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哈,我師父曾經告訴我這紅塵之中活着的都是一些自私自利之人,完全爲別人考慮的,只有兩種人,一種是聖人,可惜早就死了!一種是傻子,但他們靈體混沌,陰陽不分!”

黃大師笑聲一頓,冷聲道:“趙小川,你如此爲自己兄弟,女人着想,你說你是聖人?還是傻子?”

趙小川無語的看着黃大師,心中對滿臉得意的黃大師充滿了鄙夷。

“麻蛋,我現在開始有些相信成浩的話了,這黃皮子就是個白癡,天生智商低,還喜歡想一些陰謀詭計,真是夠可笑的!”

趙小川強忍住自己暴走的衝動,也冷冷的回道:“這兩種人我都不是.。”

“哼!算你有自知之明!那麼你就不要把我當做傻子!”

黃大師聽道趙小川開口承認,立刻打斷了他說道:“以我智商,你想要欺騙我,簡直就是白日做夢!”

“你踏馬就是個大傻叉!”

趙小川話被打斷,心中越加的憤慨,不明白黃大師的得意究竟是哪裏來的,大口大口的喘着氣,免得自己被黃大師給氣死。

“哈哈,別我說到無言以對了吧!”

黃大師得意的表情讓趙小川忽然有種暴打對方的衝動。

趙小川算是明白了,這黃大師雖然很厲害,但腦子裏面似乎缺根弦,太過自以爲是了。

於是,趙小川也不跟他墨跡很多,直接問道:“那你想怎麼樣?”

“很簡單!發誓!”

黃大師大笑道,可是說出的話頓時讓趙小川更加的無語。

“這年頭有人還會相信發誓這一套?這黃皮子是鄉下出來的吧?”

正當趙小川心中鄙夷着黃大師時,黃大師有重複了一遍,道:“沒錯!發誓,發鬼誓!”

“鬼誓?”

趙小川心中一顫,感覺心中生出一絲寒氣,疑惑的看向黃大師。

“沒錯,六道已毀,天機難辨,人心難測,但鬼誓確實可以相信的!”

黃大師點點頭,神色肅穆地看着趙小川說道。

“到底什麼是鬼誓?還有這個有用?”趙小川心中愈發的疑惑,看着黃大師問道。

“鬼誓乃是古代流傳下來的一種巫術,可以通過天地間遊離的靈體來約束雙方的誓言!怎麼會沒用?”

黃大師聽到趙小川的話,冷笑道:“小子,莫要以爲我全部是在騙你!還記得我給你之前說過的六道輪迴的事情麼?”

趙小川點點頭,他確實還記得黃大師說過六道輪迴破碎的事情,只是到現在他還以爲這是對方開的玩笑。

“哼,那我再問你一件事情,你知道爲什麼現在各國之間還保持着平衡麼?”

“爲什麼?因爲聯合國?”

聽到黃大師的話,趙小川心中有些好笑,對方明明就是一隻黃皮子,居然對人類的世界這麼瞭解,這不由他不感到好笑。

“聯合國?哼!你難道以爲我口中的國家就是你們人類的國家麼?真是可笑,看樣子師父說的沒錯,人類都是自以爲是的生物。”

“自以爲是的是你吧!”趙小川看到黃大師的鼻孔朝天的表情,心中暗暗鄙夷,但同時有些好奇,問道:“難道這地球上除了人類得國家,還有別的國家不成?” 打完電話,秦穆然走出了房間。

