國人。

掛了電話後,高宇下牀打開了電腦,果不其然,搜索榜,關鍵字,都成了“籃球聯賽,喬丹…”之類的。而比賽的視頻也出現在了各大網站,但由於是sbs壟斷直播,大部分都是拿數碼設備拍下的,歪歪斜斜的,也不是很清晰。

剛關了電腦,高宇的電話又響了起來。一看,老舅的電話。果不其然,剛接起電話老舅興奮的聲音就從電話裏傳來。“哈哈,小宇,知道我們昨天的收視率達到多少了嗎?”“看您興奮的,40%?”高宇胡掐了個數字。

“我去,你小子是不是早就知道啊,猜的這麼準?!”金秀男有些不可置信,這不科學啊,自己也是今天早上才知道的啊。


“啊哈?不是吧?真是40%?瞎蒙都這麼準啊。”聽到這個消息高宇也是有些興奮,40%的收視率啊,這可是很多電視劇都打不到的收視率啊,況且還只是幾十分鐘的節目。

“呃,你小子是蒙的啊,嚇我一跳。”聽到外甥的解釋,金秀男無語的抹了抹額頭。“不過你小子這次可搞大了,現在完全比得上二線明星了。”金秀男也沒想到會造成這麼大的反應,sbs的人氣得到了很大的提升。不過這一切還是拜自己外甥所賜啊,不禁對自己當時的做法感到有些後悔。

“老舅,你也知道那種情況,我要是不拼命怎麼可能贏嗎,要怪只能怪那個腦殘教練,要是讓我早點上場,也不會這樣了。”高宇現在想想都有些牙癢癢,因爲那頭豬,估計自己的生活又將不平靜了。

這不是高宇所希望看到的….

金秀男打電話來也就是告訴高於這個消息,所以所完之後也就掛了。“也不知道志龍他們昨晚的表演怎麼樣了。”

昨天比賽結束頒完獎,按照事先計劃,權志龍等人會在場上進行是15分鐘的表演。高宇那會已經閃人了,因爲現場實在太“熱情”了,不少人都衝上來要和自己打“招呼”。無奈只能閃人,不然表演都沒法繼續了。

“反正要去YG的,到時候順便問問好了。”沒有了籃球賽,高宇可以把精力更多的投放到音樂上來了。

起牀收拾好,簡單的洗漱一下,高宇傳了一身白色運動服,便出了宿舍。

今天是星期天,所以校園裏穿梭的學子也少了些,但還是有不少人認出了學校的“英雄”,不少人都熱情的對高宇主動打着招呼。慶幸的是,沒有人衝上來….

頂着一道道熾熱的目光,高宇硬着頭皮走出了校門。順便在旁邊的學校旁邊的報亭買了份早報。非常醒目的,在第一版的正上方出現了自己的“英姿”:“神蹟,漢大小將帶領球隊完美逆襲”。

經過上次的“搖滾”事件,高宇對這些已經是完全免疫了,平靜的看完了報紙。

與中國媒體相同的是,韓國媒體對高宇的表現感到驚訝,也非常讚賞。不同的是,當知道自己是個中國人時爭議就出現了。因爲他們查不到自己的家庭資料,所以並不知道自己母親是韓國人。要是讓知道了,一向優越感甚強的“大寒冥族”還不立馬開始叫囂?!

一部份人對於一箇中國人帶領自己國家“第一學府”獲勝表示不恥,甚至直接開罵自己國家籃球水平的墮落。雖然中國是亞洲籃壇霸主,但“大寒冥族”也是世界強隊的有木有?!

值得慶幸的是,大部分韓國人還是理智的。尤其是看過比賽的人,對於高宇帶領自己學校獲得勝利表示祝賀,尤其是在比賽最後表現出的不認輸的精神,領導氣質,得到了更多人的認同。

但不管怎麼說,高宇這次計劃算是完美的實施了。最起碼sbs危機算是真正度過去了,雖然把自己搭進去了,但世上本就沒有不付出就獲得成果的道理,不是嗎?!

