啪,一個清脆的聲音傳入石峰耳中。

怎麼回事,石峰疑惑的看向石盒子,那毫無任何縫隙的石盒子上面,居然有一道微小的裂痕。

這麼重的東西,怎麼這麼不結實,我也沒用多大勁,怎麼就裂了?

石峰慢慢蹲下,看著石盒子。

石盒子上的裂縫從石盒子中間向四面延伸,似乎石盒子隨時會破裂一般。

石峰伸手摸了一下裂痕,薄薄的石片沾到石峰手上,石峰用手一撥拉石盒表面,一層薄薄的碎石片掉落到一邊。一些奇怪的符號出現在石峰眼中。

裂開的只是薄薄一層石片,裡面露出來的仍是平整的石面,但是上面有了一些奇怪的符號。石峰盯著看了半天,那些符號是自己從來沒有見過的。

但是石峰已經確認,這個石盒子裡面肯定有東西。

石峰伸出兩手使勁將石盒子抱起,可是一個趔趄,差點摔倒。

本來石盒子很重的,石峰有心理準備,所以用了很大的力氣想將它抱起,可是出乎石峰意料的是,石盒子現在的重量只是正常和其差不多大小的石塊的重量,連原來重量的百分之一也不到。他使勁過大,差一點自己把自己摔倒。

石峰驚異的看著石盒子,又蹲下來拿拿那些碎片,碎片也很輕,石盒子也很輕。石峰頓時一頭霧水,這到底是什麼原因?

石峰研究了好一會,也沒研究出什麼所以然來。石盒子除了上面多了一些奇怪的符號以外,仍然是一絲縫隙也沒有;碎片只是普通的石頭碎片。

石峰只得將石盒子收好,這盒子里有東西,石峰已經認定,收好以後有空研究一下,看看到底怎麼打開石盒子;碎片掉落後,很重的石盒子變輕,這些碎片也有問題。石峰從衣服上撕下一塊布,小心的將碎片包好,放入凝魂袋,以後有時間也要研究一下。

石峰收拾好石盒子相關的東西才環顧四周,才發現自己已經到了岸邊,跨過了那片水域。 石峰心中此時不恨紅髮老頭,而是暗暗感激。老頭子看似報復的一巴掌,其實是送自己過那片水域。如果不是紅髮老頭的一巴掌,自己也可以憑藉大飛魚快速到達這裡。但是紅髮老頭的實際目的是送自己過來。

石峰從凝魂袋中取出大飛魚,「我已經到岸了,謝謝你送我過來!」

「過來了?您過了那片區域了?大爺,您真厲害!」大飛魚此時相當佩服石峰。

「你回去吧,感謝你送我過來!」石峰此時因為紅髮老頭一巴掌將自己送到岸邊,且送了自己一個好像有東西的石盒子,心情大好。也不計較大飛魚曾經想要吃了自己的事,而是客氣的送大飛魚走,畢竟大飛魚也幫自己節省了很多時間。

「那我走了。」大飛魚居然有點戀戀不捨。

「走吧,經過那兩個區域時小心,那兩個魂體很厲害的!」石峰提醒大飛魚。

「大爺,您放心好了。我等著莽荒水域被送回原處后再繞回去,我可沒有您的水平。您也走好!」

石峰看著大飛魚消失在水中,自己卻已經納悶開了。

到了岸邊了,怎麼沒見到是氏兄弟?這第二關過了沒有?