不過此時,花朵朵,葯林薇,孔一斌都坐在沙發上面盯著電視機,看的有些入迷。

就算是秦穆然走到他們的身邊,也沒有發覺。

「你們在看什麼呢?」

秦穆然好奇的看著眾人問道。

「姐夫,李敏煥死掉了!」

花朵朵瞪大了眼睛,震驚地看著秦穆然說道。

「死就死掉唄,誰還沒有個生老病死啊!再說了,缺德事干多了,自然會有報應不是嗎?」

秦穆然一副無所謂的樣子說道。

「姐夫,你還記得你昨天跟我說過什麼嗎?」

花朵朵一雙眼睛上下打量著他,問道。

「我昨天說的話多了去呢,我怎麼記得是哪一句?」

秦穆然其實已經想起來昨天自己說漏嘴的事情了,但是這個時候,該裝傻充愣就該裝傻充愣。

「你說他們不會再騷擾我了,都被滅了怕什麼!」

花朵朵可是清楚的記得秦穆然昨天說的話,當即說道。

「有嗎?我怎麼不記得!」

秦穆然愣了愣道。

「當然有!我記得可清楚了!」

花朵朵非常肯定地看著秦穆然道。

「那一定是你聽錯了!我這麼沉穩的人,怎麼可能做出這樣的事情來!」

秦穆然一副正人君子的樣子,理直氣壯地說道。

「哦?是嗎?那你解釋下,你是怎麼知道九星幫被滅了的!」

說著,花朵朵便是讓開,秦穆然也看清了電視里的內容。

赫然是新聞在報道九星幫被滅的事情,還有就是李敏煥的豪宅葬送在一片火海之中的報道。

「姐夫,這麼巧,你昨晚剛說完,昨晚李敏煥的豪宅就葬送火海,九星幫這麼龐大的勢力就在一夜之間被連根拔起,你還說不是你做的?」

花朵朵此時彷彿名偵探柯南上身一般,一雙眼睛上下打量著秦穆然,一副不把秦穆然看穿不罷休的樣子。

「要是我做的,我還能夠被他們抓到警察局啊!我說朵朵啊,這要是在夏國,我倒是還就真的能夠做到,但是你睜大眼睛看看,這裡可是寒國啊,我一個剛剛來寒國的人,人生地不熟的,能做出這麼厲害的事情?」

秦穆然白了花朵朵一眼道。

「雖然我知道你崇拜我,但是也不能盲目崇拜!這樣是不好的!我也是個普通的人!」

秦穆然難得謙虛地說道。

「這麼一說,倒也是,按照姐夫你一慣高調的風格,要是你做的,早就牛逼上天了!」

花朵朵煞有其事地點點頭。

看到花朵朵這一臉認真的樣子,秦穆然愣住了。

「卧槽?何著我之前在你的眼中是這種高調的人?我已經覺得自己很低調了!」

秦穆然想要為自己正名道。

「你低調?你要是低調,就沒有比你更高調了好吧!」

花朵朵給了個大大的白眼,鄙視地說道。

坐在一旁的葯林薇和孔一斌一時間齊齊點頭,對於這句話,他們都表示深深的贊同。

「我靠!」

秦穆然看著他們的反應,真的是深深的無奈。

到底是人性的扭曲,還是道德的淪喪,竟然會這麼針對自己!太沒有天理了。

「這個李敏煥作惡多端,他活該,或許哪個仇家看不下去了,滅了他吧!」

秦穆然淡淡地說道。

「不過說真的,對方實在是太狠了,李敏煥一家都被滅門了,聽說他的兒子李成奇在醫院都被人追殺,殺死在了病床上面。」

花朵朵打開自己的手機,看著群聊裡面的內容,給秦穆然等人八卦道。

「這就是很好的實例,告訴我們,做人啊不能太缺德,不是不報,而是時候未到。你看之前蘇山的龍哥,作惡多端,碰了人家電瓶車主,還要砍人家,結果喝大了,刀掉地上,被人家正當防衛給砍死了,你說,這就是標準的多行不義必自斃!」

秦穆然儼然成為了一個說教先生,解釋了一番道。

下方,花朵朵,葯林薇和孔一斌都聽的迷迷糊糊的,他們都被秦穆然所說的弄的迷迷糊糊的。

你說不對吧,好像沒有什麼能夠反駁的,你說對吧,感覺又不知道對在哪裡。

「算了,跟你們多說你們也聽不懂,我還是回自己的房間去吧!」

秦穆然留給他們一個瀟洒的轉身,便是淡然地離開了花朵朵的房間。

回到自己的房間,秦穆然這才長長舒了一口氣,總算是將他們忽悠過去了。幸虧自己的口才很棒,要不然的話,還就真的不太好糊弄!

不過,以李成軒在寒國寒城的力量,將這件事情定性成意外也不是多大的問題,再怎麼樣也不會牽扯到自己的身上。

這些事情,秦穆然便是不會再想了,這一次用勁氣幫助花朵朵根治了毒癮,證明了秦穆然心中的一些猜想。

為什麼化勁大能的生命會延長那麼久,很大程度上都是因為他們丹田之中的勁氣。

調動勁氣,勁氣外放,將自己體內不利的因子逼出體外,延緩身體的衰老。

古有三十而立,四十不惑,五十知天命,而化勁大能,即便是到了五十知天命的年紀,依舊會如同中年一般健壯。

若是以後的治療,秦穆然能夠像這次一樣,將身體之中已經死亡的因子逼出來,同時刺激細胞的分裂,加快新陳代謝,這樣的話,很多棘手的絕症,幾乎都有治療的希望!

