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哼哼,我就知道是真的,放心哦,小馨不會告訴其他人的。”楚雨馨聽了葉晨話,頓時興奮了起來,繼續說:“葉晨,你剛剛的那個切菜都是真的吧?”

“嗯。”葉晨點了點頭,自己最厲害的不是刀技,而是廚藝,看着楚雨馨,說:“記得答應我的,不要向任何人提起。”

“呀!你不會是傳說中的廚神吧?”楚雨馨想起電影中,那個主角的刀技入神,同時做出來的菜堪稱絕味。

“那些都是電影纔有的,不過我做飯也是一流的哦。別墨跡了,過來端菜,記住你答應我的事,要做到。”既然楚雨馨也知道了,同時也瞞不住,葉晨也索性不隱瞞了,畢竟這也不是什麼大事,和自己的異能比起來,差遠了。

自己的異能,是萬萬不可輕易告訴別人的,楚雨馨這時也對葉晨有了一點好感,之前嚐到了葉晨做的菜,現在有種迫不及待的衝動,想要嘗試一下,所謂的小廚神做出的菜是什麼味道。不過先前嘗試的那一道菜,確實美味可口,讓人無法自拔的想要全部消滅。

“恩呢,哇,這道菜好漂亮,這個小白兔是你刀削出來的麼?”楚雨馨看着一盤子中,一隻雪白的小白兔,不仔細看,還真以爲是一隻小白兔。

“嗯,這個是用三個白蘿蔔刀削鑲嵌而成的。味道還不錯。”葉晨淡淡的笑了笑,解釋到。

在楚雨馨的心中,這簡直就是一種藝術,盤中小白兔,惟妙惟肖,栩栩如生。葉晨的刀技真的是到了一種登峯造極的境界。刀身閃過,奇蹟般的就會出現一些藝術性的動物。

楚雨馨端起這盤小白兔,興奮的跑出廚房,準備給林香茹看看。這時,林香茹見到楚雨馨端着一盤菜跑了出來,立馬將手中的筷子的放在桌上。

“咳咳-小馨,小心點。”林香茹看着像吃了興奮劑的楚雨馨,咳嗽了幾聲,但是這咳嗽,其實是她自己爲了緩和自己的神色而咳的。

“香茹姐,你看看,這道菜,好漂亮哦,一定很好吃。”楚雨馨並沒有發現林香茹的俏臉的變化。顯得有絲尷尬。

“呀,小馨,你還小麼?怎麼把小白兔放在盤中玩起來了呀。”林香茹看着楚雨馨端在盤中的小白兔,教訓了起來。這小馨怎麼還向一個小孩子一樣,竟然把一隻小白兔放在盤中玩了起了。

“嘎!香茹姐,我沒有玩小白兔呀,這是一道菜。”楚雨馨聽了林香茹的話,愣了愣,葉晨的刀技,真的太強大了。就連香茹姐也覺得是真的兔子。 聽了楚雨馨的話,林香茹那美麗的眸子,波光流轉,也是好奇的看了看楚雨馨放在桌子上的這隻小白兔,愣愣的說:“這小白兔怎麼不動呀?小馨,你看,你把這小白兔玩死了。”

林香茹看了半響,也不覺得這是一道菜,和真的白兔沒有任何的區別,如果真的是一道菜,那弄出這個東西的人,豈不是真的很厲害?

盤中白兔的眼眸,紅紅的,炯炯有神,鼻尖的旁邊,還有幾根小鬍鬚。真安靜的趴在盤中。

“香茹姐,你好好看看,這真的是葉晨做出來的一道菜。”看着研究半響的林香茹,楚雨馨提議到。葉晨這傢伙,刀技真的是太牛了。做出的動物,竟然和真的沒有什麼區別。

林香茹聽了楚雨馨的話,挑起纖細嫩滑白皙的玉手,輕輕的碰了一下這隻小白兔耳朵,但是觸碰的時候,手指竟然輕巧的穿透了白兔那長長的耳朵。驚道:“呀,這小兔子的耳朵被我戳穿了。”

