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啪!”韓真也沒有停歇,馬上拳風襲來,徐飛也下定了決心,迎面而上,雙方又是在空中猛對了一拳,這一拳下去,又是韓真猛退了幾步,但是徐飛卻絲毫沒有退步的跡象。

兩個人都已經喘起了粗氣,韓真的眼神中已經沒有了當初的那份淡定,取而代之的則是一股執着的殺氣。他根本沒有想到眼前的這個少年力量能強到如此的地步。

“完了,韓真要發怒了。”一邊押解着秦書的陳剛突然說。

“發怒,那又怎麼樣?玩小宇宙爆發嗎?哈哈哈!”秦書肆無忌憚地笑着,狠命地爲徐飛打氣,“徐飛,他不是你的對手,把他當成小強一樣踩扁吧!”

韓真從來沒有被別人當成蟑螂的感覺,每次出手,都是他別人打得跪地求饒才罷休,沒想到,現在眼前這個看似瘦弱的對手卻能那麼強大。

隨着韓真眼神的凝聚,他身上的肌肉突然再次細微的拉伸,緊繃了起來。若是說他之前的那身材已經是人類健美的代表了,那經過了這段時間的肌肉拉伸,他的身體已經可以用恐怖來形容了。

“這,這就是韓家的真正實力嘛!”文森似乎悟到了些什麼。

“你知道什麼,文森!”陳夢晶在一邊問着文森。

“若是真的話,那徐飛可就有麻煩了!”文森只是淡淡地說出了這句話。

預知後事如何請登陸 17k.com 章節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 韓真細微的身體變化也引起了徐飛的注意,那種肌肉拉伸的特別感覺,看似並不是人類所能擁有的身體構造。徐飛的眼睛射出的視線和韓真的視線在空中產生了對焦,韓真的瞳孔的形狀突然細微地扭轉了方向,就在眼神扭轉的一剎那,韓真突然急速啓動,對準徐飛所在的方向就飛馳而來。

兩個人本來間隔了四五米的距離,無論人類的彈跳力怎麼強勁,也是沒有辦法原地騰躍五米遠來攻擊對手的。但是韓真做到了,他甚至沒有下蹲的伸展運動,只是單純地依靠着小腿的爆發力,一下子就騰躍到徐飛的面前,將他們五米的間距完全抹掉。

“什麼!”擁有惡魔體質的徐飛反應已經是超越常人了,但是也被這突如其來的變故所驚呆了。

“啊!”韓真面目冷峻地在空中揮出了一擊擺拳,拳勢從他的右手發出,朝着徐飛的左臉頰打去。

徐飛用盡了全身最大的反應速度來反應這次爆發式的攻擊,他立刻豎起自己的左手護住左臉頰。

“啪!”韓真根本沒有迴避徐飛的格擋,他的拳頭重重地敲在了徐飛防禦的左手臂上。

原本在力量上還佔據上風的徐飛突然感覺到了不對,他的左臂非但沒有擋住韓真的右手拳,還在被韓真衝擊過後連左手加臉頰一道被擊中,整個人頓時因爲巨大的衝擊向自己的右側飛了出去,倒在了自己右側3米左右的地上。