還有一件另高宇感覺比較開心的事,媒體也注意到了球場表演的衆位YG小將,未來的亞洲天“bigbang”提前進入了媒體的視線…..

一路小跑來到了YG,不得不感慨,漢城真是大的可以。無論是回家,還是去公司,就算跑步最多也就二十多分鐘。

剛進入YG,高宇就覺得在自己身上停頓的目光多了起來,“自己這算不算是名人了?”高宇自嘲的笑笑,也不理會,直接去了楊賢碩辦公室。

PS:收藏啊,收藏,怨念啊~~~~ 當高宇看到楊賢碩時,那滿臉的笑容告訴高宇,這次事件YG收穫也是不錯的。

“哈哈,小宇來了啊,快坐,小劉上茶….”楊賢碩對高宇那叫一個熱情啊,如今高於在老楊眼裏完全就是香餑餑了。

“呵呵,楊叔叔不用這麼客氣,剛剛我還在擔心志龍他們的表演結果,不過看來我是白擔心了。”高宇坐下身子笑道。

“哈哈,具體的一兩句也說不清,他們倒是很感謝你呢。”楊賢碩笑了笑,“不過比起你搞出的動靜可就小巫見大巫了,這麼好的天賦不打籃球可惜了。”高原這次的表現可以說完全讓楊賢碩放下了招攬高宇的想法。

當看到高宇那個灌籃時,楊賢碩就明白了,這個人不是自己所能掌控的。這並不是說楊賢碩懂不懂球的問題,而是一個人自內而外表現出來的氣勢。

“我可沒想過去打籃球,偶爾玩玩還是不錯的。”高主動來找楊賢碩自不會只有這些事,楊賢碩當然也看出來了,不過他可不會主動問。“其實我還有一事相求。”見對方不開口,高宇只能自己主動說。

“這次的事情恐怕會對我有些麻煩,雖然對其他人來說是好事,但我卻不喜歡。我希望你能對外公佈我是YG練習生的事,相信有上次聯誼會的事件,他們會相信的。”

“別人都是想盡辦法出名,你倒好,還怕出名。”楊賢碩確實有些不懂高宇,說他想出名吧,眼前的大好機會確實想着法躲避。說他不想出名吧,先前還搞那麼大動靜。

“呵呵,誰不喜歡出名,只是現在還不是時候。我什麼都不會,就算出道也不得長久。尤其是在韓國這種地方,您又不是不知道。”高宇嘆了口氣,沒報大仇之前,確實沒什麼心情。

“哦,這樣啊。恩,對於你來說確實早了,行,這個忙我幫了。你的事我哪敢推辭啊…”雖然知道這應該不是高宇真實想法,但對方不想說,自己也不好開口問。

“哈哈,您這麼說就見外了不是,過段時間我還打算拍攝電影的….”高宇“無意”的說着這麼一句。楊賢碩眼睛當即就亮了,“不過主演我有人選了,其他角色倒是可以。”畢竟自己這不是培訓部,有事沒事幫着YG提拔新人。

“呵呵,那是當然。不過大概什麼時間,我好早做些準備。”能得到這樣的機會已經是出乎楊賢碩的意料了。自是不好再做其他要求。“大概在年底吧。”高宇摸了摸下巴,才發現自己還和前世一般沒長鬍茬,縮回了手。

“那先就這樣,我就先走一步了。”高宇見快到訓練的時間了,起身告別。

“恩,好的,你先去忙吧。”心情大好的楊賢碩自是不會計較高宇的失禮之處,了呵呵的笑道。

告別了楊賢碩,高宇便直接去了聲樂室,也是怕perry等急了,總歸讓老師等學生也是不好的。進去時perry正在稿紙上寫畫着,走近一看,在給新歌譜着曲子。高宇在身旁站了十幾分鍾perry才發現了高宇。

“來了啊?那就開始吧。”沒有如其他人那般好奇的發問,perry只是淡淡的說着。

“恩,今天學什麼。”對於高於來說,可能一天最快樂的事就是現在了,可以無拘無束的跟着老師學習音樂。遠離外邊的喧鬧。

“今天就學習口腔共鳴。”perry笑着看了高宇一眼,這樣不爲外物所動的心態纔是學習音樂最必要的,音樂研究的不就是聲音嗎?

