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真看著楚隨列出來的東西,捏著下巴思考著,

「我其實不缺什麼能量,畢竟聽起來就用不上的玩意,祈願這種事吧,即使幸運很高,我覺得因為沒必要去賭,尤其是這群主幾乎就是把會虧寫在臉上了,好嘞,決定了,就試一下洗禮吧!」

鬼畜王上傳了技能偷竊,

鬼畜王上傳了技能生命吸取,

……

群主下載了生命吸取,

……

群主:說起來,你們進來的時候,是有一個分紅吧?那玩意就是洗禮,新來的七個人都可以找一下,除了灰燼,其他人的幫助應該都挺大的,

火媚妖姬:?

焰靈姬有點詫異,畢竟她一天天待在水牢里,閑的沒事,除了研究這個群就是研究這個群,但是她從來沒有發生什麼分紅,

火媚妖姬:語音消息:「奴家這裡沒有這種東西啊?」

群主:確定沒有嗎?

紅后:根據系統檢索,從未發現任何入群分紅,或者可領取物品。

群主:稍等,我查一下又是哪裡出bug了。

楚隨埋頭進入了系統的編輯頁面,嘗試運行一下之後發現應該沒問題,畢竟他換了個賬號登入之後可以看到東西。

「嘶,這到底是哪裡出問題了。」

正當他百思不得其解的時候,他的手無意識的亂調著運行過程的順序,他發誓,在他看起來,這絕對是沒啥區別的,反正都是要處理的,先處理和后處理也不會有什麼區別吧?

「系統提示,您有一份新人分紅可以領取。」

焰靈姬耳邊響起了如此的聲音,

火媚妖姬:@群主,可以了,我這邊出來了。

墮天使:這什麼東西啊,打擾我玩遊戲了,還關都關不掉。

紅后:已經尋找到項目,等待指令。

群主:好了???

群主:@墮天使,你點進去一下,然後可以選擇不領取,直接退出,就可以消除提示了,這玩意就類似於遊戲里的紅點,你不點永遠都在哪裡。

楚隨一臉懵的看著眼前的程序,發現自己也沒動什麼啊,

「行吧,能用就成,不動它了,不過這玩意到底是出了個什麼bug?我又是怎麼修好的?」

他陷入了深深的迷惑中。內容還在處理中,請稍後重試! 「啪!」

長清殿,季賓剛跟著李晉容跨進殿門,就迎來了火辣辣的一巴掌。

「誰教你的這些佞臣之道!」

季賓跪倒在地,相對於被打,他更希望李晉容給自己來一劍來個乾脆!

見他木頭般戳在地上不語,李晉容更來氣,呼呼喘著粗氣,良久,才將怒氣壓了下去。

——且不說這是季賓無奈之舉,何況眼下他是自己唯一的幫手,不能做得太過……

「起來吧!」

季賓茫然。

「朕有事同你商量!」

季賓才起身恭敬站好。

「朕打算祭天之時和舅父等支持朕的大臣碰個面……」

「……只怕不太容易!如今朝野滿是萬福年的耳目……」季賓想想就覺得不現實。

「所以……」李晉容凝視他:「你代朕去碰面!」

……

「啪!」

萬年府,萬福年同樣一巴掌扇到了沈園臉上,因行動不便,這一巴掌著實吃力,但卻依然力道十足,頃刻,沈園臉上就出現了血印子。

「你好大的膽子!沒有我的命令,就擅自放走季初陽!」坐在素輿上的身體前傾,像是要吃了沈園一樣。

「義父贖罪……」沈園只有猛磕頭的份兒:「兒子只是聽到太后說要將季初陽遣回小樂受罰……以為是義父的主意——將她放出來再收拾……」

「誰讓你亂猜本監的意思!你聰明反被聰明誤!」萬福年氣急,縱觀自己的一生,從來沒有受這麼大的罪,季初陽!他簡直想將她碎屍萬端段!

「愣著做什麼!你不知道怎麼做嗎!加刑!」一聲怒喝,沈園忙不迭退了出來。

任誰也想不到,萬福年裡,居然有一座私牢,刀斧鋸枷,鍘刀夾棍,甚至鐵鼎銅鍋……

種類之齊全,齊齊排了長長兩排,連刑部的人見了恐怕都要咋舌……

此時,這座刑房裡只有一個受刑的人——沈園。

「到底為什麼?」作為施行人,章玉一邊細細擦著一把鋥亮小刀片,一邊問安靜躺在一旁鐵板上的沈園:「你三言兩語瞞過了義父,卻瞞不過我!我們從小一起長大,這卻是我第一次看不透你!」

「……欠了個人情……還了就不惦記了!」沈園向章玉伸出手。

章玉審視著他,忽然抓住他的手腕手起刀落……

眼睛被蒙上,四周安靜下來,只聽得滴答滴答的水聲——不,不是水聲,是自己的血流出身體的聲音。

放血,是這座私牢中,最讓人膽寒的刑罰,十幾年中,章玉沈園不知道嘗試過了多少回……

但都是割開一隻胳膊。

而萬福年所說的加刑,就是將雙腿雙臂都割開,然後讓受刑者慢慢感受自己的血一點一點流走……

……

臘月十五,晴天,微風。

因為祭天要趕吉時,不能早到更不能晚到,所以上至皇帝,下至百官一律早起等候,趕著點到萬歲山。

丑時三刻,大家收拾齊當,隨著李晉容出發了,一路上不能明目張胆哈欠連天,憋的辛苦。

季賓卻異常精神,心中掛著事,哪兒還有功夫瞌睡……

祭天不止是掌權者的大事,對普通老百姓來說,也十分期待能參與到這樣一場盛事中來,一來這樣的吉日難得,若是許願當能事半功倍,二來,作為普通小老百姓,能一次見到這麼多大人物,哪怕只是遠遠地看個背影,沾沾福氣,都已是三生有幸……