“香茹姐,這下,你知道這是假的兔子了吧,這是葉晨刀削出來的。”楚雨馨看着林香茹,俏皮的說道。

“還真的是假的,太不可思議了。”林香茹看着盤中的白兔,驚歎道。這是自己第一次見到這麼精瓚的一道菜,絕對的一道藝術品。

“咦?香茹姐,先前葉晨端出來的那道菜,怎麼空了呢?”楚雨馨這時看着另一邊,一個空盤子擺在那裏。想起是葉晨之前端出來的一道菜。

聞言,林香茹俏美的小臉蛋微微透露出紅韻的羞澀,不好意思的說:“小馨,那個,先前我不是感覺很餓麼,然後我就吃了一點,但是這菜的味道,真的太好了,沒有忍住,就全部吃了。”

看着一臉緋紅的林香茹,楚雨馨愣愣的看着,她很清楚,林香茹從來不會這樣把一盤菜吃得如此趕緊,看着潔白的盤子,說:“哈,香茹姐,你吃了以後,把盤子都洗了?”

楚雨馨這麼一問,林香茹恨不得找一個地洞鑽進去,之前自己只是想要嘗一下,誰知道,嚐了以後,就忍不住的想嘗一下第二次,反覆循環,最後竟然把這盤菜給吃完了。

“嗯,洗了。”林香茹那裏還敢給楚雨馨說,自己用舌頭洗了盤子。

“嘿嘿,香茹姐,你不老實哦。”楚雨馨壞壞的看着林香茹,笑了笑。

葉晨這時也端着兩盤菜走了出來,將菜放在桌上,說:“還有三道菜,小馨,幫我一下。”

“好的。”楚雨馨拿起被林香茹消滅的盤子,嘀咕道:“香茹姐,該不會是用香舌洗的盤子吧?”

楚雨馨將空盤子放在廚桌上,然後端起一道菜,另外的兩道被葉晨端着走了出去。

“趕緊吃吧,不然菜涼透了就不好吃了。”葉晨看着桌子上的美味佳餚,心裏也是微微有點自豪感,這可是出於自己這廚神的手。

楚雨馨這時迫不及待的夾起了一點菜,放在口中,細細的品味,隨後,她感覺到一股讓自己很清新而舒暢的感覺。一臉的陶醉,顯得十分的滿足。

林香茹看着陶醉的楚雨馨,也沒有多想,也是夾起了一塊瘦肉,放在口中緩慢的嚼着,頓時,雙眸大大的瞪着。葉晨看着林香茹的這表情,皺了皺眉頭,說:“大小姐,你怎麼了?是這菜有什麼不對勁的地方。”


林香茹搖了搖頭,一怔一怔的看着葉晨,驚愕的說:“你,竟然會做出這樣的味道?”這股味道,讓得林香茹回想起了小時候的那種味道,那親切而溫馨。

“有什麼不對勁的地方?”葉晨也是被林香茹這表情,搞得一愣一愣的。難道自己做的菜不好吃?不對啊?怎麼會呢?

林香茹微微搖了搖頭,淡淡的說:“沒有的,這味道很好,讓我想起了小時候,那個時候,我也吃過到過這樣的味道。”

“喜歡吃的話,我天天做給你吃吧。”葉晨聽了林香茹的話,知道她回想起了小時候的事情。

但是葉晨的這話,讓得楚雨馨愣愣的看着葉晨,天天做給香茹姐吃,難道這傢伙真的是林伯父給香茹姐找的男友麼?不過這傢伙的廚藝真的好好。

最後,幾道菜都被三人給吃完了,一點也不剩。這讓楚雨馨開始擔憂了起來,說:“香茹姐,你說,我們這樣會不會長胖哦。”

林香茹看着桌子上的菜,被消滅得乾乾淨淨,聽了楚雨馨的話,也是愣了愣,這樣下去的話,會不會變胖呢?葉晨這傢伙,做的飯,也太絕了吧?