想到這裡,秦穆然便是原地盤腿而坐,體內,《元龍訣》的古武心法自動運轉,秦穆然運轉一個大周天,便是很快進入到了修鍊的環境之中去。

隨著秦穆然踏入化勁之境,秦穆然對於體內勁氣的掌控是越發的熟悉,一道道勁氣很是奇妙地在秦穆然的操控下,遊走在身體的各處,滋養著體內的五臟。

秦穆然的身體發出有如擂鼓般的聲響,但是不大,不過若是有人在場,則會發現,秦穆然的氣色在變化,他的頭頂上,竟然還有如電視劇里那般,冒氣了淡淡的白霧。

「轟!」

秦穆然身軀一震,周圍的空氣也伴隨著震顫一下。

古武心法運行一個周天,完成了。

但是秦穆然知道,對於自己的要求,遠遠不夠。

秦穆然想要做的,是能夠在化勁初期就能夠挑戰化勁後期,甚至化勁大圓滿! “人有人道,鬼有鬼道,每個生靈有着自己的世界,那麼多幾個國家又有什麼好奇的?”

黃大師鄙夷的看着趙小川說道,反倒讓趙小川有些無語了。

“好吧!哪怕事多幾個國家,但是那和現在我們談的有關係麼?”

趙小川白了黃大師一眼,岔開說道。

“哼!”

黃大師瞪了趙小川一眼,如果不是趙小川對他還有大用處,依他的身份怎麼會和他在這裏墨跡。

“自然有關係,之前我就說過生物都有靈體構成,所以他們之間總有些規律是要遵循的!”

趙小川皺起了眉頭,疑聲道:“鬼誓?”

“沒錯!”黃大師森然道:“鬼誓是是超越生靈的界限的特殊約定,一旦反悔,魂飛魄散!”

“魂飛魄散?”

趙小川打了個冷顫,疑聲道:“你之前不說是靈體不是那麼容易魂飛魄散麼?單單是一個誓言就可以魂飛魄散?”

“所以這纔是鬼誓的可怕之處!”黃大師越發鄙夷的看着他,說道:“知道爲什麼現在即使六道崩毀,人類的世界還一片祥和麼?告訴你,因爲各族,也就是各個生靈的國家之間在早期已經被鬼誓約束了!”

趙小川嚥了咽口水,乾笑道:“沒那麼嚴重麼?”

“你說呢?”黃大師陰笑道:“實話告訴你,如果不是鬼誓束縛,你現在還可以在我面前這麼放肆?我早奪舍你的身體,還會在這裏和你廢話?還有說句題外話,我早就進入你們人類的世界,大吃一頓了!”

“大吃一頓?”趙小川不明白他什麼意思。

“沒錯!”黃大師笑容越發的詭異,說道:“你們人類的血肉可是最美味的食物了,尤其是現在的那些大都市中,其中充滿了各種的慾望,那種味道,咬一口,嘖嘖!”

趙小川看着黃大師一臉回味的表情,微微後退一步,眼中越發的警惕。

黃大師發現了趙小川的舉動,嘴角露出了一絲陰笑,實際上,他並沒有吃過人,因爲他師父不讓。

地府巡靈倌 不過他說的倒也不全是假的,因爲他雖然不吃人,但是人類在其他的鬼怪口中確實是難得美味。

“咳,好了,不要再耽誤功夫了,快點和我結成鬼誓吧!一會兒我還有事要辦呢!”

過了片刻,黃大師忽然開口說道,趙小川打了個哆嗦,條件發射的掏出了鬼器對準他。

“小子,你手中的鬼器是我給你的,你確定要用它對付我?”黃大師目光陰沉的看着青銅雙蛇的蛇頭吐着蛇信看着自己,冷笑一聲說道。

趙小川反應過來自己的舉動有些過激,連忙收起鬼器,然後穩了穩心神,問道:“怎麼和你結成鬼誓?”

重生之蒼莽人生 黃大師又看了幾眼趙小川,冷哼一聲,說道:“把你左手的中指伸出來。”

“幹什麼?”趙小川心中疑惑,但還是伸出了中指。

忽然,他眼前一道烏光閃過,不由一愣,然後再次反應過來發現黃大師的中指和自己的中指相對,從他指尖黏黏的感覺和鮮紅的顏色讓他瞬間判斷出那是血液。

趙小川一驚,剛想問問這到底是怎麼回事,指尖上忽然間黑氣縈繞,在空中化作一個巨大的白色骷髏頭。

“這是怎麼回事?”

趙小川看到白色骷髏頭掃視了他們兩人一眼,眼中紅色的光芒一閃而過,然後下頜不斷上上下下的合動着,似乎在說着什麼話,心中不由一驚,想要詢問黃大師這究竟是怎麼回事,卻驚異的發現,自己的身體竟然動不了!

“咔!”

白色骷髏頭頜骨停了下來,又掃視了兩人一眼,眼中光芒漸漸地暗淡下去,然後化作兩道流光各自沒入他們體內。

就在流光進入趙小川體內的一剎那,趙小川身體一震,感覺自己又恢復了知覺。

趙小川連忙開始檢查他的身體,片刻後並沒有發現什麼異常,不由好奇的看着黃大師問道:“這就完了?”

“廢話,自然完了!”黃大師沒好氣的說道。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