咬了咬牙,陳鳴抿了抿嘴,山一般的站了起來。

傲然的站立在大殿的中央,出乎意料的,陳鳴袖手一甩,朝著台上走去,目標正是屏風背後的玉婉君,每走一步,都帶著無比的堅定。

「婉君醉入我心懷,夢摘紗巾讓我賞……」

說完了這句,陳鳴也已經登上了台,矗立在了碧柔的身邊,一雙眼睛,已經和玉婉君閣下隔著屏風對視。

在陳鳴走過去的時候,玉婉君出奇的激動了,有些坐不住,也站了起來,就這樣,兩個神奇的斗者隔著一層白紗,互相窺視、揣摩、等待、期盼,似乎兩個人很久以前就認識了,現在只是重逢。

「喔……」


眾人聽到陳鳴的這句詩,都是感到極為詫異。

「這是淫詩,明顯是在調戲玉婉君閣下!」

轟!

莫名的,白玉堂暴怒了起來,高聲吼叫道,他看到陳鳴和玉婉君如此的對視,情意濃濃,旋即爆發了。玉婉君,百花黨的首席執行官,傳說中是絕代美人,只要見過她的容顏,一輩子都不會忘懷,女神一般的人物,此時和陳鳴久久對視,白玉堂又氣又急。

「給他零分!」

火雷黨的成員高呼道。

「什麼?我的陳鳴,這首詞對的水平為何不高?而且,似乎帶著羞辱玉婉君閣下的意思,我的陳鳴,你在下的是哪盤棋?」

穆子怡和莫茹都是情不自禁的站了起來,因為,此時大殿上的所有人都躁動了起來,一個個都站了起來,火雷黨的成員更是瘋狂的嚎叫,勢必要讓玉婉君給陳鳴零分。

只是從詩面上來講,陳鳴的對子可謂是外行,寓意只能和玉婉君出的對子沾了一點邊,優美的程度也屬於一般般,甚至還有漏洞可以供火雷黨的成員去挑剔,最多只能打個20分,對比白玉堂的80分,少了60分,如此的話,之前白玉堂比陳鳴少了40分,現在超出60分的話,很明顯白玉堂可能會成為冠軍。

滴!

額頭上面溢出來了一滴汗水,成為細流,流淌到了臉頰,掉落在了地上。

凝視著玉婉君閣下的雙目,陳鳴恍然發覺,玉婉君閣下的那雙充滿智慧的美目,似乎也在白紗之後螢光一般的流動,在觀察著陳鳴。

「玉婉君閣下,快說陳鳴的分數!」

幾個火雷黨的斗者高叫道,他們都激動了起來,他們甚至已經控制不住身體之中的鬥氣,有種鬥氣外發的衝動。這種鬥氣的波動,也傳遞到了屏風背後的玉婉君的身上。

冷哼一聲,玉婉君動了動嬌軀!未完待續。。 +激情小說

轟隆!

伴隨著爆破一般的聲音,一股赤炎鬥氣形成為了火焰球體,從台上爆射而出,直接轟擊在了一個狂叫著的火雷黨成員的身上。看娛樂窘圖就上/

那個火雷黨的斗者,奪命境巔峰,一下子飛了出去,狠狠的落到了大殿之外,就昏迷了過去。

眾人愕然回頭,就看到,竟然是玉婉君的侍女,碧柔出的手。

雖然是侍女,也是神通境五段,雷霆學院的核心學子,實力強大不說,她背後的勢力「玉婉君」更是強大,霎時間,那些喧嘩的斗者都安靜了下來。

「我說過,誰若是無視我百花黨的紀律,就請自行離開,如果不從,我們百花黨也不是善場,為了維護紀律,就別怪我的成員出手!還有誰無視紀律,儘管叫出來!」

冰冷的聲音,威嚴的語氣,玉婉君真的有些怒了。

「對不起,玉婉君閣下,是那個成員做的太過火了,你放心,從現在開始,他就不是我們火雷黨的成員,還希望玉婉君閣下能夠息怒。」

看到了這一幕,白玉堂就知道玉婉君的態度,玉婉君不容許任何的斗者在她面前做出粗俗的舉動,白玉堂的目的是取得冠軍,接收百花黨,自然是不敢得罪玉婉君,當場就開除了那個被擊飛出去的火雷黨斗者。

「我現在宣布,陳鳴對的對子得分為:100!這屆詩詞大會的冠軍,是陳鳴!而我的百花黨。也將會和陳鳴的人道黨融合!」

轟隆!