“應該不會吧?我都沒有吃多少呢。”林香茹柳眉微微輕佻,看了看楚雨馨。

“哈,香茹姐,你不老實哦。”楚雨馨聽了林香茹的話,一副壞壞的表情看着她,頓時讓林香茹有點不好意思,說:“小馨,明天開學了,我先回房間了,準備一下。”

說完,林香茹就直接起身,往樓上走了去,楚雨馨側頭看着葉晨,說:“葉晨哥,我也先回去了。”

葉晨苦笑,這楚雨馨現在叫自己的稱呼都變了,看來自己的手藝,也算漸漸征服了她。看着留在桌子上的飯菜。葉晨聳了聳肩膀,敢情自己這是保姆加兼職保鏢了。

將桌子上的盤子清理完後,葉晨看了看時間,已經晚上八點,然後便走回了自己的房間,拿出《蠱毒帝皇聖經》看了起來。

午夜時分,砰的一聲,驚醒了葉晨,頓然,葉晨猛烈的起身,警惕的走向門口,也不知道是什麼東西潛伏了進來。然後緩慢的拉開房間門,俏然無聲息的走了出去,自己現在擔負起保鏢的工作,必須時刻警惕。

來到大廳,葉晨也沒有去開燈,因爲自己可以猶如夜間的動物看清黑夜,所以就沒有打算開燈,而是警惕的搜尋着。

客廳內,葉晨沒有發現任何的異常,爲了安全起見,葉晨掃視了二樓,用起了自己的異能,經過觀察,也沒有見到異常。一切都比較正常。


“砰-”一聲悶響,葉晨警惕的看着廚房,因爲這聲音是從廚房傳了出來的。然後警惕的走了過去。

“呃–”來到廚房,葉晨看見了讓他震撼的一幕,在廚房的聲音,竟然是楚雨馨弄出來,但是這時的楚雨馨,也還勁爆了吧,竟然沒有穿衣衫,只是穿了一條小內褲。 楚雨馨這妞,竟然只是穿了一條內褲,連小內衣都沒有穿,就跑到廚房,也不知道她來做什麼。看着楚雨馨這爆勁的火辣身材,葉晨一股邪火升了起來。


下面也是不爭氣的挺了起來,隱隱約約的變成了一個頂棚,楚雨馨這時意識到身後有人在看自己,猛然的轉身,便看到了葉晨。

王爺,聽說你要斷袖了! 啊,你怎麼會在這裏呀?”楚雨馨突然想了來,這房子裏,還有一個男人,那就是葉晨,月光透進廚房,給這一幕添上一筆朦朦朧朧的輝光。

楚雨馨見到葉晨正盯着自己,突然雙手環抱在胸前,說:“葉晨哥,你,你怎麼會這裏呀。”

“我聽見聲響,還以爲進賊了,然後就來看看,沒有想到是你,來廚房幹嘛呢?”葉晨見楚雨馨只是小小的驚叫了一聲,然後顯得十分的淡然。

“小馨只是感覺有點餓了,然後來廚房找一點東西吃,然後就遇到你了,我先回去了。”楚雨馨雙手環抱在胸前,說完後,便跑出了廚房,急忙的跑了上樓。看着楚雨馨那大大的白兔,那果然是一對致命的胸器。

見沒有什麼事情,葉晨也回到了房間,然後躺了起來,楚雨馨這妞果然彪悍,不穿衣服在屋子裏跑動。

楚雨馨回到房間,拍了拍起伏不定的胸脯,臉色發紅的緩慢走到牀邊,林香茹這時也被楚雨馨驚醒,看着發呆的楚雨馨,眼睛澀澀的說:“小馨,你怎麼了?幹嘛坐在牀邊發呆呢?”

