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哦,我左躲右躲,再加上劉偉的幫助才擺平那些人的,那些人差點沒有讓我累個半死,好了下一個!”

“吳良我想問問你面對幾百人你當時是什麼想法!”

“咳咳,這個,其實我是沒有多想!我就是想着把他們全打到,就這麼簡單,好了下一個!”

“吳良我想知道,你的功夫跟誰學的,在那學的!”

“你這是兩個問題,不過也可以說是一個問題,其實我的武功是自學的,在網上找的一門武術學的!你也可以這樣!”

同學們一個個的上前詢問,只要問了,吳良必定解答,而且只要問了一個問題的,就不能再問了,很快在上課之前,班裏的所有同學都問了一個問題,而且都得到了答案。

“呵呵,當做明星的感覺怎麼樣!”最後一個同學問完,劉偉趕緊湊了上去,而這時張航也是走了過來。

“很好,十分好!”吳良揉揉手腕,沒好氣的道。

張航在兩人身邊坐下,三個人開始有一句沒一句的說起來。 “我說吳良,你現在是越來越厲害了!這不知道你的怎麼練得!”張航坐在吳良面前,不解的道。

吳良聳聳肩:“其實,我就是嚇練的,如果你想學,我也不介意教你的!”

吳良看着張航,這麼久了張航還是不錯的,雖然他不知道張航接近自己有什麼目的,但看再張航這麼久來的幫助下,他覺得可以腳張航一些東西。

聽着吳良的話,張航明顯一愣,隨後興奮道:“你說的是真的!”


吳良微微一笑:“是真的,就是不知道你願不願意學!”

看着張航興奮的表情,吳良心裏還是很舒坦的,有付出就有回報,他總算可以爲張航回饋一些東西了,至少不能讓別人以爲他,只知道索取,不知道的付出。

“哈哈!好我願意學!”張航搓搓手,激動的看着吳良。

而在一旁的劉偉打趣道:“我總算知道,你爲什麼自那次被吳良打了,怎麼就過來套近乎了,原來是在這等着啊!”

張航尷尬的撓撓頭:“其實,我那天的確被吳良給震驚了,而且也是想學習他的武術,我從小就喜歡這東西,所以一見到吳良這樣的人,就挪不動步子了!”

吳良微微一笑,他也知道張航其實本質不壞,而且在學校和班裏也沒有傳來他有什麼不好的行爲。

“好了,張航,劉偉只是逗你玩玩的!”吳良拍拍張航的手,示意不要窘迫。


“呵呵!開個玩笑,別生氣!”劉偉打着哈哈,其實他真的只是開個玩笑。

張航看着兩人心裏很感動,他扭扭捏捏的道:“其實,我接近你們,的確是衝着學武功去的!”