“怎麼可能,怎麼可能有那麼強大的力量。”徐飛趴在地上還沒有想明白爲什麼對手會突然之間爆發出那麼大的戰鬥力。

就在思考的時間段,韓真的追加攻擊已經傳來了,對着地上的徐飛,韓真凌厲的腿勢就好像要踩穿徐飛的肚子那般朝着徐飛的小腹急速飛來。


“小心!”文森,陳夢晶同時發出了警告似的呼喊聲。

危急時刻,徐飛迅即一個轉身,只聞“嘭”得一聲傳來,木質地板上的海綿墊子頓時一個大洞,可以想象若是這一腳要是踩在徐飛身上是什麼下場。

“逃得還算快,不過,擂臺就這麼大,我看你能藏身到哪去。”韓真收回了自己的腳,坳了坳手腕對着徐飛說。

“不對,實在是不對。”場下的文森似乎被一個什麼問題所迷惑了。

“文森,究竟是怎麼回事?”陳夢晶趕忙詢問着文森情況。

文森做出了一個先別問的手勢,他迅速的拿出了手機,撥通了電話號碼。

“文婷,睡了嗎?”文森通話的對象顯然是身在美國的文婷。

現在的美國,應該真好是半夜時分,顯然這個電話會影響到文婷的休息。

“文婷,我要一些資料,要能突然之間將身體機能提升數倍方法。很緊急。”文森對着電話堅定地說。

“知道了。”文婷依舊冰冷地做了最簡單的回答後掛斷了電話。

“文森,你打給誰了?”陳夢晶現在一邊擔心徐飛的安危,一邊對文森的舉動感到不解。

“是徐飛的老相好。”文森越是情勢緊張, 盡源生滅

陳夢晶現在也無暇去吃文婷的醋,因爲現在擂臺上徐飛的局勢已經非常危機了,原本在格鬥技巧上就處於下風的徐飛現在又在力量上佔據了下風,現在只能處於被動挨打的階段。

“若是能使用魂力,徐飛也許還有反敗爲勝的機會,但是現在的局面,這怎麼可能?”文森在心中默唸道。

事實正如文森說得那般,若是徐飛能在這個時候施展魂力技能,或許還能有反擊的機會,但是若是在那麼多人的注目下運用魂力的話,說不定會被抓去科研所當外星人解剖呢。若是徐飛有魂力技能這件事情被媒體挖掘出來,那也等於將達克一家暴露於無形之中了。

“徐飛,反擊啊!”秦書在一旁還是大聲地叫着。

韓真的攻擊再次無情地敲打着徐飛的身體,徐飛猛吸了一口氣,絕對必須得還以顏色,他看準了對方攻擊落空的機會閃身到了韓真的側面,一擊直拳精確地擊中了韓真的胸膛。


“嘭!”這一拳就如同敲打在石板上了一般,完全沒有撼動韓真,相反韓真回擊的直拳卻一下子把徐飛扇退了幾米遠。

“這樣下去不是辦法。”文森在擂臺下琢磨着應對的方法,他的眼珠子轉動了一下後,決定採取鋌而走險的方法。

“喂喂,是盈盈姐嘛,不好了,徐飛和韓真打起來了,你再不來救他他就要被打死了!”文森想出來的主意竟然是讓惡魔芮恩來解救徐飛。

現在唯一能搬到的救兵就是芮恩,因爲文森知道芮恩是精通暗屬性魂力的,施展這種魂力的好處就是可以讓四周的觀衆都看不出魂力技能的跡象,不像徐飛的火屬性和文森的水屬性都帶有明顯地特異功能的跡象。

“什麼?徐飛要被人打死了?”芮恩對於文森的這個電話顯然是覺得不可思議,擁有惡魔力量的徐飛怎麼會被人打死?能打死他的人會是什麼也的高手啊。

“你們在哪?我馬上就來。”

“三號運動館!”文森簡單地說完後就把電話掛斷了,顯然芮恩對此也非常重視。

徐飛此時還不知道文森的動作,他依舊在努力應對着韓真。

“你若是乖乖地趴下裝死,至少不會受傷,何必那麼堅持呢。呵呵!”韓真一邊說,一邊跨步欺身上前,一點都沒有讓對方有投降的時間。

雖然裝死不失爲一個不讓自己身份暴露的辦法,但是這種丟臉的舉動顯然不是徐飛能容忍自己去使用的。

“就算被打殘廢也不能投降。”徐飛心下已經暗下了死戰倒地的決心,哪怕是不用魂力也要和對拼到底。

“嗖!”韓真的直拳再次殺來,徐飛已經打定了決心,自然不會再去和對方硬拼了,他則是開始繞着擂臺和對方周旋起來。

“徐飛,風之語言,疾風步!”秦書雖然被對方控制着,但是他卻依然想幫助徐飛。

徐飛知道這是秦書步法的咒語,但是隻知道咒語又有什麼用呢?不通過修煉和領悟光靠咒語能施展咒語嗎?

“徐飛,只是初級的東西,試試吧!”秦書依然對於徐飛保有很高的期望。

徐飛知道這次秦書是對的,他的魂力技能只是風屬性裏最基礎的技能,確實值得嘗試。徐飛努力依靠魂力的原理,把魂力都集中在自己的雙腳上,他念動着咒語,果然腳程下一股清風飄來,整個人得以滑動了起來。

但是臨時的畢竟是臨時的,徐飛對於風屬性的魂力悟性顯然並不是疾風步這個類別的,雖然勉強可以運用,但是效果卻是有限,韓真一加快步子,還是可以很快靠近徐飛。

“啪啪啪!”韓真靠近又對着徐飛又是連續揮出兩拳並且緊跟着跟出一腳。

徐飛不得已再度伸出左右手擋住了兩拳,那最後的一腿勉強用疾風步滑了過去。

“好詭異的步法啊,原來你和那耗子還是同門師兄弟啊!不過,你是沒有辦法在這個擂臺上擊敗我的。”韓真稍稍減緩了一下攻擊的速度,調整着身體機能及呼吸,徐飛看得出來,他是在爲做出一套能置徐飛於死地的攻擊做出的調整。