可是沒有任何提示的東西。石峰只得往陸地深處茫無目的的走去。

大約走了半個時辰左右,石峰看到了一個木牌,木牌上有個箭頭,直指前方。木牌上寫著『因水域較大,過關地點不同,特設指示牌,指示集結地點。』

嗯,要抓緊時間,只有四十時辰時,前面怎麼也要消耗十來個時辰了,後面還不知道要經歷多少關,還不知道要多久。

石峰沿著箭頭指示的方向快速飛奔。

沒有多久,石峰就見到遠處站著的是氏兄弟和一個半老徐娘,其它的魂體一個都沒有見到。

「石峰你也過來了。」是天生見石峰走過來,淡淡的打了一個招呼。

「是的,僥倖得過!」石峰說著話的同時,打量著面前的半老徐娘的女子。

「小夥子,看什麼看?我可是老魂體了,恭喜你也過了第二關。」風韻猶存的女子,一臉笑意的對石峰說道。

「恭喜你得到重寶之一!不知怎麼稱呼?」石峰見這女子很是和善,抱拳對她客氣道。


「幸運而已!我是黃泉門門主水漫天。你怎麼稱呼?」女子客氣的回禮,心中卻是很納悶,石峰怎麼會知道自己得到重寶。

「在下石峰!定幽山的頭!」

「你就是定幽山的石峰?」水漫天好奇的看著石峰。

「你怎麼知道我?」石峰滿腹疑惑,「你是不是隱匿勢力里的黃泉門?可是我怎麼聽說黃泉門的門主是個男的?」

石峰聽虯龍說,那個黃生,當初自稱是黃泉門的門主。

「我是聽說的,我手下領隊的首領都叫門主。我是總門主!可是你怎麼知道我黃泉門呢?」

「我也是聽說的!呵呵!」

石峰打了個哈哈,總不能說自己抓捕了黃生,已經為自己所用了吧。

「嗯,肯定是你把孤魂野鬼圈的黃生他們抓住了。沒事,我不會計較這些事的。他們被抓只能說明他們無能。」水漫天頓了一下,「我覺得你是一個比較正直的魂體,我很喜歡正直的魂體,如果有可能的話,希望我們能成為朋友!」

石峰一聽水漫天的話,立刻大喜過望。

能和她交朋友,就可以了解同是隱匿勢力的九幽殿。也就能了解張八里的底,同樣也就能了解秦玲瓏的去向。

「水門主不吝下交,石峰豈敢不從?但不知如何到你們黃泉門?」

「你現在的實力還不夠,等你到了幽皇七級以上,你再和我聯繫,喏,我給你一個令牌,到時候你用你的魂絲按照上面的水紋描繪圖案,我自然會派魂體接你的!」

水漫天從身上取下一塊令牌遞給石峰。

這令牌是銀白色的,上面布滿水紋。

「我現在還不能去?」石峰收起令牌問道。

「你去了也沒有什麼意義,等你級別到了,到我那裡,你可能會有收穫的。現在去,就是白走一趟而已。」

「那你知道九幽殿嗎?」石峰知道,像這種魂體,說了話一般都不會改的。所以退而求其次,問九幽殿的消息。

「九幽殿?看起來你知道的事情還不少!不過,你盡量少接觸那個勢力。現在的你,如果接觸了,估計你很快就會沒命的。還是老老實實的修鍊吧!」

「多謝水門主!」石峰知道自己也問不出什麼東西來了,只得作罷。

不過他覺得這個水漫天好像很不錯,是個值得一交的魂體。和善,而且沒有什麼架子。

「石峰!」是天生看著石峰說道,「誰得到重寶,最好不要亂說,否則這個魂體會有無窮無盡的麻煩。何況水漫天得到的並不是遺迹裡面的重寶,只不過是莽荒水域的一件寶物而已。那個多嘴的老頭子,怎麼這麼喜歡亂說話。」

「知道了,我不會亂說的。」石峰知道,水漫天得到的重寶,即使自己拿來沒有用,也不想讓別人得到,每個魂體都會這麼想的。所以對是天生的提醒,深以為然。

「多嘴的老頭給你的那個石盒子拿給我們看看。」是天生伸手向石峰要石盒子。

他們怎麼這麼厲害,紅髮老頭跟我說什麼他們知道;紅髮老頭給我石盒子他們也知道。是不是這是氏兄弟知道各個關卡所發生的所有狀況?那麼沒有過的了第一關兄弟的狀況,他們是不是也一清二楚?秦孝傑他們難道真的死了?

「這是我得到的東西,我還沒研究出到底是什麼。為什麼給你?」石峰以為是天生是想要回石盒子。

「放心,你得到的就是你的,只不過我們兄弟倆不知道那是個什麼東西。好奇而已,看一下就還你。」是天生聰明的一塌糊塗,直接就看出石峰的心思。

「噢,這樣啊。」石峰不好意思的撓了撓頭,將石盒子掏出,遞給是天生。

是天生看了一眼石盒子上的奇怪符號,立刻驚得大叫起來,「二弟,你看,世界上還真有這種東西。」

「蒼天吶,這個世界要變天了,這個石峰前途無量呀!」是地長也驚訝的叫了起來。

石峰滿頭霧水的看著是氏兄弟,這兄弟倆唱的是哪一出?一驚一乍的。

「兩位是前輩,這個石盒子到底是什麼東西?」石峰忍不住問道。

「這個,」是天生看了是地長一眼,「雖然這個石盒子在你手上,但是最終是不是屬於你的,還不好說,你還是先不要知道是什麼的好。不過如果你能參透打開石盒子的方法,得到裡面的東西,對你的體質來說,是天大的好事。但是現在不能告訴你。」

不只是石峰,水漫天也是一頭霧水,這兄弟倆肯定石盒子是個好東西,但又不肯說裡面到底是什麼東西,到底是什麼意思?