“聲音應該以小腹爲根源,想象聲音透過後脊樑,到腦後,到口腔後根,整個聲音應是豎立的,靠後的。你試着感覺一下….”整個聲樂室迴盪着兩人的聲音,不時夾雜着呵斥與歡笑傳出了室外,音樂在天空飛翔着…..

兩個小時的訓練對於高於來說,還是太短暫了。無奈身爲YG製作人的perry也不能太過偏袒高宇,高宇也有太多事情需要準備。兩人只能抽出這點時間進行訓練,高宇還想着是不是應該跑到美國去,學習Rock….

學校能給自己的幫助太少了…..不過這也只能想想罷了,不說眼前一堆的事,就是家裏人也不一定會同意自己去的,尤其是老媽。想起老媽,高宇嘴角不禁勾勒一絲微笑,似乎應該給老媽打個電話。

高宇剛走出錄音師,權志龍他們就過來了,恰好看到低頭沉思伴着微笑的高宇。

“哥,在想什麼呢?都快撞牆了。”權志龍笑着走到高宇跟前,身後跟着勝利。“啊,呵呵,小龍啊,訓練完了?”高宇聽到看清來人,也是呵呵一笑。不過當看到權志龍身後的小孩後,高宇搜索了下腦海裏的資料猜出了眼前之人。

“這位是勝利吧?呵呵,長得倒是挺可愛的。”走到勝利面前笑着說道。“宇哥好,我是李勝賢,叫我勝利就好。”高宇的話讓勝利不好意思的笑了笑,隨即規矩的給高宇行了個前輩禮。

“在我面前不用搞這一套的,隨意一點,叫我哥就好。”高宇到現在都沒適應韓國的這一套,也不喜歡。

“不過你家裏沒兄長吧?”高宇想起自己的小弟“李聖賢”奇怪的問道。

“啊?哥你說啥呢,勝利只有一個妹妹而已。”權志龍提勝利解釋道。勝利也是奇怪的看着高宇,“呵呵,就是我有個同學也叫李聖賢,想着兩人是不是有什麼聯繫。”

“哦,這樣啊,在韓國名字重複很正常,沒什麼的。”勝利點了點頭,笑着說道。“不過哥,你是怎麼知道我的。”勝利這纔想起來自己一直就想問的問題。

“這個啊,你這麼優秀,志龍說,楊社長也說,我自然就知道了啊。”對於十二三的孩子就應該多鼓勵,果然聽到高於這麼說,勝利樂的呵呵直笑。

“怎麼樣?要一起去吃飯嗎?我剛好要去吃飯。”閒篇了幾句,高宇笑着問道。“不了哥,我們剛剛吃過了,現在也該去上課了。”每次見面這位哥哥都請自己吃飯,權志龍都有些不好意思了。當然,他們也真的是吃過了。

“那麼,哥,我們就先去了。”“哥再見,慢走。”勝利表現完全符合“文明有禮”這四個字,典型的乖乖孩子啊。

向着兩人揮揮手,高宇便出了公司,至於吃飯,當然是回家吃嘍。對於只有泡菜的韓國料理,高宇實在不敢恭維。

雖然可以見到自己的外孫,但看到高宇,兩位老人還是高興的噓寒問暖。陪着外公聊聊天,指點下太極。對於高宇這次鬧出的動靜,老人自是知道的。老人也只有一句話:“做你喜歡的就好,其他的不用管,有外公在,韓國還沒人能動得了你。”

吃過飯又和外婆說了些日常生活的事。高宇便告別回了學校,但出乎高宇意料的是,自己迎來了一位想象之中卻是意料之外的客人。

宿舍樓下站着一個老頭,不過卻是個老外…. “自我介紹,你好,勞倫·克里斯。來自邁阿密。”在宿舍下等候的老頭主動上來打招呼。一頭銀髮,雙目卻是炯炯有神,走起個子路來也是頗爲有力,一看就是經常鍛鍊的人。