出乎預料的,玉婉君宣布了這個結果,產生的轟動猶如天塌地陷。由於驚愕,一些斗者的眼珠子都快掉了出來。不敢相信這個事實。

陳鳴對的那個對子,堪的感覺,讓人看到之後,永生難忘。


「這就是傳說中的陳鳴的『龍之鬥氣護體』,果然無與倫比!」

「強悍!僅僅是這種金子一般的防護力量,就能夠讓陳鳴所向彼靡!」

一個個強大的斗者,大多數是神通境的核心學子,看到了陳鳴的龍鎧,如此的尊貴,都爆發出來了讚美之聲。

轟隆!

這個時候,陳鳴說話了。

「地煞長老,你是想見證實力,這就是我的實力,還需要證明嗎?我可以站在原地,承受你一擊,只要你能夠奈何得了我,我就可以自己作廢今日的成績!只怕,你沒有這個實力!」

本來就對這個地煞長老沒有好感,怪物一般,更是陰毒無比,所以,陳鳴說話沒有絲毫的客氣,既然對方已經出了刀子,咱就出匕首,硬碰硬,誰怕誰?

轟隆!

這句話一出,旋即引發了更為強烈的轟動,所有聽聞的斗者都是目瞪口呆,甚至是無法思維。

地煞長老,何其的強大?公認的十六位普通長老之中最強大的一位,擊殺神通境八段的斗者都是極為容易,只看氣場,就知道毒辣無比,陳鳴只是神通境三段,竟然口出大言,要站著不動,讓地煞長老任意攻擊,這需要多麼強大的氣魄!未完待續。。 「好狂妄的小子!」

地煞長老沒想到陳鳴會如此說,旋即被陳鳴的氣場壓制住了。小說排行榜top.(_)陳鳴說的話其實非常的巧妙,陳鳴站在那裡,承受地煞長老的轟擊,看起來陳鳴是很危險,其實陳鳴是很安全。

因為,地煞長老在雷霆學院是何等的身份?高高在上的長老,又豈能去屈尊攻擊一個不會出手的內院學子?陳鳴的這種舉動,相當於一種「讓」,讓地煞長老一招,地煞長老無論臉皮有多麼厚、多陰毒,也不會去屈尊去攻擊陳鳴。


「桀桀……桀桀……」

地煞長老發出一種古怪的笑聲,說道:「陳鳴,就算你現在是人道黨的首席執行官,也只是一個內院學子,說話不要太狂妄。我所說的證明,乃是讓你們人道黨堂堂正正的去證明,並不是讓你站著,我們去打。畢竟,我是長老,做事定然要公正,對不對?桀桀……」

「你說吧,想讓我如何證明?」

陳鳴冷哼一聲,說道。無論地煞長老如何的花言巧語,陳鳴都是冷靜對待。跡。

……


人道黨的煉製閣樓中。

詩詞大會結束后,消息傳播的很快,陳鳴獲得了詩詞大會的冠軍,更是吸引了諸多的斗者前來加入人道黨,就算還沒有融合百花黨,這天,就收納了6位內院學子,穩定的發展下去,人道黨也會越來越強大。

只是,陳鳴對於百花黨是志在必得!

休息室中。

陳鳴、莫茹、穆子怡、龍雪、李夢萱,五位核心斗者在商議對策。

穆子怡道:「知己知彼百戰百勝,我就把火雷黨的實力告知大家,然後對比我們的人道黨,做一個對比,看看我們要如何對付他們才好。其實,這次火雷黨要5對5和我們比賽,這對我們有利。因為,我們的總成員少,如果是10對10,甚至更多,我們必輸。5對5的話,我們還會有獲勝的機會。」

「子怡說的對,這也是我答應了他們的條件的一個原因!」

點點頭。陳鳴說道。

「先說下火雷黨,我們已經確定地煞長老將會代表火雷党參加,毫無疑問,他將會是火雷黨五個參賽斗者之中最強的。然後。火雷黨中的核心學子,有6個是神通境巔峰,還在學院的有四個,如果他們都參加,火雷党參賽的5個斗者將都會是神通境巔峰。」

穆子怡說完,大家都不禁眉頭一皺,神通境巔峰非同小可,那是比神通境八段還要強悍了數倍之多。更別提比神通境一段強悍多少了,簡直一隻手就能夠擊敗神通境一段。畢竟,神通境巔峰能夠施展八種屬性的鬥氣,神通無數。手段也多,鬥力也強。


