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唉……”

緩了許久,只聽見封印之中,傳出了一聲幽幽的嘆息。

這一聲嘆息,似是跨過了無數滄桑的歲月,仿若從寂寥的山谷之中傳來一般。

“外頭的世界,恐怕是早已經變了,我卻在這裏頭,數千年如一日……”

八部鬼王緩緩地說着,似是有些遺憾。

任誰被封印了千餘年的時間,恐怕都會變成他這個樣子。

空有一身強大的修爲道行,卻是隻能呆在這小小的封印之中,終年不見天日。

“李長生來過這裏?”

李浩玄突然開口問了一句。

“嗯!”封印只之中的八部鬼王,緩緩地說道:“他加固了原有的封印,我如今困在這個地方,也不妄想能夠出去……對於我來說,幽幽靜靜,倒也不是什麼壞事!”

八部鬼王淡淡地說着,聽上去平靜無比,似是內心的熱血,經過數千年的封印和鎮壓,早已經被磨滅。

曾經,他傲視天下,如君王一般,高高再上,衆生臣服於他的腳下。

現如今,過往的輝煌,似是都已經變得風輕雲淡,再次回想起來,已經失去了任何意義。

李浩玄深吸了一口氣,說道:“如今你的徒子徒孫,可是爭氣得很,這蜀川,依舊是你鬼王宗一家爲大,無人可比,那昊天鬼祖,更是實力強悍,直追當年的你……”

“噢?挺好……”

封印之中,傳出了八部鬼王平淡的聲音,似是一點也沒有欣喜。

封魔殿當中,似是又陷入了沉寂。

半晌之後,李浩玄開聲說道:“你想不想出來?”

他這話問出口,封印裏頭,卻是半天沒有迴應的聲音。

也不知道八部鬼王,在想些什麼。

“你想放我出去?”

良久之後,八部鬼王終於開聲說道。

李浩玄一笑,說道:“不是不可以。”

八部鬼王說道:“你來這封魔殿找我,僅僅只是爲了放我出去?我們倆人,雖是故交,但在我看來,還不至於你如此大動干戈,要我說……你來此,是有事相求吧?”

八部鬼王不愧是活了數千年的老妖怪,一語便道破了其中玄機。

他塵封在封印裏頭許久,自然知曉,自己如今若是出去,即便只有三縷神氣,但也足以給這個人世間,帶來莫大的威脅。

他這樣的人物,李浩玄要放他出去,自然是有事相求,絕不可能平白無故。

李浩玄說道:“我要你分一縷神氣出來,幫助我一個朋友。”

“朋友?”八部鬼王,似是怔了一下。

隨後,發出了“桀桀”的詭異笑聲,說道:“你李浩玄,什麼時候,也有朋友了?”

“九世散仙!”

李浩玄淡淡地說道。

“散仙?”

封印之中的八部鬼王,似是有些驚詫,說道:“九世散仙?如今……這人世之間,還有九世散仙尚存?”

九世散仙,莫說是現如今,即便是放在從前那個大成修煉者輩出的時代,也屬於稀有生物。

八部鬼王驚駭,並不足以爲奇。

李浩玄也不隱瞞,說道:“這名九世散仙,被我二哥所毀,差一點身死道消,是我強行將他救回,如今……他已是半殘之軀,根本不足以有機會渡天劫,所以……我想借助你一縷神氣的力量,強行將他的實力提升到巔峯,引動十世天劫。”

“十世天劫?”

封印之中,八部鬼王似是被震駭住,一時之間,怔住了,情不自禁深吸了一口氣。

十世天劫,威力恐怖到了極致,非常人所能想象。

天劫一旦引動,整片山川地勢,則陷入天雷滾滾之中,到那時,一切都將覆滅,不復存在。

李浩玄竟然想幫那九世散仙,引動十世天劫?

許我向你看 這話,若是傳出去,恐怕足以令人世震驚。

“你好大的氣魄!”