“啊!香茹姐,你還沒有睡覺啊。”楚雨馨聽到林香茹在後面叫自己,微微一怔,想起自己剛剛去廚房的一幕。 校花的極品保鏢

“小馨,我怎麼覺得你怪怪的呀,你怎麼了?”看着楚雨馨的表情,林香茹覺得有些奇怪。看着沒有穿內衣的小馨,說:“你怎麼連內衣都不穿呀?”

“嘿嘿,小馨不是習慣了麼,睡覺都不喜歡穿着內衣睡覺的。”楚雨馨這時很快的恢復了神色。繼續說:“香茹姐,我感覺有點餓了。”

“不是吧,你晚上的時候不是吃了很多麼?”聽了楚雨馨的話,林香茹也猜到她爲什麼坐在牀邊發呆了,敢情這妮子是餓了,睡不着。

“但我現在餓了嘛,我想吃東西。”楚雨馨說道。想起葉晨做的飯菜,就感覺到一股美味襲來。

“這半夜三更的,要不,去廚房看看,還有吃的東西麼?”林香茹揉了揉眼眸,穿着睡衣站了起來。

“可是,廚房沒有吃的了,我剛剛去了一趟。”楚雨馨也沒有把遇到葉晨的事說出來。

“那怎麼辦?我也不會做吃的。”這下,可真難爲林香茹了,要是廚房沒有吃的,這大半夜的,到哪裏買東西去?

“哦,對了,我的小包裏面有零食,嘻嘻。”楚雨馨想起自己包裏,還有一些零食,然後把小包拿了過來。果然,裏面確實有許多零食。看着這些零食,林香茹也放心了下來,不然還真不知道怎麼辦纔好。

一夜就這麼過去。第二天,迎來新的曙光。

葉晨習慣性的早早起牀,準備給楚雨馨這妞和林香茹做一次早餐。然後就去了廚房,在冰箱中,找到了一把麪條,還有一些調料,同時還有一點醃菜。

隨後,葉晨架起小鍋,開始下面。這時已經是七點左右,天色已經大亮,晨曦開始露頭。淡淡的光澤,開始照耀着大地。

清晨的淡白霧氣,籠罩着城市的上空,給城市加上了一層白沙衣。很快,葉晨就已經做了早餐。因爲麪條做起來方便不費時,所以葉晨一般的早餐,都是選擇煮麪。

林香茹和楚雨馨這時也起牀,懶散的走到客廳,隨後便被一股香氣吸引,隨後兩人的精神隨即振奮了起來,可見,葉晨煮麪的技術,已經達到了多大的境界。

“香茹姐,你看,桌上有兩碗麪條,還是熱的。”楚雨馨看着桌上的兩碗麪條,興奮的說道,自己昨天晚上就已經很餓,現在看着這兩碗麪條,更是感覺到很餓。

快速的跑到桌子前,拿起已經準備好的筷子,俏鼻嗅了嗅美味的麪條,說:“哇,好香啊。”

林香茹看着桌上的兩碗麪條,知道,這肯定是葉晨做的,心中也有着微微感動,自己的這個保鏢,其實算來還真的不錯,做出來的菜,不僅美味,而且還能勾起回憶。

兩人很快的吃完了麪條,整理一番後,叫上葉晨,準備去學校。

“葉晨,去了學校後,你不要和我們同路,我們先進去了,你在進去吧。”林香茹淡淡的說道,她不想葉晨這個保鏢隨時都跟着自己,自己也有私人的空間,有葉晨在身邊,總是有點約束。

葉晨只是淡淡的點了點頭,這些都無所謂,只要林香茹在自己的視線內,就好辦,何況自己還有特殊的異能,即便隔着牆壁,自己也可以看到。

德叔的車這時也到了門口,林香茹和楚雨馨走了過去。

“德叔。”林香茹叫到,很有禮貌,自己很小的時候德叔就一直照顧着自己。

“德叔。”楚雨馨那精緻的臉蛋,露出一對俏美的酒窩,非常的漂亮。

德叔帶着慈祥的笑容,點了點頭,,說:“都準備好了麼?”