張航說着低下了頭,吳良與劉偉對視一眼,相視而笑,他們早就有此猜測了。

“好了,以後我們就是兄弟了!”吳良一手搭在劉偉的肩膀,另一隻搭在張航的肩膀,說實在的他還真不介意這些。

“嗯!”劉偉與張航異口同聲,同時伸出雙手,搭在其餘兩人身上。

“好,今天上完課,我們在談!”吳良微微一笑點點頭,劉偉與張航二人同樣點點頭,然後坐會自己的位置上了。

時間不久,一位頭髮發白,穿着黑夾克的老人,慢吞吞的從班門口走了進來,本是議論紛紛的班級,立馬恢復平靜。

進來的老人是學校有名的教授,他在物理方面頗有研究。

他走到講臺輕咳兩聲,立即就開始進入正題,開始講述今天的課程,說來他的課講的還是不錯的,班裏的很多同學都喜歡聽他的課。

他的課講的生動風趣幽默,同時還舉出很多例子,這都是同學感興趣的。

很快課程結束,老教授就離開教室。

“呼,結束了!”教授一走,張航就迫不及待的來到吳良的面前。

吳良一愣,沒有想到張航對學習武功那麼上心,不過他既然答應張航,也不會食言,他微微一笑,喊了還在座位上和前後同學閒聊的劉偉一聲,然後和張航大步走到班級門口。

張航很興奮,他自小到大就是對武術感興趣,他每每看到電影上的武打明星,在那打來打去,心裏就是一陣澎湃,他每每就幻想電影上的人是自己。

“你們還真是!”吳良與張航剛走到門口,劉偉救跑了過來,手指着二人。

“走吧!別囉嗦了!”吳良拍了劉偉的肩膀,立即就朝樓梯走去。

“呵呵!”劉偉與張航二人搖搖頭,然後快步跟了上去。

班裏的同學看着三人的離去,都是帶着羨慕與嫉妒,他們也很想當大英雄,也很想以一敵百,也很想在一百多砍刀下,不沾一絲灰層,可惜他們不是吳良,這些真能在心裏想想。

三人來到學校對面的花園,這個花園明年就動工。

“你想學什麼樣的武功!”吳良看着張航,劉偉則站在一邊。

“額!我想學,拳法!”張航一愣,然後回過神來,想了一會,這纔開口道。

“好!”吳良點點頭,在心中翻查起聚寶決,聚寶決內記載的東西太多,想要找到適合普通人聯繫的拳法也實在不已。

翻查了一會,他終於從衆多法訣,功法中看到一部青元拳法,這部功法很適合普通人。

青元拳法主要以出拳的速度制敵,只要出拳必定擊中目標,而且在攻擊力上有不俗的表現,只要練得高深,以一敵百完全不成問題。

“嗯,我就教你一套青元拳法吧,這部拳法需要身形敏捷,而且需要大毅力才能練成!不知道你願不願意學!”吳良恢復神色看向張航。

張航看着吳良站着一動不動,以爲吳良一時沒有什麼好的功法,或者是在想教他什麼功法好,所以他很焦急,激動的等待着吳良開口,果然沒有等一會吳良就說出來一部功法的名字。

“我願意學,只要是你教我的,我都願意學!”張航大聲吼道,他十分相信吳良,他不相信吳良會拿出很差的東西。

“額,你就這麼相信我!”吳良愣愣的看着張航。

劉偉也是打趣道:“你比我還要相信吳良?”

“嗯!我相信你,你一定不會虧待我的!”張航肯定的點點頭,不點頭是傻子,他纔不會以爲吳良會糊弄他,他十分相信吳良的爲人。

“好,既然你這麼相信我,那麼我就認真的教你了!”吳良欣慰的點點頭,其實他還在真有點擔心張航不信他。

“呵呵!我也和你一起學!”劉偉插嘴道。

“額,你也要學?”吳良不解道,不知道劉偉爲什麼要學習武功,學校通寶幻決不好嗎?

“是啊!張航既然能學,我想我也能學不是嗎?”劉偉聳聳肩,他看見張航學武功,心裏也有一絲期待,因爲他覺得,吳良給他的法訣是強大精神的,但是身體還是很脆弱的,如果能學到武功,那麼光靠拳頭也是不錯的選擇。

“呵呵,那好,你們以後有伴了!”吳良笑笑,他剛纔想想,也是知道了劉偉的心思,他是想把精神弄的強大,也想把身體素質弄的好些。

其實他認爲沒有那個必要,只要劉偉把通寶幻決學好,可比青元拳法強大不止百倍,千倍,如果劉偉真的把時間浪費在這上面,是很不值的一件事。

[綜]在紅樓當丫鬟 ,劉偉已經有了這個想法,他也不好糾正,只要劉偉覺得好就行。

“好,我們以後就一起練習了!”張航與劉偉抱抱,兩人都很開心。

“行了,今天我先教你們練習前面一部分,明白我把功法寫出來,給你們一人一份!”吳良擺擺手,示意二人站好。

兩人點點頭,分立在吳良左右兩邊,吳良微微一笑,開始爲二人講解青元拳法。

青元拳法說來就是出拳的速度是主要的,當然馬步也是必須要扎穩,不然拳出去了,但身體卻是不穩,那麼就算拳頭出去的再快,和人對敵,也就是一個字‘輸’。

吳良口乾舌燥的爲兩人講解了一個小時,最後兩人有練習了一個小時,同時還紮了一會馬步,當然吳良沒有讓他們扎馬步,而是多多練習拳法,馬步可以回家扎,在這裏扎馬步就是浪費時間。

很快太陽慢慢下山,一絲絲涼意席捲三人,不過吳良有聚寶決加身,對於冷熱他根本就不在乎,但是劉偉與張航二人在扎馬步下,有些哆嗦。

“好了,今天就這樣吧!”吳良看看天氣也不早了,於是拍拍手,示意兩人可以休息了。

教兩人的時候,吳良也沒有休息,而是不停的運轉聚寶決,同時也在認真研讀丹藥方面的知識,丹藥對他來說,以後進階十分重要,如果任憑他苦命修煉,不知道修煉到四層要多久時間。

如果有了丹藥就輕鬆了,只要每天吃上幾顆,修爲上升的還是挺快的。

“啊!真冷啊!扎馬步都抵擋不住冷意!”劉偉搓着手。

“你也不看看現在什麼時候,要入冬了,能不冷嗎?”張航沒好氣道。

“行了,吃飯去,你們誰請客!”吳良笑着看着兩人。

兩人對視一眼,然後伸出一指,指向吳良:“ 你請客!”