是天生卻隨手將石盒子遞給石峰,「現在你們兩人一魂一個重寶,可千萬不要有魂體說出去,否則你們兩人都將有無窮無盡的麻煩。」

石峰心中疑惑來了,是不是這個石盒子根本就不是什麼重寶,而是是氏兄弟擔心自己說出水漫天得到重寶,才說自己的到的石盒子也是重寶,故意讓自己有所顧忌,不敢亂說水漫天得到重寶?但是看他們的神色不像是撒謊。石峰心中對石盒子是不是重寶沒底了。

「兩位是前輩,前面沒有過關的那些幽王、幽皇,真的死了?」

「你覺得呢?」是天生不置可否的回答了石峰一句。


石峰見問不出什麼結果,也不願意再啰嗦。轉過頭看向水漫天。

「水門主,難道這一關就我們兩個魂體通過了?怎麼不見其它魂體?」石峰終於想起這裡除了是氏二兄弟,好像只有自己和水漫天。

「下一關,本來可以隨時進入的。但是水門主執意要等等看第一個過關的魂體是誰,說過關者將是她的未來盟友,當然也要過關者答應。

石峰看了一眼水漫天,既然是她想要主動結交,黃泉門這個勢力,以後自己交定了。

「希望我們以後有機會並肩作戰!」水漫天終於接過了話頭。

「只要黃泉門不是邪惡門派,還願意下交,我定幽山肯定願意。只是我們的實力太弱了,不知水門主還願不願意交往!」

「再強的勢力也是從弱小變來的,我看你也不是邪惡的門派,或許我們以後應該可以並肩作戰!」

「好,那就等我到了幽皇七級以後再來找你!」

「我等著!呵呵!」水漫天仍是一臉的笑意。

石峰迴過頭看了看是氏兄弟。

「我們的時間還夠用嗎?接下來我們還要過什麼關?」石峰擔心時間,畢竟從進入通道到現在,到死耗費多久,自己也不知道。

「時間還是比較充裕的,但是下一關,可能會耗費不少時間。關鍵是最後一關,最耗費時間。但是你們在此等待的時間,不計在四十時辰之內。」是天生很有耐心。

「那我們再等等,看看到底有多少魂體過第二關?」石峰徵詢的看著水漫天。

「好啊,反正等待又不算時間!」水漫天也想知道到底有多少魂體可以通過第二關。 等了不是很久,陸陸續續的有一些幽皇來到了是氏兄弟指定的集結地。過了第二關的除了石峰一名幽王以外,其它都是幽皇。

九大勢力的首領都過了第二關,酒井莫柰子見到石峰已經提前過關,兩眼頓時發出色迷迷的光,盯著石峰不放。

石峰哪天被女人這麼盯著看過,看著酒井莫柰子盯著自己那色迷迷的樣子,石峰覺得厭惡的同時還有點說不出來的感覺。石峰無奈之下,只得轉臉裝作和水漫天聊天。

李一見石峰也過了第二關,開心的來到石峰面前,和石峰打招呼。

「石峰首領,你可是獨樹一幟啊。真是厲害,就你一個幽王過關的,其它都是幽皇。恭喜!」

「僥倖而已!不知李宗主有沒有李楊的消息?」

「那丫頭,懶得管她。等見到她,我要好好修理她一下,無知!」李一無奈的搖搖頭,轉向水漫天,「這位是誰?」

李一見石峰認得水漫天,而水漫天又是幽皇九級,可是自己卻不認識,所有有心結交一下。

「石峰的一個朋友而已!」水漫天搶先答道。

石峰本來想介紹一下,但見水漫天不願意表露自己的身份,於是住了口。

過了第二關的除了九大勢力的首領統統過關以外,還有四十來個魂體都不是九大勢力的裝束,按石峰的想法,這些魂體可能都是隱匿勢力的。

「除了我們九大首領,其它過關的四十來名幽皇,都不是我們九大勢力的。看他們的修為都和我們相當,我們是不是有點夜郎自大了?還號稱九大勢力!」李一低聲和楚鐵手說道。

「只是不知道他們來自哪裡?」楚鐵手低聲的回應。

「你們不知道他們勢力所在?」石峰有點驚詫,幽體生活區再大,九大勢力加起來,那可是手眼通天,難道還不知道隱匿勢力的山門所在?看來隱匿勢力肯定不在幽體生活區。

「石峰那,我們哪裡能夠了解整個幽體生活區?有好多地方根本不是我們所能深入的。我們的修為還淺著呢。」李一和楚鐵手同時嘆氣。

「還有地方你們不能去的?哪些地方?」

「現在還是以出遺迹為主吧,以後你有機會接觸那些地方的。」李一和楚鐵手現在都在想下一關將會怎麼樣,沒有心思聊那些幽皇所在的勢力。

「該過第二關的魂體都過了,接下來是比較麻煩的第三關。本來你們可以隨到隨走的,但是你們既然集齊了,還是一起進入吧!」是天生對過關的五十來個魂體說道。

五十來個魂體都齊齊的看向是天生,仔細的聽是天生的所有話。畢竟這裡的老大是是天生,他的任何一個提示,可能就會給自己減少不可預料的麻煩。要得重寶,必須要盡量減少麻煩。