所以在李晉容等到達萬歲山時,山腳山腰都已經擠滿了人,可謂是燈火輝煌,勝似過年。

小老百姓異常激動,雖然遠遠地看不真切面容,但還是紛紛下跪高呼萬歲。

自從登基以來,還是李晉容第一次這樣直面自己的子民,見此情景,心中一熱。

他們不知道自己只是個無實權的空架子皇帝,他們只知道,這個略顯單薄的少年是自己在豐衣足食時需要敬重守護,而在危難之時需要向其尋求庇護的人……

所幸,自己終有守得雲開見月明的時候,而且他依然堅信,這個日子並不遙遠。

皇帝和百官需要在山腳下馬下車,然後一步一步沿著台階走到祭壇,以示誠敬之心。

李晉容走在在最前面,後面跟著他的皇后,然後就是王公宗親,緊接著是屬國使臣,最後才是朝中百官。

人群中,幾個面色比常人格外暗的人卻格外安靜,只是淡淡注視著蹋階而上的人。

「這皇帝還真有幾分模樣……」

「那你就對看幾眼……」

等到達祭壇前,一行養尊處優慣了的王公大臣們也都累得差不多了。

但流程還得走完,李晉容和梁婉,作為帝后,在萬福年和李引的指引下,一步步完成流程,等到第一抹太陽照在祭壇上,才將將做完前序。

奏樂在太陽升起的一霎那同時響起,李晉容走上前,靜靜等待樂聲結束,然後鄭重宣讀祭辭。

當初升的陽光灑在自己身上,當山風吹疼臉頰,當在萬眾矚目下走上祭壇,這一刻,李晉容深深感受到了作為大昌皇帝的榮耀!儀式完畢后,才是早膳時間,季賓被安排在和各國使臣同帳用餐。

很快,營帳被掀開,胡與修走了進來,手裡端著一盒東西,道:「各位大人,不知早膳還用得慣不?這是我家鄉的特色腌蘿蔔,雖不是什麼名貴的東西,好歹能添個味道。」

各使臣因前一夜沒睡好,早餐也沒甚胃口,聽見有能添味的,立刻來了興緻,胡與修將那蘿蔔給每個人分了,到了季賓這裡,眼見盒中已空空如也,胡與修抱歉道:「下官拿少了,賓王子稍等,下官還有一些存貨,這就去拿來。」

季賓心中一動,道:「怎敢勞煩胡大人,我與大人一同去拿。」

胡與修從善道:「那就有勞賓王子了。」二人心照不宣地出了營帳,見外面只有侍衛把守,顯得格外安靜。

胡與修領著季賓七拐八彎,最後在一處停了下來,道:「賓王子請先稍等,下官去讓人將東西送出來。」再無二話。

季賓道了謝,站在原地等。

很快,一個小廝過來,往他手裡塞了一包東西。季賓正要接過來,一看那小廝,卻愣住了,臉色黝黑,五官難辨,只有那雙炯炯有神的大眼睛,格外明亮,正是他的親妹妹季初陽……

「你怎麼還在這裡!」季賓忙四下看了看,周圍都是忙亂的下人,自己在這裡雖然顯眼,但好在胡與修正好選了個犄角,前面有顆枯樹擋著,倒不甚引人注目。

季初陽直入主題道:「二哥,咱們閑話少說,今天是個好機會。」

季賓馬上明白了她的意思,壓下許多想說的話,想了想道:「眼下戒備森嚴,下午會有百家宴,想必場面會混亂些……」

正在這時,身後有人突兀道:「賓王子,陛下正在到處找您呢……」

季賓乍然回頭,見小太監順祿正奇怪地打量著他。

季賓沖他揚了揚手中的東西:「來拿腌蘿蔔……」

……

走進李晉容的金帳,李晉容神色如常,淡淡問他道:「準備好了嗎?」

季賓點了點頭。

李晉容:「可以開始了。」

在大臣們昏昏欲睡之際,順祿奔赴各營帳,宣皇帝口諭:請各大臣至皇帝大帳,有要事相商。

眾臣皆一愣,皇帝平時朝堂上說不了三句話,怎得這個時候叫大家商議要事了呢?紛紛你看我我看你,有人甚至站出來問德福:「不知萬首監去了沒有?」

順祿盯著他看了半響,等對方終於意識到自己失言后,他又將旨意大聲重複一遍,眾臣只得跟著去了。 陳晴話落,會議室內諸人一時間神色變換各異。

開始都挺高興。

只是,現場都是聰明人,稍微想想,就又覺出不對來。

即使吳山霖等人不知道好萊塢有個『絕對不要用自己的錢投資電影』的準則,但,這份方案,仔細琢磨一下,比拿自己的錢投資電影還嚴重。

首先,他們這些高層,加入錦書後都被許諾了一些遠期兌現股份,只要一切順利,將來就能持股,成為錦書股東。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