當然,也不排除歐美人身體素質本來就比亞洲的要好。唯一的不足,就是矮了些。

“你好,高宇,中國人。”高宇伸出手,流利的口語盡顯無疑。“哦?中國人?先生的口語是我這麼多天聽過最標準的了。”勞倫一聽高宇說自己是中國人,便迅速伸出手握住了高宇的手。


“呵呵,現在都全球化了,英語必須得學好啊。”開玩笑,好歹自己前世乃是特種兵王,對於掌握着十幾種語言的自己來說,實在算不得什麼。

感覺高宇手中傳來的力量,勞倫有些訝異,對方看起來也就是十幾歲的年紀,竟然有這麼強的力量。要知道勞倫以前可是舉重運動員,雖然多年不練,但一般人還真受不住他的手勁。

勞倫不禁對此次的行動有了絲期待…..

把勞倫帶到宿舍,李聖賢果然不在,高宇鬆了口氣,要是老不會來就更好了。給眼前的老外泡了一杯茶,“我這裏也就只有這個了,也不知道你喝不喝得慣。”

“哈哈,不會,不會。我對中國文化很是敬仰,茶恰好是我喜歡的東西之一。”喝了口茶,勞倫閉眼細品了一下。

“茶倒是好茶,就是這手法產點火候。”勞倫睜眼笑了笑,對着高於說道。“哈哈,看來勞倫先生對茶也頗有研究啊,不過您來我這應該不是爲了喝茶吧?!有話就直說吧。”高宇可不想和對方在這閒扯,浪費時間。

“呵呵,那我就直說了。”其實勞倫也不是很喜歡這種說話方式,只是知道對方是中國人才這麼說,高宇的快人快語正和了自己本意。

“再次自我介紹,勞倫·克里斯。邁阿密熱火球探”“邁阿密熱火?球探?!”高宇疑惑的掃了勞倫兩眼,要說是來自邁阿密高宇還是想相信的,你要說是球探,高宇還真不相信。

畢竟一個人氣質騙不了人,勞倫看起來和普通老頭沒什麼差別,但高宇卻感覺到了這老頭隱藏了什麼。

這是身爲一個武者的感知,高宇相信自己的判斷,尤其是自己進入煉身巔峯之後,隱隱感覺到化神境界時,高宇的感知越發敏銳。

不過對方不說高宇也不會點破,先看看對方葫蘆賣的什麼藥。想到這,高宇笑着說道:“原來是熱火啊,德懷恩·韋德也是我比較喜歡的球員。”高宇說出話才知不對,這會韋還沒昧登陸NBA呢。

果然,聽到高宇的話,勞倫臉色變了變,只是瞬間的變化,勞倫又恢復了先前笑眯眯的狀態:“韋德啊,確實是我們球隊打算簽下的,不過他還沒沒參加選秀呢。”

嘴上這麼說,勞倫心裏卻是波濤洶涌,本來以爲眼前的人只是一個一般的大學生,但現在看來,不簡單啊,這件事可就除過自己就只有隊裏的幾個高層知道。

“啊,呵呵,還沒入選啊?!”高現在除了傻笑也不能說其他的了。總不能說自己是重生吧,估計說了對方也不會相信。不過高宇不知都是自己的這番話卻是無形中幫了韋德一把,讓他在第一輪2號籤就被熱火選中。當然,這是後話….

“那你來是希望我加盟熱火?!”話都說到這份上了,高宇自是明白了對方的意思。“高先生倒是對自己很有信心啊。”勞倫放下茶杯,笑着說道。

“哈哈,除此之外我實在想不到一個“球探”來找我能有什麼事。”高宇特意加重“球探”兩字,笑眯眯的看着勞倫。


“哈哈,和聰明人說話就是省事,沒錯,昨天不小心看到高先生的比賽視頻後。覺得像你這樣的人才,我可不能錯過,說不得熱火還能多個總冠軍。”勞倫倒是比高宇都有信心。

其實這次勞倫來韓國也是偶然,本來是在日本與豐田公司商談事宜的,卻不想看到了關於高於的報道,而後老頭又看了高宇的比賽視頻,當時就把電話打到了美國的阿諾德·唐納德。然後,老頭就到這了,至於兩人說了些什麼,只有鬼才知道嘍。