八部鬼王沉沉地說着,蒼老的聲音,震響在封魔殿當中。

李浩玄冷冷一笑,說道:“我知道如今的一縷神氣,於你來說,十分重要……只不過……你被封印在這封魔殿裏頭,即便你能恢復當初真身實力,又能如何?出不來這封印,你本事再大,也不過是甕中之鱉,毫無一點用處……但你若是肯幫我,犧牲了這一縷神氣,換來你今後的自由身,這難道……不是一筆最好的交易嗎?”

聽完他所說的話,封印之中,徹底安靜下來。

八部鬼王,似是陷入了沉思之中。

用自己的一縷神氣,換得今後的自由,這筆交易,並非不可做。

只不過,他憑什麼相信李浩玄?

李浩玄的爲人,恐怕這人世之間,沒有人比八部鬼王更清楚,即便李浩玄出爾反爾,八部鬼王身處在封印之中,也奈何不了他。 封魔殿。

寂靜無聲,似是空無一人。

李浩玄卻是靜靜站立在裏頭,等着八部鬼王的迴應。

良久之後,封印之中,傳出了蒼老的嘆息聲。

聲音像是穿越了幽幽的時空,越發顯得瘮人。

“也罷,這交易,可以做!”

八部鬼王緩緩地開口說道。

他實力通天,但正如李浩玄所說的那般,再強的實力,困守在這封印之中,也是無用,倘若真能以自己的一縷神氣,換取自由,這交易自然是不虧的。

李浩玄的臉上,浮現出一絲陰邪的笑容。

黑暗之中,越發顯得詭異。

庶女狂妃:廢材四小姐 “可如今這裏存有封印,你如何來取我一縷神氣?”

八部鬼王淡淡地開口說着。

李浩玄冷聲說道:“無妨,這是道門的封印手法,對我來說,並非不可破,我將瓷瓶放入封印之中,你只需要將自己的一縷神氣抽離出來,放入瓷瓶裏頭,我自然可以取到。”

話音落下,李浩玄從自己的衣袋之中,取出了一個巴掌大的瓷瓶。

小小的瓶子玲瓏小巧,上頭紋着道門的符文咒語,似是冥冥之中,存在着某種力量。

“去……”

李浩玄將手掌一攤。

一股玄黃之力,像是烘托起整個瓷瓶,化作一道輕光,剎那之間,沒入了封印當中。

封印裏頭,傳出了八部鬼王的低吼聲,似是受了傷的獅子一般。

無盡的鬼氣,不斷衝擊着封印,那神氣的力量,從他的身軀之中剝離而出,進入到了瓷瓶裏頭。

約摸過了半刻鐘的時間,玄黃之光一閃而出,回到了李浩玄的手中。

瓷瓶已經被封印上,似是比原先稍稍重了一些。

李浩玄一笑,將瓷瓶放入了衣袋之中,緩聲說道:“你放心,無論渡劫的結果如何,我都會來此,將你放出!”

“希望你言而有信!”

封印裏頭,八部鬼王沉聲說着,似是平靜無比。

封魔殿的大門驟然打開。

老師祖站在門外頭,往裏面看。

郡主駕到 只看見,無盡的黑暗之中,李浩玄的臉上,似是掛着淡淡的笑意,如同一個惡魔,從地獄之中走了出來。

“你……你……”老師祖深吸了一口氣,似是心存忌憚,朝着封魔殿裏頭看了一眼,確定那八部鬼王的殘魂,並沒有離開封印,這才鬆了一口氣,說道:“你做了什麼?”

“我?”

李浩玄目光狡黠,看着老師祖,說道:“你修道多少年了?”

老師祖聽罷,微微一怔。

李浩玄並沒有回答他的問題,反倒是反問了一句,讓他一時之間有些驚訝。

“九十年!”老師祖眉頭一皺,回聲說道。

李浩玄微微頷首,說道:“這青城派,落在你的手上,倒也不算被辱沒,修煉九十年,有此修爲,實屬不易,我會在青城呆上一段時間,你若是有修煉上的問題,大可前來請教於我。”

“這……”老師祖遲疑了一下,說道:“你想留在青城?這……這不行……李仙師一定會知道的……”

“只要你不說,沒有人會知道……”李浩玄淡淡地說着:“你若是將消息傳揚出去……那就……休要怪我了……”

他言辭簡單,卻似是不可忤逆。

老師祖身形微微一顫,冷汗都要流下來了,一時之間呆愣在那裏。

……

這一頭,山路之上,一輛越野車,快速行駛着,揚起一片煙塵。

“哈哈哈……要我說,既然蜀川都來了……就得好好在這裏玩耍一番才行……”

將臣坐在車上,大笑着說道。

後卿眉頭一皺,說道:“你不回西歐了?”