「再說我們的人道黨。我將會以長老的身份參賽,我是神通境巔峰。我的陳鳴,你是神通境三段,但是天賦異凜。你將會比神通境巔峰還具有威力!+激情小說所以,我們就算是有兩位神通境巔峰的斗者。我們必然可以取勝兩場。剩下的三場,就懸了。畢竟,莫茹只是神通境七段。趙蠻應和喋血雙雄都只是神通境一段,他們上去就只有輸!」

穆子怡淡淡的說道。

「哼。穆子怡,你太小看人了!我雖然是神通境七段。好歹也做了一段時間的內院導師,就算面對的是你,我也有機會取勝,我面對一個神通境巔峰的核心學子,豈有會輸的道理?」

莫茹豐滿的美臉一寒的說道,眉心處的紅點旋即亮了一下。

「這次比賽非同小可,關係到我們火雷黨能否接收百花黨,我們必須要把我們的實力真實的說出來。你雖然曾經是內院導師,也只是教導那些奪命境的學子。你難道不知道,核心學子的實力大部分都是比導師強大的嗎?你現在不做導師了,不也只是一個核心學子?還想和我比?莫茹,你還是腦子清醒一點比較好,不要壞了大事!」

穆子怡似笑非笑的說道。

「哼,穆子怡,你這麼瞧不起我,要不然我們現在比試一下,看看誰能贏?」

莫茹神色堅定的說道。

「打住、好了,你們兩個先別鬧……」

看到兩美鬥嘴,陳鳴頓然感覺有趣,但是任由她們繼續鬥嘴,很可能戰鬥,旋即及時的說話了,制止了紅著臉的穆子怡和莫茹,這兩個強悍的女斗者,看起來是有些不合,都是之前在火焰山洞前戰鬥遺留下來的禍根,對於這點,陳鳴也是沒有辦法,誰讓她們兩個曾經惡鬥過呢?

「現在,我決定,我們參加比賽的斗者將會是我、子怡、莫茹、趙蠻應、杜楠。已經可以預測到,趙蠻應和杜楠必輸,我和子怡、莫茹,我們三個就必須爭取勝利,才可以贏得5對5的比賽。到時候,我將會迎戰地煞長老,打敗他,避免地煞長老使用田忌賽馬的計策,這樣,我們還是有很大的幾率獲勝!」

陳明分析道。

「田忌賽馬?」

眾女都是嘩然,她們自然沒有聽說過田忌賽馬的故事。

「呵呵……」

於是,陳鳴把田忌賽馬的故事簡單的講述了一遍,上等馬對中等馬,中等馬對下等馬,下等馬對上等馬,這樣最終結局會是2:1,這種計策讓眾女陷入了沉思,一個個的美目之中閃爍著智慧之光。

「如果我們用趙蠻應和杜楠去迎戰地煞長老和他們之中最強的另外一個,我們取勝的機會將會更高哦!」

美目閃爍,紅唇一動,龍雪驚人的說道。

「沒錯,到了比賽的那天,我們靈活的運用田忌賽馬的計策,爭取完爆了他們!」

一拍桌子,陳鳴激動的說道。

「完爆了他們!」

眾女也激動了起來,都學著陳鳴說話,圍了過來,一隻只好看的手掌壓在了陳鳴的手背之上,感觸彼此的溫度。旋即,陳鳴嗅到了眾女身上的美女體香,望著一個個動人的花一般的嬌軀,有種神魂顛倒的感覺。未完待續。。 「趙蠻應,三天後,我們人道黨和火雷黨5對5戰鬥,你來參加,你可願意?」

陳鳴等人在人道黨的閣樓中修鍊,就看到趙蠻應乘騎著一頭飛行猛獸落下,等到趙蠻應失魂落魄的走了過來的時候,陳鳴感到他精神低落,有些奇怪,隨即還是問道。/–)

諸多的火雷黨的成員,都在這裡打坐、吸納鬥氣,或者練習拳腳,交流修鍊心得,看到趙蠻應出現,都顯得很興奮。因為,趙蠻應是核心學子,將會代表他們的人道黨,英雄一般!

「對不起,陳鳴,我決定退出人道黨了……」

轟!