“噼!嘩啦啦!”突然一陣玻璃碎裂的聲音從側面傳來,一隻打針用的大號針管突然對着韓真射來,韓真機警地向後一跳,眼看着針筒查進了他原來站立的墊子上。

“什麼人?”韓真對着窗戶外大門的方向說,同時,他的手下也在門口聚攏了起來。

來人是芮恩,她穿着一套護士用的白色護士套裝,裙襬短到只到大腿根部,頭上帶着一個護士帽,一雙肉色條紋絲襪裹在他的大腿上,從絲襪到內褲的邊緣還隱隱約約可以看到若隱若現的吊帶。她就以這樣的姿勢蹲在窗臺上,裙襬向外撩起,在秋風的吹動內,內部的美景也是似有似無。

“我是這個小子的姐姐。”芮恩指了指徐飛,緩緩地站了起來,原本可以平時短裙內部的衆狼們的目光也恨不得隨着她的站起而轉移到窗臺下方去。

預知後事如何請登陸 17k.com 章節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 “這個穿護士裝的美女是誰啊?”

“你不知道?她可是令醫學院男生垂涎三尺的羅盈啊。”

“真是一個尤物,竟然穿着那麼短的護士服到處轉悠。不對啊,擂臺上這小子他們不是叫他徐飛,一個姓徐,一個姓羅,對不上號啊!”

“看起來這個小子有點來頭啊!”

“不然韓真怎麼會挑戰一個高中生?”

羣衆的嘴巴就是這樣,只要有賣點,就會被大家傳開,更何況現在賣點那麼多。

芮恩交叉着雙手,因爲他站得比較高,所以看着下面的人都仰望着她,那種惡魔公主所特有的優越感再次附上心來,她突然躍起,在空中以一個體操姿勢做了一個優美的騰空翻越,以穩健的步伐落地。她踏着優雅的貓步,向着擂臺上進發,經過的路段,羣衆們無意間給她讓開了一條通路。

“菲……徐飛,你怎麼這麼丟人啊,連這麼一個油頭粉面的傢伙都對付不了。”芮恩還不習慣稱呼徐飛爲菲利,所以開口說話的時候還打了一個踉蹌。

對於稱呼韓真爲油頭粉面,所有的人都不禁倒吸了一口涼氣。韓真平時穿着正裝的時候,大家確實感覺不出他的壯碩,但是現在他裸着上半身,渾身的肌肉又經過了拉伸和變動,他的身材絕對在人類中算是頂尖的了。羅盈雖然身材高挑豐滿,但是怎麼看都只是一個小女子,若是眼前這個壯漢發起彪來,辣手摧花的下場大家可都不想看到。

“怎麼,徐飛,叫家長出頭?你也太丟人了吧?”韓真笑着沒有搭理芮恩,而是直接攻擊着徐飛。

徐飛站直了身子,整了整衣服,說:“姐姐,你幹嘛穿成這樣啊。”

“徐飛,電視裏的醫生不都是這麼穿的?”芮恩的觀念還停留在電視劇中。

“姐姐,你可是醫學院的學生,不是醫生!”徐飛小聲地在芮恩耳邊耳語着,不想讓芮恩繼續丟臉下去了。

“原來醫生不是醫學院的學生的簡稱啊…………”

“徐飛,你到底是比還是不比,現在投降的話,以後見到我繞開走,我也就算了,放你一馬。”韓真口氣依舊柔和,但是話措詞卻犀利無比。

“徐飛,讓姐姐來幫你教訓他,姐姐也很久沒有活動了,正好找一個人打打。”

“別,姐姐,這是我自己的事情。”徐飛堅持着,另一方面也是生怕芮恩控制不住惹出麻煩,“姐姐你在場下幫我就好了。”

芮恩似乎是知道這個弟弟的脾氣似的,她想起了以前和菲利在煉獄的時候,也是像現在一樣,絕對不會服輸的,芮恩也擺了擺手,說:“好,那讓你打,不過你若是打不贏,我這個當姐姐的可要幫你出頭的哦!”