“你倒是看得起我,總冠軍?雖然聽起來時間非常美妙的事情,但似乎並不容易。”高宇撇了撇嘴,自己一不缺錢,二沒受虐傾向,去NBA幹嗎?萬一不小心被那羣黑塊頭撞了(也不知道是誰撞誰…),那就不好了。

“宇你既然知道韋德,那就一定對其實力有一定了解纔是,你控衛,他得分後衛。相信你們兩聯手,總冠軍還是很可能的,這將是個偉大的創舉。況且,中國的姚明也登陸NBA了,你不覺得這是個難得的機會嗎?”

勞倫循循善誘,相信對於一個球員,帶領球隊獲得總冠軍絕對是一個無法拒絕的誘惑,眼前的年輕人應該也不例外。

可是,他這次可要失望了….

“嗯,帶領球隊獲得總冠軍,確實很不錯。”高宇的話讓老頭面色一喜,想着這小子還不是被自己搞定了?“但是,我不是籃球運動員,所以不好意思了。”高宇話讓老勞倫欣喜的老臉立刻垮了下來。

“你不是籃球運動員那又怎樣?你這麼好的身體條件,只要加入NBA我保證你見回事下一個巨星。”勞倫想的法的誘惑高宇,但面前的年輕人卻一直微笑的看着自己,沒有一絲情緒的波動。

老勞倫活着麼大,還是第一次建東這種油鹽不進的傢伙,這要是擱在美國,自己這麼一說,保證屁顛屁顛的跑來求着自己給個機會。

“勞倫,或許哪天我真會參加NBA但不是現在,至少現在我對自己的生活狀態很滿意。有家人,朋友,或許還有自己喜歡的人。”說實話,去NBA高宇卻是挺心動,但自己現在真的不能去,還不是時候啊….

“家人你可以把他們接到沒過來啊,朋友隨時可以交嘛,女朋友也可以在美國找,只有你成功了,你才能更好地去擁有它們。年輕人,這是個千載難逢的機會哦?!”勞倫的有些不明白眼前年輕人想法了,在他看來這些事都不是問題啊。

“算了,勞倫先生,說了您也不會懂得,總之就是一句話,我現在去不了。不過,兩年後的我要是有機會,說不定會試試的。”高宇的話讓還是讓老外滿頭霧水,不過算是聽得懂了一個意思。“現在不行,以後可以。貌似是還是兩年後…”

“請問一下。你今年多大了?”勞倫想了想還是知道對方的年齡爲好,畢竟年齡太大過兩年也不適合進NBA了。

“18。”高於大概猜到了對方的想法,只是微微一笑。不過高宇還是有些不明白對方怎麼會這麼費力勸說自己,NBA好的球員多了去了,自己水平自己清楚。估計對付一般的職業球員應該無壓力,但是要是實力球員就不好說了,哪怕是二流球員。自己雖然身體素質出衆,熟不知還有魔獸,小皇帝這樣的牲口。球技也沒人家好。

不過,高宇知道,如果自己專心打球的話,應該不會比這些人差,自己速度,就算是NBA號稱“速度之王”的艾佛森,也是難以企及的。這不是自負,而是事實…..

“那好,如果以後改變主意了,就聯繫我,隨時歡迎。”勞倫終於已經放棄的勸說,高宇的目光已經告訴已經告訴了自己他的選擇。留下了自己的聯繫方式,“這次來的匆忙,日本那邊還有好多事情沒有處理。一點鐘的飛機,一會還要走的。”

“呵呵,可惜韓國組合這邊沒有正宗的中國料理,我也不是地主,不然也好讓我儘儘地主之誼。”高宇也不打算問對方什麼事,只是笑着說着其他,把老頭送出了學校。

“哈哈哈….這個不急,相信我們還會見面的,不是嗎?!”老外說完話兩人互相對視了一眼,大笑起來。看的周圍的行人一陣奇怪,沒想到漢城大學門口也會這樣的“人才”。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