出乎意料的,趙蠻應的臉上浮現出來了為難之色,目光之中顯得極為委屈,低著腦袋,有氣無力的說道:「陳鳴,你很偉大,也是我非常欣賞的斗者,只是,我不僅僅是一個人的,我家裡還有老小,現在,他們被火雷黨的盯上了,我……不得不退出。請你在我身上轟擊一拳吧!讓我好受點。」

說完,趙蠻應閉上了眼睛,一臉的為難,就算是閉著眼睛的時候,也無法抬頭去面對陳鳴。

「我明白,你走吧,你放心,等我處理好了5對5的戰鬥之後,你還是可以再回歸人道黨!」

旋即,陳鳴就明白了是怎麼回事。那本來由於喜悅放鬆的雙手,緊緊的握成了拳頭的形狀。

不可饒恕!

火雷黨的成員竟然威脅了趙蠻應的家庭,這簡直是禽獸的行為。陳鳴沒想到過這種事情會發生在雷霆學院。想起地煞長老陰險的笑聲,似乎明白了一些什麼。

「對不起!陳鳴閣下!」

說了最後一句話,趙蠻應無法面對火雷黨的兄弟,很快的跑出了人道黨的閣樓。消失在了山腳下。

眾人看到趙蠻應離開,本來喜悅的心情,旋即低沉了下去。一個神通境的斗者,在城市之中都是神一般的人物,他的離開,引發的效應很深遠。只是,趙蠻應這麼做也是被逼的,他們也是無可奈何。

吼!

伴隨著一個猛獸的吼聲。杜楠乘騎著一頭「飛天黑熊」落了下來,大步走到了陳鳴的身邊,說道:「首席執行官閣下!我兄弟杜康是否在黨派閣樓之中?」

「沒有!」

陳鳴淡然的說道。

「怎麼可能?我和他約好了在合風城之中吃完飯來這裡,我們兩個想代表人道党參加5對5怪的光,我尾隨著光走去,竟然遭遇到了三個強悍斗者的埋伏,他們都是神通境四五段,我打不過,拼盡全力才逃了回來!」

「哇……」

說著,杜康吐了一口血。但見他的臉上時而土黃、時而青紫,乃是中了一種劇毒,身體上面傷痕纍纍,還有各種元素的鬥氣的氣息,他受到了重傷,便是修養三五日,也無法作戰。

頹廢的坐在了地上,杜康一臉的無辜。

「混賬,這是火雷黨的乾的!」

趙狂看到了這一切,巨吼一聲,說道:「我們火雷黨就只有五個神通境的高手,先是趙蠻應受到了威逼,退出了。然後杜康遭人埋伏,身受重傷,肯定是火雷黨,在消弱我們的勢力,讓我們神通境的斗者無法參加5對5比賽!」

「不妙!」

這個時候,杜楠雙手捂住了喉嚨,突然吐了一口血,直接跪倒在了地上。

「杜楠,你怎麼回事?」

杜康驚訝的說道。剛才杜楠還好好的,這個時候突然吐血,嚇了他一跳。

「不妙,我說怎麼一直覺得肚子難受,我還以為吃壞了肚子。不是的,有人在我的飯菜中下了毒……」

杜楠又是吐了一口血。血液中帶著點點潢色的痕迹。

「地底泥毒!」

穆子怡厭惡的捏住了鼻子,看了一眼,就已然明白,秀眉一皺,+激情小說說道:「這地底泥毒,威力無比,它雖然不會置人於死地,但是能夠毒害斗者的身軀,使得斗者中毒后,身體無聲無息中受損,至少半個月都無法使用鬥氣,就算是吃了解藥,也要修養數天!火雷黨,做得太絕了!」

美目中散發出來冷光,就算她是蛇蠍長老,也覺得火雷黨做的太過分。陰毒的程度,甚至已經到了下毒的境界。

「沒想到我們兩兄弟,竟然同時遭到了火雷黨的暗算……不行,我們要告知長老!」

杜楠說道。

「加害你的就是長老,這地底泥毒,必須是精通大地鬥氣的斗者才能使用,雷霆學院精通此道的斗者很少,很明顯,就只有地煞長老可能在這個時候去做,然後差人放在你的飯食之中。本尊也是長老,可是這件事情,也是無可奈何!」

穆子怡遺憾的說道。

「首席執行官閣下,我雖然中了毒,但也能參戰,我要把那群卑鄙無恥的火雷黨的小人撕成碎片!」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