在場下看着地文森可不希望這一幕發生,他搬來芮恩這個救兵就是讓他幫助徐飛解決現在的困境的,而不是讓徐飛繼續打下去的。但是徐飛話已經出口,文森也沒有什麼好多說的,只好把芮恩拉到了自己個陳夢晶的身邊,說:“盈盈姐,這個傢伙有些奇怪,他不知道用了什麼妖法,力氣一下子變得巨大了起來,你可不能讓徐飛這麼打下去啊。”

芮恩瞄了一眼韓真,說:“放心吧,我不會讓徐飛有事的,可愛的文森。”


兩人說話的工夫,韓真已經開始出拳了。他剛纔在擂臺上積蓄了很長時間的能量,就是爲了能一擊擊敗徐飛。


“什麼?魂力!” 特戰醫王

韓真這拳一出,芮恩知道自己託大了,她怎麼也不會想到,韓真身上具有魂力。

文森從芮恩的眼睛裏看出了她現在心理的波動,雖然羅盈沒有把魂力這兩個字吐出來,但是她顯然已經後悔剛纔的舉動了。

韓真現在所使用的魂力,是七大屬性中的鋼屬性,這種屬性的特殊性就是將魂力轉化爲物理攻擊的招數,看似平凡無奇,但是卻能將身體技能和攻擊威力以幾何倍數提升。

徐飛感覺到了魂力,但是他並沒有察覺出其中的端倪,他還是以平時的技法準備硬接韓真的招式,徐飛也不是沒沒有想過應對的辦法,徐飛能用的唯一一招不被外界所看穿的魂力技能就是芮恩使用過的暗屬性的夜色籠罩,所以徐飛的戰術就是用疾風步迅速接近對手然後用夜色籠罩一擊得手。


“徐飛,不行!”芮恩雖然口中開始警告徐飛,但是爲時已晚了。徐飛的疾風步纔開動,就發覺對方的拳勢來勢不對,對方的拳勢中,竟然帶着一股劃破空氣造成的渦旋,這隻有當拳速達到一定的速度後纔會出現的效果。

“啊!!”徐飛雖然避開了直接的拳勢,但是還是被拳風所掃到,他的手臂和臉頰都被拳風揚起的風刃劃出了道道口子。

“暗之語言,壓抑!”芮恩在這個危機關頭偷偷運起了魂力技能,她渾身上下散發出的無形的魂力就好像一張漁網一般壓制着韓真的技能。

文森已經感受出芮恩在擂臺下出手了,他馬上機敏地高聲喊道:“徐飛,機會來了。”

原本正在遭到拳風襲擊的徐飛也猛然覺得拳勢周圍的風刃消失了,他趁着韓真還沒弄出清楚情況的時機開動了疾風步。

韓真突然之間魂力發動不出來,稍一詫異,徐飛的臉就幾乎和他的臉要靠在一起了。徐飛張開了雙手,試圖從左右按住韓真的太陽穴加以攻擊,但是韓真的一隻手揮來打開了徐飛的右手,徐飛只是勉強用左手揪住了韓真的下巴。

“暗之語言,夜色籠罩!”

“嘭!”韓真感覺到下巴遭受到了無形衝力的攻擊,他整個人因爲這層暗屬性的攻擊從下往上飛去,在空中浮動了一段距離後,才“嗙”的一聲重重地着了地。

“這不可能,爲什麼他只是沾到了我的下巴就能彷彿扯動我的靈魂那般把我吹飛?”韓真倒在地方反覆思考的是這個問題。

“耶!”芮恩猛地跳起,爲徐飛成功的一擊而加油,她的裙襬耶隨着躍起而向上飄了起來,又牽引到了一陣圍觀的目光。

徐飛這一擊並沒有用全力,他也生怕若是韓真有個什麼三長兩短,他會不好收拾,所以韓真只是重重地摔了一下,迅即翻身起來,他扭了扭脖子,不甘心地重新擺出了攻擊姿勢,他的面部表情已經表現出了他的不甘心。

“他雖然有魂力但是他還不會運用。”芮恩思索着,這個時候,對於一個有魂力的對手,她開始警惕了起來。

徐飛也感受到了對方突然噴發出來的魂力,對於眼前這個對手,他也有必要重新評估。有魂力,就代表着他不是普通的人類,惡魔獵人?惡魔附體?這兩個可能性在徐飛的腦海裏反覆旋轉着。

“等一下。”芮恩突然再度躍上了擂臺,站在了兩個人的中間。

“現在也是平手,你們兩個不如就這樣算了吧,又沒有深仇大恨,何必一定要拼個你死我活呢?”芮恩感覺到了再打下去,徐飛很可能就要暴露出什麼的身份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