“額!”吳良一愣:“我教你們武功,也算你們半個師傅吧,居然讓我請客,是不是太不夠意思了!”

“呵呵!”兩人呵呵一笑,摟着吳良就走,他們剛纔說那話也是想逗逗吳良而已。

三人離開花園,慢慢像蘆村行去,本來張航是想請吳良與劉偉到市裏去吃的,但被吳良拒絕。

“怎麼不願意到市裏去吃,總在村裏吃,不膩的慌!”張航不滿道。


“呵呵,有飯吃就行,還在乎那麼多幹什麼!”吳良擺擺手,他從來在吃的上面不挑剔,只要能吃飽就行。

“你太不瞭解吳良,他家裏條件不怎麼樣,所以不浪費,吃飯方面的只要肚子吃飽就行了!”劉偉在一旁插嘴道。

“好吧!”張航無力的搖搖頭,作爲一個學生,不能給師傅表示下,真的不少那麼好。

三人來到蘆村,依舊吃了一頓餃子,這頓三人一人來了兩碗,直吃的張航大叫過癮。

張航家裏條件不錯,他從來沒有在小飯館吃過飯,如今在外面吃了一頓餃子,他感覺大飯店,大酒店的飯,根本不能和餃子比。

“呵呵!”吳良與劉偉對視一眼微微一笑,他們都知道張航是從來沒有受過苦的。

“好了,明天你們早上起來跑一會步,然後扎馬步一小時就算完成早上的任務了!”來到村口,吳良對二人揮手,然後就朝自己的出租屋走去。

“知道了!”劉偉大聲喊了句,吳良在路上都說了好幾遍了,說的他耳朵都起繭子了。

張航站在一旁輕輕點點頭,顯然他也是同意劉偉的觀點。

吳良沒有回頭,只是對着身後揮揮手。

兩人對視一眼,然後就各奔東西了,張航要會學校開車,而劉偉卻是打出租車,他也是有車的人,但最近他卻是不喜歡開車。

回到出租屋,吳良與蘇冰聊了一會電話粥,然後又給小晴打了一個電話,小晴總是吵着要美白的方法,吳良滿口的答應,然後掛了電話。 “是該完成小晴的要求了,而且也需要去見見袁叔了!”吳良沉思一會,搖搖頭。

想罷,他就開始在腦海尋找美白的方法,丹方太多看的他眼花繚亂,最後他把手放在口袋,輕聲道:“小智,給我找一個讓女人變白的方法!”

小智沉默一會才道:“主人,方法有很多,最簡單的就是吃一粒丹藥,保證皮膚白的跟雪一樣!”

“那麼有沒有副作用?”吳良詢問道,他認爲丹藥這麼好,肯定會有些副作用,如果沒有副作用, 吃貨萌妻:首席廚神,滿界追

“主人,一點副作用沒有,丹藥當然有好有壞,我說的丹藥,就只有一個功能就是把皮膚變白,當然還有把皮膚變黑,變黃的,只要看個人喜好!”小智道。

“額,這麼還有這樣的丹藥,這丹藥叫什麼名字!”吳良驚訝道,小智說的丹藥,他還是第一次聽到。

“主人,這丹藥叫做百變換膚丹,其實用法很簡單,只要吃下一粒百變換膚丹,然後看向一種顏色,最後皮膚就慢慢向那種顏色進化!”小智輕聲道。

“這丹藥容易煉製嗎?”吳良詢問道,不管丹藥如何,是否容易煉製纔是關鍵。

“很好煉製的!這都是的不如品丹藥,只要主人能把進氣散煉製成功,基本就能煉製成百變換膚丹!”小智激動道。

“是嗎?”吳良點點頭,至於小智的激動他根本不予理會,因爲小智經常會激動不已,他早已成了習慣。

“好了,今天我不煉丹了,今天出去什麼也沒有買回來,明天去藥材中心一趟,多買一些藥材回來,現在你告訴我,咱們的斷續膏有沒有人買啊!”吳良道。

小智沉默一會,支支吾吾的道:“沒有一個人買!”

“哦,知道了!”吳良點點頭,他知道這是急不來了,如果想讓人相信,還是需要走很長一段路。

“主人,你不生氣!”小智小心道,他認爲沒有爲吳良辦好事,就是最大的失職。

“我怪你幹什麼?新出來東西,不被人相信,是正常的!好了你用心工作吧!”吳良反問了一句,不等小智回答,就鬆開了小智。

小智還想說什麼,但見吳良鬆手,即使他的聲音能在吳良的腦海響起,但他也沒有那麼做,因爲那麼做了,他知道會討吳良不喜。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