“回……當然回……”將臣說道:“只不過……我前兩天待在那亞當的古堡裏時,收到了一個消息,說是在這蜀川之地,有寶物,我尋思着,那李長生既然能來……我堂堂殭屍王,怎麼不能來?”

將臣邊開車,邊大聲地說着,一臉開心。

坐後頭的顧遠寒,一路顛簸,臉上神色倒是十分嚴肅,說道:“李仙師在蜀川是爲了辦大事,可不是像你這樣遊山玩水,你在這裏,若是遇上了李仙師,恐怕要落荒而逃。”

“落荒而逃倒不至於……”將臣撇了後頭的顧遠寒一眼,說道:“如今對於李長生來說,對付李浩玄,纔是首要之事,我對於他來說,造不成什麼威脅,而他……要想殺我,也非容易之事……這蜀川既然來了,可不能白來。”

後卿眉頭微微一皺,說道:“你得到的消息,是誰告訴你的?”

“一個神祕人!”將臣咧嘴一笑,臉上露出了神祕的表情,卻是不肯透露。

後卿與顧遠寒,面面相覷,也不知道將臣葫蘆裏賣的什麼藥。

之前將臣一直嚷嚷着說要回西歐,就是覺得這東方太亂,容易出事,如今倒好……才短短几天的功夫,像是變了個人似的。

亞當作爲第三代吸血鬼,被將臣“苦口婆心”教育了一番後,帶着成批的吸血鬼,已經返回西歐了。

原本,顧遠寒的任務也算完成了,應該回到那龍虎山去,可是被將臣一路拖着,非要顧遠寒陪着一起玩耍。

顧遠寒尋思着將臣和後卿留在蜀川,生怕鬧出什麼大動靜,擾亂了李長生辦事,所以便一直跟着這兩位祖宗。

“嗖……”

就在三人聊天談笑之時,後頭飛速行駛而來兩輛越野,更加氣派十足,一下子便超過了將臣的車。

揚起了漫天的煙塵,遮天蔽日。

“奶奶的……這車租的時候,老闆跟我說這是車行裏速度最快的一輛,怎麼跑不贏別人的車?”

纏綿不休:危情總裁 將臣抱怨地說了一句,看了一下方向盤上桑坦納的標誌,用力地將油門踩到底。

“嗚……”

車子一下子提升到了一百四十邁的速度,瞬間超過了前方的兩輛車子,沿着山路,直朝深山裏頭而去。

“哈哈哈……”

將臣開心地大笑起來,像是一個孩子,目光不由得朝着那兩輛車子看了過去。

幾名黑衣男女,坐在車上,戴着遮光太陽墨鏡,面色冰冷,似是也朝着將臣他們這一頭,看了過來。 將臣的車,行駛了約摸半刻鐘的時間。

後頭那兩輛越野車,被他遠遠地甩得影子都看不見了。

這下可把將臣得意得不行,哼着小曲,一路上狂笑不止。

“嘎……嘎嘎……”

車子傳出了沉悶的聲響,似是機器的零件出了問題。

不到一會兒的時間,車子漸漸行駛緩慢,越來越慢,漸漸停了下來。

“什麼情況?”

將臣瞪大了眼睛,連忙打開車門。

後卿與顧遠寒,似是也怔住了,跟着下了車。

將臣走到車子前頭,將車蓋打開,立時一股子濃煙,騰騰的冒了出來。

“奶奶的……發動機過熱……出了問題……”

將臣啐了口唾液,整個人臉色一下子就變得難堪至極。

這下可好,車子攔在了泥土路的中間。

這條泥土路並不大,進山的道路,剛剛好就容得下一輛車子過。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