「這一關,給你們一點簡單的提示,」是天生神秘的對大家笑笑,「在裡面,你們將有可能碰到傳說中的東西。你們記著,『人嘴無空過』是句古話,它的意思就是,所有東西只要人們傳說當中存在,基本都是有的,只不過隨著時間的推移,有一些傳說中的東西,不適應現在的生存條件,消失了!而且傳說有一定成分的誇張性和不準確性。比如說神仙,見過的人或者魂體不多,很多人和魂就認為沒有神仙。但是事實上,神仙是確實存在的,只不過神是神,仙是仙,神仙不是一個東西,而是兩種生命。神,是通過生靈的願力凝聚而成,它們代表信仰它信徒的願望而存在,維護信徒的利益;仙,則是通過自己不斷的努力,提升到一定境界的生命,它們有興緻,則會管一些事情,無興緻,則什麼都不管。神之所以要維護信徒的利益,是因為它是依託信徒的願力存活,如果不能實現一點讓信徒滿意的東西,信徒就會對自己的神失去信仰,那麼這種神,就會慢慢消失。但是它們的信徒不是所有的要求都合理的,於是它們只能選擇性的完成部分符合自己能力要求的事情。而仙,則不需要這麼多的顧慮,它們的力量來自於自然原有的力量,它們只要不斷深究自然中存在的規則性的東西,它們就可以存在。這就是人嘴無空過的例子。」


是天生微笑著繼續,「神仙,就是這種存在,就是這種東西。也許你們會碰到神、仙,也許你們會碰到邪惡的東西,還可能你們會碰到傳說中的東西。總之一點,下面的這一關,呵呵,充滿了危險和機遇。一切都靠你們自己的運氣!好了,你們可以準備好進入第三關了!」

眾魂體紛紛疑惑的看向是天生,道理是有的,可是自己根本沒有見過什麼神和什麼仙,你是天生當然說什麼是什麼了。

石峰心中則是暗自腹誹,虯龍是神?自己將來也會是神?自己和虯龍都是可以吸收願力的。但是也不能說不對,有可能是有的神能力弱一點,比如說虯龍。而有的神的能力強一點。虯龍確實是魂獸的利益代表,但是同時也掌控魂獸為自己服務的。或許是天生說的漏了一點,就是神是需要,也是可以利用信徒的。

但是此次是氏兄弟對於神和仙的解釋比上次要明白的多。

這一關和已經通過的兩個關卡不同,上兩個關卡是直接可見的,這個關卡在是天生和是地長共同努力用奇怪的符文不斷衝擊之下才慢慢顯現出來。

「各位請進,接下來就各安天命了!」是天生做了個請的姿勢。

出現在石峰等人面前的不是通道,而是一個寬約一丈的裂縫,看得出,這個裂縫是是氏兄弟直接以力撕裂出來的。

石峰等魂體也不猶豫,直接跨入面前的裂縫。

面前景象一換,一個類似自己曾經見過的覺悟碑的巨大碑體赫然出現在石峰他們面前。石碑上書著三個顯眼大字『源之地』,大字下面有簡單的幾個字『微、生、星、域、宙,過兩層者可進入遺迹體悟』。石峰奇怪的看著石碑上面的寥寥數十字,什麼意思?

源之地,難道是發源之地的意思?可是微、生、球、域、宙是什麼意思?還有過兩層是什麼意思?這算是一種提示吧!可是這種提示,有還不如沒有。沒有閉著兩眼往前摸,這有了,反而讓魂體更是迷糊。

已經喜歡上探根求源的石峰,盯著眼前的石碑,陷入了沉思。 石峰看著眼前的石碑,想到了覺悟碑。覺悟碑上有九個門,其中石峰知道的是魂門,其它都不了解。

這個石碑上面是『微、生、星、域、宙』也是幾個漩渦,和覺悟碑的構成完全相似,是不是有什麼必然聯繫?

只是不知道覺悟碑的九個門是不是包含『微、生、星、域、宙』這五個字。

如果包含這五個字,那面前的事情就有琢磨頭了。

是不是覺悟碑被大能給拆了,拿到這裡當做過關的考驗。如果是這樣的話,覺悟碑說自己能再見他的話,也就成了空話

可是覺悟碑能說話,有思想,一個魂門都有思想,其它九門肯定也有思想。而它送出的,可以算是幽冥界的千古奇書,那麼覺悟碑應該算是九個大能的組合,不是能被輕易破壞的。

可是如果面前的這個碑體不是覺悟碑被拆后的碑體,那麼他又為何和覺悟碑構成完全相似?

這個碑體又和覺悟碑有什麼聯繫?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