“嗯,我們都準備好了,可以走了。”說着,林香茹就拉着楚雨馨上了車。

“小葉,感覺怎麼樣,和大小姐相處得怎麼樣?”德叔看着葉晨,慈祥的說道,德叔總是給人一種很親切的感覺,他擔心的還是葉晨和林香茹相處如何。

“嗯,還可以吧。”葉晨和德叔一起走向車子,繼續說:“大小姐的脾氣雖然有點冷,但是人很好。”

“哈哈,那就好,我還擔心你適應不了她呢。”德叔聽了葉晨的話,笑了笑。

很快,車停在學校外面,林香茹和楚雨馨下車後,就走了進去,而葉晨還在車裏和德叔談論一下事情。瞭解了自己入學的一些的情況,葉晨這才下了車子。

觀望着充滿活力的青春校園,葉晨站在門口,竟有一絲說不出的感覺,沒有想到,自己還能來到學校。看着陸陸續續進進出出的學生,那些穿着短裙的美少女,葉晨感覺到,校園確實非常好。有看不完的青春少女。 林香茹和楚雨馨這兩個妞,已經前去尋找報到處,雖然他們並沒有接觸過這所大學,但是那激動的心情,還是不能壓制。這不,林香茹帶着楚雨馨在校園內四處閒逛。

而葉晨,深邃的眼眸,淡淡的憂傷,想起以前的生活,相比之下,還是現在的自由舒爽。從未有過的自由感,也從未有過的輕鬆。以前,整個心都是緊繃着,沒有絲毫的鬆懈。

稍有差錯,那將是不可彌補的過錯。隊友的生命掌握在自己的手中,所以,葉晨時刻提醒自己,心細在心細,籌劃到位。

拖着緩慢的步子,感受着校園的氣息,微微揚起腦袋,尋找自然的芳香。

這個時候,前來報道的同學,越來越多,葉晨沒有向他們一樣走完報名的流程,而是直接去校長的辦公室。葉晨入學的手續林哲瀚都已經辦妥,只需要找校長報道就可以。

來到校長辦公室,葉晨看着門也沒有鎖,出於禮貌的敲了敲,但是沒有反應。隨後,葉晨緩慢的推開了門。

“誰啊。”剛剛推開門,裏面就傳來一聲蒼勁而顯得虛脫的聲音。這顯然是校長的聲音了。

葉晨走了進去,直接把門給關上,他聞到了空氣中,那股特殊的氣味,那是男女事後留下的味道。看着一個四十多歲的中年人,從裏面的另一間走了出來。

葉晨暗歎,真的是寶刀未老,越磨越鋒利。

中年人這時迅速的整理着衣衫,看着站在辦公室的葉晨,疑惑的說:“你怎麼不敲門就進來了?”

“哦,我敲了,但是沒有人迴應,看着門沒有鎖,就進來了,尋思着校長不在的話,我就在這裏等一下。”葉晨壞壞的看着中年人,猜想着,這應該就是校長了,繼續說:“校長,我沒有打擾你的好事吧?你繼續,我可以在這裏等一下的。”


“呃–”校長沒有想到,自己在辦公室偷情,竟然忘記了把門鎖上,暗罵着那小騷貨。聽了葉晨的話,校長的語氣也緩和了許多,自己偷情的事情,絕對不能傳了出去,不然自己的名聲可就要受到影響了。

“說吧,你找我有什麼事?”不打擾已經打擾,校長看着眼前的少年,然後坐在椅子上,淡淡的說道。

“是這樣的,天翔集團的董事長林哲瀚,校長你認識麼?”葉晨說道。

聞言,校長立即嚇得站了起來,林哲瀚自己怎麼會不認識,那可是自己的老闆。戰戰兢兢的說:“你是葉晨吧?”

“呵呵,是的,校長,剛剛不好意思啦。打擾了你的好事,我就是順便來給你報道一下,這就走了。”葉晨看着校長的表情,淡淡的笑了笑,想必這所學校或許有着林哲瀚的股份吧。不然的話,校長也不是這樣的表情。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